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后

  妖妖被重新关进了监狱,铺天盖地的绝望吞噬了她。承墨一旦将自己被控制的事情说出去,魏南宫氏会很快替代自己的位置,独揽大权,此后,就算自己能逃出生天,皇宫也绝不会再有自己一席之地。承墨要连同鲸落一起对付魏南宫氏,那都是后话跟自己已经没有关系了。可是朗昭呢,他要跟着鲸落,他也不会管我了,而且他还不知道承墨已经对他有了不好的心思。怎么办?我不能背叛朝起,又放不下朗昭……难道我灵妖妖一朝母仪天下,今日却要死在这牢狱之中了吗?

  妖妖重重的跪坐在地上,她慢慢抬头去看墙上那一小方窗口,眼泪一下子就汹涌成河,虽然她还没有想好,也不愿意承认,但心里装得满当当的情爱一时间就击垮了她所有的信念:“朗昭哥哥,妖妖只想要你……啊啊啊—”妖妖疯了一般扯着自己的头发,为了自己的自私,为了自己的叛国,为了自己的没有骨气……

  南陵城内。

  魏南宫氏带兵与毅凌将军的两支军队打着持久战,皇后突然带兵前来,魏南宫丞相让人打开城门,看到皇后没有进城来,就亲自下了城楼到城门口迎接皇后:“老臣魏南宫决恭迎皇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后偏头看了一下身旁将军打扮的承墨对前面跪拜在地的丞相说道:“丞相免礼,本宫再三考虑,觉得死守一个紫阳不是长久之计,况且之前连连战败,想来,还是需同丞相一起再商议战略。”丞相起身看向皇后,心想:有本事,皇后再僵持着,看看没有了我魏南宫氏的兵力,皇后还能坚持多久?

  朗昭看着街边的紫阳花对鲸落说:“鲸落,你看那些花,等到明年花开,紫色的花瓣满城飘飞,一定很美。”鲸落笑笑:“你这么喜欢,等到花开,我嫁你为妻。”我嫁你为妻,嫁你为妻,嫁你为妻……朗昭欣喜若狂的抱起鲸落转圈,柔发飘逸,浸满暖阳,鲸落垂眼看着笑容满面的朗昭,红唇一抿,这一笑如彩石坠湖,只一瞬间,死水里的鱼、草、波纹都活了,世廷对她的影响,一直在感情上像山一样压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现在好了,朗昭把她从沉重的情感世界里拉出来了。至少,要先有一个人解脱,先有一个人放手,对吗?世廷。

  朗昭把鲸落放下来,不顾街上人来人往,拥吻了她。这一刻,朗昭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值了,从此以后,以我之姓冠你之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朗夫人”“嗯”“朗夫人”鲸落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的眼睛:“我在。”“叫夫君。”“夫君~”朗昭抱紧鲸落,激动的心越跳越快……

  魏南宫决丞相被绑,大刀架在他脖子上。承墨说话:“丞相,投降吧。”丞相满面怨恨的看向旁边的皇后一字一句骂道:“皇后,您可是要拱手让江山!?”妖妖不敢直视丞相的脸,微微垂着眼眸看着前面窃窃私语,躁动不安的军队低声道:“丞相,事已至此,本宫也不想为难你,把兵符归还给本宫吧。”丞相向皇后吐了一口唾沫,唾沫星子溅在皇后脸上像在脸上刺了字,永生永世,万人唾弃,再无清白。丞相大骂:“先皇尸骨未寒,皇后便要卖国了!好啊!好啊!”承墨不耐烦的一扬手,丞相脖颈上的大刀一拉,血洒一地,触目惊心。

  军队里的情绪终于沸腾了:“皇后,这是做什么!?”“丞相何罪!?”“皇后要叛国吗!?”声声讨伐,句句诛心,皇后极力稳住情绪站稳脚跟,承墨的手下从丞相尸体上搜出了兵符交给了承墨,承墨拿起兵符走向皇后:“皇后”皇后不动,承墨阴着脸低声道:“皇后,可是要悔?”皇后闭着眼睛,眼皮却跳了一下,当真要叛国,为了朗昭一人吗?

