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逃出齐郡

  士兵们团团围住两人观战,承墨也在楼上饶有兴趣的看着。鲸落心想,此人武功也高,一直打下去,自己怕是没有什么优势,得赶紧脱身才行。她一剑挥退毅凌踩着兵器架子跃上了屋顶,承墨看着毅凌也跳上了屋顶,从屋脊上跑过去追她,承墨走下楼去,准备换个位置继续观战。鲸落跳到另一个屋顶上崴了脚,毅凌也跳过来,剑剑都想封喉,鲸落为了躲剑,一脚踩空,滑向屋檐,她看到院里有树,就跳下去抓住树枝荡到了地上,结果,承墨一剑就抵在了她身前。他没有说话就那样傲视着她,仿佛她就是他手掌里的一个玩物一样。毅凌跳下屋顶,执剑向她刺来,承墨收了剑,鲸落转身去挡,但还是被刺了一下,承墨叫住了毅凌:“毅凌”毅凌停手看向承墨,承墨说:“她已经身中剧毒,活不了多久了。”“我就是要她死在我的剑下!”两人说话间,鲸落拔腿就跑,毅凌还要去追,承墨拉住了他:“将死之人,不必同她计较。”“可是—”承墨说:“给我个面子。”毅凌抱拳:“属下不敢。”

  鲸落逃到街上,拦了一辆马车坐上去离开了齐郡。

  马车驶出城门,城门就关了。她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警觉的看向车厢顶。车厢顶上侧躺着一个撑着脑袋喝酒的少年:“听闻姑娘手上有两个玉雕,价值不菲啊。”他看着酒罐:“要不,姑娘分我一个?”鲸落抓着剑回道:“什么玉雕?我没有。”少年喝了一口酒,丢掉酒罐,跳下车厢杀了车夫坐到了驾车位上,酒罐碎裂声和车夫倒地的声音一起钻进了鲸落的耳朵。鲸落也没有掀开车帘去看,你不动我也懒得动。少年看着前方夜色:“今晚的夜色很特别。”马车突然加快,车厢“嘭!”的一声撞在了石壁上,车厢裂开,鲸落摔飞出来倒在地上,带着黑色斗笠的少年上前把剑抵在她下巴下:“给我一个玉雕。”帽檐遮了半边脸,天色也黑了些,鲸落就没有看清他的脸。“玉雕不在我身上。”“在哪儿?”鲸落随机应变:“我带你去拿。”鲸落后退两下避开剑刃站了起来,看身形,这是一个很瘦的少年。鲸落转身走在前面,少年拿剑在后面跟着她,鲸落想回头看一下,就听见少年说:“不要回头,再回头我先毁了你的脸。”鲸落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不重要,我只对玉雕感兴趣。”“那你是怎么知道玉雕在我这里的?”“不用你管。”

  银辉淡了夜色,树影交错,前面就有一个破庙。鲸落向庙里走去,少年问她:“你做什么?”“我脚受伤,走不了了,在庙里过夜,明天再走。”鲸落推开虚掩着的庙门,在庙里睡觉的朗文听到有人走进来,吓的立马站起来:“你们是谁!?”朗文突然一喊,少年就分神了,鲸落快速拔剑和他打了起来,庙里烂布飘飞,神像是凶神恶煞的模样,月光透进破窗,也照不到屋子里其它的地方,少年脚下踩到一根圆木棍差点滑倒,鲸落趁机快速的挥剑,将他逼退到朗文站的位置,朗文赶紧往旁边躲,手碰到一个半截神像,转头一看被瞪大怒视的眼睛吓了一跳,赶紧收回了手。

  鲸落扯了飘飞的破布带子将少年绑在了柱子上。她拿剑向朗文走来,朗文连忙后退:“我只是过夜的,不要杀我。”鲸落听着声音有些熟悉,朗文退到窗边被月光照到,鲸落便看清是朗文了。“朗文?”“你是谁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鲸落走过去:“我是鲸落。”“鲸落姐姐!”“你怎么来朝起了?”“我来找哥哥啊,哥哥呢?他没跟你在一起吗?”“他在德扬。”朗文指着被绑在柱子上的人“那他是谁?”朗文跟着鲸落走过去,鲸落拿起供桌上的蜡烛点燃后靠近少年,拿下了他的斗笠,少年立马求饶:“漂亮姐姐饶命,你天生丽质,貌美如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大慈大悲,善良温柔,千万不要杀我啊,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一长串词语,他一秒就拉完了,也不知道舌头干不干。鲸落问他:“你杀我是什么目的?”“没有目的啊姐姐,我就是想要你一个玉雕发发财而已,不过,我已经意识到不劳而获,抢夺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像我这种小小少年,人生第一次犯错就被杀死的话,我真的是白长这么大了,我娘知道我英年早逝,呸,早早夭折,她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姐姐,你就大人有大量,行行好,放过我吧,我不要什么玉雕了,我回去跟我老爹种地,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再也不干这些勾当了,姐姐~”听到他废话连篇,结尾还来个撒娇,鲸落忍不住把刀架到了他脖子上,少年瞪大双眼,随即眼泪汪汪的看着鲸落求饶。“名字、身份、以及玉雕的事情!”他赶忙答道:“飞球、混混、听闻姐姐有玉雕,想抢一个。”“你听谁说我有玉雕的?”“我朋友说是听道上的朋友说的。”鲸落无语,拿下了剑。

