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打铁

  “家主您要来打兵器?!”

  打铁铺的老板是一个膀大腰圆浑身腱子肉的光头大汉,皮肤黝黑挂着汗珠,手里的黑色大铁锤看上去就沉重无比。

  “李潇大师,请为我单独安排个房间。”

  苏文对李潇尤为尊敬,此人是苏家的首席锻造师,打造的兵器虽然不多,但件件上乘。

  李潇的祖辈与苏家的祖辈一同来到此地,从建族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合作,两家虽然不同姓氏,但比一家人还要亲。

  李潇面色古怪,他倒不是瞧不起苏文,只是苏文以前毫无力量,根本没有接触过打造。

  现在虽然达到了灵动境六层,可打造这事光有力量是不行的,更需经验。

  如今苏家铁匠铺出事,苏文这时候给所有人放假亲自上阵,那不是开玩笑嘛!

  “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相信我。我什么时候做过吃亏的事?”苏文淡笑着道。

  “好吧。”出于对苏文的信任,李潇点了点头,把苏文带到一间空房中。

  站在门前,苏文却听到隔壁传来叮咣敲打声。

  还有人没有停手?

  苏文眉宇间顿现不满,他遇到的糟心事够多了,怎么族里还出了个不听话的?

  他当时就想一脚踹门进去,却被李潇阻拦。

  “那个……里面的人正处在打造的关键时期,切不可经受任何打扰。只要他打好这件兵器,我一定让他离开!”

  李潇是个实诚人,一心专注打铁从来不会说假话,对苏家的命令向来是一丝不苟的执行。

  可现在他神色紧张,说谎俩字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他如此护着里面的人,更说明这里有鬼。

  难道这李潇也叛变了?里面藏着的是玉家人?

  可这也不对啊,哪有人做了坏事还弄出么大动静,生怕他不知道。

  苏文觉得越发奇怪,于是他故意阴沉着一张脸,缓缓道:“潇老,我们苏家待你不薄吧。”

  “不薄,不薄。”李潇伸出双手横着拦在面前,死活不让苏文进去。

  苏文无奈,只得道:“我虽是小辈,可现在好歹是苏家家主,你不必如此待我吧。”

  “少……家主,我不是那意思!我……我……这里面的人身份特殊,实在不能让你进去啊。”李潇急的满头大汗。

  见状苏文更加疑惑了,里面敲敲打打的到底是什么人?李潇如此不顾情义也要拦他?

  “潇老,我苏家的情况你是了解的。我父亲刚刚去世,家族好不容易稳定了下来,你现在弄个神秘人在这里打造兵器,实在让我疑惑啊。”

  李潇瓮声瓮气道:“我知道家族出了事,以我之愚钝也实在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我向你保证,里面的人绝对对苏家无害!家主你就当这事没发生可好?”

  以萧老的德高望重,苏文非常愿意相信里面的人真的无害。

  他唯有退步,道:“那好吧,我就当做此事没有发生。”

  若他强硬进去,必然会破坏彼此感情,这是苏文不愿看见的。

  李潇长呼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然而这个时候,一道尖叫声从屋中传来。

  “救命啊!”

  声音略显稚嫩,有些熟悉,竟然是他的妹妹秋心!

  听到救命啊三个字,两人哪还顾的了其他,顿时踹门而入。

  只见一股黑烟升腾,打造炉的炉身灼烧的通红,令屋子里灼热无比。

  一道瘦小的黑影蜷缩在角落,浑身上下都被熏得焦黑,但苏文还是一眼看出她真的是十二岁的秋心!

  苏文扑了过去一把抱起秋心冲出屋子,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发现她只是被熏黑了没有半点伤害后才松了口气。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苏文找来毛巾沾上水细心擦拭秋心娇嫩的脸颊,担忧极了。

  “没有……就是炉子突然炸了,吓了我一跳……”秋心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小声道。

  她对苏文向来有一种奇怪的恐惧,十多年来两人第一次如此接近,她就像一只刚被抱回家的小奶猫,缩着身子不敢动弹。

  凌千落一脸坏笑的飞在空中,对苏文道:“怎么样?我的主意不错吧。既不用悖了李潇的面子,也让你知道了里面藏着的究竟是谁。”

  “好是好,就是吓人了些。”苏文在心中说道。

  炉子炸了可不是什么小事,万一炸得厉害,里面通红的液态铁水溅落,落在秋心身上她只怕就尸骨全无了。

  “本姑娘做事那可是有分寸的,哪像你愣头愣脑就知道往前冲,九百头牛都拉不回来。”

  她指的是之前在池底暗道浮生阵中苏文不听话乱走的事,直到现在她还耿耿于怀。

  秋心与李潇在旁,苏文也不好跟凌千落过多交流。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小的小姑娘怎么跑来打铁了!”苏文恶狠狠道。

  在他看来萝莉这种生物就该穿着漂亮衣服摆个姿势卖卖萌,怎么能干这种出力的事情!

