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往事如梦

  丽染去厨房做饭,锅里炒着菜,心却飘远了。

  五年前。

  和亲队伍出了西凉,丽染让马车停下休息。她掀起车帘,踩着凳子下了马车,独自散步到河边,她看着河水里的新娘倒影,却高兴不起来。正是最美年华,却笑自己轻许了姻缘。

  突然看到有人投水自尽,丽染顾不得自己还穿着婚服,急忙跟着跳下河将女子救上岸边。“有什么想不开的,连自己都不放过。”女子看着丽染一身婚服,苦笑道:“贵人何必救我,白白的脏了新衣。”丽染见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的故事,讲给我听,或许我可以帮你。”女子摇了摇头,丽染站起来道:“世间苦楚,我尚未尝尽,大概也懂不了你。”“你若再跳,我不拦你,要是可以再缓一缓,给自己一个机会,你可以跟着我,随我进宫。”女子不言,丽染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我叫邱婉。”丽染停住脚步转过身去对她笑道:“我叫丽染,是去赵朝和亲的西凉公主。”

  后来。

  下毒之事暴露,“丽染”被砍了头颅,血溅在东边的窗纸上染红了夕阳。

  邱婉的故事没人知道,但邱婉的结局是自己选择的,她易容成丽染在宫里待了几日,替这个唯一一个真心待她好过的姐姐抵了命。

  她说:“我已无心,姐姐就当是两全其美,让想活的人活下去,去救自己喜欢的人,让想死的人,死的有一点价值,再也不用理会这世间的纷纷扰扰。”

  那时,丽染就知道了,不是所有活着的人,都是真正的活着。

  可是,善良的人,到死都想成全别人。

  西凉义军打进皇宫,鲸落没有放过留鹰王。

  鲸落抱着留鹰王的尸体痛哭,属臣来劝她:“公主,皇位只有一个,不要让骑任皇子捷足先登,误了大事。”

  陵园里,士兵掘墓,准备把世廷掩埋,扮成宫女的丽染偷换了尸体将奄奄一息的世廷藏了起来,趁着骑任和鲸落的夺位之乱,连夜将世廷带出了皇宫。

  两年后。

  晨光落到门前,丽染照常给世廷擦洗身子,给他按摩喂药,再帮他盖好被子锁门出去了。

  这两年,丽染四处寻医,访遍名师,翻遍医书,只为给一个活死人续命。

  没有任何一个名医相信一个只会呼吸的植物人还能够醒过来。

  时间长了,丽染也不信了,哪里会有什么奇迹?都是自己骗自己。

  但是,我放不下,我舍不得将你下葬。

  丽染去名医那里听学,回来顺便买了一些珍贵的药材回来。她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风吹进去,白衣薄凉,床上坐着苍白如月的人儿。世廷看着她跌跌撞撞,恍恍惚惚的跑过来跌坐在床边泣不成声,慢慢的抬起枯瘦的手放在她颤抖着的肩膀上,轻声唤道:“丽染”

  几个月前,世廷就已经可以感知到日夜照顾他的人了,他以为这个姑娘,是鲸落。

  锅里的菜烧糊了,丽染闻到味道才反应过来,赶紧翻炒起锅。

  丽染端菜进来放到桌上:“廷公子,吃饭了。”“好。”世廷合了书放下,起身坐到饭桌前,丽染把筷子拿给他道:“我煮了山药,你尝一下。”丽染往他碗里夹了一块山药,世廷吃了丽染问他:“好吃吗?”世廷微微笑道:“好吃。”其实,自从醒来,世廷已经没有什么味觉了,所有的食物基本上都是没有什么味道的。

  第三天,丽染给鲸落解毒,昏迷中,她隐约听到了琴声,醒来时,朗昭陪在床边,已

  经是下午了。

  朗昭带着鲸落辞别神医,走出绿篱。看到白纱垂地的凉亭里坐着一人弹琴,鲸落听着琴声,觉得这琴声好像一个说书人,似乎讲了很多故事。她看着白纱掩着的清瘦人影,很想上前跟他讨教一下琴艺。丽染看到鲸落上前走了几步:“我这位友人,不喜生人靠近。”鲸落停下了脚步,侧身向站在门口的神医点了一下头和朗昭走了。

  落叶蹁跹,空寂的山谷里回荡着琴声,随着鲸落两人越走越远,琴声也越来越弱了。“解了你的狼西毒,我总感觉我拯救了一个国家。”鲸落闻言笑道:“我—”琴声突然停了,不知道为什么,鲸落的心沉了一下,没有再继续说话。朗昭问:“怎么了?”鲸落说:“没事吧,可能是琴声突然停了,有点不适应。”朗昭微微笑道:“可能是琴弦断了吧。”“是不是他琴弹得好,让你有了情感共鸣?”鲸落点了一下头,拉着朗昭继续走下去。

