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赠送胰皂子

  “徐爷爷,早上好啊”陆子雨上前问候。后面的小妹和小弟,也跟着打招呼。徐老大夫坐定在小桌前,正与陆叶忠在一道喝着茶。陆甘氏在灶头忙活做早饭。徐老大夫见陆子雨几个姐妹进来,瞧了一眼,又见几个问候,暗道叶忠家儿女好教养。

  “早上好,许久也不见丫头去医馆,是不是不稀罕见到老头子啊”徐老大夫开玩笑的道。“不是的,徐爷爷,我可忙了,我要去挖草药卖钱,让爹娘过上好日子”陆子雨摇头。“我也让爹娘过好日子”小妹忙说。“我…爹娘姐姐…过日子”小弟也连忙举手,嘴里崩了几次才说完。“好,不愧是小男子汉,以后爹娘姐姐们可靠你了哦,可作到”陆子雨逗陆小弟道。“嗯,做到”小弟重重的点头。“好样的,爷爷,爹,我可告诉你们,我的理想可大了,我要挣很多很多的银子,做大地主”陆子雨自信满满的道。

  “丫头小小年纪好志向,等你做了那大地主,可不要忘记了爷爷哦”徐老大夫半开玩笑道。“徐老大夫,你可别听这丫头瞎说”陆叶忠笑道。“爹,你家闺女可聪明了”陆子雨得意道。“这孩子,那有自夸的,让徐老大夫看笑话”陆叶忠啐一眼闺女。“爷爷,上次那叔叔可好全了”陆子雨嘻嘻的吐吐舌头。“那汉子已经好全了,应该爷爷谢谢丫头,爷爷救死扶伤这许多年,看的病人不计其数,眼瞧着他们可能救活,却无能为力,丫头这黄岐之术,为我朝多少将士百姓带来很大的福音呐,待老夫上禀朝廷,丫头应得到奖赏”徐老大夫点头道。

  那汉子作了缝合术,当晚发了高烧,熬了退烧的药喂下去也不见退。徐老大夫便想起丫头的嘱咐,如汉子发高烧一直不退,便用酒水反复擦拭全身,连忙去寻来米酒,擦拭一番,不久那汉子慢慢的退了烧,次日下午时那汉子便醒了,幸亏丫头聪明机智。

  “爷爷,我一个小丫头不要什么奖赏,如能救更多的人,我也愿意,爷爷,俗话说医术不乏先例,可也需要不断创新,才能为百姓救死扶伤”陆子雨道。“好好,丫头这话,老夫爱听,那些自谦为大夫的人呐,清高的很,还是小丫头懂老朽”徐老大夫点头道,越看这丫头,越欢喜。

  陆子雨待要说话,那头大姐喊吃早饭,忙招呼着徐老大夫去入座。待一家人与徐老大夫坐定,便开吃了。徐老大夫一看,桌上几个小菜,有一碟包子一碟糕点,每人一碗菜粥,暗道,这叶忠家真是好客的人。

  “徐老大夫,这些都是平时家中的小菜,也没什么好菜招待你”陆甘氏道。“徐老大夫不需客气,使劲吃,不够锅里还有”陆叶忠跟着道。“你们呐,倒客气上了,老夫又不是那贪嘴之人,何必花那些钱”徐老大夫道。“徐爷爷,爹娘是担心你吃不惯才买,我们是跟着你享福呢”陆子雨笑道。“这丫头,平日里爹娘不让你享福了,让徐老大夫看笑话了”陆甘氏点了点陆子雨的头道。“不妨事,能让丫头们享福,老夫高兴”徐老大夫笑道。“徐爷爷既然高兴,下次得空了,一定要再来”陆子雨道。“好,爷爷得了空,一定来”徐老大夫呵呵笑着点头,便放下了碗筷。

