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喜欢你

  “朗昭哥哥”妖妖推门进来,大冬天的不知道在哪里找了一捧紫色的花来:“好看吗?给你的。”妖妖把花推到朗昭怀里,朗昭抱着花说:“难为你了,大冬天的跑出去就为了找这么几束花。”“因为朗昭哥哥喜欢呀。”“我喜不喜欢就这么重要?”“当然了,朗昭哥哥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了。”朗昭看妖妖神色黯然就说:“对不起啊妖妖,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失手杀了皇上。”“没事。”妖妖沉默了一会儿:“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做饭吧。”朗昭微笑道:“好。”

  妖妖在厨房做饭,窗外的农院里养着几只芦花鸡,天暗下来,慢慢飘起了疏雪。

  因为怕朗昭假扮皇帝的事会暴露,妖妖和朗昭就说出宫微服私访,了解民情,出来游历住在了这家农舍里。

  这些日子,朗昭劈柴喂马,妖妖洗衣做饭,就像一对寻常夫妻一样,日子过得简单又幸福。妖妖觉得,在野漠的时候,种族隔阂太深,恩恩怨怨似乎没有尽头;在皇宫里的时候,人心善变,权利太重,做什么事情都是深思熟虑,谨慎万分,只怕稍有差池便是万丈深渊。也许也正是因为伴君如伴虎,所以才会对骑任没有什么感情。

  妖妖炒好菜就叫朗昭过来吃饭,油灯昏暗,两人对坐着吃饭,窗外的雪花寒冷又美丽。

  鲸落冒雪走着,看到前面的农舍窗口透出昏黄温暖的光,赶紧走过去敲门。“咚咚咚—”妖妖起身:“我去开门。”

  妖妖打开木门,一阵风雪刮进来眯了一下眼睛。鲸落看到来开门的人竟然是妖妖,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拉开了距离。妖妖看清是鲸落先是不可思议的愣了一下,随即拿起放在门后的长剑拔出鞘来刺出去:“你还敢来!”雪花纷纷扬扬从夜幕中落下,两人在门口打了起来,裙摆张扬,刀飞剑舞。

  朗昭听到打斗声跑出来看到是鲸落高兴之余连忙叫停手:“别打了,鲸落、妖妖。”鲸落看到朗昭一分神就让妖妖找到机会一剑斩过来,朗昭一颗心猛提到嗓子眼:“妖妖快住手!”鲸落急忙偏让,剑刃划到脸上划破连衣帽,一头白发全部散了下来在风雪中飘飞。“鲸落”朗昭跑到鲸落身边揽着她:“你怎么了?”他指的是白发。妖妖也被鲸落银白的长发吓了一下,停住手没有再攻击。

  鲸落重新把破了一边的帽子戴起来:“我没事。”“那你的头发……”“不要紧,白就白了。”鲸落看向妖妖:“皇后怎么在这里?”妖妖抬剑指着她:“我当然是跟朗昭哥哥在一起的。”鲸落看了一下朗昭,突然有些醋意。朗昭说:“先进屋吧,风雪太大了。”朗昭拉着鲸落要进去,妖妖一剑横在前面,表情阴冷。“妖妖,先进去吧。”“进去?这是我的屋子,要进去也不该是她进去!”“妖妖”“朗昭哥哥!我为了你不惜杀死了自己的夫君,你却一直护着鲸落,你有没有顾及过我的感受?”“可是这一切也不怪鲸落啊。”“怎么不怪她?要不是她出尔反尔,禅位又要夺位,引发了那么多战争,我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朗昭想了一下说:“妖妖,皇上死了,就让鲸落登基吧。”妖妖很生气,盯着朗昭:“你说什么?让鲸落登基?你是不是疯了?!”鲸落看着朗昭问:“朗昭,兄长他—”朗昭对妖妖说:“我没疯,这是唯一的办法,只有鲸落—”“够了!”妖妖放下剑走到朗昭跟前看着他的眼睛:“那我怎么办?朗昭哥哥,妖妖怎么办?”朗昭也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妖妖:“我知道这样做对你不公平,但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国不可一日无君……”“那就你来当皇帝,皇位空着,谁坐都一样。”“我不想当,而且我是荆国人,怎么可能会当朝起的皇帝呢?”“你不当,要让给鲸落也行,但我有一个条件。”朗昭以为妖妖终于想通了,心里特别高兴,能这样和平解决对谁都好。“妖妖你说,我一定答应你。”妖妖见朗昭答应的爽快,脸色明朗了一些。“你跟我走。”鲸落脱口而出:“不行!”朗昭还有点懵,傻乎乎的问:“去哪儿?”妖妖的眼神有了少许柔和:“去哪儿都行,只要是和我在一起。”看着妖妖的眼睛,朗昭似乎有点明白了:“妖妖,你—”

  妖妖神色温柔:“朗昭,我喜欢你,是情爱的那种喜欢。”朗昭微微张着嘴巴,欲言又止。他想起了很多往事,从刚开始因为借马认识了打猎的妖妖,再到后来祭祀台上救下妖妖,又一起被困在无影大盗的地下潭洞里,再到攻城时相见和妖妖一起住在紫阳城里,那些种在墙角的紫阳花……朗昭这才注意到妖妖这几日一直穿着的裙子—是紫色的。他看着妖妖,突然觉得自己好笨,简直是笨死了,蠢死了。一个女孩子对你这样尽心尽力,倾心相待,怎么可能真的只是因为所谓的兄妹情?她可是能冒险把自己藏在身边,甚至不惜亲手杀了皇上的姑娘。