  “我……这……”李潇慌了神,不知该如何解释。

  “哥哥要怪就怪我吧,是我自己要求的。”秋心的声音大了些,又道:

  “其实我一直很想学打造,可是晨叔叔生前不让我学,我就只能悄悄找李伯伯了。”

  “我学习打造已经五年了,一直都没出事,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炉子突然就炸了……”

  她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罐子,递到苏文手上,鼓起勇气说:

  “这是我一直以来攒的钱,虽然不够修复打铁炉的……但我以后会努力赚钱,赔一个新的给你!”

  苏文愣了好久,他没有想过能从秋心口中听到这番话,这也太懂事了吧!

  懂事的令人心疼。

  苏文将秋心放在自己的膝上,抓住她的小手把罐子还给了她。轻声道:

  “一个炉子而已,哪有你重要?只要你没事,就算铁匠铺里的炉子全坏了……哦不,就算整个苏家都因此毁了,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这些只是身外之物罢了,唯有你是最重要的。你要明白,很多东西都可以重新拥有,唯独生命无法重来。”

  秋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道:“可我娘亲说做了事情就要承担后果。我把炉子弄坏了,必须要赔钱。”

  这小丫头还真倔强。

  她离开父母时候尚在襁褓中吧?是怎么记下这些话的?难道异界人这么神奇,从出生起就能记事儿了?

  也不对啊,他这幅身体的主人怎么就没这个能耐?

  凌千落适时道:“这小丫头异于常人,记的幼时事情算不得稀奇。论资质,她可比你强多了。”

  “究竟怎么回事?”苏文在心中问道。

  “听说过七窍玲珑心吗?”

  “听说过,那不是商朝忠臣比干的吗?后来被妲己用计挖走了。”

  “没有了心后比干走到街角询问卖空心菜的妇人:菜无心能活,人无心会怎样?妇人答:人无心当然会死。于是比干就死了。”

  “你记得还挺清楚的。”凌千落道。

  “这丫头身上的就是七窍玲珑心,但并非天生而是被人为安上的。你父亲老友之死,恐怕就是因为这玲珑心吧。”

  苏文只知道秋心是父亲旧友的孩子,但具体是谁发生了什么事却不得而知。现在他父亲埋于陵墓,他总不能去问父亲灵魂。

  “七窍玲珑心感知异于常人,她之前害怕你,恐怕是因为你的少年心性作祟。”

  “男孩嘛,三岁四岁讨人嫌,七岁八岁讨狗嫌。她来的时候你三四岁,应该是对她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儿吧。”

  “原来是历史遗留问题。”苏文恍然,若真是这样那事情可就简单多了。

  秋心抱着钱罐子一副忍痛割爱的模样,看得出她很心疼自己辛苦攒下来的这些钱,却又不能不赔偿破损的炉子。

  “赔偿又不是只有钱才能解决。”苏文滴溜溜转了转眼睛,对心痛写在脸上的秋心道:

  “不如这样,我缺一个打造帮手,你来帮我怎么样?为期一个月,就当是你为我打工了。”

  “真的?!”秋心惊喜道,能干自己喜欢的工作,还能赔偿破损的炉子,又不用交出钱罐子,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凌千落翻了翻白眼:“雇佣童工可是犯法的。”

  “帮个忙而已,哪还能真的让她干活,我是要教她灵式。”苏文在心中道。

  “现在去洗个澡,洗的干干净净再来找我。”

  秋心还有些犹疑,眼神飘向李潇,似在征求意见。

  李潇对苏文的表现极其满意,本以为他会因此事而大发雷霆,却没想到如此妥善的解决。既没有发脾气,也没有怪罪,反而包容了一切。

  这份胸怀,这份为人,比苏晨还要出色!

  苏家后继有人啊!

  李潇深感欣慰,他点了点头,道:“还不快谢谢哥哥。”

  秋心终于展颜一笑,甜甜的道了声谢后嬉笑着跑开。

  “潇老啊。”苏文语重心长的对李潇道:

  “咱们都是一家人,你该对我多分信任。你让秋心一个人在屋子里,也不找人教她帮她带带她,这多危险啊!下次有这种事,一定跟我提前报备。”

  “我又不是魔鬼,还能把你们吃了不成。”

  “是,是,一定。”李潇急忙应道。

  “铺子里有内奸。”

  苏文又说:“我毕竟只是一个人,分身乏术,你要帮我多多留意,切不可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若不尽早找出来,迟早会酿成大祸。”

  

第十七章 打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