  其实,琴弦未断,是心弦断了。

  世廷吐血喷在琴上,丽染急忙跑进凉亭里扶住他:“廷公子。”

  解了毒,鲸落就和朗昭快马加鞭回了德扬,德扬城外是骑任,德扬城内是承墨,这两个人可都不是什么善茬。

  一回到德扬府里,鲸落就找来鹤庆问话,鹤庆说承墨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举动,鲸落这才放下了心,说:“承墨此人,深不可测,将军要时刻提防着他。”“是”“那你先下去吧。”“属下告辞。”鹤庆也向朗昭抱拳行礼后退出去了。

  朗文听毅凌说朗昭回来了,就来府上找哥哥,朗昭带她出去玩,捉了几只蛐蛐回来。

  月儿出山,承墨出去办事才回来,听到笑声,慢慢走近,发现凉亭里的朗昭和鲸落好像在玩什么,鲸落低声笑着,朗昭蹲在石凳上拿着一根草好像是在斗蛐蛐儿。承墨站在廊柱后面,两人并没有看到他。他不大高兴的样子,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鲸落去玉器铺子里当学徒,朗昭每天下午都去接她,两人一起逛街买东西,然后一天换一家的去吃美食,日子过得十分美满。

  吃完饭出来,街上人已经少了,鲸落拿出一块凤凰青玉给朗昭:“给你,我雕好了。”凤凰雕的栩栩如生,朗昭很是喜欢:“你真是个才女,雕玉也会,还雕得这么好。”鲸落把腰间朗昭送的飞龙青玉取下来给他作对比:“哪个好看?”“都好看。”朗昭把飞龙青玉还给她:“一人一个,就当做是定情信物吧。”鲸落笑道:“我也正有此意。”朗昭蹲下来:“我背你回去。”

  朗昭背着鲸落走着,夜色渐渐深了,临街的店铺纷纷点亮了灯笼,一盏两盏,照亮了前路。鲸落想起,她还是小白的时候,闹着非要搬家,走到半路又嫌累,是世廷背着她走,那时的蜂蜜很甜,路不好走,但世廷还是背了她好长一段路程。鲸落低了一下头,额角蹭了蹭朗昭的头发,轻声说:“朗昭哥哥给我讲个故事吧。”朗昭笑道:“有一窝兔子要搬家了,小白兔就去找小灰兔告别……”在树林里被赵维的人追杀,世廷拼死护着她,在那一场惊心动魄的逃亡中,还是韶葙身份的她就已经爱上了赵世廷,不,应该是更早,早在留鹰王只身涉险入榨关救她被跃秦王朗昭逮到的时候,在她为了保留鹰王给朗昭献舞的时候就已经爱了。只不过一直被自己压制,被抱负与使命压制,以为只是一时情动,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直到逃亡途中意外失忆,那么单纯,那么干净,不带一点阴谋,不带一点心计的爱上他。也许,这就是天意,我注定会爱,爱的一塌糊涂,爱的天昏地暗,最终又爱而不得。鲸落默默流泪,泪水打湿了朗昭肩膀上的衣服。“你怎么哭了?”“可能是被你讲的故事感动到了。”“那我以后就不讲那么感动的故事了,看把你给骗的。”“嗯~”朗昭继续背着她走,走在万家灯火的温暖里。

  为什么等到失去才会珍惜,才会彻底醒悟?不是还在西凉的时候,我就喜欢那个商人了吗?鲸落流着眼泪微微的笑了一下,从一开始就心动,却到最后阴阳两隔才醒悟,鲸落啊鲸落,你太笨了。

  吹夜风了,朗昭问她:“吹风了,冷不冷?”鲸落趴在他温暖的背上:“不冷。”朗昭温柔的说:“不冷就好。”你哪里是被故事感动了,我的故事都还没有讲完啊,傻姑娘。

  鲸落擦了眼泪,不再胡思乱想了。错过的已经错过了,当下就好好珍惜吧。

  我终究还是算幸运的,都是男人温暖坚实的后背,不过就是,换了个人来背,同样的爱,用在了两个人身上,两个人。

  眼泪又落到了朗昭衣服上。

  承墨坐在书案前看书,听到说话声,抬起头来就看到门上一对身影晃过去了。他知道是朗昭和鲸落,两人出双入对的有段时间了。他从怀里拿出以前在玉器铺子买来的凤凰青玉,本来是想送给鲸落的,一直拖着,如今却送不出去了。

往事如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