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承墨退兵

  半年后,泥濛攻打朝起,号称要雪洗国耻。

  鲸落在战争刚过的紫阳城里医治受伤的士兵百姓,妖妖战败归来,恰巧遇上了鲸落朗昭二人。她勒住马怒视着鲸落骂道:“雍古鲸落,不用你在这里装好人,朝起会变成今天这般模样都是拜你所赐!是你先打了泥濛后又同泥濛起义军一起对抗朝廷,现在好了,泥濛打回来了,如你所愿,朝起又乱了!”朗昭说:“皇后!够了!”“不够!鲸落的罪行罄竹难书!”朗昭也生气了:“如今的朝起是谁在当政?皇后扶保一个襁褓婴儿上位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妖妖皱着眉头,一脸凄然:“朗昭,你怪我?”“朝起如今这种局面当然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可当初你为什么不听我们的劝告非要一意孤行?”妖妖下马走过来:“劝告?什么劝告?”朗昭压低声音说:“国之大事,不是谁都能处理好的。”

  “我听明白了,朗昭哥哥这是指责妖妖误国了呀。”她看向鲸落:“怎么你做什么都是对的,我做什么都是错的啊?”“杀—”泥濛军队杀进城来,又是一场血战。“保护皇后撤退—”妖妖看到了承墨,当初就是他一把火烧了半个皇宫救走了鲸落。看到前面的士兵拦不住了,朗昭拉着妖妖:“快走。”妖妖看了一下朗昭,他还是关心自己的。

  妖妖跟着朗昭跑,回过头去看到士兵们纷纷战死,承墨骑在马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她突然恨极了这一切,身旁百姓逃亡,惨叫声不绝于耳,鲸落扶着受伤的人……妖妖挣脱了朗昭抓着她的手,拿剑刺向人流,引发一阵惊恐之声。旁人躲避开来,鲸落来不及拔剑就被妖妖横刀架住了脖子。“妖妖!”这下,承墨发现鲸落了,抬手停止了打杀:“都住手!”朝起全是伤兵,泥濛一停手,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双方都是防备姿势,拿剑对峙着。朗昭紧张鲸落刚动了一下脚:“别过来!”妖妖喊住朗昭又看向承墨:“还是以前的人,还是对敌状态,我们又见面了,泥濛承墨。”承墨不慌不忙的抬手抱掌:“皇后,别来无恙啊?”妖妖说:“本宫甚好,就是看着这个女人不太顺心。”

  “本宫可还记得,当初承墨皇子可就是为了这个女人烧了我朝起的皇宫!”“你想如何?”妖妖看了一下朗昭对承墨说:“退出紫阳,把本宫的士兵全部还回来。”鲸落以为妖妖疯了,拿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去威胁人家退兵。“好。”鲸落看向承墨,承墨也看着她,鲸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居然好像看到承墨对自己微微的笑了一下。

  承墨转头跟后面的几个将军说了一些话,像是商量又像是吩咐。过了一会儿,他转过头来看了一下妖妖和鲸落骑马走了。鲸落亲眼看着他带着所有泥濛士兵退出了紫阳。

  妖妖把剑放下来,朗昭赶紧过去把鲸落拉开了一点。妖妖讽刺鲸落:“你可真是个人物,连泥濛的皇上都要给你两分面子。”刚才看到承墨带兵走了,妖妖心里是很想杀了鲸落的,可碍于朗昭在场,她才逼迫自己放下了剑。如果她真的抹了鲸落脖子,朗昭一定会和她决裂的。

  妖妖抬手抓住了朗昭的手臂:“朗昭哥哥,你陪我一段时间吧,我累了。”妖妖确实已经面容憔悴,疲惫不堪了。朗昭看了一下鲸落说:“那你答应我,让我们帮你。”妖妖不太高兴的看了鲸落一眼对朗昭说:“走吧。”

  回到紫阳府上,朗昭有一种回到故里的感觉,因为他对这个紫阳府非常熟悉,以前是紫阳跟德扬打,现在敌人是泥濛了。

  地图在桌上铺开,夕阳照在窗口。妖妖拿手指着那些已经沦陷的城池:“从这里到这里都已经沦陷了,据了解,泥濛军队分为三路,承墨带的是主力军队,另外两支在这里,可以随时支援承墨……”几人围着桌子看着地图各抒己见,最后妖妖说:“魏南宫氏手里有一半的兵权,因为之前作战意见不合,现在已经闹翻了,他们在南陵城内抗敌,对付那两支军队。”“禀报皇后”大家都看向来禀报事情的士兵,士兵说:“战俘已经全部放回来了。”妖妖问:“多少人?”“八千人,本来是有一万多人的,但是有些已经死了,就回来了八千多人。”妖妖很高兴:“带我去看一下。”“是。”

  傍晚,鲸落靠着朗昭坐在屋檐下,妖妖回来看到两人停了一下就直接走过去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忍鲸落多久。

  妖妖回到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就在这一夜,她在剑上擦了毒,决定一人涉险,刺杀承墨。

  第二天早晨,朗昭先起床出门,门一打开,妖妖就一身便衣站在了晨曦里,她对着朗昭弯起嘴角,看起来有些甜美:“朗昭哥哥”朗昭侧身看向屋里还在睡觉的鲸落,轻轻关上了门向妖妖走过来:“注意休息,你看起来有些疲惫。”得了朗昭的关心,妖妖上前想抱一下他,但朗昭退后了,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小小的一步,动作刺痛了妖妖的心,他们之间,终究是有距离的。

