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柳州

  一路上,世廷都不怎么说话,两人走了几日,进了柳州。

  柳州因柳树得名,正是柳絮似雪的季节,十分诗意。楼前人群聚集,多为男子。小白要吃糖葫芦,世廷隔着人群叫卖糖葫芦的人,太吵了,他没有听到,世廷就自己挤到前面去了。楼上的新娘子出来了,人声鼎沸。一个胖子要往前面挤,踩了小白一脚。小白看他,他不仅没有赔礼,还一幅无赖的模样看着小白。小白虽然生气却也没有计较,世廷买了糖葫芦,回头找小白,看到她一瘸一拐的走来,忙上去问她:“脚怎么了?”小白不高兴的说:“有个胖子踩了我一脚,还很无赖的看我。”世廷生气了:“哪个胖子啊?是不是前面那个戴帽子的?”“嗯,就是他。”世廷把糖葫芦给她,自己过去了,小白刚要拉他,世廷就已经跨过去了。“你去哪儿?”世廷上前一把将胖子揪出来,狠狠的给了他一拳。“踩到人你不知道赔礼啊?你谁啊?这么厉害!”胖子挨了一拳,捂着脸大喊:“打人啦!打人啦!”世廷推开他,小白跑过来:“夫君”世廷揽着小白转身:“走。”胖子抬腿想趁世廷不注意从后面踹他一脚,不料,世廷一个转身边腿,差点断了他的腿不说,还一屁股砸在地上,起都起不来。楼上的新娘看到世廷,一个绣球抛过来,世廷本能的抬手接住,看清是绣球后,想塞到小白手里,又迅速的拿给了最近的男子,拉着小白跑了。

  楼上的云锦双手叉腰,气鼓鼓的看着世廷。廖成轩跟她说:“你看吧,你们两个是没有缘分,接到了绣球人家都不要。”云锦打了一下廖成轩:“都怪你!”她转身下楼来找世廷,廖成轩跟着下来,看到拿着绣球的男子要挤过来了,连忙拉着云锦跑了。“再不跑来不及了。”云锦边跑边骂:“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拉着。”她挣脱廖成轩的手,成轩直接扛着她就走了。

  走到小巷里才放下来,他双手撑着墙壁把云锦拦在中间:“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吵一架就不认夫君啦?还抛绣球,你到底想要几个夫君啊?”“哼—”云锦把头扭到一边,成轩温柔的说:“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他抱着云锦,云锦推不开他就揪他耳朵:“马上跟我去找留鹰王,听到没有?”成轩揉着耳朵:“你找他干嘛啊?”“不用你管。”云锦走到前面,成轩连忙跟上去。

  小白欢笑着跟世廷跑到人少的地方:“你跑这么快做什么?”世廷心虚的说:“我接了人家的绣球,跑得慢会被抓走的。”小白笑得更开心了,一看糖葫芦只剩下了一串:“还有一串掉了,什么时候掉的我都没发现。”“没事,待会儿看见再给你买。”小白咬了一口凑到世廷嘴上吐给他:“好吃吗?”她调皮的看着世廷,世廷笑着说:“好吃。”小白可高兴了:“我要你抱。”世廷单手将她抱起,向着前面走去。

  晚上,两人住到客栈里。小白刚躺下一会儿,就起来解开帷帐合拢。她重新躺下,用脚撩着帷帐,又转向世廷:“我们的床都没有帷帐。”“帷帐有什么好的,一围拢床都变小了。”“你骗小孩子呢,床一直都这么大,还会变小吗?”世廷浅笑:“我觉得你变了。”“怎么变了?”“变得可爱了。”小白温柔的摸着他的脸,又起来拉开帷帐绑起来。“太热了,我要吹风。”她跑下床去打开窗子,趴在上面看着街上的灯笼照着夜市,静谧又吵闹。

