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新婚

  碧研独自站在残红飘零处看着水中的鱼儿。太子走近,她落落寡欢的模样让他的心疼了一下。“碧研”碧研侧身行礼“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扶了她一下。“明日留鹰王大婚,你陪我去吧。”“阿楠需要我陪,碧妍就不去了。”她走了,太子想叫住她,终是没有叫出口。

  韶葙穿着嫁衣坐在镜前让侍女给她戴头冠,红纱落在眼前,新娘笑意渐浓。“新娘到—”沉月扶着韶葙走进喜堂,世廷看着她款款走近,扬起嘴角。“拜天地君亲师—”“再拜—”“礼成—”韶葙把手放进他的掌心一同站起,世廷掀起红纱,美人秋波微转,低眉浅笑。“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是啊是啊。”世廷将韶葙拦腰抱起,引发阵阵掌声。他抱着新娘走入洞房,一起坐在床上。“等我,我出去陪一下宾客。”“嗯”世廷侧身吻了一下她,眼中情丝万缕。“等我。”他起身走出去,关门时,犹望美人。

  宾客如云,金樽潋滟。回到洞房时,世廷已经醉了。走路都有些摇晃,韶葙迎上去将他扶到床上。“侯爷醉了,要不要喝碗醒酒汤?”他伸手抚着她的脸“我不要酒,我只要你。韶葙,我只娶一次,只爱一人,决不负你。”韶葙含笑看着他,抬手握住他的手背。“韶葙只嫁一次,只爱一人,生死相随。”他笑着,如清风朗月。“我睡会儿,好像喝醉了,有点晕。”他躺到床上,任睡意蔓延。韶葙给他脱鞋盖被,侧身躺在他身旁,看着他俊朗的五官,抬手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下巴,笑颜轻展。

  红烛摇曳,挑逗着夜的温柔。

  暖阳照透晨风,花枝探身吻着屋檐墙角。世廷穿好衣服走出门来,韶葙转过身看着他。“我还以为侯爷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呢。”世廷笑着走过来。“昨夜醉酒,冷落娘子了。”“那侯爷是不是应该补偿一下我啊。”世廷伸手拿掉她锁骨上的花瓣。“我带你去登高,登凌云楼。”“那好吧。”韶葙轻抬玉手,世廷牵住她。“这么好哄啊。”韶葙微侧扬脸“还不是本姑娘看你长得俊朗,方才松了口。”“哈哈哈。”世廷朗声笑道:“是是是,日后当梳发美衣,力博娘子欢喜。”韶葙笑到“如此甚好。”世廷贴近她耳语“夫君饿了,可否先用膳。”“那是自然,可不能让公子委屈了。”世廷拉着她边走边说:“还是娘子善解人意。”韶葙心想,我这般貌美,倒也许了个好夫君。“我昨日激动了一天,酒喝的不少,一粒饭都没吃。”红花轻飘舞,良缘执手起。

  韶葙仰望着耸入云霄的凌云楼。“天下第一楼,当真名不虚传。”世廷说:“走上半日便能到顶。”“我们上去吧。”“嗯”凌云楼登高的楼梯像飞天的龙盘在楼外。世廷说:“此楼建成已有两百年,全楼香樟木材所建,也名凌云志。能入楼者,或是王侯公卿,或是文人墨客,或是状元功臣,平常百姓不得入内。自文德皇帝建成时起,凌云志便有官兵守护,以防损毁。”韶葙提裙而上“既名凌云楼,若是没有凌云志,羞于登高。”世廷笑道“若是没有凌云志,能有倾国倾城貌也可。”韶葙笑答“侯爷谬赞,韶葙可是占了侯爷给的名分,才能上此楼。”世廷停下,转身看着韶葙“能陪本王登此楼的女子,唯有你。”“韶葙到现在也不明白,侯爷为何如此偏爱我,韶葙也不过一介寻常女子罢了。”韶葙姑娘提笔可作诗,抬手可抚琴,动身可起舞,静立可成景,天下女子皆不堪比。“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阳光落满雕花小窗,轻风吹来情动。“侯爷垂爱,韶葙万幸。”世廷笑着抬脚而上。如今想来,当初,太子虽因未曾相处,不知韶葙才华,可韶葙这般绝色,也当真舍得送我。不过,话说回来,太子要的是天下,又何惜一个女子。世廷心想,皇兄,兄弟一场,我可以不争,你可以不杀吗?你若是仁慈宽厚些,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世廷苦笑,帝王之家,向来只分君臣,只论成败,何来情义?文德皇帝七子,活两人,一人称帝,残一人,偷生。明远高祖九子,活四人,一人登基,两人流放,剩一人,失心疯。“最是无情帝王家。”韶葙问他“怎么了?侯爷”“没事,只是突然想起了兄弟之间的一些纷争,不免有些心寒。”韶葙说“朝堂之上,鲜艳的另一面就是残酷。”“不过,你我之间是可以情深似海的。”世廷说:“我唯有爱你,才能知情。”

  站到凌云楼顶,韶葙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韶葙看着万里山河,不禁赞美“我中原山河,延绵无尽,可吞日月。”世廷也说:“山河壮美,百姓安乐,其实,只要天下安宁,又何惜几个王侯冤臣。”日后,皇兄若是不负天下人,我便是自绝,以安其心又有何不可,大赵王朝没有了我赵世廷,但有千千万万的百姓可以春播秋收,他们当中会有很多家庭,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清风吹来“韶葙”“嗯”“你闻到香味了吗?”“是香樟木的淡香。”俩人相视一笑。世廷说:“人活一生,苦多甜少,但我是个容易满足的人。”他握住韶葙的手“像这样,能和你并肩而立,看一样的风景,吹一处来的风,我都觉得很满足,现在,我是幸福的,我要的,我爱的,我都得到了。”“原来,侯爷有时候也只是一个寻常公子,要的也不过是一些寻常的情爱罢了。”韶葙靠进他的怀里“韶葙要的岁月静好,原来是一个叫世廷的翩翩公子。”世廷抱紧她“无论余生如何,我都是你的夫君。”“得夫如此,韶葙何求。”

  太阳偏西,像锦绣华衣一样的彩霞盖了半个天空,慢慢的太阳开始沉下去了,最后的几束柔光照在了凌云楼。世廷饮茶“不知为何,本王总是觉得今日的太阳,今日的天空都与往常不同。”韶葙问“有何不同?”“我也不知道,许是,今日多了位娘子,心情好,于是看什么都顺眼。”韶葙反撩“今日的风也格外温柔,不知,是不是侯爷教的。”世廷笑答“都怪韶葙心细,本王连这点小心思都藏不住。”韶葙掩着嘴笑,谁知道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留鹰王私底下竟然如此花言巧语。

  世廷俩人在凌云楼顶喝茶赋诗,谈笑人生,待到暮色初上,才慢悠悠的从楼里走下去。楼里纱灯很多,却又不乱,或者各色纱灯齐聚吊在楼心,或者木雕侍女手提四角宫灯立在楼梯转角处,再或者墙壁上挂一圈淡色灯罩的荒草托底小灯笼,让人看清墙壁上的诗词歌赋或是飞天仙女。“侯爷,我累了,我们先坐会儿吧。”“好”韶葙靠着他坐在木梯上,这时候,楼里已经没什么人了。风吹进来,挂在窗边的彩色贝壳碎片相撞“叮叮当当。”世廷见她睡着了,轻轻的将她抱起,寻了个为数不多的小房间,将她抱到床上躺下,徒步登上凌云楼,是该累了。

新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