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舜华

  雍古骑任骑马过来,向世廷拱手到:“留鹰王,榨关收复,荆兵已退。骑任就回西凉了,日后,西凉赵朝两国,井水不犯河水,各管各国,各自当权理政,互不干涉。”话音未落,赵兵迅速包围西凉兵,雍古骑任始料未及,破口大骂:“留鹰王!你们赵朝不要出尔反尔!”街边楼上一阵开窗声,韶葙让开,弓箭手搭弓拉弦,站在窗前准备就绪。

  西凉兵慌了。

  雍古骑任左右两边看了一下:“好一个恩将仇报!”留鹰王严肃的责问:“西凉历来属于赵朝!你胆敢自称一国,实乃罪不容诛!”“我西凉雄兵百万,安能屈居赵朝膝下!”“一派胡言!国土决不能分裂!本王今日就要讨伐逆贼!尔等士兵受西凉王势力管控,现若回头,既往不咎!我带你们回朝,军饷一点不少,一视同仁!如若执迷不悟,负隅顽抗!本王平反,绝不姑息!”

  西凉兵少,军心动摇。

  雍古骑任大喊:“叛国者,诛杀家人,以儆效尤!”

  “赵兵听令!西凉造反,杀无赦!”

  两兵开战,楼上箭发。

  世廷没有动手,都是赵国子民,他于心不忍。

  孟泽与雍古骑任交手,孟泽使长戟将雍古挑下马背,自己也跳下去要手刃他的头颅。

  卢樾杀了不少人,他武功高强,能一人抵百。只见他手起刀落,西凉兵就倒下了。

  世廷垂眸,看着他的马儿。孟泽终究是老了,打不过年轻力大的雍古,被他一刀斩杀。穆千大喊:“将军!”世廷抬眼,脸色一变,急忙下马跑过去:“老将军!”穆千去杀雍古,他要替将军报仇。孟泽死了,世廷站起来,一剑砍杀了旁边的西凉兵,和穆千一起刺杀雍古,雍古很快落了下风。知道打不过了,骑马逃跑。穆千上马去追,世廷大喊:“雍古跑了!都给我住手!”大部分西凉兵都停手了,那些还在反抗和试图逃跑的都被弓弩手射死了。“放下手中的兵器!本王保你性命!”“三、二!”“一!”西凉兵纷纷丢下了武器,雍古都逃命去了,还是自个儿保命要紧。“很好!”“全部站到中间来!”赵兵让出空地,西凉兵都走过来站在一起。世廷目测,应该还有三万人左右。他骑到马背上看着他们,韶葙跑下楼来。“你们放下了武器,就不再是西凉兵,而是赵朝的兵,赵国的兵!赵朝还认你们,希望以后,大家忠心护国,不得再有二心,否则,格杀勿论!”西凉兵臣服,纷纷跪地。

  穆千追杀雍古出了榨关,被雍古反杀。

  榨关披麻素食,白绫挂了三日,孟泽将军出殡,世廷亲送。

  第三天,白绫都取下来了。世廷站在高台上,对着台下六万骑兵,四万边塞戍士,三万降兵,抱掌作揖。“荆兵已退,本王带六万精兵回朝复命,任命卢樾为荆赵边塞卫国大将军,统领四万边塞戍士和三万新兵保边疆安宁。”世廷拿了任命书和兵符给卢樾,卢樾跪拜后接了东西,起身高举任命书,将士们举起兵器:“卫国大将军!卫国大将军!卫国大将军!”世廷走下高台,骑到马上,伸手将韶葙拉上马。“回朝!”

  世廷带着六万骑兵,路过暮城。“暮城这个名字不好,改为朝起。”守城将领抱拳“是。”

  赵维太子收到世廷来信,荆兵已退,西凉降兵三万,大喜。

  元宵节到了,太子带了一千士兵出宫,给在荒山守孝的太子妃碧研放天灯。

  碧研看着千盏天灯,徐徐上升,在夜色里变成了遥远的星星。太子又放了两个,碧研抬手抓住其中一个,看着纸糊灯笼里烛光。太子看着她,芊芊玉指轻轻的扣在灯笼上,眼里还有笑意。他抬手去摘下她的面纱,面纱落下,碧研放了灯笼,偏头看他。三年了,他终于完整的看到了她的脸庞。太子笑道:“还差十三天,三年丧期就满了。”“到时候,我来接你回宫。”碧研不语。

