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暗夜雪狼

  夜以深,月至中天,林间万籁俱静,唯有稀疏月光穿叶而过,照映在地,与雪地相合,反射出迷蒙光华。两人仰卧于高冠树木,受枝杈依托,才得安稳平静。时间唏嘘而过,大概一个时辰,若在高空,不难看到离这里较远的树林,不时有飞鸟冲出树冠而上云霄,如游鱼戏水,翩然散开。

  这种情形未曾停歇,一路直奔这里而来。等到几百米外,天歌才被惊醒。天歌抱着树干伸手去够到陈枫将其唤醒。陈枫以手揉眼,睡意满满,满脸了无生趣的感觉对着天歌说道:“楚小子,干嘛呢,大半夜的不睡觉,梦游啊”。

  天歌呈屏息状,食指竖在嘴边嘘声道:“小点声,好像有东西靠近我们了,夜里太黑看不太清”。

  闻言陈枫立马警觉,四下张望道;“楚小子,哪呢,哪呢,我怎么没看到”。

  “没有,我是耳朵听到有动静,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天歌说道。

  陈枫激扬说道:“楚小子,你耳朵真的好。”转念又想:“等我下去探一探“。便作势要往下跳。

  陈枫赶忙将它拉住,没好气的说:“下去送人头呀,我们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好歹也得知道是什么再做打算”。

  陈枫了然“对对对,弟弟说的对”。虽高壮,但满脸萌态。

  天歌又调笑说道:“别看比我大,就跟没脑子一样啊”。陈枫也不做反驳,只是不要脸的说道:“要脑子干啥,吃呀。不是有你就够了嘛,我就站后边掩护你,哈哈,哈哈哈,哈痛”。

  见此情况天歌拿着弓就捅了过去。陈枫吃痛说道:“楚小子,胆儿越来越肥了,都敢学会人身攻击”。天歌真的又气又无奈的说道“你再笑就把那东西给引过来了,到时候打不过我可帮你,让你在这和它睡一辈子吧”。

  闻言陈枫压低声音说道:“那可说不定谁打不过呦,到时候打起来,我就踹你进去和那东西打,我在旁边喊加油。等你不行我再上场,一刀一个小朋友,想想就很激动,到时候就赶快膜拜我吧小子。那将是你的。。。”。话音还未落,一声啸声穿越而来,震得树叶都簌簌作响,天歌心理默默念到乌鸦嘴。但全身已成作战姿势。

  啸声还未落,便看见树木间闪烁着的黑影,仔细一看还不再少数,足足有七八道。陈枫大呼道:“我去,什么东西,这么多,完了完了,我怎么感觉又见不到我的父亲,母亲,邻里乡亲啦,命苦哇“。

  天歌心里恶狠狠念叨,“为什么要又,又是什么。况且你苦个锤子呀,不对苦个大弯刀”。嘴里却说着:“该吃药了,吃完赶快御敌呀”。

  陈枫恍然道:“对对对。谢谢提醒“。然后看向远处黑影,“那什么东西,看天下最帅的,我的最帅的大刀,不把你们砍个稀巴烂“。

  只是画风一转,刚说完,看着迎面跑来的东西,靠着树干就不动了,然后楚楚可怜的看向天歌。天歌这是心里估计想到,我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就在这一番仙人下凡都毫无办法的对话间,黑影已经靠近,在月光下渐渐显露身形。只见得六七双冒着蓝光的眼睛若隐若现,唯有一只眼睛里散发红芒。群狼缓缓向前逼近。

  俩个人对目而视,陈枫面露忧色而说道:“竟然是暗夜雪狼,数量多达八只。我上次见还是去年和父亲一起进山才能一见。那也才是五只。楚小子,你怎么看”。

  天歌拿弓箭对着群狼,满脸严肃:“小陈子,我听说这暗夜雪狼,只在夜间出没,一旦到了白天它们会因畏惧光线而退却。那我们只要撑到白天就可以逃离险境呀。”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陈枫答道。

  话音刚落,只见红眸的狼仰天而啸,声音充满凶狠和威压,好似在下命令,只见剩下的狼便向两人所在树木冲击过来,似踏月光而行。转眼间便到了树下,向上攀爬而去,然不出所料,树木太高,几只最为强壮的也只至中途便已力竭。

  见状,树上两人神情淡定,尤其陈枫还嘲讽说道:“这暗夜雪狼也不怎么样嘛,爬了这么半天还上不来,看来小爷我没办法去展现自己真正的实力“。

  天歌这时也比较放松,斜靠在树上,拿弓戳了陈枫一下说道:“要不我把你送下去和它们斗上一斗,好给你这天下第一帅的人正名”。

  只见陈枫连忙摇头摆手道:“不了,不了,要这些虚名作甚,还是等天亮它们自己走吧,以和为贵嘛”。

  天歌白了他一眼:“弟弟我谁都不服,就服你”。陈枫自恋地说道:“我这么厉害的嘛,我以前咋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只是最帅而已“。

  就在这充满着自恋无解的环境中,群狼经过几次冲击都未果,低头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似在呜咽,表达着“老大您亲自来吧,小的们实在不行”的语气。见状那只红眼雪狼仰天长啸一声,缓缓向着两人走来,群狼自动退避,让出一条道路。