  朗昭突然觉得这份情好重,重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回绝。

  妖妖殷切的眼神看着他,满怀期待的等着他的回答。

  朗昭沉默了好一会儿,风雪交加,将他的墨发都吹乱了。妖妖喊了一声:“朗昭哥哥?”朗昭终于开口:“妖妖”他诚恳的看着她,第一次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着她的脸:“对不起。”妖妖的心被这三个字砸碎了,她握紧了剑柄,泪水盈眶:“不,这不是我要的回答。”“妖妖,我心有所属,你是知道的。”朗昭看了一下鲸落。

  “我不知道!”妖妖拿剑指着鲸落,朗昭连忙挡在前面:“妖妖”妖妖说:“为什么皇位要给她,你也要跟着她走?为什么?”妖妖完全接受不了,情绪很激动:“朗昭哥哥,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啊,这样都不行吗?”朗昭没有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现在多说一句话,妖妖的情绪只会更激动,指不定还会有什么过激行为。

  鲸落站出来,妖妖挪剑指着她。鲸落慢慢的说:“你喜欢朗昭没有错,但是他不喜欢你,你就不应该强求。”“轮得到你来管吗?你以为你是谁呀?”“我当然要管,因为我也喜欢他。”朗昭看了一下鲸落,眼神隐隐的亮了一下。妖妖收剑入鞘:“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各凭本事吧。”妖妖要走,鲸落说道:“你要清楚,你有权利喜欢一个人但你没有能力治理一个国家。”“鲸落,你未免也太自负了吧。”妖妖走到她身边低声说:“总有一天,你会跪着来求我的。”妖妖走过去了,迎着风雪一脸决绝的离开。

  朗昭和鲸落回到屋里,他拿帕子擦了一下鲸落脸上的剑伤,收了妖妖的碗筷给鲸落盛了一碗饭:“你还没吃饭吧。”“嗯”“菜都凉了,我帮你热一下。”

  妖妖回到皇宫,深更半夜的一个人推开了西院停放骑任尸体的房间门,幽暗的房间里几盏长明灯微弱的亮着,妖妖抬手抚摸了一下冰棺,窗外电闪雷鸣,一道闪电照亮了半个屋子,妖妖看到冰棺里骑任肿得很大的乌青的脸,吓得一下子缩回了手,冒了一身冷汗。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砸在棺材边,她没有要杀皇上,她只是一时慌张没有控制好自己,不,她是为了朗昭,她害怕皇上会弄死朗昭,朗昭不能有事……可我这么爱他,为什么朗昭一点都没有动容?是因为鲸落吗?鲸落到底哪里比我好,为什么朗昭总是向着她,甚至不惜伤害我。妖妖想起了自己的族人,曦曦族全部被鲸落斩杀抛尸峡谷,野漠的土地都被族人的血染成了红色……朗昭把狼牙项链戴在她脖子上,他被树藤绊倒,一阵乱花雨中扑下来……妖妖拿起脖子上的狼牙项链看了一下,脑海中画面一转,朗昭愧疚的说,对不起,我心有所属。

  妖妖扶着冰棺坐下来,她又想起了她的父母,那些血淋淋的画面……“啊—”妖妖抱着脑袋哭起来,活了二十多年,她经历了那么多,最后没有一个人愿意陪在她身边,事情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宫廷传闻,皇帝突然回宫,暴病身亡。皇后伤心过度,又染了疾病,闭门不出。一时间,国政搁置,朝臣议论纷纷,后宫干政,忙着拉拢朝臣,都想母凭子贵,将自己的儿子推上皇位。

  妖妖坐在殿里,紧闭的殿门外,大臣、将军,嫔妃、皇子跪了几十人。“皇后,皇上驾崩,储君未立,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皇后早下定夺,扶持皇子上位!”妖妖没有应答,门外的各路各派就等不及了,争先恐后的保荐各个年幼的皇子:“御妃端庄贤惠,四皇子天赋异禀……”“嫡长子睿敏,熟读四书五经,通晓治国安邦之道……”“三皇子厚德载物,最知礼不过,可推举扶保上位,必定……”

  外面吵闹声一浪高过一浪,妖妖只觉得头疼,襁褓婴儿都有人推举,只觉得一派无稽之言,荒唐可笑至极。可是妖妖是笑不出来的,相反,她忧心忡忡,清楚浮躁荒唐的表面下其实已经在酝酿一场后宫之外的权臣争位即将带来的朝政内乱,今日聚在门外一个个笑里藏刀却自诩正派的大臣们,用不了多久就会发动战争,兵刃相向,拼个你死我活。

  三日后。

  妖妖抱着一个婴儿上位了,她终究没有鲸落的气魄和能力,作不了万民敬仰的皇上。而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婴儿,是因为婴儿身后的魏南宫氏一支独大,可以在朝中说一不二,妖妖必须要和魏南宫氏站在一起,这样她才可以掌握实权,在朝中站稳脚跟,再说来日方长,国政天下。

我喜欢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