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寺里刺杀

  朗昭端了水盆进来:“珅儿,洗脚睡觉。”珅儿坐到床边自己脱了鞋,朗昭蹲在地上给他洗脚。天已经黑了,卢樾和赵明黑巾蒙面,偷偷溜进了空心寺。卢樾小声说:“上次在野漠客栈让她给逃掉了,这次一定要杀了她。”他俩贴着墙壁轻脚溜到了鲸落的房间外。鲸落在房内看书,油灯照着的书页上晃了一点影子过去,鲸落抬眼,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她的窗外没有树,所以不会是树枝摇动的影子,如果是鸟儿或者其他的小动物,那一定是有声响的。她静静的坐着,垂眸,继续看书。赵明站到了门边,卢樾破窗而入,鲸落把书扔向他,一手掀开床铺抓起剑,卢樾不等她拔剑就快刀疾舞,伤了她一刀。朗昭挠珅儿的脚心,珅儿开心的笑着抽脚:“痒—”突然听到破窗的声响,朗昭拿剑跑了出去。

  鲸落被卢樾踢来的桌子撞到床上,抬脚踢翻它后,茶壶杯盏摔裂,碎了一地惊醒了入睡的僧人们。朗昭跑来与守在门口的赵明交手,僧人们持棍前来,一起制服了赵明,朗昭正要冲进屋里,鲸落就被踢到门上撞破门板倒在了朗昭怀里:“鲸落!”卢樾逼近,朗昭用剑指着他:“你是什么人?”“留鹰王的人!”利剑刺来,朗昭放开鲸落,执剑去挡,赵明趁僧人们不注意,抬开压在身上的数十根木棍,跳起身来挥剑砍断了两截,鲸落偏头避开飞来的一截木棍向他打去,僧人们没遇到过这种刀剑夺命,生死过招的情况,乱作一团,也没帮上什么忙。

  鲸落一剑刺中了赵明,血溅出来,僧人纷纷后退“阿弥陀佛。”鲸落拔出血剑挑了他的蒙面巾。“赵明!”赵明一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仇恨的看着鲸落:“没错,是我!我要替三哥杀了你!”他满嘴鲜血,表情痛苦,却还要提剑来杀她,鲸落避开攻击,抓着他刺剑的手折回去,赵明的剑就逼在了自己脖颈上,卢樾看到,停了一下,鲸落说:“回去吧,你们杀不了我的。”赵明对卢樾说:“杀了鲸落!”卢樾犹豫了一下:“放他过来。”朗昭小心提防着卢樾,鲸落放了赵明,赵明向前走了两步,转身去刺,卢樾欲上前朗昭一剑横在眼前,又打开了。僧人们看着赵明刺剑不成被鲸落割了喉咙倒地死亡,吓得连喊“罪过罪过。”“七皇子!”主持劝话:“两位别打了,莫要再伤性命啊。”卢樾看赵明死了,又打不过朗昭,收了剑后退两步:“鲸落,来日方长!”卢樾跑了,朗昭不想留个隐患,正要追上去就听鲸落说:“别追了。”“他跑了还会有下次。”鲸落只说了两字:“无妨。”主持问:“鲸落,这这,这怎么回事啊?”鲸落愧疚的说:“对不起,主持,来人寻仇,扰了寺庙清静,鲸落明天就走。”“哎—”

  天明后,主持等人送鲸落三人出了寺门,鲸落转身双手合十微微鞠躬,主持说:“你尘缘未了,佛门不能留你。”主持等人回了寺门,朗昭对鲸落说:“走吧。”“喵~”“小猫咪。”珅儿抱起跑出来的小白猫。

  朗昭问鲸落:“我们去哪儿?”鲸落说:“我也不知道。”

  下山后,珅儿很是兴奋,和小猫跑在前面。街上人群熙熙攘攘,朗昭和鲸落并肩走着,他侧脸看了一下鲸落,重新燃起了爱情的希望。

  走着走着,下雨了,街上行人渐少,风从山间吹来了薄雾,给这座去往京城的闹市添了些江南的湿润淡雅。朗昭陪着鲸落慢慢走着,不慌不忙。雨下的也不大,更像是一场对闹市的调情。一辆华丽的马车过去了,鲸落看了一下街边的歌楼:“进去躲雨吧。”朗昭叫珅儿:“珅儿。”马车慢了下来,几根细指撩起了车帘,妖妖探出脸去看,朗昭牵着珅儿和鲸落进了歌楼,后面还跟着一只小白猫。“停一下。”坐在车夫旁边的侍女侧身问道:“皇后娘娘有何吩咐?”妖妖戴了红色面纱出了车厢,侍女连忙下车去扶着她下来。妖妖一步一聘婷走进了歌楼。

  歌楼是圆形建造,中间露天,戏台上戏子淋雨唱着悲欢离合,雨顺着屋檐滴落,一串两串无数串,雨滴串成的珠帘垂在了过道外,说是过道,其实是入座的地方,楼里冷冷清清,不过茶客两三人。鲸落三人刚围桌坐下,就来人添热茶了。进门便是两边斜上的木梯,妖妖走了右边,到了二楼,妖妖隔着雨帘看到了朗昭,故人一面,情海翻涌。

  妖妖落座,刚才给鲸落二人添茶的小二勤快的跑了半圈到妖妖跟前往茶壶里倒了热气腾腾的茶水。妖妖说道:“多谢。”小二微微躬身点头过去了。侍女给妖妖倒了杯茶,却见娘娘一直看着对面的人,侍女看了一下鲸落和朗昭,心想可能是娘娘认识的人。

  小二穿过煮茶的厨房入了背后的另一个房间,小房间里守着两个带刀侍卫,两人中间是一截楼梯。小二在其中一个侍卫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侍卫点了点头上楼去了。楼上是个一尘不染的大房间,房间的主人正负手背在后面看着窗外听雨。听到脚步声,冷冷的问道:“什么事?”侍卫禀告:“二楼有客人,一位是朝起先帝,一位看穿着打扮也是宫中贵人。”男子转过身来,此人就是泥濛国最小的皇子承墨。

寺里刺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