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倾城女

倾国倾城女

烈葙 著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3.25
上架
25.18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相遇

    自先皇逝世,庸君赵恒登位以来,赵氏王朝内忧外患,江河日下。

  皇帝高坐于龙椅之上。面露难色。赵维再谏“父皇,儿臣以为,皇弟以过弱冠,且勤于政务,德才兼备,在朝中举足轻重,将来必是儿臣的左膀右臂。现如今,边疆胡人猖狂,以西凉为首,贡品越交越少不说,西凉王前日竟自立为帝,许诺百姓不再向朝廷上交贡品,还明目张胆的在边界修筑防御工事,实乃罪不容诛。我大朝岂能受此凌辱,容此忘恩负义之辈!”“臣附议”“臣附议”人心所向,皇帝不可退却,将沉重的目光投向赵世廷“留鹰王可有意乎?”世廷再拜“儿臣阅历尚浅,应当多做多学,愿前往西凉,为朝廷捷战尽力。”皇帝点头“择日出发。”“儿臣遵命。”群臣跪拜“皇上英明—”

  颜溶得知此事,跌坐在地,世廷上前扶她“母妃—”颜溶面容失色,拉着他的手“廷儿,等我去求你父皇,母妃决不能看你涉险,入西凉如入虎口啊—”“母妃,此行非去不可,太子手中有一半的兵权,朝中大臣都拥护他,待有一日,太子登位,欲除而后快者必是儿臣,儿臣手中要有功绩,才能保身。”“可是,廷儿—”他将母妃扶起“母妃,不必担心,成大事者,需迎难而上。”见母妃愁容不改,他安慰道“廷儿不会有事,廷儿会回来护母妃终老。”母妃紧握他的手“母妃等你回来。”

  世廷带了五人装扮成商人在西凉的灵雀街上卖绸缎,首饰等中原商品,街上人来人往,很快,世廷便注意到了牵着黑马,腰间缠着长鞭的雍古鲸落。她信步走来,在他的摊前停下,顺手放了缰绳,拿起一面天蓝色绣花的绸缎看起来“这花是牡丹吧。”她抬眼看他,他浅笑“这是象征富贵的牡丹,姑娘买一匹吧。”她的手掌抚过绸缎,露出浅浅的笑容“是块好料子,很顺滑,多少钱。”“三十两。”趁她低头掏银两之时,世廷向门客张滨使了个眼色,随即,张滨蹭了下衣服,手中便飞出了三根细针插入了黑马的后腿,“驹—”黑马吃痛,扬蹄乱踏,鲸落闪到一边,眼见黑马的前蹄高扬要踏在摊位之上,鲸落手疾眼快,果断出手,上前抓住缰绳,将马拉回了街中并跨上马背,她看了缩在世廷怀中发抖的仪成一眼,声音清冷“烈马难驯,惊吓到你家小娘子了。”说完,驾马离去。

  回到客栈,世廷安排了张滨等人出去打听,才知道这位姑娘便是西凉公主—雍古鲸落。她经常住在灵雀街东边的狩猎场带队练兵。世廷眉头微蹙“只有和这个公主成为朋友,才能收集到有用的军事秘密。”张滨搭话“但是,大王现在是商人身份,怎样才能和西凉的公主成为朋友呢?”众人都沉默了,仪成给世廷倒了杯茶,世廷也不喝,用轻握的指关节敲着桌面。

  很快,两个月就过去了,世廷并没有掌握重要的情报,这一日,他又派出其余三人去打听西凉的粮仓有多少,战马兵器有多少等等。自己和仪成继续假扮成夫妻在灵雀街上卖绸缎。今天天气有些热,世廷见她出了汗“仪成,我去买把伞给你。”“不必了,候—”“夫君”她的夫君还未出口,他已经走开了。看着他穿过街道的背影,她笑了,像一颗石子落入水中时荡起涟漪那样,很自然,很欢快的笑了。对于一个女杀手而言,这样的笑是几乎没有的。这时,几个提着酒肉的官兵骑马横冲直撞的过来了,马蹄声和粗鲁的笑声都徘徊在了仪成的摊位前,几人嬉皮笑脸的盯着她“大哥,这中原来的姑娘长得可真好看!”被称为大哥的男子回头看着说话的人,双眉一挑“中原?”他下了马走到摊前,一只手压在绸缎上探过身来贴近仪成的脸,仪成后退半步“公子请自重。”“公子?”“哈哈哈—”笑声连成一片“中原的姑娘都是西凉的—”他伸手想摸仪成的脸,仪成躲开了,他便不紧不慢的绕过摊位,嘴里还戏谑着“姑娘,西凉的公子可不比中原的差。”仪成后退着“公子不要这样,我夫君要回来了。”“你夫君可没有我热情。”她被迫退到旁边的摊位前,双手向后撑在别人的摊面上,显出柔弱无助的样子。男子突然上前将她强行抱起丢在马背上,然后大笑着跨上马背扬鞭打马。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世廷愤怒的抓紧手中的伞,他走到附近的客栈借了匹快马向着东边的狩猎场追去。

