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深山斗猛虎

  一夜无话,等二天一大早两人醒来,继续上路,也许天寒地冷,也许山林太大,总之千篇一律,白雪覆地,枯枝散落,踩在雪上的声音一直在耳边萦绕。太阳也被枝叶挡住,便觉此间一片昏暗,动物更是了无踪迹。

  进山一日多来,除了打了几只野味,感受了下无人管教的放浪形骸,无尽的落寞之感外,便全然索然无味。来时的欣喜已不见踪影。

  陈枫低头踢着脚下的雪,无精打采。天歌也不知想什么像丢了魂,就像托着一副皮囊在走路。

  走着走着,天歌突然站定,看着陈枫说道:“要不我们往山林深处去吧,反正这外围我们是走不完的,也毫无新鲜可言,都已经看腻”。

  陈枫转头惊诧的看着他“楚小子,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你不知道里边多危险呀。即使跟着父亲,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我们也才敢深入一点点。如果碰到厉害的东西,就我们俩这小身板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天歌接着说道:“我们可以慢慢往里探索,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我们立马向外逃跑,这样就安全多了”。

  陈枫没好气说道:“就我们这小短腿,跑不过人家怎么办”。

  天歌慌忙的说道:“可是,可是我们不能白来呀,如果一直在外围,估计什么都碰不到“。

  陈枫说道:“你还想要什么呀,我发现有时候我胆子都没你大“。

  天歌神情恳切的看着陈枫说道:“说不上来,我总感觉我们这次不能白来,这可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的冒险,是在没有父亲保护我们的情况下的一次历练。如果这次我们原路返回我总感觉我们会错过什么”。

  陈枫询问道:“楚小子,你真的想去,那可是可能真的碰到无法化解的危险“。

  天歌眼神执着确切的说道:“小陈子,我要去,我觉得以我们两的实力联合起来,还是有一战之力的,你近攻我负责远攻,你觉得怎么样“。

  陈枫思索片刻,下定决心说道:“楚小子,哥哥我就陪你走上这一遭,也去见识见识有什么东西是我这天下最帅的人打不过的,假如,我说假如打不过,那就交给比我弱一点点的我的弟弟亲自解决啦,然后我在旁边抗刀看戏“。

  天歌恶狠狠地说道:“那你肯定是打不过了,再帅也打不过”刚一说完两人相视而笑,遂即哈哈大笑。年龄虽小,却懂得同甘苦共患难,其间情谊,无需言语自然跃然纸上。

  于是两人改变方向,向着深处而去。两人走了半晌也没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能唯一变得地方是生灵活动的痕迹多了些。但也多的有限。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中午,于是两人就着上午的一些野味收获,再次吃了一顿火烤野味大排档。等吃饱以后,原地休息了片刻,便又再次动身。

  过了一个时辰,两人也变得谨慎起来,因为地上野兽痕迹明显增多,不时还有较大的脚印出现,可以预见野兽的体型变大,也变得更难以对付。

  天歌便停下脚步,看向陈枫说道:“小陈子,我们还是别继续深入的好,看这些足迹,感觉这里已经有不少难对付的野兽啦”。

  陈枫说:“好,不要继续往里面走了,我们可以沿着周围去探上一探“。

  随后两人便调转方向向前走去。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两人突然听见林子里传来一声虎啸,其音或实或幻无法辨出方位。遂即两人又成标准战斗姿势。

  陈枫屈膝弯腰,横刀于前。天歌则是搭弓上弦,竖起耳朵来听声响,辨八方。林间风吹草动基本都逃不过他的耳朵。这也是得益于从小父亲就去教导他,想让他成为方圆几百里最厉害的神射手。于是楚父从**着他苦练听力,眼力和准头。

  待两人已做好攻,天歌这时说道:”小陈子,我听这啸声,声音厚重而果决,似乎是我和父亲以前经常遇到的花斑猛虎,在听它声音略显奶气稚嫩,估计年岁不大,我们应付起来应该不难“。

  陈枫说道:“好小子,这你都能听出来,为啥我就不行,难道是我太英俊,上天为我打开一扇门,就要想要给我关上一扇窗户吗“。

  天歌心里暗自想到病症又来了,嘴上却说:”是是是,你赶快给我集中注意力吧,打架都管不住你嘴“。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得一道黄白光芒从树林深处闪了出来。果真是只花斑猛虎,身上黄白花纹相间,脚生红色皮毛,如踩火云从天而降。牙齿锋利,眼神凶狠,注视着两人。朝着两人缓缓逼近。

  陈枫嘴里还轻声说道:“楚小子,真被你给说中了,哥哥我还是有一点点佩服你的“。

  天歌严肃的说道:“别贫了,赶快专心对敌“。此时花斑猛虎已经走到近前,和两人对峙起来。双方都蓄势而立,以静制动。但是野兽终究是野兽,最终还是忍不住,缓缓向两个人靠近。

