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灵式

  “这事交给我。”李潇认真点头。

  犹豫片刻,他接着说:“家主,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苏文谦虚道:“我当称您前辈才是,以后私下里你还是叫我一声少爷吧,我毕竟年轻,还需学习。”

  “你我虽不同姓,但早就是一家人了,有何疑虑尽管说。”

  李潇尤为满意苏文的态度,不骄不躁实属可造之材。原本他对苏文接手苏家还有几分担忧。

  他年仅十六忽然得到强大力量,极有可能如同穷儿暴富般自得意满。没想到今日稍一接触,苏文依旧保持着以前心性,甚至犹有过之。

  他道:“我听人说铺子被砸、兵器被毁乃是玉家的阴谋。兵器坊是我族最重要的生意,若因此事落了下风,对我族实在不利。”

  “事关我苏家根基,还请家主收起玩闹之心,认真对待。”

  李潇这是在说苏文亲自上阵打铁的事。

  苏文自是知道以正常情况他这样的做法必会引来诸多不满,定有许多族人在背地里窃窃私语说他仰仗权力肆意妄为。

  但那些族人之感偷偷摸摸的背后嚼舌头,唯有李潇正面直言,实在让苏文高看一眼。

  这才是真正的忠臣啊!苏家有李潇,实乃一大幸事。

  “我不会改变主意。”苏文笑道,“潇老既然怀疑我的能力,那不如与我一同打造,若有问题还请多多指点。”

  “你……”李潇叹息一声,他实在摸不透苏文倒地怎么想的,话都说到如此地步,竟还不改变想法?

  若不是苏文失了心智,那就是他真在打造方面有几分造诣。

  不久后秋心换了身好看的新衣裳一路小跑着回来,三人来到处空旷房间,灼热的炉火在打铁炉中升腾,红色的火苗跳动,似欢脱的精灵。

  李潇立于左侧,面沉如水死死盯着苏文,想看他究竟有几分本事。

  秋心站在右侧,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从纳戒中拿出一块半米边长的正方形黑色金属,道:“哥哥你需要这个吗?这可是上好的乌云黑石,是铺子里最好的材料!”

  李潇嘴角抽动了几下,这乌云黑石他早年从别处得来,价值高昂。

  乌云黑石通体漆黑,内部更蕴藏着雷霆力量,简直就是快固态乌云。

  李潇一直没用它来锻造兵器,一是因为得来不易且价格太贵舍不得。

  二是因为乌云黑石内蕴雷霆,必须要以特殊方法锻造,稍有不对内部雷霆尽失,就会成为一块只是稍微坚硬些的金属而已。

  前几年小丫头死活要跟他拜师学艺,成功拜师之后还讨要礼物,且一眼就相中了乌云黑石。

  李潇有个儿子,跟秋心差不多大。一方面他耐不住秋心的软磨硬泡,另一方面他还想用这块石头博得秋心好感,待日后找个机会提个娃娃亲什么的,也就作为拜师礼物赠与了她。

  谁曾想这时候主动拿出来献给苏文。

  现在他只希望苏文知道深浅不要锻造乌云黑石,否则浪费了上好材料不说,还浪费了他一番心思。

  却看苏文伸出手接过乌云黑石,在手里掂量后啧啧称奇:“秋心你还有这种好东西呢?”

  “这可是李伯伯送我的礼物呢。哥哥你可得小心点,我就这么一块,别打废掉了。”

  “我做事,你放心。再给我拿两块金蛇,一块风铜。”

  秋心一溜烟跑出屋子,回来后怀里抱着三块拳头大小的金属。

  其中两块金色呈弯曲线条状,似蛇一般。

  另一块金属呈青色,是个完美的球形。

  李潇的心在滴血,这两样东西可都是他的镇铺之宝啊!虽然不用他出钱买,可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需要机缘才能得到啊!

  “潇老不要心疼,我会还你一把完美的兵器的。”

  说着,苏文随手一丢,将金蛇与风铜扔进了炉子中。

  金蛇并非淬炼而出的金属,而是由一种鸡冠蛇吐出来的特殊黄金。

  鸡冠蛇,顾名思义,拥有血红色的鸡冠,叫声似雄鸡啼鸣,天性也有几分似鸡,其中之一就是喜欢吃石头辅助消化。

  鸡冠蛇是种较为常见的下等异兽,世界各地均有分布。当这种蛇生于盛产黄金的地方,便会吞下碎金。

  这些碎金在蛇腹凝结成型,达到一定大小就会被蛇吐出,变成金蛇。金蛇因为被鸡冠蛇的力量日夜浸染,也就拥有了蛇的柔韧与些许灵力。

  风铜多生于富有灵气且狂风大作的山谷中,铜矿被风日夜吹打,周边灵力日夜压榨,杂质渐渐消失,形成了极为纯粹的铜,并被打磨成了球形。

  它拥有暴风的凌厉,以及极高的硬度。

  随着炉温的升高,金蛇与风铜华为液体,在炉内彼此相融。见状潇老更是心痛,哪有人直接把两种材料融合在一起的?这苏文摆明了就不会打造!

