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蔷薇花瓣

  银色长剑映着冷冷月光,随着董边的快速挥动,迸发出强劲的力量。

  巨大的血色狰兽接连后退,只能防守后退而无法反击。

  狰兽与苏文同级,只有灵动境六层,不敌董边实属正常。

  苏文立于空中,安静看着狰兽与董边的战斗,并没有帮忙的意思。

  董边还以为苏文是在专心控制狰兽而无暇攻击,顿时更有信心了。手中长剑加速挥动,将狰兽斩为十六截,趁着它恢复的间隙拍打棕色羽翼,只瞬间冲到了苏文面前。

  苏文仍是一动不动。

  “被吓傻了么!”董边狞笑着挥剑,剑上灵力更浓,势要将苏文一剑斩杀!

  此刻苏文终于动了,他轻抬右手,天魂剑微微上扬,与银剑相接。

  叮的一声脆响,银色长剑脱手而出,在空中打着旋坠入下方,呲溜一声连根没入地面。

  董边望着自己微微颤抖空空如也的双手,愕然道:“这怎么可能?”

  苏文怎会有这般强大的力量?硬碰硬竟让他无法握住长剑脱手而出!虎口撕出一道裂痕,鲜红血液涌动,带来了剧痛。

  “血之界,力。”苏文轻声道。

  天魂剑的品级为玄阶中品,并不算很高,因为天魂剑本身其实并不强大,它的强大之处是摄魂夺魄,并以掠夺来的力量为基础的三种剑法。

  血之形,血之芒,血之界。

  形,乃形体,依苏文想法凝结各种形态。

  芒,乃附加。能附着体表带给苏文些特殊本领,例如飞行。

  界,乃范围。此招是天魂剑最可怕的地方,能够在一片区域布下特殊空间,在这处空间中敌人的实力将被削弱,苏文的实力则会增加。

  实力有诸多方面,速度、力量、感知、技能威力等等不一而足。

  血之界同一之间只能作用一个方面,苏文选择的是力量,所以他本就强横的狰兽力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而董边的力量被削弱,交手后才会出现力量不敌苏文长剑脱手而出的情况。

  这是种领域类技能,对于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强者来说并不稀奇。但对没有掌握领域类技能,甚至只是最低级的灵动境神通者来说,血之界堪称变态。

  战斗中此消彼长,这还怎么打?磨都磨死了!

  天魂剑还让苏文学会了些上乘剑招,但跟这三式剑法相比,实在小巫见大巫。

  在四级的差距下,天魂剑摄魂夺魄的本领被无限压制作用基本为零,苏文只能用天魂剑以前吸收的力量作战。

  苏文已是用了能够动用的全部力量,却只是震裂董边虎口,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董边收起轻视,愤怒渐消冷静了下来,手一挥地面银剑受到灵力牵引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虽不知苏文如何做到的,但他的确拥有跨越四级与自己一战的实力。若苏文再强一些,他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北方天边的乌云飘荡而来,笼罩了整座城市,将天地装进黑暗中。

  乌云带来了极北雪原的寒风,令的气温骤然低了下去。街边小树无助摇摆,发出吱呀声响。随着雨水的落下,枝叶被浸湿,颜色变得深了些。

  蓝色雷霆浮于天际,映亮了半边夜空。

  两三秒后,雷声姗姗来迟。

  轰隆隆——

  似揭开了一场戏剧的帷幕,苏文与董边同时动起,向着对方冲去。

  红光银芒竞相闪耀,似小型太阳般,映在所有人的眼底,照在所有人的心中。

  苏文无暇顾及任何事,他强迫自己忘记一切的事情,全身心的投入这场恶战中。

  天魂剑舞动,剑尖落下道道红芒,形成一朵朵蔷薇般的花朵。花身轻抖,花瓣飞溅,似一柄柄锐利的尖刀,美丽中带着杀意,从不同角度飞袭而去。

  初来这个世界之时,凌千落教过他一种战斗方式。

  并非技巧,也并非技能,而是遗忘。

  将所有事情全部忘掉,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自己身在何处、忘记自己为何而战。让自己只记得一件事,就是打败面前的所有敌人!

  这会让他的精神异常集中,达到极端的专注,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一切实力,甚至会无意间做出突破,超越本身的自己。

  相比于苏文自身拥有的天地始解,苏文一直认为凌千落这小丫头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她小小脑袋中装着的东西,让他从一个寻常少年成为了老练的猎人。从面对虫子瑟瑟发抖,到闭着眼睛都能杀死一大群节肢动物,改变之大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狰兽在旁伺机而动,巨大爪刃时不时落下,董边稍一触碰就是一处狰狞伤口。

  然而相比巨大骇人的狰兽,面前这个少年带给他的危险却更加强烈。

  他从未见过任何人拥有苏文的这种眼神,没有丝毫畏惧,无比的坚定。这双眸子中没有夹杂任何的情感,没有厌恶,没有恨意,也没有刚才的嗜血杀意。

  似澄澈池水般清澈透亮,却又似磐石般不可撼动。

  董边感觉自己在苏文眼中已经不是高他四级的神通者了,甚至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正在等待雕刻的石头而已。

