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北门的骄傲(2)

  “妖孽,我倒要看看没有死角的攻击,你还能往哪钻!”剑风之中,北门衣炔飘飘,傲然看着眼前的恶灵。

  飞剑如雨倾盆,源源不绝,落点只有一处。就算上天入地,恶灵也难逃此劫。

  只是,落下的过程里,还有苏响三人站在这个剑阵之中。

  都是灵能者,北门可没功夫管他们死活。

  “老头,你是想连我们一起干掉吗?”苏响一侧身,躲过了冲他肚子上戳来的两把,然后被后边飞来的一剑斩伤了小腿。

  “小苏你先撑一下,一会我来救你!”解悠身上光芒连闪冲着身后的火焰跑去。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早说了让我出手。”沈一鸣看着密密麻麻的飞剑,强撑一口气,将自己传送到了火焰的光芒上。

  就在此时,解悠正好跑到旁边,阵法展开,护住了沈一鸣。

  两人虽然从未联手,但此时配合却极为默契。

  这两人,可圈可点。北门抚了抚长须,赞许地点了点头,但是再看恶灵,又皱上了眉头。

  死神仍是不动,毫发未伤。

  周围的飞剑竟是自动撞在一起,从她的身边弹开。

  原来北门只设置了一个目标,任由飞剑自动攻击。但这些剑之间缺了控制,没有配合,难免会出现自相撞击的意外。这样就被死神钻了空子,放大了意外的几率,全部都撞在了一起。

  “略微有点棘手,不过这种程度……就试试老夫的三成功力吧。”北门手指一弹,飞剑霎时一停,微微调整角度之后,再次刺出。

  这一次北门全神贯注,同时操控全场飞剑。

  就像是一个人有了大脑指挥,所有飞剑连成整体,再无碰撞的机会,攻击力岂止翻了十倍!

  飞剑不再同时飞出,也不再刺向同一点,而是前后有序,分刺死神不同要害,让她避无可避。

  与此同时,剑雨落点扩大,将死神周围十步空间全部笼罩进来,不论她如何逃也出不去这个死圈。

  死神还是站立不动,只是眼中的厌恶之色越发浓重,身边呢喃之声环绕不绝:

  “老头……讨厌……离开……不要再看到他……死……”

  在这个战场的最远处。

  “我就知道你们都靠不住,五分之四隐身术!”

  骂骂咧咧之中,苏响身形消去大半,压力骤然一轻,左右一看,右手边有面墙!

  再怎么隐身,也不如背靠掩体让人心安啊!

  苏响双手飞舞,像是驱赶马蜂舞动双手。虽然用了隐身术,只露了手脚在外边,但是飞剑实在太多,还是免不了连连中招,一路飙着血,终于挨到了掩体。

  两手两脚被削得几乎只剩下白骨。

  “这个该死的老头,下这么狠的手!也不知道谁才是恶灵!”苏响隐身术消除,赶紧蹲在墙后。

  而这时,异变再生。

  墙下的废墟之中正是之前坠毁的飞机遗骸,就在苏响解除隐身术的一瞬间,二次爆炸发生了。

  一道火光冲上夜空。

  破碎的石块铺天盖地朝着北门和死神卷来。

  “就凭这种手段就想阻挡老夫?”北门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不如再把之前的岩浆弄出来试试。”

  手指微动,飞剑加速,一瞬之间,全部阻碍斩成粉末。

  除了一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空中的黑影带着哀嚎向着北门飞来。

  空中的飞剑反复从他身上穿过,但他就是不死不灭。

  “北门老师小心!”

  北门本来已经全神看向死神,就待斩出最后一波,听到解悠的声音这才回头,苏响的屁股已飞到脸前。

  “你搞屁啊!”

  北门吼道,接着就被苏响撞得一起飞了出去。

  这一下,刚刚被调成手动操控的飞剑全部失控,到处乱飞。

  北门和苏响还未落地已经被插成了筛子。

  解悠那边一开始还能靠阵法强撑一会,但是几百次光壁摇动之后,阵法终于崩溃。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早说了让我出手,多好。”

  沈一鸣看着漫天的剑雨,狠狠吸下了最后一口烟,身上泛起一片血花。

  不知过了多久,飞剑终于全部消失,混沌空间中的尘土渐渐平静露出了四个血人。

  没了北门操作,死神当然是安然无恙,她的视线仍然只看着苏响一个人。

  由于死神的怜爱,最多的攻击集中在苏响身上,和他一起的北门也遭了殃,基本上已经看不出人形,全靠一口灵气吊着性命。

  解悠由于远离苏响,此时倒还能站着,只是再想移动也是力有不及。

  “今天讨厌的人太多,不玩了,苏响哥哥,我改天再来找你。”死神挥了挥手。

  “好好好,你赶紧回家,有时间四处逛逛,多认识点朋友,生活会更加开心。”苏响已经恢复了大半,听到恶灵这么说话,如释重负,赶紧坐起来,“大叔,人家要回去了,快把这什么空间的门打开。”

  “混蛋!”北门拖着血血淋淋的身体站起来,凶狠地看着苏响:“你还算是我们炎竹的人吗,居然说出这种话,你知不知道放它出去要死多少人?炎竹里边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把你这种臭鱼烂虾放进来了?”