  她颤抖着手拿过承墨手里的兵符紧紧的抓在手里,眼看军队就要暴乱了,她看了承墨一眼,举起兵符大喊:“杀泥濛—”“杀—”两军厮杀,承墨一剑刺中皇后,一片打杀声里传来几声惨痛的喊叫:“皇后!”“皇后—”“快救皇后—”“皇后!”皇后看着暴怒的承墨,嘴里流出的鲜血落到刺进身体里的剑上,染红了胸膛,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承墨,你,失算了。”承墨额上青筋暴起,咬牙盯着皇后:“不知好歹的东西!”他刺深了剑拔出来“皇后!”妖妖向后倒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凤冠砸落了金珠子。

  南陵城事变,毅凌事先是被通知了的,此时,已经打进城来围住了南陵,战况激烈。

  紫阳城内正在发放军饷,鲸落和朗昭到处走着询问军情,很多人都对两位很尊敬,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于一半的人曾经都是他们两个带过的兵。特别是荆兵们,一下子团团围住了朗昭:“跃秦王!”“跃秦王—”“跃秦王,你去哪儿了,战士们可都担心你呢。”朗昭揽着兄弟们的肩膀:“我没事,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能去哪儿!兄弟们都还在这里啊!”“跃秦王,糊里糊涂的打了这么多仗,我们都不知道到底图什么,这里又不是荆国,你带我们来的,你带我们回去,不想干了!”“对!天天打仗,您也不管我们,我们要回荆国!”“回荆国!这朝起有什么好的,跃秦王,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荆兵们突然安静下来,鲸落走过来,荆兵们让出一条路让鲸落走到了朗昭身边。“跃秦王,带着鲸落姑娘一起回荆国吧。”“是啊是啊,我受够了,荆国安宁,做什么非要留在这里替别人卖命!”鲸落看向朗昭,朗昭面对兄弟们也无话可说,确实,他为了鲸落,连自己的兵都不管不顾了,他对不起他的士兵们。

  “鲸落,既然你已经决定嫁给我了,跟我回荆国吧。”其实朗昭心里也是很想回去的,朝起终究不是自己的国土。鲸落愧疚的说:“朗昭,朝起乱了,我不能走。”她看向荆兵们行了一礼:“要不,你先带士兵们回去,等朝起止了乱战,我再做打算。”“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你老了都嫁不了。”“那过几日就成亲,成亲后你再走。”朗昭看着鲸落认真的样子牵起她的手说:“还是等明年吧,等紫阳花开。”荆兵们知道俩人要成亲了,都由衷的替朗昭高兴,跃秦王的痴情有目共睹啊。

  鲸落还要说话:“那—”“报—军情急报!南陵事变,皇后阵亡—”朗昭一惊:“妖妖?”“妖妖怎么了!?”遍体鳞伤逃出来报信的士兵声音时断时续:“疑是泥濛挟持了皇后,皇后……魏南宫……南陵……调兵,快—”士兵一下子倒下去不省人事了。

  周围厮杀声一片,别人的血溅在皇后身上,湿了衣裙。皇后还有一缕意识,她在等朗昭,等那个陪她杀狼斗虎的勇士,河边洗衣摊前吃面,一笑一口白牙,像空心大萝卜一样的公子。等他,再叫自己一声妖妖,她想再看他的脸,日夜思念却爱而不得的模样。可是,她好像等不到了……

  紫阳军队火速赶往南陵,朗昭骑马先去了,他恨不得飞起来,妖妖,等我,我来救你。

  朗昭浴血奋战,揪着士兵衣领喊:“皇后呢!?”士兵刚要开口,头颅就被砍到了,血像一瓢红色浓稠的水被泼到了地上。朗昭杀了那人,四顾茫然,突然在满地尸体兵器中看到了凤冠。他杀出一条血路向她冲过去,妖妖身边士兵打杀后退,踩到了她的衣角,朗昭吼道:“都闪开!不要伤她!”妖妖动了一下手指,还在下意识的握着兵符。

  朗昭杀过来跪在妖妖身旁将她抱在怀里:“妖妖?”他看着长裙血红,妖妖腹部已经凝血,突然就意识到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妖妖?我是朗昭啊……”颤音未落,眼泪夺眶而出:“妖妖—”他捧正她的脸,没有了,妖妖没有了,那个藏起自己说喜欢的妹妹,没有了。

  其实妖妖听到了,只是她再也睁不开眼睛,最后一丝意识倔强的等待着,在听到了朗昭的声音后终于化作一滴清泪滑过眼角,结束了孤独的一生。

  朗昭看到她眼角滑落的泪,以为她还有救,赶紧抱起人儿:“妖妖”这一声妖妖尽显凄凉却又带了一丝虚无的希望,她流泪了,她听到我说话了,她还有意识,她还有救……

  兵符落在地上发出了一点声音,朗昭看到后急忙捡起来抱着妖妖横冲直撞,他一脚踹倒挡路的士兵急忙向前走去,大夫,大夫,哪里有大夫?

