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鲸落登基

  世廷来见皇上,括儿在一边练剑。“臣弟拜见皇上。”“平身”皇上写着遗诏,传位留鹰王。他放下笔:“坐吧。”世廷坐在石凳上,皇上把遗诏卷起来放到世廷手边。“括儿”括儿跑过来:“父皇,儿臣是不是进步了?”皇上拉着孩子:“括儿进步了,每天都要好好读书练功,知道吗?”“儿臣记住了,父皇。”皇上看了一下世廷:“括儿,这是你皇叔,你还记得吧?”“皇叔”世廷笑到:“括儿过来,皇叔看一下是不是又长高了。”括儿走到世廷跟前。世廷慈爱的看着他:“括儿确实长高了,都会练剑了。”世廷看了一下他的木剑:“这是括儿自己做的吗?”“不是,是染妃娘娘做的。”括儿又跑到皇上跟前:“父皇,染妃娘娘去哪里了,儿臣好久都没有看见她了。”“她回西凉了,括儿先去玩吧。”“是”括儿拿着木剑走了。

  皇上倒了两杯酒:“世廷,你离开皇宫后去了哪里?”世廷喝了酒:“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皇上喝了酒又倒了一杯:“西凉的暗杀和你离开京城后的追杀,都是朕,亲自安排的。”皇上看着世廷,世廷平静的说:“我知道。”皇上举杯饮酒:“陈震抄家,碧研投崖,赵元冤死,还有去了西凉的九个兄弟。这是朕,坐上皇位的代价。”皇上倒酒:“朕知道你恨朕,但朕还是要把赵朝交给你,恨是恨,爱是爱,但传位事关赵朝千万百姓,朕不能糊涂。”皇上给世廷倒酒:“这杯酒,朕敬你,走到今天,你我,都不容易。”世廷端起酒与皇上碰杯:“皇上万岁,臣弟当尽全力辅政。”皇上喝了酒:“朕只后悔一件事,不该同意西凉的联姻。”皇上倒酒,端杯,世廷轻按他的手:“别喝了。”皇上看着世廷,吐出血来。“皇上,太医,快叫太医!”公公急忙跑去叫太医了,皇上轻声说:“你不会伤害括儿,对吗?”世廷扶着他:“括儿是我的侄子,他叫我一声皇叔,我当然不会害他,你放心。”皇上端起酒杯饮下,这一生,一杯血酒敬自己。“皇上”酒杯落了,皇上倒在了石桌上。“皇上?”

  突然国丧,万民悲痛。

  小白担心世廷在皇宫里出事,偷偷进宫去找世廷。侍卫拦着小白:“你是什么人?”“我—”司马志走过来看到小白,作揖行礼:“王妃娘娘”小白问:“你可以带我进去吗?我要找我夫君。”“娘娘当然可以进去。”小白跟着司马志进去了。

  全是丧幡白绫,小白莫名的感到害怕,她还没有见到世廷。司马志带着小白去找留鹰王,世廷跪在灵堂里,看到小白来了,起身把小白拉出去。“你怎么来了。”“我来找你。”

  皇上出殡后,留鹰王登基。

  小白莫名其妙的成了皇后,又听说西凉造反。

  世廷太忙,都没有时间理她。

  外面大雪纷飞,小白自己待在寝宫把红梅插在花瓶里,她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

  两年后,西凉兵一直打到了京城。

  世廷看着手中的兵符:“赵朝要亡在朕的手里了。”小白拿起兵符:“不论怎样,我都会陪着你。”世廷泪眼看着小白:“赵朝没有败给荆国,却输给了一个小小的西凉。”小白陪着世廷坐了一夜,世廷,夫君,侯爷,皇上,这是小白最后一次陪你了。

  天亮了,世廷拿剑带着御林军与西凉兵打最后一战。

  小白走上石阶,看着火炉里的剑,喝了一碗烈酒。她拿布裹着剑柄,把长剑抽出来,烧红的剑烙在心上,很疼。世廷,对不起。我不是小白,不是韶葙,我是西凉公主,雍古鲸落。烈酒倒在剑上,一阵白烟起,剑变了颜色。

  世廷在血雨中拼杀,小白骑在马上带着西凉兵看着。世廷看到了她,小白,为什么你身后站着那么多西凉兵?为什么你握着剑却不帮我?骑任大喊:“杀了赵朝皇帝!”世廷看到小白身后的兵全部冲过来,小白和雍古骑任一直挨在一起。

  躲不过乱剑,世廷倒下了。“皇上—”小白下马跑过去,她抱着世廷泪流不断。世廷看着她:“你一直都是我的小白,对吗?”小白痛苦不堪:“我不是小白,不是韶葙,我是鲸落,雍古鲸落。”世廷落泪了:“你骗我,你怎么会是鲸落呢,你只是我的小白,一直都是。”“世廷”“对不起。”世廷抬手给她拭泪:“别哭,我心疼。”真的,别哭,别哭,我心好痛,好痛。世廷看着她,泪眼里浮现出韶葙落进莲池,小白掉进海里时他们对望的场景。

  小白感觉到世廷的手慢慢的垂落了“世廷?”亡国之痛,背叛之毒。死,解脱的死,来了。世廷闭上眼,愿生生世世不再为人。“世廷?”“世廷”“啊—”小白抱着世廷撕心裂肺的哭喊,悲痛将她撕裂,后悔将她吞噬。