  雍古骑任逃回西凉,如实陈述,西凉王气愤:“朕怕赵朝亡国,赵朝却想亡朕西凉。”雍古丽染说:“父皇出兵是想保住赵朝,来日吞并。现在,赵朝是保住了,可惜,损失了我西凉五万士兵。”西凉王说:“染儿,你可愿同赵朝和亲,嫁与那太子?”“父皇这是何意?朝中不是已经有“猎鹰”了吗?”“再多去一个人,以保万无一失。战时,也好里应外合。”“儿臣愿往。”“好”

  一月后,世廷回朝复命。

  宫里大办庆功宴,歌舞助兴。太子起身给世廷斟酒,还与世廷同坐一桌。“皇弟,三年御敌,一朝凯旋。皇兄敬你一杯。”“都是将士们舍生忘死的功劳。”两人同饮。郭询道:“留鹰王奋战,荆国此等强国都不能踏入我大赵半步,日后,谁还敢窥觊我赵朝?外患除矣!”六皇子赵幂道:“外患已除,至于西凉,已损兵五万,来日方长,它迟早要降。”皇上说:“太子和留鹰王,文韬武略,赵朝的繁盛近在眼前呐。”太子心想:西凉未降,何来繁盛?世廷见父皇也老了许多,说:“父皇,现在儿臣回来了,朝中政务有皇兄教导,儿臣当尽力分忧。”“好,好。父皇老了,朝中政务多靠你们了。”

  太子留世廷去了东宫,世廷详述了三年的战事,太子听完,只说了一句“韶葙非寻常女子,可惜了,不是男儿身。”世廷喝茶。

  世廷留宿在东宫,第二天早朝后就回府了。

  太子去找碧研,碧研正在逗儿子玩耍,陈楠在旁边练剑。

  “碧研”碧研抱起儿子:“括儿,父王来了。”太子将母子俩搂在怀里,摸着孩子的小脸:“叫父王。”孩子用稚嫩的声音喊:“父王~”“唉—括儿真乖。”碧研看着陈楠走了,心里有些心酸。

  世廷一回到府中,就到处找韶葙。

  浴房里热气缭绕,春枝浓淡的屏风外白纱垂地。世廷挑开薄纱,慢慢的走进去,美人沐浴的场面着实太香艳。韶葙抬眼看他,美目摄魂。她抬腿落水,激起带着玫瑰花瓣的水花,世廷走过屏风,水珠溅在身上。雾气朦胧中,韶葙扯了薄衣裹在身上,水花落尽,只见裙摆轻旋,韶葙露着白皙的肩,笑看着他。世廷只觉得,春天集美一身,也不如韶葙这一笑。“侯爷怎么进来了也不说一声。”世廷笑道:“夫人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走到浴桶边垂眸看着水面上的花瓣,他抬眼看韶葙,然后转过身去,靠着浴桶背对着她而立:“本王悄悄的进来,肯定是想偷看美人洗澡啊。”韶葙浅笑,穿好衣裳走过来。韶葙对视着他,眉梢眼角皆是情。“那我下次,也偷看你洗澡。”“那不行,我把门关上,不让你看。”“说的好像我不来,你就不关门一样。”韶葙靠近:“你闭一下眼睛。”世廷听话的闭上眼睛,以为她要亲自己,结果韶葙将他推进了水里。水花溅起,红花落到地上。韶葙笑得开心,还舀水泼他,世廷一手挡着脸,一手将她拉过来强吻。韶葙趴在浴桶上看着他,世廷收集起花瓣,又全部放进水里。他拿起一片,闻了一下,微微侧身,拿花瓣沾她的唇,他抚着她的脸:“当司马志和卢樾从燕国回来,告诉我李楹被赵国女杀害了以后,你知道我有多绝望吗?”“我以为你已经不在了,那种痛,无药可解。”韶葙泪湿眼眶:“侯爷”“生无可恋的感觉,太痛苦了,我再也不想体验了。”“不会了,韶葙不是在你跟前了吗。”世廷笑了“还好你回来了,不然我定是要抑郁而终的。”韶葙说:“以后我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免得你伤心了,我心疼。”“好”他吻了一下韶葙,开始解衣“你去帮我拿衣服,我将就洗一下。”“嗯”韶葙出去了。其实,世廷想问她,她和朗昭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没有问出口。

  世廷和韶葙去看颜溶,颜溶可高兴了:“廷儿,母妃可是三年没有看见你了,你和韶葙再不来,母妃自己就要去府上了。”“廷儿刚回朝,有事情处理,又有庆功宴,所以推到今日才来给母妃请安,母妃不会怪罪吧。”“不会不会,母妃怎么舍得怪你啊,你平安归来,母妃就放心了。”颜溶看向韶葙:“韶葙也跟你一起走了,母妃是担忧你们,又无可奈何。”韶葙说:“娘娘,韶葙回来了,就留下来陪你住一段时间。”世廷说:“要不,我去跟父皇说一下,接母妃回府小住,这样,我也不至于一个人了。”韶葙说:“这样也好。”“母妃意下如何?”颜溶欣慰:“如此甚好。”

