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空心寺

  东宫张灯结彩,红绫高挂。明日,西凉的丽染公主要嫁进来。

  太子跟碧研和陈楠一起吃饭。“碧研,我同意西凉公主嫁过来,只是权宜之计,西凉势大,现在只能假意和亲,先稳住他们,等到日后,再起兵讨伐。”“我知道。”太子笑了一下:“我心里只有你。”陈楠坐不下去了,放下碗筷:“我吃饱了。”

  夜里下雨了,太子抱着碧研睡觉了。陈楠站在屋檐下,手里紧握着剑。五年前的那场屠杀,还清清楚楚的刻在心里。母亲死在眼前,上百的奴仆被无情杀害,自己双眼被割。那场记忆对一个十岁的孩子而言,就是对人性的扼杀。父亲一个人的错就杀了那么多人,太子把人命看成了什么?草芥吗?为什么姐姐还能和他朝夕共处?她不恨吗?十五岁的少年吹着冷风听着雨声,心硬如石。

  第二天雨停了,西凉公主嫁进来,没有任何仪式,直接入府就进洞房,然而太子到日暮都没有踏进洞房半步。

  太子一整天都在陪着碧研,到了下午才抽出时间批阅奏折。

  夜色染黑,陈楠执剑出现在了门口,太子以为是碧研,抬头去看,目光落在了陈楠手中的剑上。陈楠眼上蒙着黑布,但他知道太子就坐在前面。他当着太子的面拔剑,然后一步一步的走近。太子说话了:“不要让你姐姐伤心。”陈楠顿了一下,用正处于变音的男人嗓音说:“我要杀了你。”他没有吼,说话也不带颤音,很平静的说出来,太子有点惊讶。陈楠执剑向他刺来,太子躲开拔剑,陈楠听着剑出鞘的声音,确定了太子站的位置。跑过去挥剑刺杀,谁能想到,十五岁的盲目少年自己研究的剑术竟如此厉害,每一剑都直指要害。太子也不忍让了,全力去战,陈楠伤了太子手臂,碧研听到声响快步赶来时,太子一剑刺穿了陈楠。托盘落地,碗砸成了两半。太子拔剑看向碧研,碧研疯跑进来抱着弟弟直流眼泪:“阿楠。”“阿楠?”太子无措:“碧研,我不是故意的,我—”碧研紧紧的抱着陈楠:“阿楠?”“啊—”她终于哭喊出来。太子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害怕。

  丽染公主听到哭喊声,掀了盖头,跑出来,她循着声音跑到正殿,映入眼帘的是碧研抱着少年痛哭的场面,她看到太子手上的血剑,没有走进来。

  眼睛哭干了,再也没有泪水了。太子陪她坐着,一颗心一直揪着,如果我只是废了陈楠,碧研会不会好受一点。如果我当初不要手下留情,就不会有今天。

  丽染回到房间,坐到梳妆台前,取下了凤冠。

  天亮了,太子抱起陈楠向外走去,碧研后知后觉的跑出去。太子拉住她,她眼睁睁的看着阿楠被抬走了。

  太子四天没有上早朝,他怕碧研想不开。

  碧研坐在床上,手臂抱膝,头枕在上面。太子端来饭菜,“碧研,吃一点吧,你已经四天没有吃饭了。”碧研没有动,太子走过去,轻轻的唤了一声“碧研”碧研抬头看他,他脸色不好,嘴唇干裂。碧研下床吃饭了,太子想给她夹菜又停住了,他不敢。

