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助覃敏

  风贴着水面吹来很是凉快,鲸落和朗文坐在船上,远远的就看见岸上有官兵在查人,鲸落拉了一下连衣帽,待船靠岸就上岸排队等待检查,朗文问:“鲸落姐姐,他们在查什么?”“我也不知道。”鲸落发现男人直接通行,他们只查女人。轮到鲸落时,官兵多看了她两眼,其中一个人抬起手来,鲸落握紧了手中的剑。他掀了鲸落的连衣帽,鲸落一头短发飘扬,身上显出了两分刺客的气质。官兵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过去吧。”鲸落走过去,松了口气,朗文也过了检查走过来,两人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官兵喊起来:“把画像拿过来!”鲸落回头去看,他们拿剑架在一个柔弱女子的脖颈上,女子吓得脸都白了,紧紧的抓着怀里的包袱。一个官兵拿着画像跑过来,女子突然就跑了却被官兵一把拽倒在地上:“跑什么?是不是心虚了?”女子挣扎着起来,抓着她的官兵看了一下画像再看她:“难怪要跑,找的就是你!”官兵要把女子拽走,女子又打又闹:“放开我,我不回去,放开我。”“入了宫就由不得你!”官兵一不小心就拽破了她的衣裳,女子露出半个肩膀,连忙拉上衣服打了官兵一巴掌,官兵把她推到地上踢了一脚:“给我打!教教她什么是规矩。”女子蜷着身子被几个官兵拳打脚踢,听她惨叫,鲸落于心不忍,拔剑上前挟持了官兵头领:“放了她。”头领连忙举着手:“使不得,使不得啊,女侠,她是后宫偷跑出来的妃子,皇上下令捉拿,不能放啊。”鲸落逼近了剑:“放不放?”“放放放,快放!”朗文把女子扶起来躲到鲸落身后,鲸落说:“你们两个先走。”朗文拉着女子先走了,鲸落等两人走远,才慢慢放下了剑:“谁敢追来,我就杀了他。”鲸落走了,后面的官兵想追,刚上前两步,鲸落就转过来用凌厉的眼神吓住了他们。

  “这边。”鲸落带着两人躲到草丛下的水沟旁边,过了一会儿,官兵就从路面上追过去了。鲸落站起来,把女子拉过了水沟“谢谢。”朗文跨过去:“我们快走吧。”三人走进草丛,鲸落问女子:“你叫什么名字?”“覃敏”“你为什么要偷跑出宫?”“宫里勾心斗角,得宠了就会被其他的妃子讥讽孤立,我的孩子都被她们害死了。”“皇上能宠你,就是你的生存之本,你一个柔弱女儿,跑出来能做什么?”“跑出来,命就是自己的,皇上现在宠我,等过几年,我年华过了,又怎知皇上会怎样对我。皇上荒淫无度,一动怒就要砍头,我很害怕。”“你倒是看的明白。”朗文说:“皇上真如你所说这般,那实在是太可怕了,我皇兄是荆国的皇帝,但他勤政爱民,对后宫也极为仁慈,基本上都没有怎么责罚过妃子。”

  落日迟暮,鲸落三人来到城门口,城门也有官兵在找覃敏,覃敏躲到鲸落身后:“姐姐,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被抓回去,皇上一定会打死我的。”鲸落对朗文说:“朗昭在里面,你自己进去找他吧。”“那你们两个呢?”鲸落看了一下覃敏:“我跟她回夜郎。”朗文说:“那我走了,鲸落姐姐。”“好”朗文向城门口走去,鲸落叫住她:“朗文”“鲸落姐姐”“帮我告诉朗昭,我很好,不用担心我。”“好。”

  朗文进了德扬,在德扬兜兜转转,很快就天黑了,夜空中绽放出美丽的烟花,大家都仰头去看“那是什么?好美。”“是萤火虫吧。”“萤火虫哪有五颜六色的?”朗文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花火,全心全意的仰脸看着烟花,不知道,毅凌公子看到了吗,他也一定觉得很美吧。一盏花灯映照着她的容颜,越来越近,都要贴到脸上了,她才看过去抬手去推,飞球叫她:“朗文?”“怎么是你?”朗文被吓到了:“你,你不是被鲸落姐姐绑在庙里了吗?”“是啊。”“那你怎么在这儿?”“绳子被我磨断了行不行?”朗文转身就跑,他一定是来找鲸落姐姐报仇的,没有找到鲸落姐姐,先把我抓了那就惨了。

