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个人的情

  “世廷—”鲸落提着红裙追上桥头,世廷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丽染转身看着鲸落,开口已是哭腔:“姐姐你到底要做什么?放过廷公子吧,也放过我,好不好?”丽染两句话就拦住了鲸落,是啊,她到底要做什么,她刚刚不是还在跟朗昭拜堂吗,现在追出来是又要做什么,揭了别人的伤疤撒盐吗?

  世廷想走,脚下却像是生了根,怎么也挪不动,他在等什么,等道歉等忏悔还是等一些别的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怎么了,走啊,她不是韶葙,不是小白,她是亲自预谋杀害了自己的鲸落,还站着干什么,走啊,走啊,赵世廷。

  世廷抬脚下了石阶,鲸落看着他单薄的肩背,含泪喊道:“世廷”他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

  可是他为什么要来呢?

  鲸落又追了下去,来到了河边柳树下。世廷转过身来,风轻云淡的问:“鲸落姑娘,可还有事?”“无,无事。”“那便告辞了。”世廷走了,鲸落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来?”他头也不回的答道:“刚好路过。”柳枝轻拂,风起时,紫花满城。

  朗昭坐在门口,看着满天紫花飞扬,没有喝酒,没有情绪失控,他不信,鲸落说了,只是去看看,看看就回来。

  可是朗昭等了一夜,从夕阳的余情未了等到繁星碎乱,再到晓风残月,天光微亮,她都没有来。

  鲸落坐在河边哭了一宿,世廷没有休妻,她便不能再嫁,可是已经拜堂,又怎能抛下朗昭,两边都是亏欠,两边都是无辜,从始至终,自己都是罪人,是世廷的毒妇,朗昭的骗子,朝起的祸水,鲸落啊鲸落啊,你这半辈子到底都做了什么?荆国毒杀燕国长公主李楹,朗昭即便猜疑是她,却也二话不说带她回了榨关,世廷封她做后,她却谋杀夺位,曦曦族全部被她处死,也难怪妖妖这么恨她,她亲自踏平了泥濛,泥濛如今反击,又是两国战乱,牵连多少无辜百姓,还有那来不及出生的胎儿,是她自己喝药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鲸落站起来看着晨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河面,心裂成了碎片,好荒唐的一生,为妻为母我不配,为国为民我却是罪人,当年赵朝也没有乱成如今朝起这般千疮百孔,泥濛不退兵,朝起无国君,到处烽火战乱,百姓流离,记得朝起这个国号还是世廷改自一座暮城,暮城,朝起,朝起,暮城,这不就是一个地方吗……

  水花波浪拍烂在一起,鲸落沉向了河底,走投无路时,死亡总是最后的归途……

  脑海中,半生纷乱,功名沉浮,却有两个人,一个谦谦君子,温文尔雅,芍药花里看风景。一个开朗侠义,手里抓着毛茸茸的小灰兔,一口一个姑娘。她坐在秋千上衣裙飘柔,梨花纷纷扬扬落成了雪,“小白”雪球打到世廷身上,雪花四溅,她被他扑倒:“我要喊非礼了。”“人都没有,谁会理你?”“你坏~”“姑娘—”“你等等我。”朗昭把衣摆倒提起来塞在腰带里,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提着鞋袜,踏着水草清波:“我不管,我就是喜欢姑娘。”“爱不分先后。”火光跳跃,她离着他的脸越来越近……

  鲸落沉下去,河水冰冷,嘴角一抹笑意,眼里却流出了眼泪……

  红颜祸水命,我谁都不选了,都怪我吧,一朝君王,搅乱了朝起,后人都来嘲笑我吧。

  水波动荡,鲸落迷迷糊糊好像看见素白衣裳的男子向她游下来,像极了那年莲池相救。

  世廷把鲸落拖上了岸,鲸落已经昏迷不醒。“鲸落?”“鲸落”世廷看着出水芙蓉般的人儿,情急之下,便低身吻下去做起了人工呼吸。

  鲸落慢慢睁开眼睛,感觉唇上温热,枯倦忧心皱眉垂眼的面容便在眼前。她慢慢抬起手,覆上了他的脸庞,世廷抬起脸,两眼相望,心中五味杂陈:“你这是做什么?”冷冷的表情却是软软的语气,满满的关心。鲸落哽咽着:“我错了。”错到无地自容。

  朗昭找到河边来,站在桥头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切,生生愣在了原地。

  世廷坐起来,鲸落刚撑起半个身子就看到桥上已经凌乱快要疯掉的朗昭:“朗昭”鲸落赶紧起来,踩到裙角差点摔跤还好顺手扶住了柳树。她拨开柳枝,跌跌撞撞的跑上桥头:“朗昭”朗昭不受控制的抖着下颚,极度悲痛的责问:“不是说看看吗?你们在做什么?”鲸落微微摇头:“不是这样的,朗昭。”朗昭哭着吼她:“鲸落!”他抓着自己的衣服:“我们昨日才拜了堂,婚服都还没有脱啊。”朗昭紧抓着衣襟的手因为抓得太紧,已经泛起了青白。鲸落泪眼看着他悲痛的样子,千言万语堵在胸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是啊,她心里明明住了两个人,明明是她左右辜负,藕断丝连,牵扯不清,还能说什么?还要解释什么?

  世廷走上桥头,三个人的事情,谁也不是局外人。朗昭看着世廷走上来,清风撩起他的发带,这就是朗昭永远也无法代替的人。鲸落看向世廷,两人相望,皆是情意。朗昭自嘲般的笑道:“赵世廷,你这是闹得哪一出?你不是已经离世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朗昭泪眼婆娑,抬手指着鲸落,笑得十分苦涩:“你看,我的新娘却跟你站在了一处。”“哈哈哈……”朗昭四顾茫然,唯见紫花纷纷扬扬。

  世廷垂眼压着忧郁,鲸落是那个鲸落,小白是那个小白,诛心之痛他已经受过了,不想再让朗昭也去尝尝那种滋味,我的小白,你的鲸落,就这样吧。他抬起眼眸,薄唇刚动,还未张口,朗昭就说:“罢了,你是鲸落当了皇帝都要禅位殉情,出家惦念的人,我又怎么比得了,三个人的情愿,总要有人退出。”世廷看向鲸落:“禅位殉情?出家惦念?”鲸落不语,朗昭对世廷说:“好好待她,她也为你死过一次了。”朗昭看着鲸落:“姑娘,我走了,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你多保重。”你多保重,此生不会再见。鲸落心里也很难受,可看着他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转身走下石阶,鲸落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去叫住他,只是不断的流泪。

  朗昭走了两层台阶停了下来,鲸落上前了一步,世廷情绪复杂的看着她。朗昭从腰间掏出了兵符,转过身来看着鲸落的眼睛,垂下眼眸,弯腰将兵符放在了台阶上。他走得时候,恍恍惚惚的,踩空了步子,在石阶上摔了一跤,鲸落连忙跑下去拉他:“朗昭”朗昭甩开了她的手,却又低声笑道:“我没事。”好温柔好隐忍的一句,我没事。

  朗昭自己站起来走出去,鲸落看着他的背影,那年桃林大战,也是这样伤痕累累的背影,也是花瓣满天飞扬。“对不起,朗昭”朗昭听着鲸落的哭声,走进了紫花蹁跹的心痛里。他边走,边安慰自己,没事,回荆国去,兄长还在等我呢。

三个人的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