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夜探邯禹宫

  六公主见她一听桃花开了一愣一愣的,便走过去拉着她“对啊,桃花开了,我跟母后要了好久的出宫令牌她都不给,我说带你看桃花她才允许的呢”

  “谢过六公主了,你待我收拾一下再同你前去”

  “你怎么也学着跟我行这些虚礼了,我今天是来带你出去玩的,说起桃花,邯禹的桃花一定要去怀陵看,怀陵离汴南比较近,那里气候可暖了,一点都不像上京,都三月了还整天穿着袄子,虽然有桃花,可只能玩一会儿就被冻得不行。”

  晨芙着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陆攸宁回头对让明月沏茶。

  掩面一笑,拉着晨芙进屋

  “你呀,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从上京到怀陵需要一月有余的时间,等你到了怀陵,桃花都谢了,今年就在上京吧,明年我们提前一月启程,正值春日,也可赏赏这一路去怀陵的风景,等到三月十五的桃花节了了,再去怀陵赏桃花”

  晨芙一听,连忙拍头。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桃花半月就凋零了,去了怀陵,不说桃花节,桃树都快长桃了,唉,今年不能去吃怀陵的小食了,听说怀陵有好多汴南的美食,我都没吃过”

  随身丫鬟玉兰将晨芙袍子抱在怀里用暖炉捂着,明月刚好把茶端来。

  明月将茶盏摆正向晨芙鞠礼:“公主,既然你怕冷,那不如奴婢可为您提个建议。”

  “你这小丫头,倒也不怕我,你是皇祖母的人吧”

  “回公主话,奴婢是太后派来照顾云平郡主的”

  “皇祖母宫里的人几乎都是前朝宫里的…………额以前宫里老人,大多见多识广,你这么年轻能被派来说明有点本事,你且说说是何建议,如果说得好,说得有用,本公主有赏”

  “谢公主殿下,奴婢跟随太后多年,前几月天寒地冻的,便听宫里头的姑姑们说,上京外的齐郡县,有一个地叫汾谷镇,那里地势相比上京低了不少,气候也比上京暖和很多,而且路程不到五日,公主若想一边游玩一边赏花,汾谷镇倒也不错”

  晨芙一听就从床榻上跳了下来:对啊,皇祖母每年冬日都要去齐郡小住几日,听说汾谷镇的桃花节只比那怀陵稍稍逊色那么一点,去那也不错。

  晨芙还在桃花节的幻想中,门外一个男音传来

  “晨芙,地上凉,怎么能在地上蹦跶,真是越发没有规矩”

  “四哥”

  众人行礼“参加四皇子”

  此时上京最有名的百香坊内,一名男子正在悠闲的喝着热好的酒。

  “公子,咱们离开建安已经四个多月了,还不打算回去吗?”

  “慌什么,赏完这邯禹的雪自然还要去看看这邯禹的桃花与我们汴南的桃花有何不同,我说了最多半年就回去,还有两个月,不急”

  “可公子…”

  男子又倒一杯酒细细的闻着,桃花开了。

  栀华殿内,众人面面相觑,都知道四皇子性子冷淡,最不爱凑热闹,今日怎么来栀华殿了。

  四皇子拿起明月刚倒的茶:听闻云平郡主今日入栀华殿,特来祝贺,郡主不会不欢迎吧?

  “四皇子说笑了,您这样身份的皇子我这栀华殿怕是请都请不来,今天不过是沾了晨芙的光,四皇子又是来捉晨芙的吧,晨芙今日…”

  “我看啊,你才说笑了,我今日不是来捉晨芙的”

  说完便把茶放好,对着他身后的侍卫做了一个手势,侍卫便对外面喊到:端进来。

  一排排的小太监端着一盘又一盘的东西,进来,全用镶金线的红绸盖着,让人心生好奇。

  晨芙穿着鞋一把拉开。

  “哇,四哥,你这是干嘛,这些东西平日里你连我和母后都不送,今日怎么想起给攸宁送这么些玩意”

  “这些首饰和罗裙都是上京最好的工匠和绣娘制作而成,就算是皇宫中的能人巧匠也做不出来,你可千万别拒绝,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这些,就是为了给你做贺礼,行了,我走了”

  “等等”晨芙连忙过来拉着四皇子,然后问他一句:你真的是我四哥吗?

