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风吹云飘散

  冷冽在冉沫的陪伴下,对义父得离世也开始慢慢地接受了。

  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的冷冽,今天打算去公司上班了。从进公司开始,大家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直到冷冽走到办公室门前,秘书Lucy跑过来苦着脸说魏薇这几天一直在他办公室里面。

  冷冽还没跟她算账,她倒主动来了。一直以来他顾及情分躲着让着,可她还是想要治他为死地,是该有个了断了。

  魏薇倚坐在老板椅上,脚搭着办公桌。好生惬意。看见冷冽进来,更是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魏总!哦~我现在应该称呼您为董事长了…不知魏董事长,一大早到我这来,是有什么要吩咐的么?”冷冽这一次是真的打算和魏薇正面交锋了。

  魏薇很显然被一直“怕她、躲她”的冷冽惊到了。“……你…知道就好!”

  冷冽坐到对面的沙发上,赏看着魏薇。魏薇被看的越来越心虚。“你干嘛一直看着我?你要干嘛?”

  “呵呵…董事长真会说笑…我当然是等着您,来吩咐我做事啊!要不然董事长放着那么大的办公室不坐,莫不是到我这来是体察民情?”

  冷冽一脸的恭敬,说话又笑里藏刀,魏薇更觉得冷冽的改变,是爸爸走之后的原形毕露。“果然,是狼是狗,早晚会见分晓。”

  “魏董事长,有时间在这里乱扣帽子,不如早点回去擦干净自己,毕竟杀人未遂也是要坐牢的。”冷冽已经没有耐性跟她耗了。

  “你别血口喷人啊…又不是我撞得你!”魏薇见事情败露,心慌的很。

  “对喔,你只能算是主谋。不知道主谋要判多少年?”

  魏薇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谎称自己有事,灰溜溜的离开冷冽的办公室。

  “送走”了魏薇,冷冽按下电话的免提“Lucy,让保洁把办公室再打扫一遍。”义父走了,他再也不想和魏薇有任何的瓜葛了,包括她的气味。

  冷冽处理了一上午的公事,中午约了方伯吃午饭。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冷冽提前了到了雅苑阁三楼的包间。五月的天气,冷冽竟然觉得有些冷。冷冽苦笑了一下,想起了三岁的他坐在客车站的长椅上一直等着谁,从白天等到晚上,冻得瑟瑟发抖。那种冷,寒彻骨肉,磨灭了他所有的期待。

  十二点快到的时候,方伯拿着几个文件夹出院在包间门口。冷冽起身迎了过去。

  方伯见冷冽瘦了很多,拍着冷冽的胳膊,“冷冽啊~不要太难过…有时间咱爷俩多聚聚。”

  “嗳~”冷冽笑应着,心里暖了些。

  一话家常,半饱之后,方伯先开了口。

  “冷冽啊~你义父生前最不放心你。所以找人去之前的福利院查了你的资料。又找到当初领你回福利院的敏姨。他是在B市客运站看到的你。当时看监控记录,是一个中年女性把你抱到长椅上,又离开的。而那个时间只有A市到B市的车进站。所以我们怀疑你之前是生活在A市的。”

  冷冽努力的回想。他只记得他叫冷冽,生活在一个大房子里,有秋千,有很多张笑脸围着他。可惜脸的样子都是模糊的。

  “这是当年的一些资料。你可能会需要。…明天就是魏老公布遗嘱的日子了。不要迟到!照顾好自己!”方伯递过一份文件夹,拍了拍冷冽的后背,离开了。

  冷冽拿着文件夹,觉得格外沉重。整整一天他都没有打开过。他害怕回忆。

  魏氏集团,顶层会议室。魏氏的大股东,包括魏夫人,魏薇,冷冽,方伯,都已到场。魏总的律师团,正式宣读了遗嘱。

  魏荣生手里有着魏氏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他把百分之四十都给了冷冽。剩余的都给了自己的太太,并且十年之内不可以转让买卖。

  而魏薇,则是拥有魏氏每年纯利润得百分之五的分红。也就是说只要魏氏吃肉,她就可以喝汤。如果魏氏不盈利,她魏薇就一分钱都拿不到。她在魏氏连个虚名都没有了。

  魏薇气急败坏,红着眼瞪着冷冽。身旁的方伯,贴过去小声的对魏薇说道“魏老,早就知道在他发病的时候,是你故意误导了救护人员,延误了救治时间。魏老没有怪你。还有你之前做的开发网络市场的报告书他看了,做得很好。只是病发突然,他没来得及告诉你。这是他同意你新建网络部的同意书。”方伯递给她一份文件。文件最后写着:“加油,女儿!”

  魏薇的脸一会气的发红一会吓的发白,煞是好看!她想起父亲临终前断断续续的说出“加油”时,后面很模糊的话应该就是“女儿”。她看着手里的钥匙链人偶,哽咽着哭了起来。

  大家有的以为魏薇是为怀念父亲而伤心,有的以为她是为遗产分布不公而愤怒。恐怕只有方伯和天上的父亲知道她是悔,悔不当初做的那些错事。也许正是因为她一时的任性才会过早失去父亲。想起父亲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亲手做了一个人偶钥匙链。人偶是她小时候的模样。他对她还是很用心的,也许只是不善表达。

  会议以冷冽打算退出魏氏为结束。冷冽声明如果魏薇可以独立管理公司,十年后他愿意把股份全部转赠于她。到时候他就与魏氏在无瓜葛。但愿他的离开,可以让魏家的一切都全部归位,让魏薇不再是义父遗憾。他也算是为义父了却一桩心事吧。

  三天后,冷冽开车来到了A市。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次他认真品味这个城市,觉亲切又陌生。这就是他曾经生活的城市?一个让他噩梦开始的城市!

  冷氏豪宅🏤,九十八岁的冷老爷子坐在轮椅上,正在看着商业新闻。

  “最近商界大亨魏荣生重病离世,魏氏股市微有波动。接班人竟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是多年居住魏家的一位关门弟子。………”魏荣生,魏薇,冷冽三人的头像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

第七章,风吹云飘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