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绿柔

  韶葙跟着颜妃走在长廊上。“自从你来了我这儿,饭菜做的好,又会照顾人,我的病都好的差不多了。”“韶葙笨拙,还怕侍奉不好娘娘呢。”“你这姑娘啊,温柔漂亮又懂事,迟早啊,廷儿是会对你动心的。”“娘娘过奖了,侯爷—”端着水盆的宫婢突然转出墙角,颜妃用手挡了一下水盆,水倾洒而出,泼了颜妃一身。“娘娘—”颜妃斥责“大胆奴婢,你要做什么?”宫婢惊慌求饶“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娘娘,奴婢一时大意,娘娘恕罪!”宫婢不停的磕头,额头上已显出血色。颜妃怒气不减“给我带下去,打到我叫停为止!”“是”身后的婢女将绿柔带了下去。“娘娘—,奴婢错了,娘娘—”颜妃气冲冲的往回走“这些婢女竟如此粗心大意,岂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韶葙跟在后面“娘娘息怒,气坏身子就不好了。”“我怎能不生气,泻芳台怎么养了这样没用的贱婢!”回到房内,韶葙找来干净的衣裙给颜妃换上,又让婢女把湿衣服拿出去洗了晾晒。颜妃走到门外看着正在挨鞭子的绿柔“给我打重点,好让她长长记性!”鞭子狠狠的打在身上,很快,婢女的白衣上便有了血迹。婢女哭着求饶“娘娘,奴婢知错了,娘娘,奴婢不是故意的,饶过奴婢这一次吧,娘娘—”“娘娘,啊—”颜妃冷眼看着,不为所动。“韶姑娘,求求您救救奴婢,奴婢再也不敢了。韶姑娘—”韶葙看到婢女身上的薄衣都被打破了,于心不忍,便为她求情。“娘娘高抬贵手饶她一命吧。”“既然韶葙求情,就算了吧。”绿柔伏拜“谢娘娘,谢韶姑娘,奴婢绝不再犯。”

  韶葙陪着颜妃回房,绿柔起身独自离开。路上遇到做事的婢女都是一脸淡漠,有的还不忘嘲讽两句“哟!绿柔姐姐呀,六皇子呢?怎么不护着你啊,你看你美人落魄,多可怜。”其她婢女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刺耳“呵呵呵—”“走吧走吧,别在这儿装可怜了,我们不是六皇子,帮不了你,呵呵—”她低头快走,眼泪簌簌的落下。六皇子,六皇子!这个负心郎!她推开房门扑倒在床上痛哭。往事如梦却又清晰如他的名字,深深刻印心头。绿柔蹲在宫井旁浣纱,有人拿花枝挠她的脸颊,回首便见清俊的六皇子深情的笑着。他将她抱起,那年杏花微雨,她满心欢喜,以为一吻成真。谁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喜新厌旧,将她送进了泻芳台,再不过问。绿柔脱尽血衣,拿镜子照着自己血痕交错的后背。自己从小就孤苦伶仃,辗转入宫后,安分守己,谨小慎微,还是逃不脱这悲哀的命运。她对镜苦笑,为什么有人一生下来就锦衣玉食?有人一生下来就注定卑微?自己这样卑贱的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愤恨如火灼烧,她换上新衣,心中飘荡着一个可怕的想法。

  入夜静谧,月光照着院内的银杏树,投下零碎的阴影。绿柔从梦中惊醒,冒了一身冷汗。她梦见自己正在往颜妃的茶盏里投毒就被颜妃看见,她目光凶狠,拿着一条白绫要将自己勒死。绿柔抬手擦汗,披了件衣裳走到门外的台阶上坐下。夜风凉如水,吹得她清醒了不少。她看着明暗拼接的宫墙院落,心里空荡荡的,此时此刻,她什么感想也没有,只是突然觉得好累,想找个无人踏足的地方长眠,不再去理会那些烦琐世事。她枕着双臂半梦半醒间,脑海里浮现出自己零碎的一生。年少的饥饿与逃荒,刚入宫时的焦虑和不安,初遇六皇子时的纯情和懵懂。

绿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