  “徐老大夫,可要吃饱,我给你再添些”陆甘氏说着,便要去拿碗。“你们太客气了,老夫吃不得多少,一碗足矣”徐老大夫连忙阻止道。“那你再吃些包子,可要吃好了”陆甘氏忙用另外的一双筷子,夹了两个包子放徐老大夫碗里。“诶,叶忠,你看你媳妇,这不是要吃撑老头子嘛”徐老大夫犟不过,忙笑道。一家子听了,都跟着呵呵笑了。

  不一会,待大家都吃好,收拾一番。陆子雨拿了自个晒的野菊花,拎个大嘴壶放些菊花泡开,与徐老大夫喝,又倒与家里人喝。“爷爷,家里没什么好茶,这菊花茶,你喝喝看”陆子雨说着。“不错,多喝野菊花能清热解毒,如今夏日,这野菊花泡茶喝着倒解口”徐老大夫啜了一口道。“这丫头就喜欢捣弄些古怪的东西,咱这里都是小户,哪懂得野花还能泡茶喝”陆叶忠道。“叶忠,你有个好闺女”徐老大夫夸奖道。“哪里,你老过奖了”陆叶忠听了心里高兴,有人夸奖自个闺女好。

  不一会,几个姐妹便坐不住了。陆甘氏便放了几人出去。几个姐妹得令,纷纷跑了。陆叶忠与陆甘氏只得与徐老大夫告罪。几个姐妹收拾背篓,要出门挖草药。陆子雨回屋拿小布袋,临出屋时,瞥了眼墙角处,便又去查看一番,自个做的胰皂子有的已经脱模,有的还未干透,还未使用过,也不知效果如何,如此想着,捡了几块,出了屋到厨房。

  “爷爷,送你个好东西,这是我作的胰皂子,与别人作的皂角子不一样,胰皂子除了洗面沐浴之用,也有杀虫杀菌的功效,常使用还能防治痱子,小儿湿疹,不过,孕妇与产妇不可使用哦”陆子雨说着,将宣纸包着的几块胰皂子放桌上。听闺女一说,陆叶忠和陆甘氏恍然了,在屋里墙角搁着一堆呢,原来是洗面沐浴之用,家里头贫穷,哪里见过皂子。徐老大夫看了看,顿时两眼放光,越看陆子雨越欢喜了。

  于是徐老大夫又坐了一会,便要告辞了。陆叶忠也不强留,怕耽误徐老大夫看病,便去借牛车送回了县里。徐老大夫回到杏林医馆,便拿了那胰皂子出来洗手,试了后,只觉手上干爽清凉。正要回屋歇脚,见外孙子来了。这外孙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说话,不轻易让人靠近一步,连他爹娘都拿他没办法,问他十句有八句,当你自言自语才回一两句。

  “外公”进来一白衣公子。“诶,怎么了,这是”徐老大夫看外孙子脸上不悦。“……”白衣公子不说话。“当升,你说”徐老大夫见外孙子不出声,便让小厮说。“夫人要给公子相看,公子不愿,夫人训了公子”小厮当升说道。“别一副要死不活的,你娘是为你好,你已经十六,难不成你不打算成婚”徐老大夫语气伸长的道。“……”白衣公子还是不说话。“瞧你什么样,冷冰冰的,哪个女子敢靠近”徐老大夫不由的提高了声音。“……”白衣公子经外公一说,他记起了那个小丫头,每次都瞪大双眼看着他,看了还脸红,还爱翻白眼,似乎一点都不怕他,不由嘴角勾起了都不自知。徐老大夫看着外孙子这模样,有些惊奇了,看一眼当升。当升会意的摇头。

  “外孙啊,你娘那里,如你不愿相看呢,回头外公跟你娘说道去,不过,你也不能一直拖下去”徐老大夫语气伸长的道。白衣公子突然道:“我有欢喜的女子”。“什么,你有欢喜的女子了,你告诉外公,外公去给你瞧瞧”徐老大夫听了,也是非常的高兴。“……”白衣公子又不说话了。徐老大夫叹气,见外孙子不提了,也不再多问,回头去问问当升,看看是哪个女子入了外孙子的眼。不得不说,徐老大夫还是最了解外孙子的。

赠送胰皂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