  四皇子看他一眼“如假包换”

  说完甩甩袖子,便走了。

  小太监们还在栀华殿抬着礼物,四皇子连拒绝的话都没给她机会说出口。

  晨芙一边翻看一边打趣。

  “我这四哥平时冷冰冰的,对我都不多笑,今日居然送你这么多礼物,真是难得,他是不是受人指使了”

  且不说晨芙吃惊,陆攸宁也是晕头转向,她对这四皇子并不熟识,平日里连话都没说过几句,认识四皇子都是因为晨芙常去慈宁宫找她,四皇子怕她叨扰了太后便捉她回宫,今日这四皇子竟然来给他送礼,还跟她说了那么多话。

  “攸宁这首饰真好看,这些东西在皇宫里都看不懂,我四哥也是奇怪,一件都不给我,我挑几件好不好啊,衣服铁定是去丝纺阁要的尺寸,我肯定是穿不了了,你就自己穿吧。”

  晨芙一边说一边把一个带有粉色宝石的珠钗在头上比划,随后又扯开其它的东西“唉,这衣服可真好看,我向母后要那银狐裘来给你搭上,你穿着这个和我去汾谷肯定好看极了……攸宁?攸宁??”

  晨芙过去扯了陆攸宁一把。

  “你怎么了,我跟你说了半天话你是不是一句也没听啊”

  陆攸宁被晨芙从刚刚的思绪中拉出来:我在想你四哥这么做的原因,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吧,我平日里也不喜欢用这些。

  晨芙甜甜一笑,像宝贝似的握着珠钗:“那我就不客气了。”

  晨芙与陆攸宁聊了几句之后便拿着那些精致珠钗首饰抬腿就走了。玉兰连忙把袍子披在她身上,跟在后面。

  “明月”

  “郡主,有何事吩咐?”

  陆攸宁看了看各宫送来的礼物随后转身坐在塌上喝了一口茶。

  明月还在弯着腰等她吩咐。

  “你把各宫送来的礼物清点一下,存入库房,日后一一回礼”

  陆攸宁想要找出灭门的元凶一定要先和这宫中的各位皇子娘娘先熟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皇帝虽然下令让各皇子去查探案子了,可这都四个月了,除了知道是江湖上的一个杀手组织所为以外,其余一概不知,就连这杀手组织什么名,何人掌管都不知道。

  能够花大价钱来找人刺杀镇南大将军的人,不是富可敌国的商贾就是权势通天的权贵,镇南大将军虽杀敌无数,却也恩泽四方,曾经召集多名谋士为陛下策划邯禹的商路,所以不存在惹到商贾这种事情,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些权贵,邯禹皇子众多,镇南大将军只忠于皇上,若是皇上已经有太子之位的心仪所选,镇南大将军必定会知道,那么他的敌人,就是未来太子的敌人。

  如此一想,便也觉得通透,但总感觉哪里有问题。

  陆攸宁寅时就起,此时快申时了,困得要命,才刚要躺下,李福林就来了。

  李福林一进屋便四处张望,看到陆攸宁便行了个礼。

  “郡主可方便说个话”

  陆攸宁打了个哈欠,心里想这李福林跟着皇上跟久了,说个话这么麻烦,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李福林不语,又看了看四处的宫人。

  陆攸宁见他眼神不对,便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

  “李公公,你这说个话神神秘秘的,什么要紧的事偏要单独说”

  只见李福林从袖中抽出两卷黄绸包着的圣旨,弯腰抬手。

  “郡主,这是皇帝密赐的两道圣旨,希望郡主好好藏着,若是被有心之人拿了去,可就不好了,陛下命老奴在外找人为您做了个密室,就在你的床榻后面,陛下愧对将军,希望您能够理解陛下的苦心”

  陆攸宁接过两道圣旨便打开了,一道是封她为下一个皇帝的皇后,而另一道,竟是一份盖有玉玺的空白圣旨。

  “李公公,陛下这是何意”

  “回郡主,这第一道圣旨是陛下一直以来的意愿,陛下尊重你的意愿,日后你若不愿也可以拒绝,而这第二道,陛下的意思老奴也不明白,大概是郡主想要的都可以写上”

  陆攸将圣旨收起来

  “那就多谢李公公了,我会将这两道密旨好生藏着,不会让别人知道,还劳烦李公公帮我多谢陛下”

  “那老奴就告退了,郡主好生歇息”

  陆攸宁走到门边开了门,对着外面的人喊

  “明月,来送送李公公”

  看着李公公走远,陆攸宁便将圣旨藏了起来

  随后就上床睡觉了。

  明月进屋静悄悄的帮她将床帘放下

  “郡主有事就叫奴婢,奴婢就在门口守着。”

  “知道了,下去吧”