  世廷和小白来到七院,他抬头看着城楼上的丧幡,走近城门。七院瘟疫,屠城止乱。世廷倒酒在地上:“丞相,张滨,一路走好。”这座死寂的城,就在几个月前还和柳州一样人来人往。小白看着世廷:“夫君,你以前是在朝廷任职的吗?”“是啊,我在宫里长大,后来就被赶出来了。”他放下酒罐,起身拉着小白走了。小白回头去看城楼上的丧幡,心里也有些难过。

  回到柳州,世廷问她:“你还想去哪里玩,我陪你。”“我不知道,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世廷轻笑:“你当然要跟着我啦。”云锦走到拱桥上看见世廷在人海中捧着一束黄花,高兴的跑下桥去,成轩无奈的跟着。“留鹰王—”“留鹰王!”世廷听到有人叫他,原来是云锦。云锦走过来看了一下小白:“你们怎么在这里?”“过来玩。”世廷看到成轩:“成轩,你也来啦。”成轩笑道:“云锦要来,我得跟着不是。”“我才不要你跟着呢。”世廷说:“难得相逢,一起逛街吧”云锦说:“好啊好啊,我也正有此意。”云锦走在世廷身边,双手背在后面,心情大好。

  街面上有人舞狮,几个人看了一会儿进饭馆吃饭去了。世廷给小白夹菜,成轩学着要夹肉给云锦,结果云锦先夹给了世廷:“你也多吃点啊。”小白看了一下云锦,云锦一脸花痴的看着世廷,世廷尴尬的和成轩对视一眼,把碗里的菜夹给小白。“哥哥,你们什么时候走呀,过了泼水节再走吧。”世廷说:“可以啊,反正我俩现在是大闲人了。”成轩说:“留鹰王又开玩笑了,你比我们谁都忙。”“你俩不知道,我已经不是留鹰王了。”云锦问:“为什么啊?”“一言难尽,总之现在就是个平民了。”小白说:“夫君曾是王侯公卿,现在守着我一个人可不是委屈啦。”世廷温柔的说:“乱说话,我就只想要你,其余的我也不想管了。”云锦羡慕的看着世廷对小白的温柔,在江南招亲的时候,她就觉得世廷是个好男人,果然如此,可惜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

  晚上,几人去看皮影戏,皮影开始,影台下的观众都安静了。皮影演了一个妖魔鬼怪的故事,世廷觉得无趣,就去了河边看两个老人下棋。云锦看到世廷走了,也不看皮影了,她只想看美男子。成轩起身走到云锦身旁把云锦拉到一边,云锦不耐烦的挣脱手:“你做什么?”成轩也不高兴了:“怎么留鹰王站哪儿你就站哪儿啊,人家已经有妻子了。”“有妻子怎么啦?我说我要做什么了吗?”“云锦,你别闹了行不行?”“我没有闹,不用你管。”皮影完了,小白鼓掌,侧脸正要叫夫君,人呢?

  “夫君”小白走过来陪世廷一起看棋。听到落水声,两人去看河水,成轩浮出水面,看着远去的云锦,一脸无奈。“成轩,你怎么摔到河里去了?”世廷伸手把成轩拉上来。云锦走远了,便又回头看去,嘴里还自言自语:“怎么还不来追我啊,再不来哄我,我真的要生气了。”看到成轩过来了,又冷着脸不理他。世廷和小白看着成轩两人拉拉扯扯,打情骂俏的,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西凉。

  雍古骑任把士兵分成两队,假设成敌对军。“现在,右边手臂上绑白布条的和左边绑红布条的士兵,假设成敌对军。听我命令,徒手干掉对方,输了的一方,去给我搬石头!”“杀!”两边的士兵冲到一起开始肉搏。

  皇上教括儿打编钟,公公来报:“皇上,司马志求见。”“宣”“是”“中侍郎司马志觐见—”司马志走进来跪拜:“臣拜见皇上。”皇上站起来看着他:“你有何事?”“回皇上,有个叫阿蛮的农夫告御状,在京城大闹,现在刑部受审。”司马志双手奉上状纸:“事关六皇子颜面,请皇上过目。”皇上拿起状纸一看,只觉得心烦:“朕会处理,你先下去吧。”“是”

