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野人岛

  朗昭醒来时,是在一个笼子里,天快黑了,上面的树叶微微摇动。他坐起来,才发现笼子在树上。他看向周围,这里都是参天大树,树上都有小木屋,木屋前垂着梯子。远处篝火燃起,人影绰约,好像在围着篝火跳舞。朗昭靠着笼子坐着,慢慢解开手臂上的腰带,还是扯出了血。他缩腿看了一下自己的脚,鞋子都被咬破了。不过也算幸运,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至少自己还活着,朗昭笑了一下。

  朗昭心态超好,踏踏实实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树下支起一口锅准备把他煮了。笼子降下来,下面热水沸腾,火舌都从锅边冒出来了。围观的全是满身刺青獠牙尖利的野人,他们举着长矛,兴奋的叫着。朗昭感觉脚下松动,赶紧跳起来抓着上面的木栏。果然,下面的木栏开了,垂落下去使笼子摇晃了两下,朗昭看着下面的大锅,一松手,自己就完了。“你们不要这样,我是人啊,不能吃!”野人们听到朗昭“怪叫”,更是兴奋,啵哩啾啰,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们又高又瘦,不管男女都是腰间围一圈树叶,其余裸露部分皆是鸟虫花果纹身。他们拿长矛敲打笼子,朗昭知道他们可能是兽人,半人半兽,除了自己的同类,什么都吃。眼下,交流是不可能的了,还是快想办法逃命吧。

  朗昭用脚蹬了一下笼子,笼子开始左右摇晃,他又使劲蹬了一下,笼子晃的幅度大了可以晃到锅口外面,他犹豫了一下,趁笼子晃到锅口外去的时候跳下去了,野人们后退了一下,拿着长矛刺上来,朗昭拿出锅底燃着的木柴,左右打开,逃了出去。野人纷纷追赶他,朗昭动作敏捷,虽然跑不过腿长的野人们,却随机应变,拐过来钻过去,扯起树藤绊倒野人,扑进枝叶间不见了。野人们又开始啵哩啾啰的说起来搜寻朗昭,朗昭躲进树洞里,心里求佛,千万不要被发现。有一个野人从树洞前走过去了,朗昭看到他脚上长满了毛,像短发一样。朗昭蹲在树洞里,渐渐的听不到野人的声音了,才放下心来坐在洞里闭目养神。

  待到晚上,天完全黑了,朗昭才爬出树洞穿过森林来到了海边,这是一座海中孤岛。

  朗昭已经饿得不行了,他抓了两条鱼上岸,不知道是该生吃,还是烤熟了再吃。目前的环境,生火很可能会被野人发现。他捡起刀片一样的刀石刮了鱼鳞,才想起来自己是带了匕首的,他回头看了一下背后阴森森的树林,拿出匕首取出鱼内脏洗净鱼身咬了一口,满嘴腥味,差点反胃吐了出来。

  看来,生吃是不行的,还是钻木取火烤熟了再吃吧,也顾不得会不会被野人发现了,自己这个可怜模样,再不吃点东西,不用野人来收拾,自己先饿死在沙滩上了。朗昭捡好木柴,生火烤鱼,还时不时的回头看一下背后的森林,这几天,他都经历了些什么,简直是人间地狱。

  鱼香飘散,朗昭坚持烤熟了才吃。两条鱼吃得干干净净,这真的是朗昭活这么久,吃过最美味最难忘的一餐了。他烤着火坐着看向无边无际的海面,决定今晚休息,明早回树洞,等到天黑再出来伐木做船,天亮就走,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去找鲸落。

  等火堆烧完,朗昭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窝在干草堆里睡觉了。

  次日醒来,精神好了许多,只是手臂有些溃烂了,要快点医治,不然以后就是独臂大侠了。他爬到石头上面,看到在海边戏水的野人赶紧跳下去,坐到干草堆里,他不想回树洞了,要是找不到树洞又遇上野人那真是倒大霉了,他有伤在身不能再和他们打架。