  司马志带着括儿逃出了京城。“中侍郎,赵朝是不是亡国了?”司马志蹲下来看着括儿:“公子,赵朝亡了,但赵朝的百姓还在,不管是什么朝代,只要百姓安乐,那就是一个好朝代。”司马志说着,自己都没忍住眼泪。

  太阳缓缓升起,金光散发,照得偌大的皇宫金碧辉煌。鲸落穿上龙袍,戴上冠冕,踏入大殿,一步步走近龙椅。她走上台阶,转过身来,傲视天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跪拜,万民俯首,这,就是朕要的天下。

  西凉起义,攻破赵朝,西凉公主,赵朝皇后,雍古鲸落,登基称帝,改国号为朝起,成为四海八荒第一女帝。

  燕国朝会。

  燕国皇帝李岱说:“赵朝亡了,如今的朝起,战后千疮百孔,百姓怨声载道,朝廷兵力损减,燕国可以趁机攻打朝起,各位爱卿以为如何?”李布说:“皇上所言甚是,此时攻打朝起,胜算最大。”群臣附议。

  燕国镇国大将军李布带兵渡过赛海攻打原来的西凉,很快,西凉沦陷。

  鲸落内理朝政,外抵燕兵,日夜操劳。她写信给荆国的朗昭:朗昭哥哥,朝起新国,朝政不和,各地起义,燕国趁火打劫,侵占了原来的西凉,韶葙初为君父,内外顾及不暇,望朗昭哥哥能出兵解难,韶葙重谢。

  朗昭收到鲸落派人送来的信,看着袖上桃枝:你在我心里插了一截桃枝,如今,思念日夜灌溉,桃林成片,思念之情,覆水难收。

  朗昭几夜不眠:我手上有十万士兵可以调用,跟皇上如实说明,皇上一定会收回兵权。我若是擅自带兵去朝起援助,那就是叛国,纵然兄长宠我,面临叛国大事,他也一定会狠心杀了我,此番我若是帮了姑娘,便是自掘坟墓,再也不能回荆国了。

  朗昭提笔写信:皇上,臣弟故友韶葙也就是现在的朝起新帝鲸落来信求助于我,燕国攻打朝起西凉,故友左右顾及不暇,臣弟带兵前去援助,没有事先告知皇上,请皇上恕罪。

  鲸落收到朗昭回信:姑娘有难,朗昭万死不辞,我已带十万荆兵西下,将直接于西凉御敌。

  朗昭带兵到了西凉外的白鹭洲与鲸落见面。“朗昭哥哥”朗昭看着她华衣锦服:“姑娘,不,皇上,朗昭来了。”鲸落笑到:“多年不见,朗昭哥哥还是这么年轻。”“皇上这话说的,皇上不也才二十来岁。”鲸落高兴的说:“朗昭哥哥,这边请。”两人并肩走着:“朗昭哥哥这次来我朝起援助,皇上知道吗?”“没与兄长说,他不会让我来的。”鲸落停下脚步看着朗昭,荆国和我,你选了我。她向朗昭作揖:“朕决对不会亏待朗昭哥哥。”朗昭作揖:“我既然来了,一定帮皇上退敌。”

  鲸落大摆宴席,招待荆兵。“朗昭哥哥,朕先敬你一杯。”朗昭端杯同饮。鲸落倒了酒:“这一杯,朕替朝起百姓谢你。”朗昭喝了酒,御敌将军鹤庆给朗昭斟酒:“跃秦王,鹤庆敬你一杯,以后打仗还要跃秦王多指教。”

  鲸落在白鹭洲待了几日,就要回京了。“朗昭哥哥,朝中政务堆积,朕就先回去了。”朗昭作揖:“恭送皇上。”“战场危险,你小心点。”朗昭笑到:“是”鲸落骑马走了,朗昭看着她远行不见了,才转身回去。

  荆国皇帝得知朗昭带兵去了朝起,火冒三丈。“朗昭疯了!”几个大臣连忙跪下:“皇上息怒。”子虚丞相问:“皇上,该怎么办呐?跃秦王带走的可是十万士兵啊。”“丞相,你快去追回朗昭,只要把他劝回来,朕既往不咎!”“是”

  子虚丞相快马加鞭赶到白鹭洲,被朝起的士兵擒了带到鹤庆跟前。“我乃荆国子虚丞相,带我去见跃秦王。”鹤庆派人叫来朗昭。“丞相”朗昭给丞相松绑。“丞相怎么来了?”“跃秦王,是皇上派我来的,皇上让我劝你回去,只要你跟我走,皇上可以既往不咎。”“丞相,我不会回去了。”“为什么?跃秦王你糊涂了?你这是叛国!”朗昭拉着丞相回到自己的房间。“丞相,我知道这是叛国,可是—”“可是什么?”“我也跟你说不清楚,我不会跟你回去的。”“跃秦王,皇上可以恕罪,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留在朝起,朝起灭亡跟你有何关系啊?”“丞相,朝起新帝是我故友,故友有难,我不能袖手旁观。”“为了一个故友,跃秦王可以连国都背叛了吗?”“丞相,你冷静一下。”“你要臣怎么冷静啊,跃秦王。”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丞相先休息,明早我给你答复。”“是”朗昭出去了,丞相倒了杯茶坐在地上。

鲸落登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