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东城大战

  荆兵抬起重木撞击城门,城门开了。“杀—”两兵血刃相见,一兵卫国土,一兵壮山河,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孟泽将军负伤,穆千劝他:“将军,临东保不住了!撤吧!”将军揪住他的衣领:“你再说一遍!你敢弃城,我先杀了你!”穆千跪下抱拳:“将军,我何惧一死,只是城门已破,寡不敌众啊。”刀光剑影,将军瞪着穆千,一个荆兵趁机刺向穆千后背,被将军用铁戟反杀,鲜血溅在穆千脸上。“将军!”将军看着一个个倒下的赵兵,红眼怒喊:“撤!”

  世廷带兵赶往临东,半路跑出一兵:“拜见留鹰王”“临东如何?”士兵喘着粗气:“禀告留鹰王,昨天日暮时,临东已经失守。就在半月前,榨关也被攻破了,孟泽将军派我来报,请留鹰王转路暮城。”世廷悲愤:“来迟了!”他调转马头:“原路返回至姣村,转去暮城!”

  世廷带兵入城,百姓夹道欢迎。“太好了,留鹰王来了。”“暮城有救了。”铁骑嗒嗒,行至军营。将军跪迎:“拜见留鹰王!”“免礼!”世廷快步走进军帐,翻看战略地图。将军跟进来跪地请罪:“臣无能,连失东城、榨关、临东三城,请留鹰王赐罪!”世廷依旧看地图:“将军请起,荆国大敌来犯,失地在所难免。”他看了一眼老将军,走过去将他扶起:“跟本王详述一下战况。”“是”

  韶葙去看望伤兵,亲自给他们上药包扎。忙了两个时辰,伤员都处理好了,这才站到中间,抬手作揖:“韶葙是留鹰王妃,各位将士精忠报国,虽败犹荣。”“是王妃啊。”“王妃!”士兵们连忙起身跪拜:“拜见王妃—”“将士们快请起。”

  留鹰王说:“先攻临东,临东刚失守,荆兵处于乱城,又得意于胜仗,再者,我军休养三日,三日加今日,四天,荆兵来不及部署妥当,定有松懈。”军师说:“我军十万精兵齐攻临东,必胜。”将军说:“如此甚好!”

  三日后,十万赵兵攻城,跃秦王始料不及,未等榨关、东城援救,已败。

  留鹰王留下孟泽将军守城,又带兵转攻榨关。

  榨关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三攻不下,折兵损将,赵兵休养。

  韶葙正在插花,“韶葙”世廷走进军帐。“侯爷”他轻轻的揽着她:“你喜欢桃花啊。”韶葙轻碰了一下花瓣:“是啊,有些花,开尽灿烂不结果,不像桃树,零落了还会结甜果。”

  太子派王付前往西凉游说。“西凉王,我赵朝国土北至石勒,南到长城,西临赛海,东占赵荆河,地大物博。西凉位于赛海之内,向朝廷上献贡品,受朝廷恩泽,如今外敌来犯,西凉安能袖手旁观?”西凉皇帝冷笑:“朕的西凉朕自己管,赵朝的事赵朝自己解决。”“此言差矣,西凉若是铁了心要与朝廷母子分离,自立门户,那也不该六亲不认,此番西凉若是出兵助战,一来,可与朝廷和解,二来,此乃保身之举。”“何来保身之言?”“西凉王试想一下,若是西凉没有了赵朝庇护,四面受困于大国、强国,不知别国可会垂怜?”西凉王未语。王付说到:“朝廷仁政,西凉若愿归顺,此番将功赎罪,朝廷不计前嫌。西凉若要执意立国,不肯出兵,王付说句实话,赵朝败荆时,便是伐西凉日!到时,西凉无主,一尘一粒皆还朝廷。抛除德字不讲,西凉王也算一代豪杰,走到今日,怕也不易,想必还是不想潦草收场吧。”雍古骑任欲骂,西凉王开口:“使臣之言,朕定当思量。”

  世廷同军师商量:“军师,榨关久攻不下,如何是好?”军师道:“临东残兵不足五万,荆兵多数守在榨关,臣有一计,可把临东兵换过来,虚张声势,我们再过去,攻东城,榨关与东城离得远,榨关想要调兵援助东城,需要两日时间赶路程,我们有望用两日攻下东城。”“此计可用。这样,明日你先带五万士兵去临东把临东兵换过来,本王等到临东兵过来,再带其余四万士兵过去,我们在临东休息部署一日,次日,起兵攻城。”“是”

  次日,司马志带兵去了临东。

  韶葙在外面摘了些桃子回来,她削好桃子递给世廷:“侯爷尝尝,可甜了。”世廷咬了一口:“嗯,挺甜的。”世廷吃完桃子看着桃核:“韶葙跟着本王劳累战场,着实辛苦了,本王便为你种些桃花,供你观赏。”韶葙笑道:“侯爷可还有心思种桃花?”“当然,爱江山也爱美人嘛。”

