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火劫狱

  骑任打了德扬半年,德扬被围困多月,终于弹尽粮绝,被朝廷收复,鲸落与朗昭双双入狱。

  朗昭在牢房里走来走去,心烦得很。鲸落安静的靠墙坐着:“朗昭”鲸落这一声温柔的呼唤让朗昭的心微微平静了一下,他走过去和鲸落紧挨着坐下。鲸落抓着他的手臂说:“我又连累你了。”朗昭还没说话,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你是连累他了。”皇后慢走进来站在铁栏外,这是上次分别后,朗昭第一次看到妖妖。

  朗昭两人都站了起来,朗昭走近铁栏和妖妖对视着:“皇后,你,你要把鲸落如何处置?”皇后看向鲸落,满眼的不屑:“造反之罪,怕是死罪难免了。”鲸落开口:“朗昭,”她看了一下朗昭的脸接着说:“他是荆国亲王,误打误撞和我搅在了一起,但他本心没有逆反之意,还请皇后明鉴。”皇后傲慢至极:“朗昭为人,我清楚不过,也看在与你,雍古鲸落,曾经朋友一场,我自是不会太过为难于他。”鲸落向皇后作揖:“多谢。”皇后笑看着鲸落,鲸落,你也没有想到,你会有这一天吧。

  皇后对身边的人说:“先把朗昭带出去审问。”“是!”铁门打开,朗昭被带出去了。皇后拔了身边侍卫的铁剑放到火盆上烤着:“鲸落,你到底想做什么啊?”她看着火炭将铁剑慢慢烧红,一下子变得很兴奋:“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禅位的是你,夺位的也是你,怎么?你很喜欢玩弄别人吗?”皇后拿着烧红的剑走进去,一步步逼近:“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能减轻你的死亡对朗昭造成的伤害?”剑抵到鲸落腹部,衣料烧焦的臭味很快充斥了整个牢房。鲸落面不改色的看着一脸阴狠的皇后:“送朗昭回荆国,不要告诉他我的事情。”皇后怒了:“那我呢!?”她的语气软下来:“朗昭走了,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你想怎样?”“我想怎样?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想要跟朗昭在一起而已。”她看着鲸落:“你到底,喜不喜欢朗昭?”鲸落明知说喜欢会惹怒皇后,却还是说出了那两个字:“喜欢。”皇后一剑刺进她肚子里,鲸落疼得六神无主,颤抖着跪到地上紧紧按着伤口,仅一瞬间,汗湿衣裳,这种动弹不得,疼痛难忍的感觉似曾相识,那是世廷死在自己怀里时,撕心裂肺的惩罚。

  “啊—”鲸落惨叫,满脸汗珠,撑地的手紧紧抓着地面,指腹磨出了血。皇后波澜不惊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本宫喜欢的人,你以后就别碰了。”她转身走出去,剑尖滴落的鲜血像梅花开了一路。

  走出牢狱,承墨带人迎面走来,看到皇后手中的血剑,脸一沉,黑的可怕。“皇后,我要回泥濛了,请你兑现你的诺言。”皇后明知故问:“什么诺言?泥濛,本宫不是已经还给你了吗?”承墨言简意赅:“我要带走鲸落。”他盯着皇后,咬了一下后牙槽,脸上肌肉紧绷,一字一顿道:“两个承诺,一个,都不能少!”

  “我要是不让你带走鲸落呢?”承墨握紧了手中的剑,两方对峙。拔剑声和一阵脚步声后,承墨回头就看到皇上带兵将他团团围住了。皇上说:“承墨皇子,你莫不是忘了,这里是皇宫!十万御林军,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你一个小小的亡国之徒。”承墨冷笑:“真是一个比一个阴险,一个比一个歹毒,皇后,原来你才是布局人。”皇后说:“还是多亏承墨皇子愿意入局,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愿者上钩。”皇上说:“泥濛贫瘠,却也不小,既然已经收入囊中,岂有奉还之理?”皇后说:“我就好奇,鲸落到底是个什么人,一个两个都想陪她送死。你忘了吗?是鲸落亲自率兵踏平了你的泥濛国!”承墨冷声道:“一码归一码,鲸落我必须带走!”承墨拔剑,身后死士纷纷出剑,一场以卵碰石的混战就开始了。

  鲸落听到外面喊打喊杀,刀剑声不绝于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混战中,承墨看到皇宫起火了,天色刚暗就又重新被火光照亮,这种扭转日夜的感觉真是爽爆了。“起火了!”“起火啦!”皇上看着熊熊大火迅速包围了宫殿,四周一片火海,终于慌乱了,大喊:“快救火!”承墨趁乱打倒皇后,跑进监狱将鲸落带了出来。皇后看到承墨带着鲸落跑了,正要带人去追,却突然想起了朗昭。“给我追,杀了他们!”士兵去追杀承墨俩人,皇后看到皇上带人去灭火了,赶紧跑向关押朗昭的房间。