  朗昭也有些尴尬:“妖妖,我……”妖妖略显生硬的笑了一下:“我是想跟你说,我要出去一下,你,会不会等我回来?”“你要去做什么?”妖妖平静的说:“做一些重要的事情。”“那你注意安全,多带几个侍卫护驾。”妖妖的目光落到地上碎裂:“好。”很轻的一声,可能朗昭都没有听到。

  妖妖最后看了一眼朗昭的脸,转身走了,也许我还能回来,再来见你。

  妖妖刺杀承墨不成,反被承墨擒住关了起来。

  朗昭站在屋檐下,目光飞出墙头看向远方。鲸落走过来:“这几日怎么没有看见皇后了?”朗昭微微凝眉:“她带了佩剑一个人出去后就没有回来过。”朗昭隐约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却也说不出一个具体的想法。

  承墨在石桌上喝茶,妖妖被人带过来按在石凳上坐着,脖颈边还架着一把刀。承墨倒了杯茶放到妖妖跟前,妖妖垂眸看了一下茶水:“你到底想做什么?”承墨说:“我想做的事情很多,偶尔也会有一件是皇后可以帮忙的。”妖妖用讽刺的语气问:“比如?”“比如:朗昭……”“我们的事你提他做什么?”承墨笑了一下:“本来他是个局外人,可谁说局外人就没有用处呢?皇后不是稀罕这个翩翩公子吗?”“那又与你何干?”“当然有关系了,他和鲸落关系这么好,想必你也是知道的。我要鲸落就不能留着她这个好朋友。”妖妖试探性的说:“所以……”“皇后是聪明人,我就不绕弯子了。用你自己的命和朝起换一个朗昭,如何?”说到朝起妖妖是特别反感承墨的:“承墨皇子,朗昭可在你手里?”“不在。”妖妖笑道:“那你拿他做交易是在说梦话吗?”承墨反问:“你不在朗昭心里,那朗昭到底身在何处好像也不重要吧,反正与你何干?”妖妖的心刺痛了一下:“只要朗昭哥哥开心,他在哪里都一样。”“不一样!皇后,不要自欺欺人,不是你的,就是别人家的了。”妖妖看着承墨,承墨缓和了一下语气说:“我要鲸落,你要朗昭,他们俩个不能在一起,懂吗?”“不管怎么样,朝起你是得不到的。”“未必吧,除非,你想把皇位还给鲸落,然后让她风风光光的和朗昭成婚,再昭告天下……”妖妖被激怒了:“就算我死了,还有魏南宫氏,怎么轮得到她一个罪人来定江山?你以为鲸落是谁?未免也太高估她的能力了,你要清楚,她现在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她拿什么来夺皇位?”“如果我帮她呢?”

  妖妖听到承墨这句话后,先是一愣其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承墨:“你会吗?”“我当然会,我还可以把做法都告诉你,我会利用她打败魏南宫氏,入驻朝起的皇宫,同时再安排一场意外,让朗昭,彻底消失,最后取代他的位置,朝起和美人,我都要。”妖妖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沉默了很久。承墨静静的欣赏着她的面部表情:“我还有第二条路,那就是跟皇后合作,皇后给我朝起,我带走鲸落,永远都不会让鲸落再出现在朗昭公子与皇后娘娘之间,我还会娶了鲸落再昭告天下,让朗昭彻底死心。”让朗昭彻底死心,让朗昭彻底死心,让朗昭彻底死心……

  不知道为什么,承墨说了这么多,只有这一句妖妖听进去了。

  承墨起身时说道:“皇后,你应该感谢鲸落,如果没有她,我现在就会杀了你。”承墨慢慢转身,阴狠的目光也渐渐恢复平静。他走了两步,身后突然响起歇斯底里的怒骂:“为什么要感谢鲸落?我只想把她碎尸万段!”茶杯从后面砸过来,承墨转身用手背打开直直砸向自己脸面的茶杯,妖妖已经夺剑杀了两个士兵向承墨走过来:“你还有第三条路,黄泉路!”承墨有些震惊妖妖的底气和这莫名其妙的自信。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妖妖已经提剑杀过来了,许是孤注一郑的搏击,妖妖似乎变了一个人,出手狠厉,完全不留余地,每一剑每一招都快准狠,直击要害之处,也不给自己全身而退的可能,只想一心同归于尽。承墨边打边退,为自己刚开始漫不经心的轻敌感到后怕,如果几天前妖妖的偷袭像今天一样的狠绝,很有可能自己真的走上黄泉路了。

  妖妖终究是女性,体力比不过承墨被按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承墨提剑刺下来猛的闭上了眼睛。

  风吹过去,一阵凉意。妖妖睁开眼睛,明晃晃的太阳下,承墨一双眼睛像盯着猎物的狼一样盯着自己的脸。她微微侧头,脸颊上的汗珠滚落到了地上。长剑擦着雪白的脖颈划出了一条细细的红线插在地上。一瞬间的权衡利弊,承墨还是没有杀她,他是个极度理智的人。

  迟来的士兵将俩人包围,承墨对妖妖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他站起来,两三个士兵上前将妖妖拽起来。承墨说:“带下去关起来。”“是!”

承墨退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