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冰灵参,回去就把你煲汤喝

  两天时间匆匆而过....

  晨光微曦,从极远处看去视线能及的寒山被一层淡淡白雾所包裹,山间不时响起清脆悦耳的鸟鸣声,轻柔的回荡在林间,不断的引起再一次的鸟鸣的呼应,像是一首悠扬的乐曲飘向了极远处。

  寒山山脚处,隐隐有猎人活动过的痕迹,但也大都被昨晚下过的微微小雪淡去痕迹。此时的山脚小路上慢吞吞的行走着三人。

  穿白衣之人依然是冷面冰霜,与这天地间的雪色融为一体,俨然是一副高人模样。

  而两个孩童却与之相去甚远,蓬头垢面不说,像极了两个丢盔卸甲的士兵模样。

  随着距离拉近,只听见两个孩童吵吵闹闹,陈枫还拉着白前辈的衣袖期盼着说道:“白前辈,您能不能再一次给我们露一手剑法呀,就昨天那种唰唰唰的眼花缭乱的剑法,瞬间就把昨天那株我们见到过的冰灵参给捉住的剑法。”

  天歌在旁边附和道:“对对对,白前辈,耍来给我们看一下呗,昨天的剑法也没看清楚呀。况且就是那株冰灵参害我们被大蟒蛇追杀,差点就把我们给吃了。”

  陈枫接着忽悠道:“白前辈呀,您想想那有多么危险,若是我们以后出去闯荡江湖碰到什么凶险,若是能看懂一招两式,也好比划出来吓唬吓唬对手呀。”

   说着说着陈枫以祈求的神态晃着白前辈的一角,晃啊晃啊的。

  无奈现实很是残酷。

  不为所动的白前辈,冷冷的回头看了陈枫一眼说道:“剑法是能用来瞎比划的吗?还有现在的你们什么都不懂,我假使演练出来,你们也是看不懂的,只是模仿招式的话,我怕是你们连根草都砍不断。”

  感受到白前辈的目光,陈枫瞬间像是如坠冰窟,又像是被两柄寒气逼人的宝剑直拿命脉。陈枫连忙缩着脖子,像霜打了的茄子灰溜溜的走回天歌跟前。

  看着此时的陈枫,天歌笑而不语,暗戳戳的想到“还好小陈子话痨嘴快,不然就成我了,想想都可怕。”

  虽然如此,但也抑制不住想到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

  昨天天歌和陈枫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突然听见远处雪地里有沙沙的声响,便寻声望了过去,只见一个白净净的人形植物露出头来,赫然是那先前玩弄于他们在鼓掌之间的冰灵参。

  一见是它,两人相当之熟悉的坑小孩老对手,两个人一时间怒气冲冲,心火上头。

  也顾不得身上伤势,便追了上去。

  陈枫还好,服用过白前辈的复命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而天歌却没有那么幸运,虽然白前辈在为他压制寒毒时便用内功梳理过伤势,但肯定是没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复命丹疗伤效果要好。

  跑起来的天歌一拐一拐的,便知道身体还没有好完全,肯定也忍受着一点点疼痛,但丝毫也掩饰不了看到冰灵参时候的怒意,眉宇间传递出的是一种不知道来源于哪里的玉石俱焚般的气势。

  显然结果是注定的,没受伤时候的两人就拿这冰灵参没有丝毫办法,更何况是现在的他们。追了一会就已经面红耳赤,体力不济。

  陈枫揣着粗气,连连摆手道:“楚小子,我不行了,要追你去继续追吧,我是放弃了,这东西也太狡猾,我陈枫有人有大量不与它计较。”

  天歌也是有心无力道:“不行就不行呗,说什么大话。”

  “其次,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像是能追上的人吗!”

  越说越泄气的两人呆呆的看着在远处花枝招展的冰灵参,在怒气中的两人看着它,越看越来气,越看越像是在嘲讽两人不行,简直弱到爆。

  但两人也无可奈何,只可远观而不可捕捉之。

  而听见动静的白前辈早已经回身全程看着两人,他们的一举一动和细微表情尽收眼底。

  白前辈心里想着这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能如此。在白前辈看来,这冰灵参只要到了一定年份就会具有一定灵性,难免模仿模仿它能感知的动作也很正常。看来还是我境界高深,心静自然平。

  白前辈看来看去不免心生悲戚,总感觉怒火中的两人要被活活气坏,只得无奈出手。

  沉迷在“冰灵参为何如此可恶”的世界中的两人,突然被一道亮光所吸引。

  两人望向亮光的源头,看见白前辈缓缓将雾虚从剑鞘拔出,握在手里眼花缭乱的飞舞着,快到根本看不见轨迹,只见到白前辈周身似乎都是雾虚但下一瞬又只有一把务虚,看的两人满头雾水,不明觉厉。

  见白前辈那里一阵剑光飞舞后,收剑入鞘。从视觉来看,仍有一道剑光停留在空气中向着冰灵参激射而去,转眼间就命中它,只剩下回响在天地间的淡淡剑鸣声,不绝于耳。而那冰灵参也断成两截,停止了动作。

  见此情形,本来还怒火中烧的两人,瞬间就喜上眉梢。顾不得夸赞白前辈几句如何如何厉害,就向着那万恶之源走去。恶狠狠地一抓,将冰灵参拿在手里。

  嘴里还不忘喃喃念叨着:“哈哈,让你跑,让你跑,嘲笑我,再嘲笑我,现在你再跑跑试试。你等着,等我回去就把你煲了吃!”

  闻言,天歌以手抹额,满脸无奈神色。就连白前辈都失去表情管理,嘴角抽搐,心里估计也是想到哪里来的傻小子。

  陈枫此时也是没明白场间的微妙神色,恶狠狠地盯着手里的冰灵参说道:“感谢白前辈出手相救,我陈枫得报大仇,将来煲汤喝也有前辈一份。”

  白前辈漫不经心的说道:“吃,一定吃,一会就生吃!”

  陈枫看着冰灵参,分神的分析着白前辈的话语,突然回过神来,看着白前辈,满脸悲苦,极不情愿道:“白前辈,生吃啊!那我还不被这营养补死,好歹也煲一煲才好呀!”

  白前辈满脸认真色的说道:“我没有说生吃呀,你听错了吧!”

  陈枫大感疑惑,看看白前辈,看看天歌,又盯着冰灵参嘴里喃喃道:“没有吗,难道是我听错了?不管了,冰灵参,回去就把你煲汤喝。”

  白前辈和天歌相视而笑,又都无奈着摇了摇头。

  ...

  想着昨天的事情,天歌不免心中开怀,也想着能早点回家,见到自己的亲人朋友。但又一想到冰灵参又皱紧眉头,这该如何向父母解释。

  看来少不了一阵挨骂,更甚者怕是要挨打,天歌这样想道。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出寒山,放眼望去剩下那茫茫一片雪原。

第二十四章 冰灵参,回去就把你煲汤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