  解悠没有说话。

  身在远方的沈樱打了个喷嚏。

  “大爷,你这么说就不合道理了吧?你都对付不了,让我这种臭鱼烂虾上,不是免费给人送菜?”苏响火气也上来了,但还是尽量压低声音,以免恶灵听到。

  “我答应放它走也是权宜之计,我图什么?不就是为了保存我们四个正义力量的火种吗?再说了,等它出去你们不会再叫人来收拾它吗?炎竹那么多人,我们不行,可以叫行的人上啊。而且我们……而且你们还可以跟踪它到老巢,搞不好能一举端掉这个作恶多端的恶灵团伙,放长线钓大鱼。”

  “放屁!放屁!放屁!就算死也不能向恶灵低头,血如炎,骨如竹,我们炎竹人,不退!”

  “老头……我们现在不是拍电影,这是要死人的。”苏响无语了,看看解悠又看看沈一鸣:“他脑子是不是有病?”

  沈一鸣浑身无力,但还是点了点头。

  “滚开!”

  北门已认定苏响是个垃圾,再也不去看他。服下一颗药丸,缓缓纳气。地上破碎的长剑恢复原形,重新握在了他的手中。

  “妖孽,老夫就算是死,你也休想从这里走出一步。”

  死神侧过头,冷冷看着北门。

  这时,混沌空间之外,S市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西门。

  混乱的气氛已经完全平静下来,附近的人重新被调整到了正常的生活节奏。

  夜色中,一只野猫从栅栏下边钻了出来,一路小跑。它的目标是街边一个卤煮摊的垃圾桶。

  卤煮摊上,一位身材变形的大妈正满眼困意地看着桌上的食客,脑中昏昏欲睡。

  她的老公患了重病,为了筹钱,除了白天正常打工、照顾病人以外,到了晚上就会在医院边架上这个小摊子,直到四五点钟才会回去睡上一会。

  这时看见野猫过来,大妈下意识一脚踢了过去。

  野猫喵地叫了一声,冲到了马路上。这时,恰巧过来了一辆黄色跑车,看到冲出的野猫,黄车减速不及,赶紧变道,不料方向盘打得太狠,撞在了路边停着的油罐车上。

  爆炸!尖叫!

  意外的灾难让黑夜混乱不堪,没人有留意,一块不起眼的碎石头被爆炸的火焰推向了医院之中。

  一名隐去身形的黑衣人站在住院部五楼走廊,身上交织着数不清的灵气线,正是混沌空间阵法的一个节点。

  楼道里响起了房门打开的声音,黑衣人谨慎地扭头,一个病人从他旁边的房间从出,睡眼朦胧地朝着厕所走去。

  当他走到窗边的那一刻,破风声响起,碎石正冲着病人的脑袋飞来。

  病人听见了风声,但是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反倒不走了,站在原地观望。

  黑衣人两步赶上,伸手接住了石子。

  饶是她有灵气的基础,强化了一些身体,这石子还是打断了她的一根手指,若是那个病人被砸中,只怕难逃一死。

  “呼,好险。”黑衣人吓出一身冷汗,若是当面出了人命,只怕回去要被开除。

  黑衣人正要站回原位,血液从她的头上飞溅而出,在空中交织出一朵诡异的花瓣。

  黑衣人额头中间,多出了一个洞。

  被爆炸吹来的石头不止一块,目标也不是病人,而是她。

  一块作饵,一块夺命。

  黑衣人目光呆滞,不敢置信地看着对面墙上的碎石,缓缓倒地,手中接下的石头也掉在了地上。

  看着鲜血与尸体突然出现在面前,病人的尖叫声填满了整个五楼。

  黑衣人死。

  灵气线消。

  混沌空间,崩塌。

  混沌空间中,原本残破的废墟画面上出现了一层水波纹,犹如被扰动的湖面。水纹越来越密,直到已看不见废墟本身的时候,苏响身边的光线一晃,四人连同恶灵死神一起回到了现实的医院之中。

  “这……”刚刚说完不让恶灵走出一步的北门突然哑口无言。

  苏响虽是一直嚷嚷着要走,看到如此变化也愣住了,小声问解悠:“我的意思是把我……把我们放出来就行,你怎么连它也弄出来了?”

  死神冲着苏响一笑:“苏响哥哥,我们改天见。”

  轻松摆手,转身消失。

  当她的注意力从苏响身上移开的那一刻,整个医院出现了诡异的变化。

  有人失足从楼梯上摔下,有人睡梦中掉在地上、磕断了脖子,有人的手机爆炸,将整间病房烧成一片火海。

  还有无数ICU内的病人同时离世。

  到处都是哀嚎与哭泣,它们伴着死神轻盈的步伐,跟随着死神缓缓移动。

  街边传出了汽车碰撞声,惨叫声划破了夜空,转眼功夫,死神已经离开了医院。

  “小子,你看到了,这就是放它出来的后果!你承担的起吗?”北门指向周围的惨叫声方向,凶狠地指责道。

  “呃,这也不是我放它出来的啊。”

  苏响正思考如何更加有力的反驳,身边人影一晃,溅了他一身血。

  解悠第一个追了上去。

第一百二十四章 北门的骄傲(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