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选一

  两月后,卢樾义军和承墨义军又开始攻打德扬。

  鲸落说哥哥在德扬,可朗文在德扬待了两个月也没有见到哥哥半片衣角,倒是和飞球他们混得很熟了,吃喝玩乐,学坏了不少。飞球教她爬树、摸鱼、偷枇杷,还带她去妓院看妓女跳舞,去赌场使坏赚钱,偶尔也带着她收收保护费,在丐帮当中耀武扬威,树立威信。朗文还知道他其实不叫飞球,也不是什么张公子,李公子,而是叫一贱,他说,他要当天下第一剑客,所以本来是叫一剑,但因为现实中人比较贱,后来就慢慢演变成了一贱。

  “一贱哥哥,等等我。”朗文跟上去,一贱拿了个阎王面具罩在脸上转过来,朗文被吓了一下,他笑嘻嘻的拿下面具:“怎么样?吓到了吧?”“哼,我去找我哥哥了。”朗文转身要走,一贱连忙拉住她:“好啦好啦,我错了。”他对她说:“朗文,我要帮镖局走一趟赚点钱,你要和我一起走吗?”“你要走啦?”他卖萌点头:“嗯嗯~”朗文说:“我不跟你走,我还有要等的人。”一贱以为她要等的人是她哥哥,其实朗文说得是毅凌公子。“那好吧,等我回来再找你。”“你路上注意安全。你打得过贼寇吗?”一贱喝了一口酒:“开玩笑,打他们就跟踩蚂蚁一样。”朗文听他吹惯了,也不反驳他。

  鲸落坐在院子里听珅儿背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娘,我背的对不对?”“全对,珅儿去玩吧。”“娘,我爹去哪儿了?”颜溶路过,听见珅儿一口一个娘的喊鲸落,一个白眼翻过去讽刺道:“曾经的好儿媳,如今都当别人家的娘啦—”鲸落站起来:“颜妃娘娘。”“我儿的命都断送在你手上,这一声娘娘,我怎敢当?”鲸落脸色痛苦却没有言语,失去就是永远都没有了,只是抹不掉他给过的爱和温柔的记忆,相爱时,她怎么没有想到那些往日的情分如今堵在心里,是这般苦痛。颜溶苦笑:“我为廷儿,防备这个,防备那个,却唯独忘了防备你!雍古鲸落!”鲸落给颜溶跪下:“对不起。”“对不起?呵呵呵呵哈哈哈—”她仇视着鲸落笑出了眼泪:“你好深的心机啊!”颜溶上前抓着鲸落的下巴逼视她的泪眼:“你一定,不得好死。”颜溶甩开她的脸走了,珅儿抱着鲸落的手臂:“娘—”

  两月后,卢樾一军和承墨一军开始攻打德扬,德扬将要失守,头领们跪到了妖妖跟前:“皇后,伤员过半,兵力不足,退吧。”妖妖紧锁眉头,愁容不展。另一个头领也劝退:“皇后,伤亡惨重,已经没有必要耗下去了!”妖妖终于开口:“形势不对,退兵紫阳。”“是!”妖妖转过身来看着朗昭:“朗昭哥哥,跟我走吧。”只有待在妖妖这里才不用给卢樾打仗,他不想与妖妖作对。“好”妖妖笑了一下,你愿意跟我走,好像德扬失守也没那么严重了。

  朝廷军队开始撤离,街上很乱,百姓惶恐,朗文找着一个士兵问:“大哥,你知道朗昭吗?”“不知道不知道。”难道哥哥已经不在城中了?那我还要不要继续留在这里等一贱哥哥回来?还是去找毅凌公子?朗文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你找人家做什么啊?”想到毅凌公子,朗文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其实,自己也不是喜欢他这个人吧,可能也只是因为他长得与侍卫哥哥有些相像,在他身上看到了几分侍卫哥哥的影子,所以才会喜欢他的吧。不过,虽然这样想,为什么自己还是想见他呢?朗文抬眼,看到前面军队集结,妖妖也在那里,不知道皇后有没有哥哥的消息呢?朗文跑过去:“皇后娘娘!”军队撤离,挡住了朗文的视线,等军队都过去了,朗文才发现皇后也已经坐上马车走了,朗文连忙跑上去追:“皇后娘娘—”