  世廷骑马冲进狩猎场,被几个士兵围住,下了马和他们打起来,坐在房间里看兵书的鲸落听到打斗声,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住手!”众人相继停了手“公主,这个中原人私闯狩猎场意图不轨。”未等鲸落询问,世廷先告知实情“在下私闯围场,实在情非得已,有公主营下的士兵劫走了在下的妻子。”“救命啊—”仪成抓着有些凌乱的衣领转过屋角向世廷跑来“救命啊—”“仪成—”世廷向她跑去,她哭着扑进他怀里“夫君,对不起—”追着仪成跑出来的男子见到鲸落,忙跪地叩首“怎么回事?”鲸落厉声质问。“阿禄知罪,阿禄知罪,阿禄不知道这女子有夫君。“拖下去,五十军杖!”“啊,公主息怒,阿禄再也不敢了,公主!”鲸落不耐烦的喊到“带下去!”见公主烦了,阿禄识趣的闭了嘴跟着士兵领罚去了。鲸落看向世廷“公子好胆量,竟敢独闯本公主的围场。”世廷也不行礼,依旧搂着仪成,语调平和“堂堂七尺男儿,倘若都不敢救自己的妻子,枉为人也。”鲸落微扬半个嘴唇“今日是我方失礼,公子请回吧。”说完,转身走开。

  世廷和仪成共骑一匹马出了围场,走在树林里,树林里安静的只有马蹄声和偶尔的鸟鸣声,他的一只手臂绕过她的腰抓着缰绳,仪成有些紧张,他的气息一直若有若无的喷在她的左耳周围,她很想回头看世廷的脸,但又不敢。过了一会儿,她感觉脖颈与左耳间的气息暖了些,便感觉到他的左臂揽住了自己的腰,她回头对上他的眉眼“侯爷,我—”世廷嘴角微扬,眼中笑意渐浓“你不是喜欢我吗?”“我—”被识破了心事,仪成红了脸,靠进他的怀里。

  回到客栈,仪成找出了那匹天蓝色的绸缎,开始做起衣服来,世廷在她身后将她环住“女侠要做什么?”“侯爷不是想接近西凉公主吗?我做一件衣裙,侯爷拿去送她吧。”世廷笑了“女侠也会做衣裙?”“侯爷忘了?女侠也是女人。”

  半月后,世廷端了一个木盒站在了围场外,鲸落搭箭拉弦朝靶心射了一箭,再向侍从手中的箭袋取箭时,余光便瞟到了世廷,一转身,箭在弦上“嗖—”长箭破风,世廷面不改色的看着箭,等箭证实他的预测,寒意渐起,长箭射在束发的铜冠上,铜冠分裂,墨发披散,利箭插在了身后的书干上。他闭了闭眼,看向她,岿然不动。鲸落远望着他“此人不凡,去把他请进来。”侍从小跑着过来“公子,公主有请。”他点了点头,跟着侍从走至她跟前奉上盒子“内人为感谢公主救命之恩,特意缝了一件衣裙,不知公主能否赏脸收下?”“你为何不躲?”“想躲,但来不及。”“你不躲,怎知来不及?”“在下虽为商人,也曾狩猎,箭在弦上,一旦对准,蛟兔难逃,更何况是在下一介凡夫俗子。”鲸落的目光扫了一眼木盒,吩咐侍从收下了。“可否请公子一同狩猎?”“在下不敢推却”她淡然一笑,“备马!”