  太子抱着括儿陪碧研逛街,碧研买了一个老虎面具给太子戴上,括儿吓到了,哭着不要太子抱。碧研把他抱过来:“你怎么这么胆小啊?你是不是男孩子啊?”太子说:“我抱你们两个。”“你能抱吗?”“能抱。”他将碧研抱起,碧研抱着小孩,笑出声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太子也很高兴,抱着母子俩走在街上,心里沉淀着稳稳的幸福。

  颜溶说自己想吃野菜,韶葙就陪她出来看街上有没有卖的。“韶葙,这里有野菜。”韶葙一看是个粗布素衣的蒙面农家女。韶葙说:“你把这些野菜卖给我吧。”女子弯腰提竹篮,脸上遮挡着的布落下来,是个面容姣好的姑娘,倒不像是个农家女。女子连忙把布拿到肩后遮挡着半边脸面。韶葙给了她银子,她要还韶葙一些:“不用给这么多,不值钱的。”“你收下吧,野菜也不好挖。这个篮子我怎么还你?”“我明天还要来,不过贵人不用来还,一个破竹篮不值得贵人跑一趟。”“那我要是有时间就来还你篮子,没时间就不来了。”“好。”“娘娘,我们走吧。”韶葙不认识,其实这个女子就是陈震的小妾舜华。

  舜华买了两罐酒回家,阿蛮正在农田里干活:“阿蛮”阿蛮抬头看她:“回来啦。”“你看,我给你买了酒。”阿蛮抱着酒罐,闻了一下,笑道:“家里还有你酿的,花钱买它做什么?”“我酿的不好喝,今天买我野菜的贵人多给了银两,我就买了。”阿蛮说:“你对我真好。”“我去做饭了。”“今天打了一只山鸡!”舜华回头冲他笑了一下。

  六皇子赵幂带着王四出来,他摇着折扇,走过春花红:“唉,王四,这春花红里是不是有个新来的花魁叫什么来着?”“娇娇。”他把扇子拍到手上“哦,对!”“我去前面的客栈喝茶,你去把人给我叫来。”“是。”“快点啊,本王时间宝贵着呢。”“是是”他开了扇子摇着,优哉游哉的走过去了。

  韶葙没有来还篮子,舜华卖完了野菜就去布料铺子买了两匹布准备回去做新衣裳。她抱着布匹走在街上,低头摸着布料,这是好布,做成裙子一定好看。她刚抬头就一不小心撞到了赵幂的肩膀,赵幂皱眉,舜华连忙赔礼:“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赵幂见她露着半边脸颊,还有几分姿色,拿扇子挑开遮盖着脸的破布。舜华急忙转身走了,赵幂见她长得好看,跟上去:“姑娘,我刚才没撞疼你吧?”舜华又遮掩着脸,快步走着。赵幂一直跟着她出了城,舜华急了:“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姑娘不要误会,你一个女子出了城也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舜华骗他:“不用了,我夫君会来接我的。”“你有夫君啦。”舜华又骗他:“孩子都有了。”赵幂停了一下,又跟上去。“你不要再跟着我了。”“那在下就不送了,姑娘自己注意安全。”赵幂转身往回走:“都是孩子的娘了,还这么漂亮。”他觉得他又找到事情做了。

  回到客栈,王四和娇娇已经在房间等他了。“主子,你可来了,我劝了娇娇姑娘好久,她才等你的。”赵幂笑道:“在下来迟,让姑娘久等了。”王四出去时顺便把门关上了。

  第二天,舜华又要进城卖野菜,半路就遇到了赵幂。“你,你怎么在这里?”“我等姑娘。”“你等我做什么?”赵幂笑而不语。舜华走到前面进城了。

  此后,舜华基本上每天都要进城,不是卖野菜就是卖果子。赵幂也大多数时候都会在半路上等她一起进城,陪她卖东西,又送她出城。过了两三个月,舜华就对他改变态度了。

  天黑了,舜华都没有回来。阿蛮举着火把沿着进城的路去找她,担心她出事。但是找到城门口,都没有找到人。城门也关了,他只好先回去,准备明天一早就进城去找。

  舜华已经跟着赵幂进宫了,不到两月,赵幂便封她做了妃子。

舜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