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承墨动情

  鲸落给珅儿买了一个大风筝,珅儿拿着风筝翻看,边走边问:“娘,我们去哪儿放风筝?”“去城外吧,娘教你骑马。”承墨和毅凌从对面走来,鲸落牵着马淡淡的看了承墨一眼走过去了,承墨慢慢的停了脚步对毅凌说:“你先回去做事,我回一趟齐郡。”“是”毅凌走后,承墨就转身看着鲸落走去,鲸落一身素衣,却气质不凡,走在人群里,楚腰卫鬓,煞是好看。

  出城来到郊外,鲸落带着珅儿骑马,承墨远远的看着,鲸落下马来让珅儿自己骑,珅儿嚷着害怕,鲸落没有理他,只站在旁边看着,珅儿死死的拽着缰绳:“娘”鲸落折了一枝野花打了一下马,马就走起来了,珅儿慢慢的克服了内心的恐慌,骑了一会儿,鲸落走过去:“珅儿,要勇敢一点。”珅儿看了一下鲸落,郑重其事的点了一下头,鲸落打马,马跑起来,踩进泥潭,兴奋的扬起前蹄,珅儿大叫:“娘—”鲸落十分淡定:“拉紧缰绳!”珅儿抖着手抓紧了缰绳,马跑出泥潭慢慢的停下来吃草,鲸落看着珅儿,心想,年幼的孩子可以坐稳马背,长大了不会是一个庸才。她走过去把珅儿扶下来,珅儿笑着问她:“娘,我是不是很厉害。”鲸落把风筝给他:“去玩吧。”珅儿放起了风筝,黑马吃草,鲸落走上山坡,看见承墨出现在山坡上,他负手而立,微风吹动衣角,让鲸落想起了一个词,叫玉树临风。

  她坐下来,野花高过了肩头。承墨走下去隔着一段距离坐下,他侧脸看她,野花横斜生姿,掩着一张绝艳的侧脸。鲸落转动着手指上的金戒,看着珅儿牵着风筝跑在欢乐的年岁里,嘴角微微牵起,迷乱了承墨的心。

  “一花一叶不叫景,万里地,千树花,枝叶葳蕤,烟雨垂帘,才叫景,可鲸落姑娘,一颦一笑,便算一景。”鲸落侧脸看向承墨,花枝作了屏风掩着承墨突然的赞美,让鲸落不太看清他的表情。鲸落转过脸看着天上的风筝,轻声念道:“万里地,千树花,枝叶葳蕤,烟雨垂帘,才叫景。”可鲸落姑娘,一颦一笑,便算一景。

  珅儿把风筝线系在花草上,鲸落起身走下去,花草托着她的裙摆,染香了衣角。承墨依旧坐着,看着她走到珅儿旁边,解了风筝线,放飞了风筝。她抱珅儿上马,自己也跟着跨坐到马背上,驾马离去。承墨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才站起来,抬头看着天空中乘风飞远的风筝。

  晚上,等珅儿睡下了,鲸落才走出珅儿的房间准备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喵~”鲸落看到白猫从墙头上跳到了地上,因为墙头上搭了一只修长的手,随即冒出了一个脑袋,接着是一张熟悉的俊脸。“朗昭”鲸落走过去,朗昭趴在墙头,开心的笑看着鲸落:“我偷偷的来看你。”月光照白了他的脸,似乎比平日好看了几分。“怎么还要偷偷的来?”朗昭看着墙下的鲸落:“不能让卢樾知道我回来过,我不想帮他打妖妖。”鲸落浅笑:“知道了,快下来。”朗昭跳下墙头,鲸落拉着他回了房间。她关上门,转过身来,朗昭揽着她的腰说:“有没有想我啊?”鲸落抚了一下他的衣襟:“想”朗昭开心的像个孩子:“真的假的啊?”鲸落看着他的眼睛:“真的。”朗昭抱起她转了一圈,拉她坐到自己腿上,从怀里拿出一块青玉:“我给你买的。”鲸落把倒好的茶给他,拿过了青玉,青玉上雕了一条龙。“雕工精细,玉也是上品,你在哪儿买的?”朗昭放下茶杯:“来时路过的一家玉器铺子里选的,老板说和另一块雕着凤凰的青玉是一对,可惜在我来前就被人买走了,不然我把两个都买下来,我俩一人一个多好啊。”“你想要,我给你雕一个就是。”朗昭问:“你还会雕玉啊?”“会一点。”“那我要。”“好。”鲸落看着手里的玉,感觉胸口又疼了,但她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带着笑意的动人模样:“朗昭,你吃饭了吗?”“没有,我不饿。”“不饿也不能不吃饭啊,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来。”“那我和你一起去。”“好。”鲸落把玉放到桌上和朗昭出去了。“我住的房间离前厅最远,卢樾不会过来的。”走到厨房门口,朗昭就听到了脚步声从前面传来,他赶紧躲进厨房,鲸落站在门口,看着卢樾走过来:“将军”卢樾拿了两瓶药水给她:“我要去一趟齐郡,德扬若有什么事情,派人来齐郡复国塔找我。”鲸落有些奇怪他为什么这么说,而且还亲自来给自己说。“好”卢樾转身走了。

