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上元灯会

  次日,年初二。一家子去外婆家拜年,陆甘氏收拾了一些礼盒,一家人就出发了。陆甘氏带三个小的坐马车,陆叶忠和大闺女赶牛车,家里留下冬月冬香看家。待到外婆家。外婆出来招呼进屋,小舅妈端上茶。不见二舅妈甘张氏,陆甘氏便问外婆,道是回酿酒去了。又看一旁的小舅妈甘李氏。甘李氏道知晓大姐一家回,家里需要帮忙,她和甘右文下响再回。陆甘氏听了,就知晓这个弟媳是个孝顺的,拉着问东问西。

  外公见闺女和外孙外孙女回来了,特别高兴便从屋里出来。外婆训斥外公几句,不想让他出屋。外公赫赫笑,不理会外婆。陆甘氏回屋拿了薄被,帮她爹盖住脚,不让他冻了脚,本来腿脚就不好。大家便都坐堂屋说话。陆子雨见大舅妈抱了小表妹出来,接过小丫头抱,又拿个糖果逗她,惹得小丫头格格笑。小舅妈甘李氏和外婆去了厨房忙活。陆子雨暗道小舅妈真是勤快,大舅妈坐堂屋抱闺女,也不见去帮忙。

  坐了一会,陆叶忠和陆子莉赶牛车到了,陆叶忠卸了牛赶去棚子,又回来搬牛车上的礼盒。正巧大舅买东西回来,便和姐夫一起搬。外婆出来看了看,又训女婿几句,道上次给了许多年货,又拿来这么多东西,让女婿下回不要破费了。待到午时,大家用了膳,陆甘氏便催促小舅妈和小舅去回娘家,道不能耽误了时辰,让那头的亲家不高兴。小舅妈甘李氏腼腆,只能收拾一下礼品,和甘右文一道走了。陆甘氏还与外婆外公道,娶的这儿媳是个好的,夸一堆的好话。大舅妈在一旁,听的一脸讪讪。

  直到年初八,作坊开门了。一早账房陆叶发便备好红封,等一会来上工的人,每人发一个,以示开门红。不到一会,村人陆续来了,管事之人过来通知去账房领红封,那红封有八个铜板。村人听了消息,呼啦一下全去了。那领了红封的人,笑得灿烂。

  又过几日,正月十五日上元佳节,好生晴朗。一家人除了陆甘氏不外出,陆叶忠早早领着三个闺女儿子,外加丫鬟两个,坐牛车去寺庙点灯,晚间看花灯。一行人悠哉悠哉的坐牛车,约摸一个时辰,便到寺庙了。

  南山寺,远远看去,有高山,一座高些,一座稍矮,是石贵县唯一的寺庙,香火一直很旺盛。此时过来上香点灯的,多是妇人和姑娘们。陆叶忠领着几人由正门进去。进去有一片竹林,过了林子是广场,上有大香炉,那上面香气绕绕。顺着石阶上去就是寺里供奉的神佛了。待进到庙屋里,正堂供着佛祖像,左是观音像和文殊菩萨像,还有其他的佛像。陆叶忠领着几人去燃香跪拜,又掏了银子放功德箱里。一会后,去买了一盏灯来点灯祈福。待出了庙屋,便往高处去。先从矮山登上去。走了不到一会,陆子立走不动了。陆叶忠将儿子背着走。一路走走停停,上了山顶,正好有一座亭子,供人歇脚。

  极目远遥,能看见远方石贵县高高的城墙,附近的散落的村子,林田官道,不远还有一条长长的小江河,不知通往何处。好一副山清水秀的风景。

  一行人赏了一会,便又往另外一座去。走到一半,几个小姑娘走不动了,歇了几次脚,才爬得上去。这山有两个亭子,一矮一高。还要往上两个台阶,就到达山顶的亭子。待到山顶,亭子里寥寥无几,不时的有人上山,有人下山。有一个作画的书生,看着远处的风景画着,这书生显得文弱弱的,脸色肌黄,一看便知是家境不好的人家。

  陆子雨好奇这书生的画技,便走过去看。这一看,还真是画得不错,栩栩如生也不为过,既然画技如此好,为何还过得窘迫。

  “大哥哥,你画得真好,可会画人物像”陆子雨问道。那书生见是一个小姑娘与他说话,便回道:“小生未曾画过”。

  “大哥哥,可否与我画一张”

  “这……”

  “我给你银子,你给我画一张吧,我要送与人作礼物”

  “读书之人,岂能谈黄白之物,小姑娘既然看得起小生,那小生便与你画一张”

  “大哥哥,谢谢你”

  “闺女,咋回事,不可打扰别人”陆叶忠过来问。

  “爹,大哥哥可好了,要给我画画像”陆子雨道。

  “小伙子,给你添麻烦了,我这闺女不懂事”

