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勿惹女人

  鲜红的镰刀插在胸口上沾满了鲜血,难以辨认,勉强能看出其在流淌。

  “你的心脏是在右边,我可没有忘记!还有教会你一件事,永远也不要试图改变世界,改变自己要比改变世界简单得多。何苦舍近求远。”

  黎主不确定刘谌有没有听到自己的告诫,大量的能量涌进镰刀,镰刀抽出,只留下一具干瘪的尸体。

  鲜红的镰刀融回黎主的身体中,双眼的猩红也随之退散。

  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仿佛一个饿了很久,消化了体内蛋白质的人。

  他两眼模糊,软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两耳传来低细的声音。

  “真是没想到,我们竟然被这小子救了。”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柳军,声音非常微弱。

  “哼——”

  一声女性的低哼响起,黎主突感手臂一痛,快要被扯断了一般,好不手下留情!

  “逞强!不死算是万幸。”

  黎主心里暗道:“女人可真记仇!”

  又是一拉,黎主感觉自己的双手都要脱离身体了。剧痛可以刺激大脑,但是太痛就会痛得晕过去,黎主就是如此,晕得不省人事。

  追风在后面看着都痛。

  “让我来吧,你看他像一稻草人,可经不起你这样折腾!”

  “不用,我有分寸,你去帮其他人!”

  寒泞烟拒绝他,不过也没有那么粗鲁了。

  追风也只能为他默哀,随后把那些黑衣人控制起来。

  黎主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他又进入了那个梦中,自己全身都被染红了,只有流出的鲜血是黑色的。

  以他为中心,周围的一片漆黑慢慢地被染成了红色。

  猩红的世界,他并不陌生,只是金白相间的狗子耷拉着长长的兔子耳朵在不远望着他,甚是呆萌!和这一片世界无比违和。

  他试着呼唤:“狗子?”

  狗子并没有回答他,眼皮耷拉着,好无精神,稍微一碰就会倒下的样子。

  黎主稍有不安,“你怎么了?”

  他伸手抚摸着其头顶上的软毛,狗子的眼皮稍微拉上来了一点。

  口中喘着大气,“能量!沉睡!”

  “能量?沉睡?”黎主抬起他耷拉着的头,使他对着自己的脸。

  可狗子的眼皮已紧闭,唯有嘴巴还微微张开,“能量!沉睡!”

  “你要我帮你寻找能量吗?你现在要沉睡?”

  他没有得到狗子的回答。狗子的身体化为一滩血水,与这个世界融合一起。

  “狗子!”

  “能量!能量!能量!”

  黎主躺在一张木床上,不断地挣扎着。

  “黎主!黎主!黎主”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寒泞烟守在他的床头边,手还不断地抚摸着黎主的脸,只是力度并不小,她似乎也没有控制力度的意思。

  黎主睁开朦胧星眼,“师姐?”

  “不然你以为是谁?不过也是,现在见到我确实应该惊讶,本来应该清明再见的!”

  黎主尴尬一笑,“那不是危急时刻吗?不那样,那人就不会放松警惕,不然到时就真的要等到清明才能见你了!”

  哼——

  她别过头。

  她怎么会不知道这道理,只是那种被人抛弃的感觉实在令人难以释怀,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屋子一片寂静。

  “吃早饭了!”

  外面传来刘婶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寒泞烟站起来整理自己的衣裳,有些异样地从屋子里走出。

  刘婶走进来,“猪仔,你是不是欺负人家姑娘了,我看她的脸色有些不对!”

  “哪有!我怎么会欺负女生!”

  “感觉怎么样了?你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黎主伸伸懒腰,表示没事。他只是消耗的太多,精神萎靡,休息一晚精力也恢复了过来。

  刘婶向他挤眉弄眼:“姑娘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能辜负人家了!”

  “她可是照顾了你一晚上啦!”

  “一整晚?”

  “对啊,昨晚娃娃起来夜尿的时候,我还看到你屋里亮着光呢!”

  黎主皱着眉头。

  “我告诉你,你要是喜欢人家,就不能放手,如果你没那个意思的话,还是趁早斩断情丝,免得辜负了人。要是你成为陈世美什么的话,你就别认我是你婶了!”

  “婶,你想什么呢!我能是那种人吗!”

  他的肚子恰好咕噜咕噜叫,赶紧爬起来,全身骨头都在响。

  身体还略微有些虚弱不过并无大碍,心里不由愧对狗子,发誓一定要找到大量的能量。

  他推着刘婶往外走,“我们还是出去吃饭吧,我都饿了一整天,肚子都瘪了!”

  “吃吧,今天全是你喜欢吃的菜。”

  黎主出到院子里,一脸的懵逼。

  各处张灯结彩,屋里屋外站满了人。

  “猪仔,出来了。大伙准备,起!”

  锣鼓声响起,吓了他一跳,他回头大声问刘婶:“这是咋回事呀!”

  刘叔走过来,“什么咋回事?天大的喜事!”

  “叔,有人成亲吗?”

  “成亲也比不上这事!”

  “那是什么,搞得我稀里糊涂的!”

  “全村人死里逃生,你说是不是大事,你看他们都是来感谢你的!要不是你,我们就要灭村了。泞烟和你的那位朋友,追风是吗?他们都跟我们说了,最后是你把那疯子收拾了的!”

  黎主摸了摸鼻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不应该的吗?难道我还能看着大伙送死呀!”

  “好好,好小子,叔果然没有看错你。”

  刘叔边说边带着他走到寒泞烟和追风那一桌子上。寒泞烟看上去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只是有点冷冰冰的样子。

  “猪仔,什么时候结婚,要不趁现在把婚事也结了?”

  旁边一位姑婆模样的老人家笑吟吟地看着黎主和寒泞烟,“我观你们俩倒是很有夫妻相!”

  旁边的人附和道:“是啊!是啊,她可是我们村的大媒人,经她之手的婚约从来没有失败过!”

  周围欢声笑语,黎主看了一眼寒泞烟。

  后者白了一眼他,冰冷少了几分。

  他也很无奈啊!这不是成了大英雄了吗?怎么还是过不了三姑六婆这一关呀!

  “大家听我说,这婚约之事岂能儿戏,得有父母之命!我得搞定我岳父岳母才行啊!”

  刘叔帮着打圆场:“这倒也是,那这事咱以后再说。”

  他双手张开招呼着周围的人,“既然大英雄来了,咱们就敞开着吃,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祝我们以后风调雨顺,平平安安!”

朝暾沉暮说
更新的话一般是中午和晚上。

第二十七章 勿惹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