  鲸落疼得出了一身冷汗,站在门口就喝了一瓶药水。她走进厨房,朗昭吃着一个白面馒头,一边揭锅盖找菜一边说:“鲸落,什么齐郡什么复国塔?”“我也不知道。”“那他告诉你这些做什么。”“不知道他的。”鲸落一边给他热菜一边说:“你待在妖妖那里,她没有为难你吧?”“没有啊,妖妖人很好的。”胸口痛的有些呼吸困难了,她抓紧炒菜的勺子,尽量忍住不表现出来,朗昭来看她一次,不能乱了他的兴致。朗昭还没有发现鲸落的情况,站在鲸落旁边看着锅里的菜被鲸落翻炒着,飘出香气。“妖妖说,紫阳花就要开了,刚好,卢樾不在这里了,你跟我去紫阳看花吧。”“好,我跟你去。”听见鲸落答应了,朗昭很高兴:“那我今晚睡哪儿啊?”鲸落把炒好的菜端给他,朗昭看见她脸色不太好,好像还出了点汗就关心的问:“你不—”鲸落赶紧打断他的问话:“你睡我房间。”“那你房间只有一张床啊。”“那就睡我床上。”朗昭一高兴就忽略了她的不舒服,一边守着灶台吃菜,一边忍不住的微笑着。

  回到房间,朗昭帮鲸落取了发簪,两人就和衣睡下了。平躺在床上,鲸落感觉舒服了一点,朗昭侧身躺着看着鲸落:“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好像什么都可以不要了。”鲸落笑了一下:“朗昭,你很好。”只是你终究不是赵世廷。鲸落说的很温柔,让朗昭感觉床也软了几分:“你说我好,这是我听过最好的语句。”鲸落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执着的人。”“对你执着是我最美的追逐。”朗昭把手放到她腹部轻握着她的手,今夜特别美好。

  今夜特别美好,星星织着美丽的梦,梦里,你红衣鲜艳,嫁我为妻。

  珅儿醒来的时候,朗昭就坐在床边慈爱的看着他。“爹”珅儿揉着眼睛坐起来:“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朗昭把他的衣服拿到床上:“爹想你了就回来了。”朗昭把窝在被子上的猫揪下了床“喵~。”

  街上人来人往,做生意的热情揽客,行人交谈,偶尔闻得一两声欢笑。白猫跟着珅儿跑,沐浴着初晨的暖阳。朗昭看了一下鲸落,我陪你走着,不用说话,都很舒心。

  朗昭跟着鲸落来到朗文的果园,果园里苹果香梨、橘子荔枝等等各种水果都有,珅儿开心坏了:“娘,我能不能摘苹果?”“这是你姑姑的园子,你想摘什么就摘什么吧。”朗昭问:“什么姑姑?”“你妹妹朗文呀,她来朝起找你来了。”“真的啊!?”“我骗你做什么?”

  朗文在庭院里煮茶,听到珅儿的笑声,正想着是谁来了,就看见朗昭先走进来了。“文文!”“哥哥!”两兄妹都很惊喜,朗文跑过去迎接:“哥哥,见你一面好不容易啊。”“你怎么来朝起了,兄长知道吗?”“知道知道。”毅凌听到说话声端着一盘点心走出屋子就看见了朗昭鲸落几人,心想,鲸落来凑什么热闹,真是找不到地方去了,看着就心烦。鲸落看到毅凌,拉着珅儿说:“珅儿,娘带你去摘果子。”“好”鲸落和珅儿出去了。

  朗文给毅凌介绍:“毅凌,这就是我哥哥朗昭。”毅凌放下盘子先作揖:“原来是朗文的哥哥,以前不识,多有冒犯,还请朗兄海涵。”朗昭作揖:“不打不相识,原来是毅凌兄。”朗文说:“你们两个早就认识啦。”朗昭说:“以前见过了。”毅凌说:“朗兄,请坐。”“坐。”两人都坐下了,朗文给他俩倒茶,朗昭问她:“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在这里?”“我来朝起都好几个月了,找不到你倒遇上了毅凌,就住在这里了。”朗昭看这里是一个仆人都没有,心想,妹妹也太单纯了,怎么随随便便的跟一个男子住在一处。当着毅凌的面,朗昭自然是不好指责朗文,就问起兄长的事来:“你来的时候,跟兄长说是来朝起找我?”“是啊,我不说清楚,大哥怎么会让我来。”“那,兄长有没有说我什么啊?”朗昭期待的看着朗文,结果朗文说:“大哥怕是还在跟你生气,对你只字不提。”朗昭其实也猜到了,只不过还是想问一句。“想我朗昭坦坦荡荡,行事光明磊落,从未亏欠过任何人,却唯独对不起兄长,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吧。”“不会的,只要哥哥想开了,回去认个罪,大哥一定会原谅你的。”“我哪里还有脸面回去。”毅凌糊糊涂涂的听两人说着也不插话。

  朗昭和朗文在果园里找鲸落娘俩儿,珅儿蹲在地上挖蚯蚓,鲸落站在他旁边走神,朗昭摘了一个荔枝丢下去打珅儿,珅儿站起来到处望:“谁打我!?”朗昭挡开枝叶走下去:“珅儿”“爹”珅儿看到朗文礼貌的喊道:“姑姑”“姑姑的果子好不好吃?”“好吃。”朗文带着珅儿摘果子,朗昭就和鲸落走到一边去了。

承墨动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