  鲸落带的兵已经到了,混战中,看见朗昭抱着妖妖被围困住了,鲸落赶紧杀上来解救。“鲸落”“朗昭!”鲸落杀了几人抓了一下朗昭的上臂:“跟我走。”朗昭跟在鲸落后面,杀到了一个人少,相对安全的地方:“鲸落,你快看看妖妖,她是不是还有救?”鲸落一看妖妖的伤势就知道已经不行了,但还是抬手给她把脉,不过指腹下一点脉搏都没有了,连体温都几乎褪尽了。“怎么样?”朗昭泪眼看着鲸落,鲸落轻声说:“皇后,殁了。”

  朗昭低头去看怀里的妖妖,她衣领里有一根黑线,拿出来是他送的那条狼牙项链。狼牙上面雕了花纹,仔细一看,哪里是什么花纹,明明是朗昭二字。

  劲风袭来,有人想从后面偷袭朗昭,鲸落及时发现横剑挡了,她看到承墨拿着血剑站在不远处望向自己,心想承墨不死,战乱不止,便立即提剑杀过去了。

  承墨看到鲸落杀过来,邪魅一笑,侧脸避开了来剑和鲸落硬碰硬的干了起来。她银发飘飞,气势凌厉,偏偏落在他眼里却是美目流转,衣袂翻飞间剑出剑落,血似胭脂红。承墨全力以赴,毕竟鲸落武功不低,还是真想置他于死地,要是一时大意,以后可就没有机会再欣赏她的美颜了。

  剑来剑往,承墨伤了鲸落一剑削断了她几根银发,又乘胜追击挑起了她的剑,眼看就封喉在即,鲸落抬着下巴顺势一个转身,完美的下颚线,精致的五官,稍一分神,衣裳便缠住了剑,承墨想用剑刃割开,鲸落一松手,缠在剑上的衣裳也松了,没有割破。刚被挑起的剑落下来,她一手抓住衣裳包着的剑一手接了落剑刺过来,承墨一掌打在剑柄上把剑打过去又徒手抓住刺剑甩开,转身瞬间夺了一剑在手。

  玉肩柔发轻拂,剑斜衣裳滑落。承墨冷笑着眼里却是温柔:“好一个美人计。”鲸落冷哼一声,使着双剑杀上来,承墨难躲快剑,差点送命,却在刀光剑影里突然压下身来吻了鲸落一下,很轻的一下,落在鼻梁上,等鲸落反应过来,承墨动了一下身,匕首已经抵在了鲸落下颚上,而承墨也站到了她身后,完全挟持了她。

  浑厚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还带了一丝玩弄的意味:“许你用美人计就不能让我借鉴一下,嗯?”鲸落抬着下巴,眼波微漾:“你什么意思?”“喜欢你的意思。”鲸落无言以对,夺命之战竟然还有此等荒谬之谈。

  角落里还沉浸在悲痛中的朗昭终于发现鲸落被挟持了,赶紧过来提剑威胁:“放开她!”承墨看见毅凌杀过来了:“退出南陵,我不伤她。”朗昭握紧手里的兵符,犹豫了一下,那把尖利的匕首就抵在鲸落下颚上,只要鲸落稍一低头……不,朗昭慌了,鲸落可能真的会顾全大局……鲸落说:“朗昭,南陵成败,至关重要,以大局为重!”“鲸落……”承墨不耐烦了:“退还是不退!?”似乎这一刻,承墨也真的开始权衡利弊了。

  妖妖已经死了,他不想失去鲸落,他不想,可是退出南陵意味着什么,皇后战死,三岁稚童当政,军心涣散,一盘散沙,朝起要亡了……承墨抓紧匕首死盯着朗昭:“你不是爱她吗?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你跟前吗?”承墨骂道:“你这样对鲸落,当初为什么要退兵紫阳!”承墨阴笑出声:“怎么你也跟着幻想我真的在乎她?”鲸落突然喊道:“小心背后!”朗昭转身和正准备偷袭的毅凌打了起来:“怎么是你?”毅凌淡定回答:“各为其主。”

  承墨打晕鲸落抱在怀里走了。

  毅凌被打倒在地,朗昭一剑劈下来,让他滚身躲开抬脚就给了朗昭臂膀一腿,许是朗昭受了刺激,之前两人对打过,武功不分上下,这次朗昭却处处压了毅凌一截,很快,毅凌又落了下风被刺了一剑,剑带起血珠横在他肩膀上的时候,毅凌已经准备受死了,可死亡没有来临,朗昭揪着他的衣领骂道:“滚!”毅凌被推倒在地,捂着伤口看着朗昭浴血奋战。

  朗昭想杀毅凌的时候,是朗文一个郁郁寡欢的面容让他停手了。

  南陵一战,伏尸百万,血流成河,朗昭用脚勾起倒地的旗子一手拿旗,一手血剑,大杀四方,泥濛退败。

  旗子插在尸体上,朗昭举起兵符:“皇后宾天,众将士听令!”战士们纷纷跪拜,南陵城一片死寂。

  朗昭抱起妖妖,沉重的步伐拖着悲痛,两边战士林立,皇后死在朗昭怀里,一袭华服曳地,尽显悲壮。

  妖妖,朗昭哥哥对不起你,没有给你爱也没有护你周全。你是个好姑娘,更是一个好皇后,至死卫国。

皇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