  无论他做出何种举动,是反击是逃走,是爆发是受伤,苏文都不会有任何情绪波动,只会尽全力的将他雕刻到完美。

  这种感觉令他奇怪,更令他窒息。

  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苏文的剑若狂风骤雨密集袭来,毫不间断。

  散出的蔷薇花瓣更是处处封锁董边身形,不管他做出何等举动,总会触碰些许花瓣,划出几道伤口。

  董边既想发动反击,又想击退这些烦人的花瓣。却因为两者都想兼顾而两者都没有兼顾,被苏文压制的接连后退,身上衣衫撕破了少许口子,肌肤现出血痕。

  尽管只是浅浅伤痕,却让他心中一阵烦闷,然而他越急却越无法突破。

  “混账!”他忽而爆发一声厉啸,索性不再去管那些细碎的花瓣,专心跟苏文比起剑来。

  这恰好陷入了苏文营造的圈套中。

  他们处于力量此消彼长的血之界中,跟苏文硬拼剑法是最愚蠢的选择。腾蛇力量不及苏文的狰,银剑的剑招也不及天魂剑法精妙,已是彻底落入下风。

  然而不仅如此,那些蔷薇花瓣中的一小部分变得更加凝实,拥有比其他花瓣更强的威力。借由弱小花瓣的掩护,悄然接近董边的致命处。

  这才是苏文真正的杀招!

  雨夜茫茫,剑光倾洒。

  美艳的蔷薇花在空中飘荡,浮萍一般,显得几分柔弱。

  二人交手,金铁交击声不绝,犹如弹奏古筝时的曲调,急促悠扬,声声震人心。

  一朵不足指尖大小的花瓣悄然落在了董边的背部左侧。

  触碰瞬间,这花瓣迅速收缩,竟是变成了一根高速旋转的尖针,直直刺入董边血肉之中。

  这个地方是人之心脏所在,若能刺透,则董边必死。

  董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顿时猜到了苏文的计划!没想到这乳臭未干的少年竟有如此心机,全力比剑更散出无数花瓣,只为了掩盖这一针!

  “凭此就想杀我,你真是痴心妄想。”董边忽而冷笑一声,脸颊蔓延一抹棕色。

  似墨水滴入无色水中,董边整个人的肌肤迅速变成了棕色,化作片片鳞甲,其中还夹杂一些黑色长条状的纹路。

  “蛇纹!”苏文分辨得出,这是腾蛇的蛇纹!

  神通者能继承上古异兽的一些本领,契合度的层数决定他们究竟能拥有多少异兽本事。

  契合度一层,可拟化四肢,就像苏文的兽爪,董边的羽翼。

  契合度二层,可拟化一些重要部位。狰兽二层为角,而董边却是蛇身!

  蛇身为鳞,滑腻、坚韧。

  尖针的一半已经刺入董边背部,然而随着皮肤的硬化再也无法刺入分毫,到了最后更是被弹出体外。

  细小的针孔很快愈合,苏文谋划了许久的一针被完全化解。

  “我还真小瞧了你。”董边不仅惊讶苏文能与自己一战的本领,更惊叹他小小年纪竟有如此的战斗经验。若非他留了一手,这针必然会刺破心脏,令他身陨。

  “差一点,就差一点,你就能杀了我。”董边冷声道:“可惜,这一点你永远都没机会弥补了。”

  银剑当头挥下,荡起破空之声。

  苏文挥剑抵挡,心道自己还有机会。这老家伙化解了自己一针,可攻击方式还是如此普通寻常,他还能抵挡一阵,再寻机会。

  可是银红两剑接触,那银剑却似长鞭般陡然伸长,又似蛇扭曲开来,绕着苏文的身子转了一圈,刺入了他毫无防御的左胸。

  苏文眼睛流露愕然之色,没想到董边竟然能同化手中剑!让剑似蛇般发动突袭。

  他心口一凉,银剑已然洞穿他的胸膛。

  身体的力气随着这一剑的刺入而消失,苏文捂着伤口跪在空中,因为伤势太重而失去了对天魂剑的控制,血之形、血之芒、血之界全部解除,身体在空中划出一条直线,坠入了地面,砸穿了间木屋。

  “不自量力。”董边手中银剑忽而浮现裂痕,迅速蔓延整个剑身,最终化作无数碎屑随风而逝。

  这一招同化虽然厉害,却对兵器有很大伤害,用一次就废掉一柄剑。

  且会对身体造成极大伤害,因为体内灵力全部涌入持剑的右臂,造成了右臂经脉不堪重负而出现裂痕,裂痕的出现代表着拥堵,结果就是短时间内他的右手算是废掉了无法再用。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杀招,董边等到了最后一刻,等到了苏文因为攻击受挫而流露愕然的瞬间,等到了这个绝佳的袭杀机会!

  战斗不仅是实力的比拼,也是对技巧的考验,更为重要的是心智!谁能多想一步,就会拥有更大的获胜可能。

  

第二十四章 蔷薇花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