  他正想出言阻止,将材料的损失降到最低,却忽感一股奇特灵力在屋中荡起。

  炉内的红色火焰,刷的一下子变成了黑色。

  漆黑如墨,似乌云压境的夜空,带来一股极端的压力。炎热的房中潇老心头莫名升起凉意,已经到达了喉咙的话被生生的压了下去。

  黑色火苗摇曳着,却似从地狱爬出的恶魔一般,令人心生恐惧。

  整个房间同时暗了下来。

  黑色火焰仿佛水流一样,竟是溢出炉子落入地面,并迅速开始延伸。

  “怎么回事?”秋心吓得大叫。

  “不要慌,没事的。”苏文平静的声音响起,此刻他双眸紧紧注视炉中黑火,观察着内部的每一分改变。

  黑色迅速蔓延,地板、墙壁、天花板,如布匹般被渲染成了深邃的黑色。

  苏文拿出一柄普通匕首,冲着炉火轻轻一划。

  滋啦一声,似丝绸被割裂的声音,那火焰竟从中横向裂出一道缝隙。

  更为诡异的是,这火焰被一分为二,被割裂的另一端还在徐徐燃烧。

  不只是火焰,就连炉子、周围的墙壁,也是被苏文这刀一分为二,似割裂了空间一般。

  天花板变得越来越遥远,缝隙变得越来越大。忽有一阵兽吼声从中传来,一个硕大的脑袋挣扎着从缝隙中探出。

  形似豹子,头生独角。

  “狰兽!”李潇骇然,他虽时常见到狰兽氏的神通者,但神通者与正统妖魔完全是两码事!那些上古神兽哪一个不是凶悍无比吃人不吐骨头!若让这狰兽走出缝隙,灵渊城用不了一夕就会完全毁灭!

  “莫慌。”苏文低声道:“它并非真的狰兽,是我用灵力拟造出来的,并无危险。”

  说是拟造,其实也不太贴切,应当说是呼唤。缝隙的另一端,这只凶悍的庞然大物感受到了他的呼唤,来到了此处。

  苏文也不清楚它究竟是狰兽还是什么其他方法制造出来的东西,反正灵式是这么写的,他也只是照做罢了。

  李潇紧紧将秋心抱在怀中,观察狰兽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逃走。然而令他无比错愕的是,这只狰兽不仅没有任何攻击倾向,更极为听从苏文的指示,走到了大铁炉旁边,一屁股坐了下去,似一只大号的猫咪。

  李潇只感觉自己的人生都被颠覆了,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秋心,你想要柄什么兵器?”苏文忽而出言问道。

  秋心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知道怪物是哥哥弄出来的后,她也不再害怕,歪着脑袋想了会,说:“我想要把锤子!”

  “锤……”苏文语塞,一个女孩家要什么不好,要锤子?

  既然是要求,苏文就得满足。锤子就锤子吧,苏文再度挥手,刀锋划过身边的乌云黑石。

  乌云黑石呆在原地纹丝不动,然而却小了一大圈,大片的黑色不明物质似沙尘一般扬起,落入了垃圾桶中。

  “迅斩!”李潇眼瞳微缩,更为震骇。

  他知道迅斩,是苏文以前修炼的一种刀过不留伤口的奇特刀法,常用于切割药草。

  上次见苏文的迅斩还不纯熟,如今却已堪至大成。

  不,大成两个字无法形容,应称大圆满才是。

  乌云黑石的硬度他再了解不过,以他的力气也要百多锤才能敲下一点碎块。

  而苏文这一刀,却是干净利落的穿透了乌云黑石,同时带出了内部的全部杂质。

  这真的是刀法吗?

  苏文数次手起刀落,将乌云黑石削至拳头大小方才停下。但他仍不满足,自言自语道:

  “狰兽力量虽强,但我等级太低,还是无法净化全部杂质。这已经是我现在的极限了,若再强行切割,定会前功尽弃。”

  苏文不再犹豫,将小了数十倍的乌云黑石扔进炉火中。

  三种金属化为液态在黑色火焰中彼此相融,过程通常竟没出现一点排斥。

  金蛇性质稳定,能够缓冲风铜与乌云黑石的力量。但仅是如此,并不能做到如此平和的相融。

  看上去如此顺利的关键,在于黑色火焰以及狰兽。

  黑色火焰拥有特殊的灼烧能力,能够压制金属内部的力量,促进融合。

  狰兽的出现更不是看的,每当金属有发生排斥的兆头,它铜铃大的眼睛一瞪,三种金属就像被吓到的小孩子似的乖乖听话不再作妖。

  火焰煅烧了许久,当金属液体彻底融合之后,苏文竟是直接将右手探入炉火之中。

  此等危险举动,放在往日李潇必会阻拦。可如今他陷入震惊中,竟没反应过来。

  当他回过神后,苏文的右手已经拿了出来,还拿着一柄精致的蓝色小锤子。

  硕大的狰兽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狰狞的血盆大口一下子咬在苏文的右手上,看得李潇心惊肉跳。

  苏文的手并没有被咬断,反而是狰兽的身子开始扭曲起来,化作一片影子钻入了锤子中。

  苏文轻轻挥动锤子,顿有狂风起,伴有雷霆落。

  “玄阶中品!”李潇惊呼出声。

  

第十八章 灵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