  朗昭懒洋洋的窝在干草堆里休息,隔一两个时辰就起来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还好,一整天下来,都没有被野人发现。

  入夜后,朗昭捡刀石砍树,他真的很担心伐木声会引来野人,直到他做好木排,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可能是野人晚上也要睡觉,不想出来猎食吧。星星很多很亮,朗昭坐在木排边烤鱼,耳朵听着涛声也没有那么心烦了。他吃了鱼,在木排上躺了一会儿怕自己睡着,就起来把木排推到海里,拿着船桨站上去划水走了。

  天蒙蒙亮,海面浪涌,木排颠簸了几下,感觉有庞然大物从木排下面游过去了,不会是鲨鱼吧?朗昭真的对海里的东西有心里阴影了。木排猛烈的偏了一下,朗昭差点滑进海里,他抓紧长桨,刚刚站稳,一条大鲸吐着水柱从木排前面跃出水面撞翻了木排。朗昭落进海里,被木排打了头。鲸荡开的巨浪将木排翻回正面推远,朗昭赶紧跟着游过去抓着木排爬上去了,他坐在木排上,抹了一下脸上的海水,还好有惊无险,看来真是福大命大呀。

  骑任把妖妖留在宫里自己来了紫阳,他倒要亲自看看鲸落到底要做什么?

  兵临城下,鲸落和承墨骑马站在最前面,骑任看着鲸落喊道:“妹妹这是做什么?”鲸落淡淡的说:“平乱世。”“朕的朝起,政治清明,何来乱世之论!?”鲸落说:“群雄起义,泥濛复国,年年战乱,百姓流离,你身为一国之主,骄奢淫逸,无所作为,还大言不惭,政治清明?”鲸落皱眉:“兄长,皇帝不是这样当的吧?”骑任黑着脸道:“治国安民,非一年半载之事,也不是纸上谈兵,妹妹有志,可以作辅,但若是越俎代庖,擅自兴兵与朝廷对立,那就另当别论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鲸落本也无意,然兄长在其位不谋其政,皇宫作了天堂,民间成了地狱,鲸落,就不得不管了。”“不得不管?试问,要怎么管?”鲸落微微动了一下唇角,眼里有了冷冷的笑意,像寒雪压着红梅。“还请兄长,禅位。”承墨看了一下鲸落,心里暗自佩服,不愧是一代名人,出言桀骜,一派王者风范。骑任先是一愣,紧接着大笑,随后阴云遮面,怒骂道:“禅位!?是夺位吧!”鲸落说:“禅位给你,是我做的错事,如今民不聊生,归咎到底,也算是我的错,有生之年,需还百姓一个太平。”骑任鼓掌:“好!好极了!不愧是朕的亲妹妹!既然你要讨伐朕,朕就教教你,什么是君臣之道!”他抬起一只手:“雍古鲸落造反,杀无赦!”承墨领兵,两军交战,鲸落骑在马上看着眼前的战争,悲壮之情翻江倒海。

  连战两天,鲸落败了,退守德扬。

  朗昭风尘仆仆的回到德扬,鲸落见了他,一脸心疼:“朗昭,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手怎么了?”“被食人鱼咬的。”“深海才有食人鱼,你—”“狼西毒可以解,只是药引在深海里,我还没有找到。”鲸落看着他狼狈的模样:“你是去—”“不过你放心,等我养好伤一定会想办法再去海底给你取药材解毒,这样,你以后就不会再有毒发之痛了。”鲸落看他激动的说着,有些感动,这样冒险都是为了自己。

  鲸落把朗昭带到房间,给他处理受伤严重的手臂,上药时,朗昭抽了一下手臂,疼得倒吸凉气。鲸落看了一下他:“别再去了,我不想看你受伤。”朗昭笑了一下:“没事,我能忍,我最能忍了。”鲸落抬眼:“我不能忍。”朗昭第一次在鲸落眼里看到了爱情,嘴角一弯,露出白牙:“你心疼啦?”“嗯。”朗昭笑着,开心的像是已经拿到了药引一样。

野人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