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灵妖妖

  鲸落看到朗昭嘴唇发黑,心里难过。“你也中毒了,肯定也很难受。”“我还好,不过,这是什么毒?能不能解?”“虽然是剧毒,但有药可解。”朗昭求生欲来了:“那现在怎么找解药?”“沙漠上有一种复活草,卷成枯草团,随风乱滚,遇水而生。只要找到它就可以解毒。”朗昭看了一下宽阔的树林:“那先找到沙漠吧。”鲸落站起来,朗昭拿剑扶着她走了。

  走了半日,两人都没有走出树林。鲸落强撑着一直走,她要给朗昭找复活草。朗昭看她脸色惨白:“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再走吧。”“好”鲸落坐在地上,朗昭说:“我去附近找点水。”“嗯”朗昭走了,鲸落靠在树上表情痛苦。

  灵妖妖骑马打猎,听到茂林里有声响,一箭射过去,朗昭侧身抓住长箭。他静立听着脚步声走近,灵妖妖拨开树枝,朗昭剑已出鞘,指在灵妖妖眉心。“你是谁?”灵妖妖连忙举起双手:“别误会,别误会,我只是一个打猎的。”“那你射我做什么?”“我不是故意的,把你错当成了猎物而已,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我真不是故意的。”灵妖妖看了一下朗昭:“我发誓,我没有要射你,真的只是—”朗昭把剑放下了。灵妖妖怯怯的放下手看着他,长得还挺好看。“你知道哪个方向走出去会有沙漠吗?”“沙漠?”“嗯”“一直往前走就有一片大沙漠。”“谢谢。”朗昭转身要走,灵妖妖问他:“你找沙漠做什么?”“找东西。”“我看你嘴唇都黑了,你是不是中毒了?”朗昭回头看了她一眼,灵妖妖说:“我有马,要不要借给你啊?”朗昭停住转身:“好,马在哪儿?”“在我后面。”灵妖妖转身走出去了,朗昭跟过去,看到了一匹黑色骏马。灵妖妖说:“我很喜欢这匹马,你要回来还给我。”“好”朗昭骑上马就要走“唉—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我自己把马骑回来。”朗昭说:“我还有个朋友,她受伤了,我要带她。”“哦”“你住哪儿?我一定把马还你。”“我是曦曦族族长的女儿,住在沙漠北边的莫代河。”“好,我记住了。”朗昭走了,灵妖妖又叫住他:“唉,你叫什么名字?”“朗昭”灵妖妖跑过去:“我要吃仙人掌的果子,你给我带回来!”

  听到马蹄声,鲸落连忙站起来,原来是朗昭。“你哪儿来的马呀?”“借的。”朗昭伸手把鲸落拉上马向着沙漠的方向赶去。朗昭骑得快,鲸落抬手抱住他,怕自己支撑不住,一时昏迷摔下马去。朗昭回头看了一下鲸落,心里甜甜的。

  骏马跑进沙漠,扬起黄沙。鲸落靠在朗昭背上,痛苦不堪。她的左肩感觉像有滚烫的热水一直倒在上面。朗昭骑马慢走,看到了仙人掌旁边的枯草团。“鲸落,你看那团枯草是不是?”鲸落看了一下,下马摔在地上。朗昭连忙下来扶她,又跑过去踢来了枯草团。“是复活草。”朗昭看着长满尖刺的草根围住的淡白色的多肉花:“是不是吃里面那个花,还是果,那个?”鲸落说:“必须给它水源,里面的花才会变色,变色后吃了才能解毒。”“那你不早点说,我们都没有带水来。”鲸落轻声说:“只要是有水的液体都可以。”朗昭立马拔出剑:“那我放点血。”鲸落连忙阻止他:“不能用血。”“那怎么办?”鲸落没有说话,朗昭顿悟“哦”

  朗昭用剑把复活草挑到仙人掌后面,回头看了一下鲸落,准备撒尿。他看到不远处有东西滚动,跑过去把复活草踢过来。

  复活草碰到水源,根都翻下来扎进了沙土里,白色的花逐渐变成了紫色。朗昭把花摘了跑过来,他拿了两朵给鲸落。鲸落拿过花看了他一眼,朗昭立马红了脸,像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

  鲸落吃了花,朗昭丢进嘴里,一口吞了。“我一下就感觉喉咙清爽了,好神奇。”他看着鲸落,微红着脸:“你呢,你好点了吗?”鲸落浅笑:“好多了。”朗昭拿剑削了很多仙人掌的果子,脱了衣服兜着走回来。他给鲸落剥了一个,自己也吃了几个。

  “你摘这么多,吃不完的。”朗昭剥给她:“马的主人要吃。”“你认识马的主人啊?”“不认识,但是她说她要吃。我们要去莫代河还她马儿。”“嗯”

