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韶葙不仅貌美,人也好

  绿柔逃到御花园,远远的看到燃烧着的房子照亮了整个泻芳台。章华台,菊香台的人都提着灯笼向泻芳台赶去。绿柔躲避着行人惊慌逃跑,刚走出御花园便撞见留鹰王等人骑马赶向泻芳台。她慌忙藏身于假山后面,等到马蹄声渐远,才探出头来,却又见华妃和黎妃等人走来。“泻芳台失火想必不是偶然,要有好戏观赏了。”“颜妃靠着留鹰王得意了那么久,是时候收敛一下了。”“你说,好好的夜晚怎么搅成这样?”“有人站得高,就有人站得低呀。”两位妃子带着婉转的嗓音走过去了。绿柔慢慢的滑坐到地上,这深宫高墙,自己真的能逃出去吗?她下意识的想到了六皇子,接着余下一阵自嘲的苦笑。自己若是去找他,想必他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抓起来带去邀功吧。她抬头看星,原来,自己从来都是一个人。泪水滑下脸颊,她起身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湖面,湖水冰凉没过脚踝,逐渐没及膝盖,她一个人来到这世上,最后也要一个人凄凉的离开。她倒入湖中,溅起一阵欢快的水花。良久,湖面微漾,夜色抚平了一切。

  晨光普照,有人发现了浮在御花园湖心的尸体,打捞上尸体,又有人找到了假山背后的包袱,打开包袱是几件衣裳和一些碎银首饰。事情禀告到泻芳台,真相大白。颜妃嚷着再不要宫婢伺候,留鹰王召集宫婢训了一番,陪在母妃身旁,安抚她的情绪。“若不是韶葙冒死相救,我真的就被这个贱婢烧死了。”世廷舀了一勺补汤给她喝“母妃不要担心,廷儿已经训过婢子们了,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颜溶坐在床上拿手绢沾了沾唇“你远在宫外,昨夜怎么赶来了?”“孩儿进宫同太子议事,昨夜在东宫留宿。”颜溶端过药碗“母妃没事了,你去看看韶葙。”“是”

  世廷来时,沉月正在给韶葙修剪长发,沉月行礼“拜见侯爷”“免礼。”闻言,韶葙起身相迎“参见侯爷”“坐吧,先把头发弄完。”“嗯”韶葙重新坐下接着让沉月修剪。“昨夜头发被火烧到了吗?”“只是表面上的一些头发被火焰灼到了,剪了便是。”沉月拿起梳子梳发,世廷走近拿过木梳给她梳起长发。“昨夜多谢韶葙救了母妃。”“侯爷不必言谢,韶葙进宫既是为了照顾娘娘,自然要照顾周全,再说,之前韶葙溺水还是侯爷救得呢。”镜里映出世廷俊朗的笑容“韶葙不仅貌美,心也好。”

  “下雪了,殿下”碧妍把冒着热气的糕点端到案上,太子放下兵书,拿起玉箸夹了一块糕点送进嘴里嚼起来。“好吃吗?”“嗯,好吃,色香味俱全。”“我知道殿下爱吃甜食,所以放了些蜂蜜。”他又夹了一块“我吃出来了,莲子和蜂蜜的味道。”碧妍给他舀汤,赵维夹了一块糕点给她吃,她忙用手掌接住碎屑,嚼了一会儿,感觉有点梗,就把舀给太子的汤喝了。赵维牵住碧妍的手。“我带你去看梅花。”

  赵维带碧妍来到梅园,梅花鲜艳薄凉开满了枝头。碧妍压下花枝闻了一下“今年的梅花开得早,刚入冬就红艳艳的开了一片。”“大概是知道本太子要带美人过来观赏,所以提早开了。”碧妍笑意盈盈,摊开手掌接住雪花。赵维走到跟前想要吻她,却被她用微凉的指尖覆住嘴唇,转身逃跑。赵维追着她若即若离,碧妍躲到梅树后面被他抱住,她理着他的衣襟。“殿下,皇上和姑母不是去寺庙里祈福吗?怎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啊。”“可能是趁机游山玩水去了。”“那以后碧妍也要跟着殿下出去微服私访。”“好,碧妍想去哪儿,朕就陪你去哪儿。”她笑着靠进他怀里。

  韶葙侧坐在铺了坐席的竹排上靠着世廷赏雪,飘飘洒洒的雪花像柳絮乘风飞舞。世廷撑着伞倒了杯温热的酒。“江南的烟柳是最值得去看的,来年春天,我陪你去游玩。”她温婉的笑着仰脸看他“只要是跟侯爷在一起,去哪里都好。”世廷端杯浅饮“有个人的眼睛很像你。”“谁啊?”“西凉公主雍古鲸落。”“她认识你吗?”“认识,但她不知道我是赵朝皇子。”她看着江水没有说话。“中原和西凉迟早要有一战分出君臣。”他看向江岸“西凉的公主肯定也闲不下来。”

  碧妍穿着白色的长裙跪坐在房内弹琴,松散的黑发柔顺的铺在肩后。太子推门走近,并肩跪坐。他抬手拢住碧妍的手,碧妍轻轻抽出。他用左手,碧妍用右手,一同拨弦抚琴。琴声缠绵,融进了袅袅香烟。赵维看着美人,渐渐的分了神,琴弦断了。他吻了一下红唇,看着含情脉脉的碧妍,推开琴,俯身吻上。她衣裳凌乱,被他吻得娇喘微微。“殿下~”他将她抱起,急步向床走去。窗外疏雪渐密,最后变成了鹅毛大雪,铺了一地雪白。

韶葙不仅貌美,人也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