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家

  朗昭端了补药在门口碰上骑任,微微躬身:“皇上”“嗯”骑任走了,朗昭进来。他把托盘放在桌上,端了补药坐到床边轻声说:“鲸落,喝药了。”朗昭一走近,鲸落就知道是他。她睁开眼坐起来,朗昭舀起一勺药轻轻吹着送到鲸落嘴边,鲸落喝了药,伸手去拿药碗:“我自己来。”“好,小心烫。”朗昭看着鲸落喝完了药,接过药碗说道:“你脸上不见一点血色,喝了药我才能放心些。”“不用担心,没什么事了。”她重新躺下,朗昭帮她拉了一下被子。

  又过了半月,朗昭来看鲸落,却见鲸落在收拾东西。“朗昭”“嗯,你收拾东西要去哪儿啊?”鲸落坐下来:“我要去出家了,你带珅儿回西凉吧。”朗昭心里一沉,你终究还是放不下。“我不回西凉,我要跟着你,保护你。”鲸落笑了一下:“难道你要跟着我出家?”朗昭想了一下:“我去带发修行,陪着你。”“那珅儿呢?珅儿怎么办?”“珅儿就让妖妖帮我带一下吧。”鲸落劝他:“这样不妥,妖妖自己都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让她带着一个孩子,还嫁不嫁人了?”“她要嫁人了,我把孩子带走就行了啊。”妖妖牵着珅儿走到门口,就听见鲸落对朗昭说:“朗昭,我欠了你很多,但是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妖妖是个好姑娘,你们三个都回西凉吧。”朗昭委屈道:“你不要我也不至于把我推给别人吧。”鲸落说:“你总得给珅儿找个娘啊。”珅儿跑进去:“爹—”妖妖跟着进去了,珅儿跑到朗昭身边,朗昭摸着他的头,看了一下鲸落:“珅儿乖,叫娘。”珅儿看着鲸落,一脸天真烂漫的喊:“娘—”朗昭笑看着鲸落:“珅儿,以后她就是你娘了,我们爷俩要一直跟着她,她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知道了吗?”“知道了。”鲸落对付不了朗昭了,自己挎了包袱就走了。朗昭抱起珅儿跟了出去,妖妖轻声喊了句:“朗昭哥哥—”但是朗昭头也不回的跟着鲸落走了。

  妖妖追出去,眼含泪水:“朗昭哥哥”朗昭回头对她说:“妖妖,我们要去庙里住一段时间。”朗昭知道妖妖喜欢他就说:“你也知道我是怎么都要跟着鲸落的,你还小,就不要跟着我们浪费时间了。”朗昭转身走了,只有珅儿还回头一直看着她。妖妖流下眼泪,如果跟你在一起是浪费时间的话,那没了你,时间对我而言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妖妖停在那里,看着朗昭三人越走越远,为什么,鲸落没有了皇冠我还是比不上她。现在我该怎么办?跟上去已经没有我的位置,退下来,我又能去哪里?野漠的家已经不在了。“妖妖”妖妖含泪回头,是皇上来了。她擦了一下眼泪行礼:“皇上”骑任看着她:“你怎么哭了?”妖妖不语,只是一直流泪。骑任看了一下走远的鲸落和朗昭:“他们为什么不带你走啊?”“我是多余的。”骑任有些怜悯她:“你要是没有地方去了,就留在宫里吧。”

  鲸落上了空心寺,朗昭望着寺门:“鲸落,你真的决定了吗?”“入佛门,不悔。”鲸落拾阶而上,守门的和尚单掌竖在胸前行礼。鲸落回礼后进去了,她跪在佛前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世廷,青灯伴古佛,你走了,我便不再沾惹红尘了,这一生,我将为你素心祈祷,叶落作尘土,红影化春泥,你魂归梦萦处,风香是我胭脂味,甜露是我相思泪。

  朗昭亲眼看着主持拿起她一缕长发剪断,又剪断一缕,青丝未白发,你心已绝情。断了的青丝,断不了的爱,鲸落,真的等不到了吗?

  一年后。

  空山新雨后,铮铮的伐木声传来,珅儿拿着朗昭用草叶给他编织的蝴蝶蚂蚱等小东西向正在抡起斧头砍树的朗昭走过去,他伸手去抓朗昭的衣角:“爹,我饿了。”朗昭回头看了一下儿子:“把这棵树砍了就回去,好不好?”朗昭接着砍树,斧头斜砍,树干上飞出了一块小木片打在珅儿额头上,朗昭发现了连忙放下斧头蹲下来看他:“打到额头了,疼不疼?”珅儿揉了一下额头:“不疼。”“珅儿真棒,是男子汉就不能轻易说疼。”“吱—”朗昭听到树干要断裂倒下的声音,回头望了一眼,急忙抱起珅儿两步跨开,枝繁叶茂的大树一下就倒在了刚才父子二人站的地方。朗昭对臂弯上的珅儿说:“好惊险啊,吓到你没有?”珅儿才不管什么危险:“我要回去吃饭饭。”“好,回去吃饭。”朗昭抱着珅儿走了几步,看到树干后面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在动,以为是兔子,就把珅儿放下来轻轻的走近,一把抓住了它。珅儿高兴的喊:“抓到啦,抓到啦。”结果朗昭提起来一看,是只受伤的小白猫。“是只小猫咪。”他提给珅儿,珅儿连忙抱着。“爹爹,我要带回去。”“好,带回去养着。”

  鲸落一身素色衣衫,盘坐在铺了满地金黄的银杏叶上闭目诵经。歪斜生长,撑歪了一方屋顶的银杏树落尽繁华依然傲然挺立,四散枝叶,揽着暖阳。朗昭看了一下鲸落,悄悄的拉着珅儿走了。父子俩回房给小猫包扎了一下受伤的腿:“我去给你做饭吃。”珅儿摸着小猫:“好。”

  朗昭在厨房做饭,被烟呛得受不了了,连忙舀了些水到锅里,硬是把炒菜变成了煮汤。他打开木窗,看到鲸落还在树下静坐。为了陪她,他带发修行,素衣素食,一年了,除了平时说话,他都没有怎么接近过她,也从来没有见她笑过,她好像真的什么都看淡了。朗昭的热情逐渐冷却,不是不爱,是鲸落太淡漠了,让朗昭的爱也渐渐沉淀。“爹—”珅儿走进来,朗昭舀出饭菜放到桌上给他吃,但珅儿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怎么不吃了?”珅儿委屈的说:“你做的不好吃,我想吃肉。”朗昭只得哄他:“你再吃一点,明天带你下山吃好吃的。”“真的吗?”“当然是真的啦,爹说话算数。”“那娘去不去?”朗昭叹了口气:“你娘她不想去。”

  吃完饭后,朗昭教珅儿认字又去后院劈柴打水,很快,一天就过去了。

出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