  朗昭两人骑马出了沙漠,已经是晚上了。朗昭向前抬腿下马,扶着鲸落下来。“就在这里过夜吧。”鲸落坐到开满淡黄色小花的树下,朗昭牵马拴在另一棵树上,走过来坐着。鲸落看着他:“要是我中的毒解不了,你该怎么办啊?”“陪你一起去黄泉路上散步,免得你一个人孤单。”鲸落惨白的脸上露出笑容,朗昭仰脸看着天上星星:“星星真好看,月亮弯弯的。”活着真好。

  天亮了,朗昭先醒来,看着鲸落身上的落花,只要是跟你在一起,我好像随时随地都能触碰到世间的美好。鲸落醒了,朗昭移开目光坐着。

  朗昭牵着马走过莫代河上的吊桥,向着前面的人家走去。灵妖妖割草扔进背篓,看到朗昭,向他招手:“嘿—我在这里!”朗昭牵马走过草地来到她身边,把手上提着的果子给她。“仙人掌的果子。”“你真的摘了呀。”妖妖打开衣服看到果子可开心了。她看向鲸落:“你下来把马还我。”鲸落下马,妖妖抚着马背:“黑驹子,是不是跑累啦?”她拿草给马儿吃,不停的摸着马脸。朗昭说:“谢谢你啊,你的马儿帮了忙。”妖妖看着朗昭:“你给我摘了果子,抵平了。”马儿低头吃草,妖妖把果子放进背篓里背起背篓。“你们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妖妖看了一下鲸落:“你受伤了。”“小伤。”妖妖看着朗昭:“你们要去我家里吗?我做饭给你吃。”“好”“走吧。”妖妖牵马走在前面。

  妖妖把马儿牵进马棚,将背篓里的草倒在马槽里走出来。“进去吧,只有我和我娘在家。”走上石阶,大娘就出来了。“妖妖,你带朋友回来啦。”“大娘”族长夫人看着鲸落温和的笑着:“唉”“娘,你做饭了吗?”“做啦做啦,你们快进屋吃饭吧。”“谢谢大娘。”

  朗昭大口大口的吃着,妖妖看着他:“你是饿了多少天了饿成这样。”被她这么一问朗昭有些尴尬,大娘拿筷子打了一下妖妖:“吃你的饭,管这么多。”大娘给朗昭夹菜:“你别见怪,男人嘛,肯定要吃的多点。”“谢谢大娘。”

  妖妖要去河边洗衣服,朗昭跟着去了。他躺在花草地里看着天空,嘴里还叼着一根草。心里想着鲸落在马背上抱紧自己的画面,嘴角上扬。天上飞过一只鸟,朗昭迅速反应抬手挡脸坐起来。“好恶心啊。”妖妖问他:“什么?”朗昭走过去洗手:“鸟屎落在手上了。”妖妖大笑,朗昭看到木盆里有自己的衣服:“我的衣服我自己洗吧。”他走过去抓出衣服认真的洗着。“你还会自己洗衣服啊?”妖妖看着朗昭的侧脸,颇有好感。“大丈夫,上的了战场,洗的了衣服。”妖妖笑道:“那你把我的衣服也洗了吧。”妖妖把衣服丢给他,朗昭一脸不情愿:“我洗不干净的。”“没事,随便洗洗就好了。”“好吧。”朗昭把自己的衣服拧干后丢进盆里,开始洗妖妖的裙子。妖妖蹲在他旁边看他洗,朗昭一用力就把裙子搓烂了。妖妖叫起来:“你把我衣服洗烂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妖妖打他肩膀。朗昭轻轻的揉搓着“我轻轻的,可以了吧?”“哼—”

  衣服洗完了,朗昭一只手托着木盆跟着妖妖走到晾衣裳的院子里晾衣服。妖妖端出晒着辣椒山药的竹匾让朗昭晒到屋顶上去。朗昭踩在凳子上放上去了,妖妖又说:“你怎么轻轻松松的就放上去了,你下来。”朗昭下来了,妖妖要他把晒着花茶的竹匾端给她,朗昭照做了。妖妖踮起脚努力的把大大的竹匾推到屋顶上去,屋顶上晒太阳睡懒觉的猫咪跳到竹匾上,竹匾翻了,妖妖慌乱中后退踩空,和高凳子一起倒下来。朗昭抱住她,努力憋笑。妖妖刚开始还找到了一丝丝英雄救美的唯美感觉,看到他憋笑就有点生气了。她推开朗昭:“都怪你!”“怎么怪我啦?”“怎么不怪你,你为什么要让我上去?”朗昭无言以对:“好吧好吧,是我的错。”妖妖满意了:“那怎么办,茶叶撒了一地,我娘要骂我了。”妖妖说着拿扫帚把茶叶扫到墙角用凳子和扫把挡住了。“我们去摘香蕉吧。”

  朗昭爬上香蕉树用妖妖递上来的弯刀砍了两下香蕉,然后伸手把它瓣下来给妖妖,妖妖把绿香蕉放到背篓里。朗昭跳下来,又爬上另一棵香蕉树。

  夜里下雨了,雨打在香蕉叶上,吧嗒吧嗒的,很动听。

灵妖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