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2《塞外侠影》第八章 一计不成一计生(四)

  唐门弃徒马然假扮辽将,也想风光露一下脸,结果被华山掌门欧阳旭生擒活捉,杨景问他,马然想不说,稍一犹豫,只听旁边雷宵子冷哼了一声,马然吓得一激灵,忙道:“我们四人,都是被唐门逐出门墙,后来聚在一起,因为难以在中原立足,于是在胡人地带闯荡,后来遇见辽国国师,他将我们引见给肖太后,于是我们就随他们来到了这里。”

  “你们几人都姓甚名谁,从实说来?”天云喝问道。

  “我们唐门弃徒四人,分别是唐烈,邹瑞,我和史大安。前些日子,用毒伤了你们二位将军的,就是史大安。”

  “原来如此,马然,他们几个都在哪里?”无尘道长厉声喝问道。

  马然吓得一哆嗦,忙道:“回仙长,唐烈和史大安就在辽营,邹瑞去了哪里,我实在不知。”

  “嗯,小子,又不老实了是不是?”雷宵子怒哼了一声,吓得马然险些尿了裤子,忙叫道:“道长,你就是整死我,我也不知道邹瑞去了哪里,那个国师神秘的很,我们在一起时间也不算短,可是从来没见过他的真面目,我们中一些人,被他不知派到了何处,我是真的不知啊。”

  “其他人,都有些什么人,从事说来?”杨景问道。

  “这”,马然心想说还是不说啊,用眼角余光一瞥旁边的雷宵子,只见雷宵子伸出一根手指头,做跃跃欲试状。马然心想:“得了,说了吧,不说立马会生不如死。”想必说道:“回各位大人,我们一同陪国师来的有二三十号人,有的我也说不出是谁,小人只好把知道的说了,同来的最有名望的当属西藏密宗高手赫摩多,和他带来的一些人。还有漠北双恶施明、施亮,黑山五鬼,黄河三煞等人,别的还有几人,我也不知叫什么名字。”

  雷宵子冷哼道:“马然,你可说完了,遗漏了什么,你可知道后果。”

  马然脸都变色了,求道:“道爷,我知道的可都说了,你就是整死我,也说不出什么来了,你要是不信,我也只有一死了。”

  无尘道长与梦圆禅师四目相对了一下,一致觉得马然说的差不多了,再问也没什么价值,对杨景使了个眼色,杨景会意,对马然喝道:“马然,身为大宋子民,行不端之事倒也罢了,你却为辽人办事,伤我大宋军民,本来你的罪行按律当斩,念你方才实话实说,暂且押你收监。不过,若是让我们知道你隐瞒了什么,或是欺瞒了什么,定斩不饶。来人,将马然戴上刑具,打入大牢,严加看管,带下去。”

  左右校尉呼啦往上一拥,带枷锁的带枷锁,上镣子的上镣子,把马然推推搡搡押入大牢,严格看管了起来。

  其实一般的犯人,本不用如此大费周折,定了罪名押入大牢即可。因为马然功夫也颇不弱,又善于使毒,一般的军兵哪里是他的对手,为了防止意外,这才上了枷锁,带上镣铐,押入大牢之中。

  马然被带走,一干众人也都散去,只余下梦圆禅师、无尘道长、林天云夫妇、未风与杨景几人。杨景将众人让进内书房,面色沉重,向几人拱手道:“各位掌门、大侠,依方才马然口供,辽营内武林人物也是不少,听其名字,竟都是些穷凶极恶之徒,而且那个神秘的国师,更是不知是何来头,各位久走江湖,有何看法?”

  梦圆禅师喧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老衲常在少林寺中,但江湖中事也多少知道些,那漠北双恶,黑山五鬼,黄河三煞等人都是些无恶不作的恶人,平日里好勇斗狠,残害无辜。他们也知自己的行为易引起中原武林众怒,因此居住在偏远之地,而且行事一般避开中原各大门派,因此才留患至今。这些人虽然有些功夫,倒也并不是及难对付,但那西藏密宗的赫摩多,老衲就知之不多了。西藏密宗向来不与中原武林来往,他们的独门功夫中原武林也知之甚少,老衲估计,此人必定及难对付,一旦遇上,要小心应对才是。”

  无尘道长也道:“西藏密宗向来神秘,独成一家,不与中原武林来往,此人竟然带领手下投奔辽国国师,这人功夫高浅先倒不说,那辽国国师竟有能力邀集这么多巨枭恶徒,可见此人定不一般,不论功力、智谋,必定有过人之处,我们务必小心防范才是。”

  杨景闻言不住的点头,大家心中颇有些沉闷。方倩玉本就活泼开朗的性格,见大家如此忧心忡忡,忙道:“元帅、禅师、道长,辽军虽然有那些妖魔鬼怪捧场,我们人手也不少,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泱泱中原武林,还会怕了几个藏獒不成?”

  方倩玉把赫摩多比作藏獒,未风首先被逗的笑起来,道:“方夫人所言及是,任他妙计千条,我有一定之规,看他能奈何我等。”

  ……

  辽军因为马然被擒,韩昌这几日也没来叫阵,双方依然剑拔弩张,却也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天。

  这天夜里,众人都已安歇,二更过后,众人睡得正熟,突然紧急的传讯声响起,惊的众人一跃而起,迅速起身出门查看。杨景也已经披挂整齐,提着大枪来到院中,此时早有军校气喘吁吁来报:“报,报元帅,辽军突然攻打城门,北门被辽人攻破,杨星将军正与辽军死战,请元帅火速驰援。”

  “啊”,杨景闻言大惊失色,跨上坐骑带领人马直奔北门而去。天云、方倩玉、梦圆禅师、无尘道长、未风几人闻言,立即跃起身形,如旋风一般驰向北门。杨景战马未到,梦圆禅师几人已然到了。只见北门此时一片混乱,宋军辽军混战在一处,城门处的辽军还在不断的涌入,如此下去,情况很是不妙。

  天云一马当先冲到混战的人群里,亮出长剑,见辽兵就杀,其他几人也各自亮出兵器,加入战斗。打斗中,天云眼角余光瞥见一员宋将浑身浴血正在和几名辽军打扮的人厮杀,不是杨星又会是谁。此时杨星浑身是血,脚步踉跄,手中用惯了的大枪早已不知到了哪里,正在用配剑抵挡几名辽人的攻击,眼看就要命丧敌人之手。

  那几个辽人虽然看上去是辽军打扮,但身手步法都灵敏异常,一看便知是武功不弱的家伙,此时几件兵刃一齐往杨星身上招呼,看样子非要把杨星立毙当场不可。

  天云见状立即飞身上前,长剑一圈架开攻击杨星的几把兵刃,紧接着长剑向外横扫,逼退众恶徒。此时梦圆禅师等人也已赶到,兵刃齐出,接下几人。天云忙将杨星扶住。叫道:“杨将军,怎么样。”

  杨星浴血奋战多时,全凭一口气支撑,此时援军一到,再也支撑不住,软软的倒在天云怀里,身上无数的伤口仍在向外流血,天云忙探指点了几处止血的穴道,取出一粒止血丹给他服下。

  (未完待续)

42《塞外侠影》第八章 一计不成一计生(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