  “大叔,不麻烦,是小生的荣幸”

  “爹,你看这书生咋样,我灵光一闪,咋家如要开个书阁,不正好缺一个腹有墨的人嘛”陆子雨凑近她爹小声的道。

  “闺女啊,你这脑袋转得也太快,爹都跟不上咯,行,你要把握好分寸”

  “好的,爹,你要相信你闺女”陆子雨拍胸道。陆叶忠赫赫笑。

  “小姑娘,你坐这来”那书生指着一个方向,与陆子雨道。陆子雨立即过去坐,摆了摆姿势,便一动不动了。过了好一会,那书生才停笔。陆子雨迫不及待去看,还真画的比真人有七八像,不由给书生竖起大拇指。那书生被夸,一副谦虚又讪讪的模样。陆子雨想交好书生,拉着书生东南西北的说,将书生的家境了解了个大概。

  书生周文贤,年十五,家住得不远,自小念书考上童生又考上秀才,家中有父母弟妹,还有一姐姐已出嫁,因供他上私塾,家中负债累累,不得已常来南山寺山顶作画,拿到作坊市井去卖,可买的人不多,日子还是艰苦。临走时,陆子雨与那书生说一段话,道:“欲成大器者,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待到黄昏月上,县城里各处大街小巷,悬挂花灯,街道上嬉游往来的人,多见是姑娘们和小孩,又有诸行百艺观看,热闹非凡。一行人正花灯街去,巧遇李棋轩和其娘子带小包子,身后跟着李棋伟和一个小姑娘。相互打招呼,又约着一道逛,人多热闹些。李棋伟一见陆子雨就高兴,欲要牵着陆子雨走。冬月冬香即时护住陆子雨,道言于行止于礼。李棋伟被丫鬟说得面色讪讪。陆子雨看着差点笑喷了,这两个小丫头真幽默。

  一行人逛了一会,来到猜谜语处,几人跃跃欲试。李棋轩去猜得了一盏花灯,给了一旁的儿子。陆叶忠也有兴趣去猜,不过没猜对。轮到李棋伟去,猜了一盏给陆子雨。而陆子雨看一旁的陆子立,眼睛都沾在花灯上了,便将花灯给了陆子立。李棋伟又去,半天下来猜得一盏,正要给陆子雨。不料已有一人将花灯给陆子雨了。李棋伟眼神不善的揪向赵宸越。赵宸越目光迎上去。两人目光如炬,似乎在较着劲。旁边的陆子敏扯扯李棋伟衣袖指着花灯。李棋伟只好给了陆子敏,兴奋的她提着手里爱不释手。

  “你怎么来了”陆子雨讪讪的接过赵宸越的花灯,拿在手里,暗道这斯怎么来了。

  “刚在楼里瞧见你们往这边”赵宸越道,转身跟陆叶忠见礼:“伯父”。

  “是小赵啊,这会不忙”陆叶忠道。

  “嗯”赵宸越应了声。

  “公子越,这是小伟哥,轩表哥和表嫂子”陆子雨指了指一旁的李棋轩和抱着小包子的表嫂子。

  “幸会”李棋轩抱拳。赵宸越点了点头。一旁的李棋伟没有出声,撇开了头。

  “大哥哥好”陆子敏和陆子立打招呼。陆子莉对赵宸越点了点头。

  “嗯”赵宸越应了声。

  “大哥哥,你要和我们一起看花灯吗”陆子立仰头问。

  “子立,大哥哥这么忙,怎么能和我们看花灯”陆子莉喝道。

  “可是,我想要大哥哥和我们一起看花灯”陆子立撇嘴。

  “公子越,你要是忙就去吧,我们自个逛”陆子雨出声了。

  “啊妹,咱们再去猜花灯”李棋伟听了大喜,不想陆子雨和这个东家接触。

  “一起看”赵宸越道。陆子雨点头。

  “噢耶,大哥哥也要一起看花灯咯”最高兴莫过于陆子立了。

  “小鬼头”陆子雨笑着点点陆子立的脑袋。

  一行人便往九灵湖去,路上行人多有些拥挤。陆叶忠顾着陆子立,陆子莉顾着陆子敏,赵宸越牵了陆子雨的小手在几人后面。李棋伟几次要挤过来,都被当升无意间绊住,这小伙子都看不住,他当升没脸与公子交代了。走到九灵湖,已有许多人在放灯。于是又忙去买灯。陆子雨好奇想瞧一瞧赵宸越写些什么,这斯挡住不让她看。陆子雨写得是祝愿家人身体安康平安之类的话。待各人写好祝语,到湖边放灯。看着一盏一盏的花灯,迎风而去,说不出的惆怅。

上元灯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