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里的小农女

旮旯里的小农女

陆子贵 著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3.24
上架
19.3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意外重生

  清明时节后,越发热了,很快便入夏了。数个小孩在竹林里玩儿,你抓我,我抓你的游戏。一个八岁的小女孩不小心掉到沟里。其他小孩吓得跑回家告诉大人。正巧有村里人经过,便急忙跑去,下沟到里把小女孩抱上来。小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脚后跟被刺木的尖角扎到了脚,血流不止。

  过得一会,小女孩的爹娘赶来。妇人即抱住小女孩哄着,看着流血不止的脚,心疼得眼泪跟着就下来了。又催着一旁的男人找牛车送县里去瞧大夫。小女孩的爹连忙又跑回家告诉他娘,二女儿伤了脚的事,问娘要银子去瞧大夫。老娘不肯给,还连一家大小都骂了一遍才消停。小女孩的爹无奈,只好厚脸皮去问大爷爷家借得银子,还借了邻居家的牛车,才得已去了县里。

  赶了一个多时辰,十多公里的路到县里。大夫瞧了后,没伤着脚骨,告之无大碍,只要把刺木拔出来就好,又开跌伤和补血的药方,小女孩爹娘谢了一番,才匆忙赶回家。

  此时小女孩仍昏迷不醒,已经过去一日隔一个夜了,小女孩还是没有醒。屋里一个妇人忙着帮小女孩换布巾,心疼的在抹眼泪。男人坐在一旁闷头,看着也不出声。旁边还有两个小女孩一个小男孩,大的十二岁,小的六岁,小男孩三岁,正被大女孩抱在怀里,也在擦着眼泪,不敢吱声,怕吵着妹妹。

  “咳,咳……”此时床上的小女孩嘴巴被又苦又涩的药呛得咳了几声。想挣开眼睛,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敢呛她。旁边的妇人听见女儿咳声,大喜过望,连忙拍拍女儿的脸,喊着:“啊妹,醒醒,娘在呢”。一旁的男人跟大女儿和小女儿也围上来喊着。

  “呃”什么人,拍脸干嘛,什么啊妹二姐,难道是被人救了,医院的护士小姐喊她。努力眯着一条缝,适应一下光线,才睁开眼睛。

  纳尼,一个妇人一个男人,一二三,大的十多岁,小的估计五六岁,还有一个小屁孩。呃,什么情况!穿着古装的衣衫,身上补丁有好几处,她有些吓到了。记得那晚与男朋友分手之后,很伤心就割腕了,晕过去之前,往楼下一看,正好看见前男友与一个女人在一起,一激动就晕了。果然是渣男,可惜没有后悔药。

  妇人见女儿没反应,呆呆看着他们,即刻握着女儿的手,问道:“啊妹,有没有哪里痛,给娘说说”。“啊妹,痛不痛”十二岁的大女孩急问。“二姐,我给你呼呼,娘说呼呼就不痛了”六岁的小女孩也紧张的看着她说,还往她脚的地方吹气。“呃,我没事,就是脚有点疼,这是哪里”陆子雨看着她们问,心想她不应该在医院吗?“啊妹傻了,当然是在家里啊”十二岁的大女孩还戳戳她额头。

  什么家里,难道真是她家,再看看四周,泥瓦房,两张木板床,用布隔开,靠墙有大缸两个,小缸四五个的样子,角落还有一堆不知道什么东西,屋里光线暗沉,只有小窗户投射进来的光。想要坐起来,一撑手。

  “啊……”这不是她的手,吓得又晕了,不带这么吓人的,她是无神论者啊。大女孩急喊:“啊妹”。小女孩跟着急喊:“二姐”。顿时惊叫声又起,抱人的抱人,摇手的摇手,吓得一家子又慌张起来。妇人还跪下来求菩萨保佑,念念有词。

  待她再次醒来,已经没那么惊吓了,也许,或者是上帝啊门还是噢米陀佛,让她重生在小女孩身上吧。还有看这一家子关心她爱护她的程度,应该是很在乎女儿的人家,想到上一世家里的父母兄弟姐妹,心里有些酸楚。上一世家里的兄弟姐妹也有几个,她在中间,父母不疼不爱,读书念到初中,缀学之后就上社会工作了。现在有这么多紧张关心她的人,还是有些安慰的。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待陆子雨喝了药,睡一觉发了汗,身体轻省了一些。此时正在吃着她娘端进来的一碗稀粥。一碗粥下肚,力气恢复一些,四处打量起家里来。这个家,一句话形容,家徒四壁,一大家子挤一个屋里,到底有多穷,床还是木板搭的,蚊帐东补一块西补一块,衣衫好几处都补丁,看来发家致富,没有本金步步艰难,等脚好些了,先查探一番再慢慢计划。

  正想得入神,大姐抱着小弟进来,看见她在发呆,笑着又戳她脑袋,说道:“小丫头,呆头呆脑的想什么呢”!陆子雨拍掉大姐的手,撇嘴道:“啊姐,不要老戳人家的头,会变笨的,我刚刚在想事情呢,呃,啊姐,我之前高烧到现在还晕乎乎的,不记得事情了,你能说说家里的事么”?“什么,那我告诉爹娘去”大姐说罢,准备出去找人。陆子雨赶紧拉住她,说道:“啊姐,我没有大碍,就是头晕一时记不起来,待我好了,便会记起了”。“哦,啊妹快躺下,啊姐告诉你”大姐说罢,就让陆子雨躺下来,把小弟也放床里头去,让他自个玩儿,又拂了拂陆子雨的额头上的碎发,才道:“那日,你跟村里几个发小一起玩儿,不小心掉沟里伤了脚,爹娘急坏了,送你去县里看了大夫,万幸你的脚没伤着骨头,不然你这小妮子还不得瘸了,往后不许这么调皮了”。陆子雨被啊姐训着,连忙保证下次不会了。大姐又道:“家里有奶奶,大伯一家住隔壁,大伯和大伯母有两儿一女,是大堂哥和二堂哥,还有大堂姐,两个堂哥睡堂屋,二伯一家住靠堂边的一间,二伯和二伯母有三个女儿,奶奶住外头那一间”。“啊姐,家里没分家吗”陆子雨觉得奇怪,一大家子住一起,不觉得拥挤吗?

  “爷爷过世还未出孝,需三年才出能孝,凡是家有父母在不能分家,这是规矩,不然会被别人戳脊梁骨,大伯母跟奶奶吵过几次呢,奶都不同意分”大姐道。“呃”陆子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醒来这几日,老是听到骂声,有时一个人骂,有时两人对骂,都过成这样了,还没分家。“小丫头不该你管的不要管,好好养伤,爹娘又要晚回了”大姐叹气道,很是心疼爹娘。“爹娘哪儿去了,还有小妹呢”陆子雨遂问,自过午后,便没看见爹娘了。大姐道:“爹娘忙地里去了,估计要晚回,小妹去大奶奶家玩儿了”。陆子雨听罢点头,又问:“啊姐,我们姐妹都没名字么,总是啊妹啊姐的喊”。大姐道:“爷奶不待见咱娘,说丫头片子是赔钱货,又说贱名好养活,就一直这样喊了”。

  “呃”陆子雨无语,这是什么逻辑,以后有机会,立即让爹给改了名字,叹息的想着。旁边三岁的小弟,自个玩儿累了,正趴着睡着了,陆子雨拉过一旁的薄被盖着,免得小弟着凉,四月的天气,屋里还是有些阴冷的。

  

意外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