  朗昭被锁在房间里,热得跳脚,火势包围了房间,屋子里浓烟滚滚,怕是要被烧死在这里了。皇后拿着钥匙准备来开门,看到锁门的铁锁都被烧红了,火势越来越大,难以靠近。她急忙叫人过来灭火,然而几桶水根本无济于事。“朗昭!”她迎着热浪不顾火舌灼伤冲到窗边一剑捅破了窗户:“朗昭!”朗昭听到妖妖的声音,捡起凳子走近窗户喊道:“妖妖,闪开!我砸窗户了!”妖妖赶紧让开:“快砸!”朗昭抡起凳子砸破窗户,从窗子里翻了出去,赶紧拉着跑上前的妖妖冲出去,逃离到了安全的地方。

  妖妖紧紧的拽着朗昭:“朗昭,你没事吧?”“没事,没有受伤。”他看着周围的宫殿燃着滔天大火忙问妖妖:“妖妖,鲸落是不是还在监狱里!?”话音未落,他一个箭步就要冲出去,妖妖拉他都被他拽倒在地上。“妖妖”妖妖拉着他的衣服:“鲸落没事,她已经跑了。”朗昭一边扶着妖妖,一边狐疑的看着她的眼睛:“鲸落跑了?”妖妖点了一下头:“被人救走了。”“谁会救她?妖妖,你不会骗我吧?”妖妖看到朗昭这么在意鲸落,竟然还为了鲸落怀疑自己说谎,心里一阵狠厉,又想着自己来救他,他却一心想着鲸落的安危,顿时又觉得有些委屈,不禁眼泪汪汪的看着朗昭:“我怎么会骗你,你连妖妖也不信了吗?”朗昭还是信她的,只是太着急鲸落了,一时起了戒心。这突如其来的大火绝对不是意外失火,鲸落应该是被人劫狱了。“我信你。”朗昭把妖妖扶起来,妖妖看着他挺拔的身材,心里想着,不能再让朗昭离开自己,就说:“朗昭,你跟我来。”

  朗昭跟着妖妖来到一处偏僻的寝殿,妖妖推开了门进去,朗昭停在门外,妖妖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无非就是觉得自己又要把他锁起来。“你先进来,不要让人看到了。”妖妖拉他进去关了门,开了墙上的暗室把朗昭推进去。“妖妖,我不想待在这里。”“我知道,我不会让你一直待在这里的,只是暂时的,你明白的,皇上认定了你跟鲸落是一伙,鲸落跑了,他也不会放过你,说不定还会拿你引诱鲸落前来涉险,我先把你藏在这里,等过段时间再想办法。”朗昭说:“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那就听你的吧。”朗昭还是没有把她当敌人的,他也担心,如果现在逃跑,一是,逃出去的几率不大,二是,一旦被皇上抓住,可能妖妖也保不了自己,那时,倒叫妖妖为难了。“不过,你把我藏在这里,你怎么跟皇上交代?”妖妖微微笑道:“我就说你跑了。”“那他会不会怪你?”“怪我也不会杀了我啊。”妖妖笑道:“不用为我担心,我可以应付。”“嗯”“那我走了。”“好。”

  妖妖出去时锁了门,朗昭坐在暗室里,心里琢磨谁会来救鲸落?

  大火烧到半夜,终于扑灭了,皇上和妖妖看着一半的皇宫烧成一片黑色的废墟,心里又恨又痛。来人跪禀:“禀报皇上皇后,罪犯鲸落和承墨逃出宫去,暂时还没有找到。”皇上大怒:“一群废物!”妖妖生气到甚至有一种想再带人去找,将鲸落五马分尸的冲动。她恶狠狠的骂道:“鲸落这个祸害,有她的地方就不得安宁!”皇上吼道:“滚回去继续找!”“是!”

  皓月当空,承墨扶着鲸落躲进一间破屋子,他拿出布条:“先包扎一下伤口。”“我自己来。”鲸落拿过布条,承墨出去看了一下,接应的马车已经到了。车厢里掀帘子向承墨点头的是一个男扮女装的“鲸落”。承墨看了一下他,也点了一下头。马车驶出去,驾车的也是一个“承墨”。“在那边,快追!”“追马车!”“别让他们跑了!”承墨返回破屋,鲸落已经处理了一下伤口,人却疼晕过去了。

  承墨抱起鲸落上马离开,马不停蹄跑到了天亮。

夜火劫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