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伽蓝

  鲸落最后一天去义诊,朗昭和妖妖都跟着去了。朗昭倒了杯花茶给鲸落,鲸落喝了一口对排队看病的人们说:“药材抓完了,我只能给各位写药方了啊。”闻言,有些人就走了,有个戴面纱的姑娘走来看着朗昭坐下,朗昭看着她的眼睛,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姑娘伸出皓腕:“大夫,我近来身体不适,劳烦大夫把把脉。”鲸落一边给她把脉一边问:“姑娘有什么不适的症状?”“就是吃了东西要吐,莫名的干呕,还有—”“姑娘这是有了身孕了。”“当真?”“我是大夫,自然错不了。”姑娘抬眼看着朗昭摘下面纱,朗昭吓了一跳,正是赌场里的那个女子。“怎么是你?”鲸落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朗昭:“你们认识啊?”“我—”女子笑到:“何止是认识。”女子站起身走向朗昭,朗昭后退:“你做什么?”妖妖不解的看着,女子说到:“公子,奴家虽出身赌场,却也未曾许人,如今怀了公子的骨肉,公子可不要辜负了奴家。”妖妖震惊:“什么?哥哥,你—”鲸落闻言也看向朗昭又打量了一下女子。朗昭脸都白了:“你胡说什么?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女子责怪他:“公子怎的这般说话,奴家冰清玉洁的许了你,你莫不是要反悔?”“我,我—”鲸落和妖妖都看着他怎么说,朗昭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鲸落,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我第一天来陪你义诊去了赌场玩,然后就,就好像喝了一杯酒,然后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再醒来的时候,我就,我—”妖妖问:“就怎么了?”“我,我—”朗昭看了一眼女子:“我就在她床上了。”“但我真的什么都不清楚。”朗昭看着鲸落:“我发誓!”鲸落和妖妖又看向女子,女子说:“公子醉酒,许是忘了,可奴家—”鲸落和妖妖又看向朗昭,朗昭羞耻至极,百口莫辩,连说话都结巴了:“姑娘,你,不要冤枉我行不行?”女子落泪了:“公子若是不认,奴家又有什么办法。”她拿面纱拭泪:“既然如此,奴家无名无分怎能生下这个孩子?倒不如一死了之。”说完便要撞墙,鲸落拉住她看向朗昭:“朗昭,不管怎样,孩子是无辜。”朗昭自己都想撞墙了:“鲸落,我—”“我相信你。中间可能有误会,但是孩子生下来可以滴血认亲。”朗昭还能说什么,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看着女子:“你叫什么名字?”“伽蓝。”“那,那你父母呢?”“奴家独身一人,开赌场维持生计。”朗昭看了一下鲸落:“那,那就把孩子生下来滴血认亲吧。”“嗯~”

  鲸落把药箱挎在肩上:“我们回去吧。”朗昭看了一下伽蓝,闷闷不乐的走了。

  回到家里,妖妖做了饭,大家都围坐着饭桌,鲸落对伽蓝说:“伽蓝,吃饭吧。”“好。”妖妖也动了筷子夹了点菜,就朗昭一个人冷着脸坐着。妖妖看着他:“哥哥”朗昭拿起筷子又放下:“我不想吃了。”他起身走了。

  朗昭走到吊桥上又蹦又跳,吊桥摇得厉害,准备过桥的人都停住了,朗昭看到,快步走过桥让带小孩的妇人过去了。他郁闷极了,捡起石子扔进河里激起水花。他坐在河边看着水里的倒影,气不打一处来。闹这么一出,鲸落怎么想我啊,我还要不要活了?真是越想越气!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要是真是我的孩子,那,那我怎么办?我怎么跟鲸落解释?鲸落怎么看我啊?就算是我做了什么,那,那我也是无辜的,我,都是那个女人害的,一定是她给我下了药还勾引我,对,一定是这样!

  生气!

  朗昭躺在草地上,越想越郁闷。

  天亮了,朗昭在河边醒来,捧水洗了脸,极不情愿的走回了妖妖家。

  “夫君”朗昭吼她:“谁是你夫君!不要乱叫!”鲸落出来了:“朗昭,你昨晚去哪儿了?”“没去哪儿。”朗昭上楼回了房间,他都不好意思看到鲸落了。

  过了两天,鲸落等人就要回京城了,妖妖锁了门:“走吧。”

伽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