  世廷当真叫了一万士兵去给韶葙种桃树。他说:“一人种十棵,不到两个时辰,这土里便埋了十万颗桃核,等到本王退敌凯旋时,便陪韶葙赏一片花海。”韶葙看着士兵们埋土浇水,仿佛已经看到了一片烟烟霞霞的桃花。“侯爷给韶葙种的桃花,一定开的很美。”

  第二天,临东兵到了榨关,世廷跟将军说:“本王要带兵去临东了,我们今夜到,明日休息一天,后天天刚破晓就要攻城,到时候将军这边也佯攻一下,拖住一些荆兵。”“是,臣老了,不中用了,希望留鹰王能顺利攻下东城。”“将军莫要这样讲,你们抗敌多月,多是残伤病员,这次攻城不用你们,也是想让你们好好休息一下。”将军闻言跪谢:“留鹰王仁德,臣代战士们谢留鹰王。”

  世廷偷偷的带兵转移到了临东。

  东城战役打响。

  跃秦王慌了:“快传信榨关调兵过来,留鹰王的兵马都在这里。”

  打了一天一夜,城门破了。世廷和韶葙站在城楼上看着飞箭乱刀中你死我活的拼杀。血染的时间变得厚重,连空气也带着血腥味有了重量。

  跃秦王问:“援兵几时能到?”“禀告跃秦王,最快也还要五个时辰。”跃秦王按捺不住,提剑上了战场。世廷凝眉:“战况不容乐观,再拖下去,荆兵的援军就要到了。”军师也着急的看着战场:“此番若是不胜,再攻就难上加难了。”琴声响起,珠落玉盘,雨打芙蓉,铮铮刀剑声,绵绵儿女情,英雄提酒醉卧沙场,美人一笑血作胭脂,这血染江山的画,执手绘,这落了泪的酒,我陪你喝。世廷看着韶葙,转身下了城楼。

  跃秦王看到留鹰王杀过来了,阴狠的说:“挡我者,死!”世廷轻蔑冷笑:“擒贼先擒王,今日我先杀了你!敬我赵朝烈士!”朗昭说:“那就各凭本事吧!”冷剑热血,刀刀夺命,世廷一剑砍下去,朗昭横挡的剑断成了两截,风扬墨发,他看着世廷的剑从额头、鼻前劈下去,断了发丝。朗昭连忙后退,夺过荆兵的剑去迎世廷,朗昭怒了,从来没有人可以这样威胁到他。

  朗昭的剑斜劈在世廷的胸膛上,细指拨断了琴弦。韶葙站起跑下城楼,军师反应过来忙跟下去:“娘娘,不要出城!”世廷看着他,抬手按在伤口上,看了一下鲜红的手掌,眼里结了冰。“侯爷!”韶葙跑出城去。世廷伤了朗昭手臂,朗昭破了他的衣服,空气中填满了杀气。朗昭的心比利刃还毒,世廷落了下风,被他踢倒,他执剑刺来。“侯爷!”“娘娘—”韶葙从刀光剑影中染血闯来,一手抓住了刺向世廷的长剑。“韶葙!”世廷抓剑扔向朗昭,朗昭侧身避开。“侯爷”世廷握着她的手,看她伤了的手指。猛的站起踢落朗昭手中剑,两人拳打脚踢,尘土飞溅,世廷一拳打在朗昭脸上。军师跑过来想帮世廷却被荆兵拦住,突然,临东城门口号角吹响,西凉战士手执弯刀跑进来参入了战斗。世廷和朗昭像两头饿狼争食般打的天昏地暗,胡或将军杀过来拉开了朗昭,“跃秦王快撤!”“放开我!”“侯爷!”韶葙被荆兵拉走了。世廷已经杀红了眼,扑上前就和挣脱的朗昭又打作一团。“娘娘!”军师眼睁睁的看着韶葙被抓走了,却杀不过去。胡或帮着朗昭一起打世廷,他提剑去砍世廷,旁边的赵兵打开他的剑,被他割喉杀死。世廷抽出腿来,一脚踢在朗昭的下颚,朗昭倒地又满嘴鲜血的站起来,世廷摇摇晃晃的站着看着他,轻蔑的冷笑。胡或忙抗着朗昭走了。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世廷看着朗昭被抗走,闭了一下眼睛,倒下了。“留鹰王!”军师杀过来,“留鹰王!”他扶起世廷回城。

  赵兵和西凉士兵冲进了东城,榨关援军刚到,与赵兵大战一场。荆国兵败,死伤惨重,全部退守榨关。

东城大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