  飞球觉得她好玩儿就追了上去:“你跑什么?”“你追什么?”“你不跑我就不追了。”“你不追我就不跑了。”飞球停下来,朗文跑得更快了。他双手叉腰:“不是说不追就不跑吗?”朗文一口气跑了三条街,气喘吁吁的一边疾走一边回头去看有没有追上来,飞球站在她前面看她慌慌张张的回头,仰头喝酒。朗文不停的回头去看就没有注意前面一下子撞在飞球身上,飞球喷了她一脸的酒,她连忙退开:“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啊。”“谁阴魂不散?你撞了我还有理了?”朗文擦了一下脸上的酒:“谁要你追我的?”“我追你?你有没有搞清楚,”飞球用食指指着前面的街又换成拇指指着后面的街:“你是从前面跑来的,我是从后面来的,我怎么追你啊?”朗文一听:“好像也有道理哦。”“不是,我就好奇,你跑什么呀?我要吃了你啊?”朗文一听,好像也有点道理哦。我跟他无冤无仇,我跑什么呀?“你又在想什么?”飞球把脸凑过来,朗文赶紧后退了一步:“你跟鲸落姐姐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哦?”“我也没说跟你有关系,哦。”朗文转身走了,飞球问她:“你去哪儿?”

  朗昭看着满天的烟火问妖妖:“这是你给我准备的惊喜啊?”“是,喜欢吗?”朗昭看着夜空中绚丽的烟花咧嘴笑了,他看了一下妖妖:“喜欢。”他眼里都是烟火,她眼里都是他。天地之间,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但唯有你,是我抬眼垂眸,白天夜里,都想见到的人。

  朗文要去住店,飞球跟着进去,手肘支在柜台上撑着头喝酒:“帮我开一间房,我没有钱。”朗文不管他开了自己的房间就要上楼。“你不管我,我就去跟你住一间房。”朗文气呼呼的走回来,放了几两银子在柜台上,瞪他一眼,上楼去了。

  第二天,朗文要出去找哥哥了,飞球一直跟着说要帮她找,朗文嫌他烦人:“哎呀,你不要再跟着我啦,你连我哥哥长什么样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帮我找?”他顺手拿了字画摊上的纸笔:“你画下来,我帮你找,我兄弟可多了,只要我飞球出动丐帮,天下就没有我找不到的人。”朗文不理他,自己走了,飞球跟上去:“等等我。”

  妖妖端来饭菜:“朗昭哥哥,吃饭了。”朗昭把托盘接到桌子上,端出菜盘:“妖妖现在可是皇后,这种事情就不敢麻烦娘娘了。”妖妖坐下来:“不用管我的身份,在朗昭哥哥面前,我永远都只是妖妖。”朗昭笑着给她夹了点菜。“吃饭吃饭。”

  过了两天,鲸落和覃敏就到夜郎了,鲸落问她:“覃敏,你父母家人在何处?”“我没有家人,很小的时候,家里突然变故,父母都不在了。”“那你一个人现在怎么办?”“我也不知道。”鲸落说:“我自己都没有家,也顾不上你了。”“姐姐能救我,我已经感激不尽,天地这么大,总归是有去处的。”她从包袱里拿出一些金银首饰:“姐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从宫里带了些盘缠出来,姐姐收下吧。”鲸落笑道:“不必了,你自己留着用吧。”“姐姐”她跪下来捧着首饰,鲸落把她拉起来,拿了一支簪子:“我收下了,剩下的你还要用来谋生。”鲸落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对她说:“你就待在夜郎吧,夜郎是义军的城,没有朝廷官兵。”覃敏感激万分:“多谢姐姐。”

  几日不见朗文,毅凌有些想她,他上街去转了一下,想着朗文会不会在她说的那个湖边,就出城去找湖了。可惜找到了湖,湖上却没有人荡舟,他坐在小船上划到湖心,水里杨花洁白,随波摇动,蓝天白云都映在了湖面。他躺在舟中,想着朗文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扬,雨中初遇,雨滴打在剑上溅到她白皙的小脸上,她微微张着樱桃小嘴,不停的眨眼,这么可人的姑娘他还是第一次见。

相助覃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