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6章:劫寨据己

  原本尚且因胜战而轻松的氛围,由于潘璋突然的一句请罪却变得凝固了起来。

  周泰眼神在潘璋、刘涣身上来回逡视后,亦准备扣膝向刘涣请罪。兀自伸手按住一旁周泰起身的动作,刘涣拦下他的动作却尽皆落入众人眼里。

  肃穆的看着刘涣,潘璋面色不为所动。缓缓起身,刘涣上前轻轻托起潘璋。他知道潘璋眼下即使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服气他管束的。

  毕竟论勇武他不如周泰,论年长他不如许乾。生性傲气的潘璋,此前一直被刘涣的身份所压制,以至他总想通过战功来证明自己。

  潘璋他渴望战功!

  扫了眼下方一众受伤接受包扎的兵卒,刘涣朗然道:“今日若无文珪与幼平勇猛向前,吾百余丹阳儿郎或将早已丧命于此山寨。是以,文珪不必如此自责。”

  闻听刘涣的理解之言,众人亦是不由松了一口气。微微挺直腰板,方才犹自心忧的潘璋,脸上也渐渐露出傲色。

  “可今日若是山寨火并,如此战况倒也不差。”缓缓扭头,漠然的凝视着潘璋,直到其面露愧色,刘涣方才继续出言:“三百流寇,吾等持刀带甲尚且如此惨胜。若换作战场,岂不一击而溃?”

  没有再盯着潘璋看,刘涣扫了一眼在场的诸位,沉声道:“今日之诸位投效军中,若只为做那马前一卒,涣无话可说!可但若有一丝建功立业之志,就必当铭记今日之耻!”

  “战前不明敌情便骄傲自满,意气用事,聚众请命。此举胁迫主将呼?若两军阵前出此状况,无论胜败必为斩。其乃一,为将者切忌心浮气躁!

  临阵对战不尊将令,逞一时之勇,险累三军!此尚且百人之战,倘若千人大战,主将阵亡,必将一败涂地!此其二,为将者切忌逞勇斗狠!

  战阵之间,不断军机,不查因果,急功冒进。累数百将士独作困兽之斗!即便外伏援军亦不及相救。若为主将深陷绝境,教三军如何自处?举军降敌乎?”

  最后一句刘涣并没有再像先前一般淡定,凝眸盯着潘璋一动也不动。诸多时日积攒下来的威压,隐隐压的潘璋心中震颤。

  终于再次低下头颅,潘璋拱手瓮声道:“属下知错,谨记使君教诲!”

  伸手轻扶潘璋小臂,刘涣满含深情的语重心长道:“文珪当知晓,吾等此次往九江非为区区吏卒尔。若不能稳重持军,何以拜将封侯?”

  一番却说的潘璋浑身轻颤,投身行伍又有谁不想拜将封侯?抬起头慎重的看了刘涣一眼,潘璋再次躬身。

  “子咎远虑,璋谨记心中!”

  对上潘璋认真的面容,刘涣展颜微笑,再次拍了拍他的臂膀,环顾四周后,温声朗然道:“吾等共勉!”

  “与君共勉!”

  见状众人尽皆灼灼盯着刘涣,拱手轰然,眸中饱含期待之色。

  经历此番恶战,刘涣相信对于阵战所有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份认识。至于方才的这一番敲打,刘涣却是想借机杀一杀潘璋、周泰的傲气。

  整个汉末三国名谋战将多不胜数,若单凭这数百人中的侥幸勇武,便自以为可傲视天下群雄,那将来必有他们一番苦头吃的。

  远的不说,就前日山民口中闻听,那名扬谯、梁、陈的倒拽耕牛的许褚,便是这二人所不能力敌的。即便当日闻听之时,他二人面露不屑。

  有些时候人们就是这样,总以为耳听为虚,可当能亲眼见证的时候,已经没有意义了。

  其实今日这场惨胜也并不算坏,至少让众多丹阳兵经历过搏杀的血腥,让他们明白战场并非仅仅依靠勇猛便可以决定胜负的。

  士气,战力,谋略,缺一不可。

  经历这次战斗后,倒使诸将及丹阳兵心中,升起了敬畏。对战场的敬畏,对敌人的敬畏,对生命的敬畏。

  令人将阵亡的兵卒统一安葬,刘涣领着众人立碑祭拜。医治受伤兵卒,此战除去战死的二十兵卒外,留下的虽有部分重伤,倒也并非不治。

  轻伤包扎,重伤敷药将养一阵后,再上战场时必将还是勇猛不凡的汉子。

  众人修整一番后,许乾清点的山寨物品也出来了。小小的山寨虽然人数不多,东西倒是储存了不少,足够众人食用百日的军粮,加上兵刃甲具以及众多资财。

  或许由于此次是寨前争斗,许多不知从何处掳来的扎甲竟不曾使用。让许乾将完好的扎甲与兵器分发给有损耗的军卒,而后统计军功,登记入册。抵达九江后统一发放。

  安排好相关事情,众人各自下去忙碌之时。

  马忠却纠结着脸,皱着眉头向刘涣走来。瞧着马忠郁闷的模样,刘涣愕然道:“守信,方才尚见汝为一张宝弓欣喜不已,怎的忽而面色如此忧愁?”