  只见这时天歌松开弓弦,一支箭矢呼啸而出,直取那虎头部弱点。还未结束,手往背后一抽,一支箭矢又在弦上,还未做片刻停留,便已离弦,直刺花斑猛虎脖颈。然本应是必胜之绝杀,奈何天不遂人愿。只见那虎身影鬼魅,速度极快。可以算是同年龄里的佼佼者,必然也是身经百战的主。在两人看来,两人只是眼前一闪,那老虎便躲开了两箭夺命攻击。不仅如此,同时它还凌空跃起,欺身近前。

  面对此等危险情况,两人的默契配合便展现出来,只见得瞬间天歌退后一个身位,陈枫的大弯刀便划至天歌空出的身位,阻挡了猛虎进攻的绝佳路线,不仅如此,弯刀继而横划,向花斑虎斩去。花斑虎便觉不妙,立马调转方向从旁边闪了出去。等到站稳后不做停留又扑将出去,此时又一箭矢呼啸而过,封堵此虎的进攻路线,就这样你来我往十几个回合,没有谁奈何的了谁。不觉间便又进入僵持状态。

  陈枫气喘着说道:”这鬼东西怎么这么厉害,不仅凶猛还会避其锋芒“。

  天歌仍然使用箭矢瞄准着对方,并且对陈枫说道:“我觉得它可能是幼虎中的王者,肯定也是身经百战的,不然不会这么灵活和趋利弊害“。

  陈枫道:“我就说嘛,怎么这么厉害。只是没想到今天还能对决一个头头,那我必须得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对决它“。

  正在这时,那猛虎又发动新一轮的攻击,扑向两人,在闪转腾挪间,没有受到一丝伤害,不可谓不强大。然它也拿陈枫的大刀没办法,若果被砍中,不死也得残,于是情况如出一辙,谁拿谁也没办法。

  好景不长,突然意外发生就在花斑猛虎的下一轮攻击中,怎么看它的目标都是扑向天歌,而为了掩护来不及再射出一箭的天歌,陈枫横刀去挡猛虎的进攻路线。

  可是令人吃惊的是,老虎在扑向天歌时身体已然腾空,它竟然能活生生的在空中转向,扑向了陈枫。而已经出刀的陈枫,刀已经来不及收回。面对花斑虎的威胁只得向另一边滚去,躲避攻击。然后造成的结果使得两人分开,花斑虎见状,立即又再度扑向天歌,天歌只得迂回着一退再退。陈枫见状,立即起身,提着刀就追着花斑虎而去,等到距离越来越近,花斑虎不得不直面陈枫的威胁,于是两人又缠斗在一起。脱离险境的天歌搭弓瞄准一直再找机会。过了片刻,只见陈枫打的热火朝天,只剩下弯刀切割空气的声音和猛虎的咆哮声。

  一直在找机会的天歌突然发现,陈枫此时手持刀将要竖劈下去,逼退花斑虎,然花斑虎已在空中,全然没了后退的可能,那么只能向两边闪躲,而他只需要预判此虎的·闪躲方向,又因为天歌在陈枫后背,花斑虎定然不可能看见射出的箭支,那么或许有一半的机会可将其击伤或击杀。

  如此这般,场间只剩下了气势滔天的大刀,轻灵绝速的箭矢,凶狠残暴的猛虎。猛虎为了躲避大刀,只得向旁边闪去,哪里能想到刚躲过一个危险又来一个。刚做闪避的老虎已是旧力已去新力还未生之时,面对着袭来一箭已是避无可避。

  最可怕的还是,这一箭哪怕早一秒或晚一秒都无法命中。这一刻突然间就会有种错觉,刀和箭以浑然一体,一个为饵,一个为杀。只是可惜,箭矢没有绝杀,只是射中它的大腿,花斑虎见势不妙,带着箭矢便仓皇而逃。

  陈枫见状便要追了上去。天歌却打断了他”小陈子,放了它吧,不要去追,小心它的血腥味引来更厉害的东西“。

  陈枫一听,便觉有理,便放弃了刚才的打算。花斑虎已经逃走,两人也放松下来。只见的陈枫累到虚脱坐到地上说:”我的个乖乖,什么玩意,一个动物有必要这么聪明吗,还让不让我活呀“。

  天歌也是躺在地上,身心疲惫的说道:”出师不利,怎么碰到个身经百战的主,如果是个一般的就没这么吃力啦“。陈枫满脸后怕的说道:“最主要的是我们还差点没有打过去,万一输了,我就再也见不到我娘亲,父亲,也见不到你,那我一个人在阴曹地府该怎么和你打嘴仗呀,难道要托梦嘛“。

  天歌脸色一黑说道:”小陈子,别说了,瘆的慌。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这里估计也不安全“。

  两人休息了片刻,便开始动身,不知不觉间已是近黄昏。两人复刻了昨晚的步骤,吃饭,撒驱兽粉,上树睡觉,动作真是一气呵成。不消片刻,两人已经睡去。

第四章 深山斗猛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