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坦白从宽

  几个人在病房里聊了不久,陆煜衡小朋友就打了个哈欠,看来是困了。

  小家伙身体不太好,精力比起普通人来说,要稍微差一点。

  几个人也没继续在病房里打扰他。

  姜乔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心底微微一颤,再过几天,就是任恺的忌日了……

  三年来,她一直没有勇气重新迈进那栋被大火吞噬的公寓,可现在她却不想逃避了。

  要面对吗?心里突然有些乱。

  对于烦心的事情,最好的解决方法莫过于找人倾诉一下。

  姜乔给乐清打电话时,乐清正一个人闷在家里无聊的很,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清清一直是他们几个人里活得最聪明的人,聪颖如她,总是能透过虚无的表面看到本质,但看破不说破,也是她的另一种聪明。

  可给何思瑶打了三遍电话,都没人接,打到第四遍是终于打通了,姜乔对着电话就是一通喊:“你去哪了?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

  那边沉默了一下,才传来低低的男声:“你好,我是思瑶的表哥,李长睿。”

  姜乔尴尬的要死,她想起来了,那不是和陆言辰打过架的人吗?竟然是思瑶的表哥,姜乔呵呵笑了几声,说道:“思瑶在吗?我想找她有点事情,晚上她有时间吗?”

  “她刚刚睡下,等她醒了,你们可以再通话。”

  “好吧……”

  姜乔讪讪地挂了电话,思瑶的表哥看起来很温和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打过架的人呢,肯定是陆言辰先欺负人……

  心底这么想着,姜乔瞪了一眼不远处的陆言辰。

  被瞪的人一脸无辜,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女人的心理活动。

  等姜乔收了电话后,陆言辰才走近她,问道:“瞪我?”

  姜乔当然不会乖乖承认自己瞪他的真实原因了,笑眯眯道:“你长的这么帅,还不让人看看了?”

  这话说出来,姜乔真怕一不小心闪了舌头。

  陆言辰轻笑了声,他可不太相信姜乔说的这句话,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这么自恋的想法还是留在心底吧。

  “哦,那就看吧,使劲看。”

  姜乔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了。

  而另一边阳光景苑,何思瑶悠哉悠哉地躺在沙发上追电视剧,看着李长睿说道:“哥,她怎么说?”

  “她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不行不行,她肯定要约我逛街,一会还会打来的,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何思瑶愤愤地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的绷带。

  李长睿慢悠悠地喝了口水,“谁让你不长眼呢?”自己开车撞护栏上了,能怪谁?

  “……”

  “你这胳膊一时半会还真好不了,就算暂时她还不知道,那你们还能几个月不见面吗?”

  “……”

  “还有,你肯定也得回家吧,要是让姑姑看见你这样子,不光你要被批斗,我还要被冠上包庇的罪名。所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就别掩饰了。”

  何思瑶不悦地瞪着他,“你当警察上瘾了啊?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过他说的也对,要是让自家老妈看到她的胳膊,那她一定会被老妈剥夺自己开车的权利的,她才不要!

  李长睿失笑,“反正你别连累我就行。”他可不想被姑姑反复唠叨。

  “不会的,不会的。”

  “支队还有事,我要过去一趟,该怎么做,自己决定。”

  做刑警,固然危险且辛苦,不过他却乐在其中。上了几年警校,当初年少时的棱角早已被磨平,现在有的只是满腔热血以及那股永不认输的拼劲。

  何思瑶在沙发上想了一会,觉得李长睿说得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么想着,她就伸手拿过扣在桌面上的手机,先给姜乔打了个电话,“乔乔,什么事啊?”

  这女人,可终于接电话了,“不知何大律师晚上有没有时间啊?”

  “去哪?”

  “长乐街新开了一家餐馆,最近医院里的小护士都在说呢……”

  好吧,其实她也很想去,不过她这样子是真的不能出门,“我出门不太方便,要不你来我家吧。”

  闻言姜乔嘴角一抽,什么叫出门不太方便?“你腿断了吗?还不方便。”

  “性质差不多了,你下班后来我家吧,慢慢说。”

  在姜乔继续追问前,何思瑶匆匆挂了电话。

  至于老妈那边到底怎么坦白,何思瑶决定明天再好好考虑这个令人头疼问题。

  姜乔愣愣地看着就这么被突兀地挂断的电话,直觉告诉她,不太像好事……

  下班高峰期,打车和挤地铁都不是明智的选择,回来这么久,姜乔也算实打实地体会到没有车的不便之处,是不是改天应该坑姜泽一笔呢?

  嘻嘻,这个办法不错。

坦白从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