  落叶萧萧,朔风微寒,他们快马踏地之处,动物四下逃窜,但都难逃一死,最后,他们悬崖前勒马,相视一笑,下了马,鲸落一箭将对面崖边的孤雁射落,高傲的目光落在他脸上“从来没有人敢真的跟我比箭,你是第一个。”“不过,我还是输了。”她有些挑衅“输了才是最好的结局。”“对于在下而言,不在生意上输给别人就够了,无需太多。”她不说话了,微扬着脸看着天边的落霞。他暗自叹息,他俩生来就注定是敌人。

  转眼,半年的时间就过去了,这一夜,世廷和仪成借着夜色潜入了雍古骑任的军营,他们想在临走前孤注一郑,涉险盗取西凉攻打中原的进军战略地图。他俩装扮成士兵举着火把跟在不同方向的巡逻士兵后面,世廷跟着巡逻的士兵在东边的营地转了一圈就看见西边的营地着火了,浓烟滚滚。有士兵大喊“着火啦!”“着火啦,马厩着火啦—,快去救火啊!”士兵们闻言都向西边赶去,世廷磨磨蹭蹭的走在最后,趁着慌乱,将火把放进了木条支起的火盆里,躲到了骑任世子的军帐外,他听到军帐内传出男声“什么?马厩着火了?烧到粮仓了吗?”“还没有,不过—”世廷看到帐帘一掀,骑任便急匆匆的出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士兵,都向西边跑去。世廷等了一会儿,没有再听到军帐里有声音,便轻手轻脚的溜到了军帐前,他轻挑帐帘,一眼望见坐在案前的鲸落,她好像在看一张地图,他心中燃起希望,轻放帐帘躲到了军帐一侧,他飞快的思考着,该怎样把公主引开,他深皱眉头,一时没有想到法子,但在眼神注意到军帐前的火焰时,深皱的眉头便舒展开了。鲸落坐在帐内听到账外有东西倒地的声音,拿案边的白布盖住了地图,走出了军帐,她看到前方的一个火盆倒在了地上,怕烧到邻近的军帐便走过去捡起了燃烧的木条,而此时,世廷拿开白布,才发现这只是一张没有任何标记的中原山脉地图。他快速的翻找着帐内的其他东西,当找到一个上锁的木盒时,他便听到了帐外逐渐逼近的脚步声,情急之下,他盖好了地图,用匕首划破了军帐内挂着衣裳的一方,从那里跨了出去,他静立了两秒,听到掀帘的声音后便悄悄的离开了,途中差点撞上归来的骑任,虚惊了一场。经过几番周折,逃出了方圆十里的营地,来到了与仪成说好的汇合之地,他用匕首撬开木盒,感到大失所望,木盒里只有一个将领的玉玺和一张任命书。他扔了玉玺,将文书折叠好揣进了怀里。风吹树叶沙沙作响,他抬头看了看月亮,又回望来路,仪成还没来,他不禁有些担心。忽而又觉得有些好笑,一个杀手不会连放个火都被人发现吧。很快,仪成便赶来了,他迎上去,下意识的问道“仪成,没有受伤吧?”她笑意盈盈“没有”“走”他拉着她跑起来,林深叶茂,黑影晃动,突然跑出来两个黑衣人,刀刀致命。仪成眼疾手快一剑刺中黑衣人的胸膛,黑衣人面目狰狞的倒下了。同时,世廷一脚把另一个黑衣人踹到树上,震落树叶,黑衣人举刀欲上前,世廷先发制人,一脚踢落他手中的剑,一手持匕首插进他的锁骨内侧。仪成转身向世廷走来,有一瞬间,她的左耳动了一下,眼睛瞟到了一抹寒光,她来不及反应,本能的转身挡在他身前,飞刀入肺,血剑落地,“仪成—”她倒在他的怀里,声音微弱“侯爷,快走”“不—”“侯爷!”张滨赶来将黑影追出了几里。他哭了,不停的用手擦去从她嘴角淌出的鲜血“对不起,仪成,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她想抬手抚摸一下他的脸,但她真的没有力气了,只能看着他痛苦的脸,任泪水从眼角流出,从此以后,她再也见不到这个男人了。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其实,对于一个杀手而言,能死在爱人怀里,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悬崖边上,落日正圆。烧火棍引起大火,很快,她的尸体便被火焰吞没了。他将酒罐里的酒倒在地上“仪成,这杯酒,夫君敬你。”他仰头灌酒,淡酒难消悲愤,蒙面刺客竟是中原人!他摔碎酒罐“即日,启程回京!”“是—”身后张滨等人跪了一排。

初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