  朗文挨着鲸落在神像前面坐下,她从包袱里掏了一个馒头出来拿给鲸落:“鲸落姐姐,要吃馒头吗?”打了一天,鲸落确实饿了,她拿过馒头吃着,朗文说:“原来鲸落姐姐会武功呀,跟着你,我就不害怕了。”“我带你去找朗昭。”“好。”

  天亮后,朗文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要跟鲸落走了,飞球嚷嚷着:“美丽姐姐,你们别走啊,先给我解绑嘛!”鲸落不理他和朗文走了。

  “禀报皇后,玉雕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另外,刺杀鲸落的人也派出去了。”“有什么消息要迅速禀报给本宫。”“是。”妖妖出了房间问守在门口的侍女:“朗昭呢?”“我在这儿。”朗昭吃着苹果走过来“朗昭哥哥”朗昭把苹果丢起来又接住“妖妖,我要出去,闷死了。”“好,我陪你去。”“那快走吧。”妖妖对侍女说:“不用跟着。”“是”

  朗昭看到一个算命的人摊前围了好多人,都在听他吹牛,他看个手相收二两银子,胡扯一大堆,把人家说的忽喜忽悲,再卖一瓶包治百病的神仙救命水出去收十两,完了,还要好说歹说,诅咒加哄骗再卖两张乱画的符要人家拿回去贴着,说什么降妖除魔。朗昭听不下去了,挤到最前面坐下,他伸出手给他:“先生这么神通广大,来给我瞧瞧。”他伸出两根枯瘦的手指“看手相二两银子。”“老头儿,我看完再给行不行?你看,我是缺钱的人吗?”他给看了一下,还煞有介事的用指尖在朗昭手掌上比划着“老头儿,你比划什么呢?”老头儿严厉的呵斥:“别说话!”朗昭不耐烦的等了一会儿:“你看出什么了没有啊?”他捋了一下胡须“这位公子,你掌纹错乱,命运起伏的厉害。”“那怎么办,喝你的神仙水还是回去贴张黄纸在门上辟邪啊?”老头儿紧皱眉头,故意提高音量:“没那么简单!”“那有多复杂?或者直接问,你想骗我多少钱?”老头儿看了朗昭一眼,朗昭又说:“算了算了,我问你答。”朗昭掏出一袋银子砸在桌上按着,老头儿见钱眼开,刚刚还对朗昭有了提防,这下心都在如何把钱骗到手这件事情上来了。“老头儿,我问你,我的命中姻缘如何?”“公子相貌堂堂,正妻贤惠淑雅,在公子现在认识的姑娘里头,不过—”“错!我的妻子与我素未谋面,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个骗子!”朗昭站起来,倒了他的什么神仙水,撕了他的符纸甩得满天都是。“你,你砸我摊子!”“指什么指!”朗昭打开他的手:“你这个老头儿,老了都还不老实,招摇撞骗,小心我把你脑袋拧下来!”围观群众纷纷怀疑:“哎呀,都是骗人的。”“是不是骗人的啊?”“肯定是了,年轻人懂得多。”朗昭转过来看着大家:“大家都散了吧,这个老头儿就是骗钱的。”之前被老头儿强迫着买了药水的人要老头儿退钱:“你骗人的,还我钱!”老头儿瞪他一眼,一溜烟儿跑了。

  朗昭走出来妖妖笑着对他说:“朗昭哥哥,老头儿都被你吓跑了。”“他不想退钱肯定就跑喽。”朗昭走在前面,妖妖看着他就特别满足,这种来自心灵的满足是她皇后的地位也给不了的。朗昭在首饰摊上捡了一支狼头簪子给妖妖看:“你看,还有耳朵,是不是很适合你?”不等妖妖回答,朗昭就把簪子插在了妖妖的发髻上,还仔细的看了一下:“嗯,妖妖确实比较适合野性一点的东西。”他落下目光看到了妖妖戴着的狼牙项链:“这条项链你还戴着啊。”妖妖拿起胸前的项链低头看了一下:“这是朗昭哥哥亲手为我做的,我会永远戴着它。”朗昭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傻妹妹。”本来朗昭就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现在她又嫁为人妻,就渐渐的淡忘了妖妖喜欢他这件事情,他对她的好,都只是单纯的出于一个哥哥的身份,也把她对自己的感情自然而然的理解成了兄妹情。妖妖却不这样想,她对他所有的感情都是对一个心仪公子的爱慕,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撩拨她的心弦,鲸落不珍惜他,还利用他,她就不配拥有朗昭哥哥。而让朗昭哥哥对鲸落死心的唯一办法,就是让鲸落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只要鲸落死了,我就可以杀了雍古骑任,让朗昭哥哥登基称帝,只有做朗昭哥哥的皇后,我才会开心,朗昭哥哥得到了天下,我又对他那么好,他怎么可能一直拒绝我?总有一天,朗昭哥哥就会爱上我,我会成为和他携手一生的妻子,朝朝暮暮,再也不分开。

  朗昭凑近了一下:“想什么呢?”妖妖回过神来,笑道:“没想什么。”朗昭转身走了:“你知道有什么好玩儿的吗?”

逃出齐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