  两人见状立马警戒起来,做出战斗姿势。只见红眼雪狼仰头向两人望去,眼神凶利猩红,蠢蠢欲动。天歌提醒道:“小陈子,这个看起来不一般,小心应对”。

  陈枫答道:“楚小子,你也小心”。

  红眼雪狼没做多久停留便向树上两人发起进攻,爪子在月光映照下闪烁着寒光,持续向上。见状天歌射出一箭,想要逼退它。见状,此狼改变了进攻路线,不再直冲,而是环绕盘旋攀爬,不仅躲过一箭,也使得天歌失去目标。

  天歌重新瞄准后,又射一箭,从纵横交错,相互掩映的树叶间射去。来不及躲避的雪狼不得不以放弃攻击来躲避伤害,只得重新回到地面。

  陈枫紧张的对着天歌说道:“我去,这货也太灵活了吧,比那只老虎还灵活,在树上都能躲过你的弓箭”。

  天歌无奈的说:“谁能想到咱们运气不好,又遇到一只狼王,咱们才深入这么点就遇到两个这种难缠的家伙,我这箭术面对这种级别的野兽还是无能为力呀”。

  陈枫赶忙说道:“那也不怕它,等它能攻上来再说”。话音未落蓄力已久的雪狼已开始进攻。天歌连忙提醒道:“集中注意,小心应对“。

  还是刚才的策略雪狼环绕盘旋攀爬,面对天歌的箭矢压制,虽然几次擦身而过,却也堪堪躲过。至此时,红眼雪狼正式和两人在树杈上对立起来。全身透露着进攻的意图。

  正如所料,雪狼向着天歌冲去,见状,陈枫挥着大刀向着雪狼砍去。雪狼也不硬拼,身体轻轻一跃便跳到另一个树枝,似是家常便饭。两人也只得调整站位,以保护天歌箭矢不受影响,不在雪狼攻击范围。

  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十几回合,还时不时放出一道冷箭,但谁也没奈何的了谁。只是打的树叶刷刷作响,树枝支支的响,两人左摇右晃,滑稽无比。

  只是谁也没想到红眼雪狼竟然继续向树上攀爬,这样导致双方呈居高临下之境,天歌空门大开。面对雪狼的俯扑,天歌只得向远处树枝跳去。而为了抓住树枝,只得放弃手中兵刃。慢了半拍的陈枫大刀也扑了个空。雪狼径直向刚刚站稳身形的天歌扑去。

  陈枫连忙喊道:“天歌,小心”。天歌见此情形,连忙再向远处逃去,陈枫跟上。眼看着雪狼就要过来,天歌还挂在树上,无法动作。陈枫已经是不顾一切的就要去天歌挡这一下。然而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天歌不知哪来的力量,甩动身躯,而此时雪狼刚跳在陈枫所在树枝上方,还未做任何反应便被天歌甩动身躯带动的脚一脚踹下了树。

  见此情形陈枫瞬间转悲为喜,连忙过去抓住天歌的手:“楚小子,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就要被它杀死“。

  天歌气喘道:“还不赶快拉我上去,不然真的掉下去,你还得给我收尸”。

  陈枫连忙反应过来,赶紧将他拉了上来。只见天歌已经被树枝磨得满手血迹,惨不忍睹。陈枫关切的问道:“疼不疼,我这里有伤药,赶快敷上”。

  言罢,天歌呲着牙,看着陈枫给他敷药,嘴里还喊着:“轻点,轻点,疼疼疼”。

  陈枫心疼的说道:“忍着点,马上就好“。

  过了一会,敷好药,两人看齐齐看向那只雪狼,只见它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嘴里流血不止。天歌不忍心说道:“从这么高地方摔下,它已经活不成啦”。

  又对着陈枫说道:“小陈子,你拿大刀把它彻底杀死,让它少受点痛苦吧”。陈枫心有赞同,便将手中的刀向它掷了出去。那狼便已再没了动静。

  不多时,剩下的狼便呜咽不止,在红眼雪狼身边徘徊来去,满是沉重的气氛。陈枫一时便觉心有悲戚,“为了生存,又有谁对谁错呢”。

  天歌也是满脸伤心,“生存没有对错呀,只是看见这剩下几只狼,便觉得伤心,雪狼的死,对于他们来就像失去一位亲人”。

  就在这悲伤的气氛中,天已发亮,日还未升。徘徊许久的群狼也退去,只留下一具狼的尸体和还未干涸的血迹,在这晶莹雪白的世界里,显得刺目。两人也是伤心好久。

  还是陈枫先缓过来,开解道:“小陈子,不要伤心啦,以后路还很长,我们很可能遇到比这残酷血腥百倍的事,但我们应该从不畏惧,永敢向前”。

  天歌振奋振奋了精神说道:“对,路很长,未尝没有绝美之事伴我。悲戚感动之事,应当谨记在心,心存缅怀“。两人收拾好行李与心情,便决然的走向了远方,在我看来好生潇洒。

  谁说不是呢,两人这般小,这大好河山还未曾一一亲身经历,其间爱恨伤痛,怕也是延绵不绝,但我想两人一定会在这些或大或小,或感动或愤慨的事里成长吧,因为世界怎样不管怎样都是属于他们的,这么年轻的他们的。

第五章 暗夜雪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