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六

  夜,很热。

  床,很小。

  两大老爷们就这么光溜溜的挤着,要睡着没睡着的。

  还好第二天是周日,两人都不上班,唐仁是被尿憋醒的。张勇正抱着自己呼呼的睡着,只是自己这身后却是感觉有一块湿漉漉的、黏乎乎的。

  唐仁也没有多想,待张勇醒来还打趣了一番。尔后两人便又是各忙各的了,只是张勇却是经常打电话给唐仁,当然大多问的还是唐吉还钱的事情。

  不过,这一连一周了,唐吉却是没有把剩余的那一千块钱还回来,也没有其它半句的说头。

  张勇去问了李红梅,唐吉又从红山博爱医院离职了,工资也已结完。

  然后又查了一下那医务人员执业注册系统,唐吉的执业注册地点还是在红山博爱医院。

  张勇把这些都告诉了唐仁,事情,似乎又看不到希望了。

  还有一千,你还也得还,不还也得还。唐仁暗暗的发誓。

  又到了周六,这次是张勇约的。先是带着唐仁去红山博爱医院核实了一下情况,然后又去了青衣巷吃了点东西。就是明阳公园旁边那个青衣巷,之前跟郭阳的告别旅行本来要去的地方。当然也在明阳公园闲逛了一下午。尔后张勇开了车送唐仁回了宿舍,又一起在上次吃饭的那个小店吃了个晚餐,又喝了些酒。不过张勇似乎比上次能喝多了,但最后还是跟唐仁一起回了宿舍。

  八月中了,天最热的时候。

  回了宿舍,两人又聊到了唐吉借钱的事情。

  “还有一千,你准备怎么要他还?”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钱我是一定要要回来的。”

  “其实有一个办法,你可以试一试,不过我可不方便出面的。”

  “什么办法?”

  “你还记得当初我是怎么知道你在红山博爱医院跟唐吉打起来的吗?”

  “QQ群?你的意思是……”唐仁似乎想到了什么。

  于是,万宁市的所有与医疗相关的QQ群,包括卫生局医政这边的,也包括下属的监督所医疗那边的,包括市卫生局的,也包括红山区和北山区卫生局的,反正就是所有的,QQ群,这一晚上唐仁都加了进去。当然这些内部工作群都是从张勇那里推荐的。

  不过晚上唐仁并没有在那些群里说话,张勇说了,慢慢来,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开口,这样才能形成舆论,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

  唐仁起初不懂,不过还是按张勇说的办了。

  晚上两人又聊了很久,不过这次唐仁不再那么拘谨,回了宿舍,两人便是光溜溜的躺床上了。

  张勇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不想做医生了?”

  “嗯。”唐仁回答着,八月份从放射科又转到了肿瘤科,虽然双休周末,可是一周五天面对着那一群的游走在死亡边缘的人们,唐仁已是完全断了做医生的念头了。只是,未来想做什么行业,唐仁目前仍没有一个方向。

  “那你考公务员不?或者事业单位?”

  “还没想过,不知道。”

  “考公务员要难一点,得过了笔试,这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如果考事业单位,有需要可以找我。”

  “哦?”

  “前提是考本市的哦。”张勇笑着。两人正并排坐在床上,靠着墙。

  这一晚,两人更多的是聊着今后就业的问题,当然也穿插着些黄段子,不过身体的接触已是自然多了。

  一晚的促膝长谈,掏心掏肺的,唐仁眼前的迷雾已是消散,一道曙光指引着,唐仁已下定决心考公务员了。当然哪也不去,就在这万宁市了,因为这里有张勇。不过这是后话了。

  决定了考试,唐仁便开始准备了,买了很多相关的书籍。日子似乎从那一晚开始便不再孤单,有了向往、有了憧憬,更加的充实。

  唐仁依旧在市中医院实习着,送走了组长,他成了他们学校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坚持完实习的学生。不过,九月份有新生来实习的时候,唐仁决定搬出医院的宿舍,一来人多不利于自己备考,二来人多住起来也不再那么方便了。