  接下来的几天,太子也没有上朝,碧研像一个没事人一样,正常的吃饭睡觉。太子虽然不放心,但后来还是去上朝了。

  这一天,朝会上议事较多。下早朝时,已经快正午了。舜华来接六皇子赵幂下朝,太子看见,走过来。舜华站到赵幂身后,抓着他的手臂。赵幂作揖:“皇兄。”太子看着舜华,赵幂有些疑惑。“你是陈震的小妾?”舜华慌忙跪地伏拜:“太子殿下,舜华无辜,求太子殿下开恩。”太子看向赵幂,赵幂连忙解释:“皇兄不要误会,幂决不敢包庇,我与舜华素未谋面,确实不知她竟然是陈震那个逃掉的小妾。前年在街上与她偶遇,才误打误撞将她带回了宫。”太子对舜华说:“起来,跟我去东宫。”舜华拉着赵幂的衣角求救,赵幂道:“还不快去!”舜华只能提心吊胆的跟着太子走了,她回头看了一下赵幂,赵幂面无表情的站着。

  太子已经不想追究了,他只是想带她来东宫陪伴碧研。可是碧研已经走了,只留下了一张信纸:殿下,你我青梅竹马到相知相惜,碧研不后悔嫁给你,只是错在,我不该是陈家的女儿,就是走到今日,碧研也还爱你,你对我所有的小心翼翼,我都懂。碧研走了,我把括儿送到了空心寺,不要接他回去,我只想要他安度一生,红尘太乱,我怕他痛苦。这是碧研最后一个遗愿。

  太子扬鞭催马,飞奔上空心寺。“主持!主持,送来孩子的女施主呢?她去哪儿了?”“她出了寺门,老衲也不清楚。”太子急忙跑出去,“碧研!”“碧研!”他怕碧研上吊,怕她饮毒,怕她投河,怕她自杀。“碧研!”慌乱中,他看到远处有白绫悬挂,急忙飞奔过去“碧研!”跑近了,才发现是树上垂下来的白色花簇。他缓了一口气,又想到,高山上会有山崖。他左右看了一下,向着左边飞奔。

  碧研站在崖边,看着远处蓝天和山顶交错的地方。这一生,好荒唐。“碧研!”碧研转身看着他满头大汗的跑近:“碧研,我错了!”碧研向后倒去,她感觉到了风,知道他此刻的绝望,但她坠下去这一刻,什么爱,什么恨,都与自己无关了。“碧研!”就差了那么一点,他错过了他最爱的人。“不—”他徒劳的伸手去抓,眼睁睁看着她坠落进云雾之中,陪着落下的是绝望的泪珠。“碧研—”他撕心裂肺的哭喊,可是除了自己的声音什么都没有了。

  太子翻身仰趟,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蓝天白云在波动,它变成了海。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子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寺里。他跪下来抱着括儿:“父王,你怎么哭了?”括儿抬起小手给他擦眼泪。他抱起孩子,向外走去。起风了,落叶飞花扫着石阶。他走下去,难忍悲痛,坐在石阶上痛哭。孩子站在他旁边,也跟着哭起来。“父王,母妃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她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丢在寺里?”他把孩子抱在怀里,用手挡着他的脸,下雨了。

  雨下大了,主持撑伞出来,拿了一把油纸伞给太子。“施主,要是不回寺里,就赶紧回去吧,你还带着孩子。”太子看了一下括儿,接过主持给的伞。单臂抱着孩子,撑伞走了。

  括儿撑伞走在前面,他踩着宫道上的水,已经忘了之前似懂非懂的悲伤,只觉得踩水好玩。太子跟在后面,慢慢的走着。碧研走了,我终究还是只能一个人。

  回到东宫,丽染还在等他。“括儿。”丽染拉过孩子,看了悲戚的太子一眼,抱着他去换衣服了。

  东宫白绫飞卷,纸花悬挂。

  灵堂上的棺材里只有几件碧研的衣服。

  世廷看着太子悲惨的样子,其实他能感同身受,在他以为韶葙死在荆国了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感觉,心痛如刀绞。这个时候,所有安慰的话都是多余的。

  赵幂也来了东宫,却是来看舜华的。他看到太子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把舜华带走了。

  世廷回到府上,跟韶葙讲了碧研跳崖的事情。韶葙感叹:“情,也是能杀人的。”她起身坐到世廷腿上,世廷抱着她,他俩都很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空心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