  皇上宣见赵幂和舜华:“六弟,状纸都递到朕手上了。”赵幂还不明所以:“状纸?什么状纸?”公公把状纸拿给赵幂,赵幂一看,原来是舜华的夫君告了御状。“皇上,臣弟不知舜华有结发夫君,舜华也未曾说过啊。”舜华马上说:“皇上,阿蛮曾救过臣女,但未曾成婚,舜华清白,请皇上明察。”“罪臣之妾,本来就是戴罪之身,为人妻而弃夫改嫁,实为不守妇道。”舜华色变惊恐,连忙磕头求饶:“臣女有罪,但阿蛮所言并非事实,求皇上恕罪。”皇上看着赵幂:“六弟以为如何?”赵幂连忙请罪:“臣弟愚昧,不该沾染罪臣之妾,请皇上责罚。”“你先回去吧,禁足反省。”“是”舜华急忙拉住赵幂:“六殿下,救救臣妾,臣妾没有嫁过阿蛮。”赵幂扒下舜华的手,向皇上作揖后退出去了。

  皇上一脸冷酷:“拖出去,上绞刑。”舜华哭求:“皇上饶命,臣女知罪,臣女知罪—”舜华被绑到宫外行刑,行人纷纷围观。“罪女舜华,隐瞒实情,弃夫魅惑皇子,皇上圣明,亲理御状,赐死罪女,以警妇女恪守妇道,谨遵三从四德。”“上绞刑。”舜华哭闹着被套上刑架活活勒死。

  阿蛮来了:“舜华!舜华—”他跑上刑台,抱着舜华痛哭:“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拿下舜华脖颈上的绳子,摸着紫青红黑的勒痕,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要是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宁可不告御状啊。“舜华,是我害了你—”

  赵幂连忙去找了五皇子赵城:“五哥,我被皇上禁足了,皇上没有说禁足多长时间。”赵幂作揖:“还望五哥替六弟说说情啊。”赵城说:“急不得,御状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皇上要禁足,五哥也只能过段时间再替你求情。”赵幂跪地:“多谢五哥。”赵城扶他:“六弟放心,毕竟是兄弟,皇上也只是掩人耳目,不用再生变故。”赵幂忧心忡忡:“五哥,不怕再有变故,就怕皇上一禁足,六弟再也出不了玉树宫啊。”“六弟放心,五哥会去求情的。”赵幂作揖:“五哥,大恩不言谢,来日方长,六弟定当涌泉相报。”“你快回去吧,别让人生疑。”“是,六弟先走了,多谢五哥。”“走吧。”

  柳州的泼水节还有两头大象游街,大象的背上坐着明艳的少女唱歌祝福。全城的人都在互相泼水嬉戏,被泼水最多的人将得到最多的祝福。小白被几个男子围住,泼得全身都湿漉漉的,她丢了瓜瓢躲到世廷身后,云锦提了一大桶水来捡起小白的瓜瓢把几个男子都泼走了。

  丽染往茶壶里倒了一些白色粉末,端到书房:“皇上,刚煮好的茶。”她倒了一杯茶放在案上。皇上冷眼看她:“出去。”丽染屈膝:“是”自从碧研走后,皇上就变得特别冰冷,也从来没有去过后宫,丽染还可以接近他,完全是因为括儿喜欢丽染陪伴的缘故。

  柳州分别后,世廷和小白要回家去了。路过水潭:“夫君,你教我游水吧。”挑柴的姑娘听到笑声不断,心里好奇,走近水潭,刚好与裸着上身的世廷对视,世廷连忙把小白拉到前面挡着,姑娘红了脸,丢下柴跑了。小白转身看着世廷,世廷一脸无辜:“我也没发现有人走近,别怪我啊。”小白游到岸上坐着:“我不要你了。”

柳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