  清点战利品的时候,在山寨里发现了一张两石精制强弓,刘涣二话不说当即赠送给了马忠。

  毕竟潘璋、周泰、许乾都已各自获得了一把精制战刀,心疼擦拭自己宝贝的他们却是根本不来理会,那强弓归谁所有了呢。

  “刘君,方才某从战获中得知,山寨尚且还有五十把硬弓,若是弃之不用,忠以为着实可惜。”

  “如此,守信自将硬弓分发与汝麾下军卒便是。”爽快的将硬弓的归属权交付马忠,刘涣顿了顿,瞧着依旧欲言又止的马忠,稍稍思量后,继续道:“不若守信自众多军卒中甄选善射之士,组建弓弩队如何?”

  刘涣话音一落,方才还踌躇的马忠瞬间喜上眉梢,兴奋的连连点头称是:“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轻笑的拍了拍马忠的肩膀,刘涣榆椰道:“如此,守信还不速速前去甄选?”

  “善!某这便去做!”说完开心的向着刘涣拱了拱手,便转身去了。

  微笑的摇了摇头,这马忠也着实对弓射看重的紧。却也正应了那句:寻找到自己嗜好的男人,快乐其实很简单。

  就好比后世的钓鱼爱好者。

  环顾着山寨中忙忙碌碌的众人,刘涣的眼神却忽然停留在了那些投降的匪寇身上。

  穿着单薄的禅衫,卷起的袖口,粗狂的外表下,此时的他们却只是出神的蹲在角落里,怔怔的想着心思。

  或许是悼念他们刚刚战死的首领,亦或者是臆想着今后的命运。

  幽幽的叹口气,刘涣知道,这些人当中或许有亡命之徒,但绝大多数的应该是生活不下去的流民,无以为家的他们只能落草为寇。

  甚者这其中也有如同他们一样,从军营逃出的戍卒,毕竟战场的生死对于刚刚应募的青壮来说是从未预料到的修罗场,临阵逃营亦属正常。

  只是眼下这些人作为刘涣的俘虏,他却要想一个办法将这些还有些战力的匪寇安排掉。

  一番深思熟虑后,刘涣再次将潘璋召至跟前。心中七上八下的潘璋,此时已然有些茫然刘涣又唤他所为何事。

  瞧着面前忽然变得拘谨了许多的潘璋,刘涣嘴角轻笑:“文珪,汝欲拜将封侯乎?”

  愕然瞪着刘涣,潘璋愣了愣神,疑惑道:“子咎,从何有此一问?”

  “哈!若想拜将封侯必先建功立业!”脸上笑容更盛,轻抚着潘璋肩膀,刘涣侧耳继续蛊惑道:“眼下,涣有一份大机遇将赠送与你!”

  “这…”狐疑的盯着刘涣,潘璋总觉的他的笑容里透露着丝丝诡计,“子咎,有何差遣,直言便是!”

  抬首向那群流寇一指,刘涣凝声道:“操练部曲!”

  对视着潘璋点了点头,刘涣继续沉声:“沙场之上若为一军将领,必有扈从曲部,倘若文珪能将此些汉子训导出来,日后定然乃汝阵战沙场中坚力量!”

  “如此某麾下丹阳兵?”

  “汝与许乾麾下俱交于幼平。”顿了顿,刘涣继续道:“二人合力将此军练成。待他日抵达九江,汝等皆归丹阳营!”

  眼眶中瞳眸来回滚动,思索良久,潘璋爽快道:“某答应你!”

  说完刘涣、潘璋相视一笑,尽皆明白对方的心思。

  刘涣觉得潘璋胜负勇武,又傲气十足,必然不会甘心久居自己之下的。如此倒不如借机让他独掌一队,不仅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又让他们又更多合作的机会。

  而潘璋觉得刘涣是舍不得他麾下那两百丹阳精兵,从一开始刘涣谋划到现在,潘璋又如何看不出来,刘涣十分珍惜着两百丹阳兵,算是他心头的宝贝疙瘩了。

  想了想,二人各自都让了一步。潘璋也不再想着自己的丹阳兵,刘涣也放潘璋自己发挥,毕竟现在的他给不了潘璋任何实际的东西,又如何能真正降服他。

  至于许乾、周泰,随着刘涣朝夕相处这些日子,互相间早已不算外人了,若不是他们瞧的上刘涣,又怎会同他一同来投募丹阳兵呢?

  安排好一应事宜,携带辎重、财货,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九江的郡治寿春行去。

第46章:劫寨据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