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至少,不要打扰

  鲸落逃了几日,终于出了泥濛。她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找到了处于野漠西边的深谷,当初承墨为了避开追杀的官兵,故意绕路穿过深谷回到泥濛,也正是因为这样,鲸落才会在深谷遇到世廷,知道他还活着,丽染也还活着。

  鲸落在深谷里走了半日,遇到一条清澈的河水就在河边洗了一下脸,河水在下游汇成了一个水池,水池里开着几朵杨花。

  鲸落走到木屋附近,看到丽染在篱笆外的菜地上挖着什么东西。她看着妹妹的身影有些欣慰,已经和兄长反目成仇,但至少还有一个妹妹。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门口,好像往这边看了一下,鲸落赶紧躲在树后,不敢去看,因为那个白衣身影就是世廷。

  过了一会儿,鲸落探出半张脸去看,世廷蹲在地上帮丽染捡了一些东西放在篮子里。她靠着树坐下来,自己这个样子出去见他,一定会吓到他的。

  鲸落奔波劳累了好几天,已经非常疲倦了,抱臂坐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夜色浮动,落叶轻轻飘到地上。白衣慢慢靠近,一点声响惊醒了梦中的人,鲸落觉得冷飕飕的,抱紧了一下手臂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白色衣摆轻摇,慢慢抬眼,是世廷。她动了一下没有起来,世廷垂眸看着她的白发:“你的头发……”鲸落轻声说:“这是易容的代价。”“嗯”鲸落慢慢站起来和他平视着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眼睛在代替她的嘴巴,她的眼睛说,我好想你。

  世廷面无表情,甚至有些淡漠:“回屋睡觉吧。”他转身走了,鲸落挪步跟在后面,突然上前抱住了他。世廷整个身体一僵,像个木桩一样一动不动。他感受着鲸落的体温,听到了她隐忍的哭声。世廷心里一痛,眼眶微微的红了一下,你后悔了,是吗?“你做什么?”世廷一句冷冷的问话像一把剑刺过来,鲸落赶紧放开了手却还是被刺中了心里的伤口。他侧身看着她,你后悔了,是吗?韶葙,小白,鲸落,你后悔了吗?你是不是后悔为了天下放弃了我,你是不是后悔了?心里的问话,深埋着的感情,说出口却是一句冷冰冰的“你做什么?”鲸落泪流满面,我做什么?我在做什么?难道我还可以接近他吗?我伤他还不够狠吗?亲眼看着他倒在血泊里却冷眼旁观的人不是我吗?我怎么还有脸来见他?鲸落被自己逼问的撕心裂肺,她转身跑出去,边哭边跑,离世廷越跑越远,最后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世廷坐在门口,丽染拿了一件衣裳出来给他披上:“廷公子在想什么?”世廷说:“没想什么,就是想坐一会儿。”坐一会儿,等人来。

  阳光普照,朝起的宫殿都重新修好了,崭新的辉煌,全新的一天开始了。朗昭蒙面上朝,朝臣都有些疑惑。“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朗昭走到龙椅前转过身来:“众爱卿,平身—”“谢皇上—”朗昭坐下来说:“朕偶感风寒,不能吹风,故以黑巾掩面。”朗昭咳了两声道:“众爱卿可有事要议?”有朝臣出列:“皇上,西凉、荆赵边疆和野漠乃多事之地……”

  退朝后朗昭回到大殿后面,妖妖退下宫女们,等门关上就坐到看奏折的朗昭身旁:“皇上”朗昭装模作样,煞有介事的看着奏章,目不斜视的端着架子问:“何事?”听到妖妖的笑声,朗昭也忍不住笑起来:“妖妖,我跟你说啊,上朝的感觉还真不错,往龙椅上一坐,睥睨朝野—”“那你喜不喜欢当皇帝的感觉?”“喜欢。”妖妖笑着靠到朗昭身上:“那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让你这个假皇帝变成真皇帝呢?”

  鲸落坐在水池边哭了一晚,丽染来河边打水的时候看到鲸落呆呆的坐在石头上,双眼无神。“姐姐”鲸落有些木讷的转头去看丽染,眼里有了一些情绪:“丽染”丽染向鲸落走来在她旁边坐下:“姐姐,有些话还是早点说清楚比较好,是你先负了廷公子,我遍访名医,才将他从阎王殿里拉了出来,如今,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想来看看他。”“只是看看吗?”鲸落迟疑的点了一下头。丽染便又说:“既然只是看看,那看完了姐姐怎么还不走?”“我—”“我不知道姐姐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姐姐和廷公子的缘分已尽,以后就不要再来打扰了,廷公子身体不好,不能情绪波动太大。”鲸落沉默着,丽染起身用木桶装了一些水:“姐姐,该忘的都忘掉,该放下的就放下吧。”丽染提起水桶:“我和廷公子过的很好,不希望别人来打扰。”

  丽染走了,鲸落觉得丽染说的也有道理,回不去了就该放下,至少,不要再去打扰。

  鲸落决定回到京城去找朗昭。

至少,不要打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