  朗文身体弱,跑了一段就上气不接下气,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她慢慢的停下,看见天空中飘了许多花灯,中间还有一个带彩色飘带的大灯笼,朗文仰脸看着,谁大白天的还放灯笼啊?难道是攻打德扬胜利了的义军?不过,这样的庆祝方式还是第一次见呢。灯笼里飘出了花瓣,纷纷扬扬的,像下了一场有香气有颜色的大雪,浪漫极了。带兵路过的毅凌看到朗文站在花瓣雨里,摊着手掌接住了花瓣,她仰脸笑着,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公主。“朗文姑娘!”朗文侧身去看:“毅凌公子。”毅凌想她跑来。“朗文”谁又在叫她呀,她回头一看,大灯笼缓缓降下来,一贱从里面跳出来站到地上,手里还拿着一捧花向她走来:“一贱哥哥,你怎么这么调皮,我还说谁大白天的放灯笼呢。”“这么创意,肯定是我啊,是不是很浪漫,有没有被我感动到?”他笑嘻嘻的走近把花拿给她,朗文伸手去拿,却被一只手抓住了:“毅凌公子”朗文看向他,再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两人对视着,好像不太友好的样子。朗文小心翼翼的问:“你俩,认识啊?”两人异口同声,表情冷漠:“不认识!”一贱的目光落到毅凌抓着朗文的手上:“是不是有句话叫,男女授受不亲啊?”毅凌放了手:“路边的野花,不要乱采。”一贱讽刺道:“这国色天香的月下美人也有人不认识啊。”毅凌垂眸看了一下他手里的花,确实是有月下美人之称的昙花:“昙花一现有何用?”一贱拉过朗文:“无用无用,博姑娘一笑而已。”他把花给了朗文,拉着朗文就要走。“朗文姑娘,你说的湖,我去了,很美。”“你去啦。”他微微笑着:“嗯。”一贱说:“朗文,我带你去找哥哥。”“我哥哥不在德扬。”“管他在哪儿,天涯海角我都给你翻出来,走。”毅凌向朗文伸出手,手掌上落满了阳光:“跟我走吧。”朗文看着他:“你要带我去哪儿啊?”“我去哪儿就带你去哪儿。”朗文想起第一次见面,他也是这样伸出手拉她起来的,她记得,雨天,他手已经湿了,但依然很暖。她挣脱一贱把手放进他的掌心,一贱问:“朗文,你做什么?”朗文说:“一贱哥哥,我想跟毅凌公子走。”“走什么走,他是你什么人?小心他把你卖了。”朗文没有说话,一贱又问毅凌:“你什么意思啊?”毅凌一把将朗文揽进怀里,朗文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撞到了他温暖的胸膛:“喜欢她的意思。”朗文仰脸看着毅凌,有些腼腆,你也太霸道了吧。

  一贱要炸毛了,上前将俩人拆开:“搂搂抱抱,成何体统!”“朗文,你怎么能让他随便抱你啊?”“一贱哥哥,我—”毅凌拉着朗文:“我们走吧。”他拉着朗文走了,朗文头都没回一下。“唉,你们—”风吹落屋檐上的花瓣,一贱心里一凉,朗文这是,心上有人啦?我没戏啦?不会吧,那我也太惨了点吧。

  朝廷军队撤离德扬后,卢樾一军和承墨一军在德扬城中间见面,承墨大笑着走来抱拳道:“卢樾兄,德扬攻破了。”卢樾抱拳回礼:“这次能成功打下德扬,两军战士功不可没,回去大摆宴席,犒劳两军。”承墨笑道:“当如是!”

  晚上月黑风高的,看样子好像要变天了。妖妖抱着一床被子走进来:“朗昭哥哥”“妖妖”妖妖走过去把被子放到床上和朗昭一起坐在床边:“紫阳城因紫阳花而得名,再过两月紫阳花就要开了,到时,花开满城,我陪你去游玩。”“紫阳?我还以为只是一个单纯的地名,原来还是一种花啊。”“是啊,紫阳花是紫色花里最好看的。”“紫阳花是紫色的啊,我最喜欢紫色了。”妖妖笑着:“那真是太好了,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朗昭想了一下:“等到花开,我要找鲸落来看,再找一处花开最多的地方,修一座房子,住在里面。”妖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花开之前,我一定,要杀了她!“朗昭哥哥,你休息吧,我要走了。”“好”妖妖站起来走了。

  妖妖回到房间让侍女去找来了修荣:“修荣,刺杀鲸落的人是谁?怎么还没有消息?”“禀报皇后,是臣的徒弟,近日就要动手了。”“那本宫就再等几日。”

二选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