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劫法场

  珅儿听到开门的声音,连忙跑出来,小猫第一个冲进来蹭着珅儿的裤腿。“爹”“珅儿”朗昭蹲下来把鹅给他:“有没有想爹啊?”珅儿撕了点肉吃:“想”小猫闻到肉香,抬起前腿抓珅儿:“小猫也要吃。”朗昭替珅儿分了点肉喂猫。

  朗文行了几日来到了皇宫,她被士兵拦住:“闲人不得入内。”“麻烦你通报一声,我是朗昭的妹妹。”悦耳的女声传来:“谁是朗昭的妹妹啊?”戴着垂纱斗笠骑马而来的妖妖侧脸看了一下朗文。守宫门的两个士兵连忙抱拳行礼:“拜见皇后娘娘。”朗文看着妖妖:“我是跃秦王朗昭的妹妹,从荆国来找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朗文。”妖妖说:“朗昭不在宫里。”“那他去哪儿了?”“我前几日倒是看见他了,要不这样吧,你先留在宫里,等我下次遇到就告诉他你在找他。”朗文千里迢迢的来找哥哥也确实辛苦了,不想再继续颠簸就说:“好,多谢皇后娘娘。”妖妖笑了一下驾马出宫去了,后面押了四个囚车,还有一个囚犯是个女子。

  珅儿站在摊前吹糖人,糖人老板用珅儿吹的鼓起来的小球捏成了一只白马,用细棍插起来递给珅儿,珅儿问:“这个可以吃吗?”“可以吃的。”“谢谢叔叔。”朗昭给了钱就带着珅儿和鲸落走了。街上路人都在往前走,还议论不停:“朝廷要处决聂大侠了。”“何止聂大侠,这次要一起处决四个。”“都是起义军?”“可不是嘛,夜郎义军头领花澄也在其中。”“艾,那花澄与朝廷夜郎一战不是胜了吗?怎么还被抓来了?”“你不知道啊,夜郎一战义军险胜是因为花澄引开了朝廷的两个将军,那两个将军武功高啊,把花澄给生擒了。”“是吗。”“哎—花澄也算是女中豪杰了。”鲸落三人跟着也来到了刑场。刑场上跪着四个囚犯,确实有一个女子,应该就是百姓口中的花澄了。戴斗笠的监斩官走上刑台取下了斗笠转过身来面对群众站着,原来是妖妖。“今日处决四人,打着劫富济贫的幌子烧杀抢掠散布谣言的聂锋,据守夜郎不降,负隅顽抗的造反头领花澄,明目张胆公然挑衅朝廷威严的无知之徒少顾,落草为寇还敢对抗朝廷平乱的江小。”妖妖坐到椅子上,寻视着台下。她知道,劫法场的人就混在群众里面。随着妖妖的视线扫过来,卢樾抱剑低了一下头,让斗笠的帽檐挡住了脸。鲸落怕人多眼杂,惹上麻烦,就拿素色围巾遮了半边脸。妖妖看到朗昭,目光柔和了一下随即又变回了冷漠凌厉的模样:“造反就是造反,不要说什么起义,总有那么一些自不量力、居心叵测的前朝旧臣,打着复国的名义唯恐天下不大乱!百姓要的是安宁富足,只有泱泱大国,朝起能给!顺者为民,逆者为猖!朝廷万事都以百姓利益当先,决不纵容逆反之徒!”台下群众开始窃窃私语,小声埋怨:“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争来争去还不是百姓受苦。”“就是,皇上暴政,骄奢淫逸,百姓都养着一个皇宫,国君又为百姓做了什么!”“哼,朝廷不作为还打压义军。”妖妖拿起令牌丢到地上:“午时已到,斩!”刽子手举起砍刀,一支长箭“嗖”的一声刺向妖妖,妖妖急忙翻过椅子扶手站到椅子一旁躲开了箭,卢樾拔剑跃上刑台杀了聂锋旁边的刽子手。“护驾—”朗昭身边车板上堆放的麻布袋子里抽出了几十把长剑,持剑之人纷纷冲上了刑台救人。百姓四下逃跑,两边街道涌来了无数的士兵,妖妖身后的石壁后面从两边跑出了几十个侍卫护驾,她镇静的看着混乱的场面,已是天罗地网,本宫就不信你们还逃得掉。鲸落抱起珅儿就走,朗昭也跟着走了,三人躲到临街的楼里,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卢樾砍断捆绑着聂锋的绳子,把他拉起来,聂锋道谢:“多谢!”鲸落他们待的那座楼上射出了许多箭,挡着冲上去阻止卢樾等人救人的士兵。腥气随风飘荡,血溅得像下雨一样。江小被杀死了,聂锋冲过去也被砍倒了,他倒在血泊中还挣扎着要去拿剑,背上的几把刀就无情的砍下去结束了他的生命。妖妖让一个侍卫带兵上楼清理弓箭手,鲸落三人躲到一边看着士兵们跑上楼去了。楼上传来猛烈的打斗声,窗户破裂声,一个弓箭手死不瞑目的滚下了楼梯,吓得珅儿把脸埋进了鲸落耳后。再去看外面的场面,渐渐的只剩下了卢樾花澄两人,他俩被团团围住,看样子是很难突围了。

  花澄说:“明知是天罗地网,你为什么还要来?”卢樾看着逼近的士兵:“我想来。”花澄骂道:“这么多兄弟都被你带来陪葬了!”花澄要上去拼杀,卢樾抓住了她的手腕,她转身看他,卢樾心里有一句话,再不说可能就来不及了:“花澄,我喜欢你。”她一脸决绝的表情变了,微微一笑:“我知道。”刀砍上来,两人放开了手。黄泉路上,身影一双,也不孤单。

劫法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