  新的住处是张勇找的,单间配套,离市中医院不远,比医院的宿舍要好到不知哪里去了。当然房租也不少,不过张勇没要唐仁出钱,说他一个学生哪来那么多钱,等以后赚钱了再还就是了。

  两人的关系似乎更密切了一些,就像跟郭阳在一起时一样。张勇虽然经常打电话来问寒问暖,但也只是偶尔才来唐仁这呆一会。

  不过有一个事情没变,找唐吉还钱。唐仁心里一直记得,得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开口。

  当然,这机会很快就来了。

  这是唐仁搬新家的第二天,九月十号,唐仁记得清清楚楚。头天张勇有事没来,第二天晚上跑来谢罪了。

  事发是在市监督所的QQ群里,也不知道是谁起头说的一个事,说是现在借钱的都是大爷,想还钱,还真他妈的难,得跟孙子似的,低三下四的要。

  唐仁起初并没有看到这个信息,刚搬的新家,还有各种的事情要忙的。到是张勇,习惯性的回了家就上个QQ看看,然后就看到了这个信息。只是这个话题此时已经冷了,没有人再往下接话了。

  张勇告诉了唐仁,不过唐仁正忙着搞卫生,于是张勇便登上了唐仁的QQ。

  “是呢。现在借钱的谁不是大爷?我借的几千块钱出去,半年了,都没要回来。”

  “谁哦?”是网名叫水上一枝花的在问着。

  “唐吉。”张勇赶紧回复着,得把这话题再炒起来。于是群里便有了下面的对话。

  扬子他妈:“唐吉?是原来在市中医院上班的唐吉?听说他借了好多钱的,还借了一个实习生的钱,也不知道还了没?”

  水上一枝花:“是个医生?”

  悟:“是的。就是那个唐吉。”这是唐仁的网名。

  扬子他妈:“他真的是到处借钱,要债的都跑医院来了。”

  悟:“听说他在赌博,就一人渣。到处借钱,还不还。”

  水上一枝花:“有这种人?”

  悟:“是真的呢,借了我几千块,都半年多了,现在是人都找不到了。都不知道怎么找他还钱了。”

  扬子他妈:“给他宣传宣传呗。”

  悟:“怎么宣传?”

  春雨:“这还不容易。现在信息这么发达。你就给他在各大网站上发呗。”

  水上一枝花:“这不行,网站上发本地人不一定看得到的。你还不如就在QQ群里发,他总不可能这辈子不做医生了吧?”

  悟:“QQ群里?不好吧……”

  水上一枝花:“有啥不好的,对付这种人,你就得用这种手段。”

  春雨:“@水上一枝花,没错,就得用点狠的。”

  悟:“造谣犯法的呢……”

  扬子他妈:“他不是借你钱了?”

  悟:“借了。”

  扬子他妈:“那怎么算造谣?”

  春雨:“你就如实写,我们给你散播散播。”

  悟:“唐吉借了我几千块钱,一直没还给我,但现在我找不到他人了,有人能知道他在哪吗?”

  张勇这么发了,不过正想着好像没有切中要害,那水上一枝花便已是帮忙改了。“唐吉你在哪里?你借我的几千块钱什么时候还给我?有人能帮我找到他吗?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找不到他人了。谢谢了。”

  春雨:“转了。”

  春雨说完,张勇便是在红山区卫生局的QQ群里看到水上一枝花改完的信息。然后又是红山监督所的QQ群里。

  这一夜很热闹,市里各大医疗QQ群里全是关于唐吉借钱不还的信息。起初还好,只是说借了几千块,但后面越传越不对了,成了十几万了。还有说唐吉躲债的,说被追债的人砍了的,说唐吉还吸毒的。总之是越传越离谱了。

  只是这之后,张勇却并不急着在QQ群里发信息了,就这么看着,边偷着乐。

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