  陆攸宁想着那卷空白的圣旨,便敷衍的回了一下明月,皇帝到底在想什么?想着想着,陆攸宁已经沉沉的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是天已经黑了,大概是她在屋里休息没人敢进去打扰的原因,屋里居然没点灯,只有暖炉还烧着,带有些许的光亮,看着实在的骇人。

  “明月,明月”

  明月听到陆攸宁这么急促的叫她,赶忙跑进来。

  “怎么不点灯”

  明月从未见陆攸宁这么大声的说过话,连忙跪下。

  “奴婢该死”说完站起来跑到屋外叫人,不一会屋内到处通明。

  明月去扶陆攸宁起身。

  “入夜后栀华殿的灯必须全部点着”

  明月一愣,随后问到“郡主睡后也要点着吗”

  “自然,不然我半夜醒来什么都看不见摔了伤了你们负责吗,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陆攸宁在宫中的这几个月从未向下人发过脾气,今日才刚搬进栀华殿就发了这么一通脾气简直让人咋舌。

  陆攸宁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罢了罢了,是我过了,以后记得便是了”

  栀华殿的小丫鬟被她刚刚吓得一愣一愣的,连忙跪地

  “是,奴婢遵命”

  陆攸宁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都下去吧,这里明月在就行了”

  人都走完了以后陆攸宁捏了捏额头随后说到“现在什么时辰了”

  明月一边给她倒水,一边回她“回郡主,已经戌时了”

  “我竟睡了两个时辰,晚膳都过了,你去御膳房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知道郡主起来可能会饿,奴婢早先让人做好了饭菜,然后在厨房温着,郡主起来便可以用膳,奴婢这就让人去传膳”

  “你做事倒是仔细,可为何不从御膳房直接端来,还需自己做”

  “回郡主,太后和陛下说郡主守孝三月吃得过于寡淡,特派了太医院的太医和御膳房上好的厨子一同为郡主做了药膳,所以就在栀华殿的小厨房做了,太后和陛下都心疼郡主得紧呢”

  “……去传膳吧”

  说完明月便起身去差遣屋外的小太监去传膳。

  “郡主用完膳可以沐浴,奴婢好差人去准备”

  “去差人准备吧,都好久没有好好沐浴了,明日记着将我要去汾谷的所需的物品备齐。”

  “是”

  百香坊内,墨羽守在门口,突然听到里面的打斗声,连忙冲进去,只见一黑衣刺客倒在地上,墨羽上前试了一下他的鼻息,已经没了气息。

  “墨羽,这是我们在邯禹第几次遇到行刺的了?”

  “回殿下,第九次”

  “哼,九次,看来除了皇后,这邯禹的皇子也坐不住了”

  “那殿下可是要回建安了”

  “回什么建安,来这上京都四个月了,我要找的人还连影子都没看到,这上京多大点地方,难道她离开了上京?又或者…皇宫?”

  “殿下,才有两月就要建安了,这镇南大将军都已经死了,说明这邯禹皇宫更是不太平,切不可现在冒险”

  卫凌恒看他一眼,坐在尸体旁的椅子上,“我自然邯禹皇宫不太平,正是如此我更要找到,我来本就是为了找人的,既然找遍了都没找到,如果她没出上京,那么皇宫,也许能找到”

  墨羽不说话,就低着头恭敬的对着卫凌恒。

  “罢了,还有两月的时间,墨羽,将尸体处理了,我出去一下”

  “殿下可是要去邯禹皇宫”

  “去去就回”

  说完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墨羽想上前去追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回头看看地上的尸体,然后处理掉。

  “这邯禹的皇宫守卫可真够严的,看来这皇帝的皇位果然还是有些除了我以外的威胁,找个人还真不容易”

  卫凌恒早就熟悉了邯禹的皇宫地图,哪一个宫殿住着什么人他现在几乎都清楚了,照着年龄找,应该没错。

  卫凌恒的轻功极好,所以在各个宫殿找了许久都没有被禁军发现,约有一个时辰,卫凌恒坐在承和殿的房顶想着还有什么地方没找,这皇宫之中除了皇帝的承和殿和皇子的武德殿,能找的都找了,连慈宁宫都找了一遍也没看见,难道真不在上京了?

  这时一个禁军突然叫到“有刺客,抓刺客。”

  项凌恒被他吓得一激灵差点甩进承和殿。

  “快,弓箭手准备,抓住刺客”

  “哼,一个时辰都没发现我,现在想来抓我?”

  卫凌恒一跃飞到承和殿后,这里能暂时甩掉禁军。

  “刚刚一个时辰都在找人,体力耗费太多,不能硬拼,先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

  栀华殿内,陆攸宁刚用完晚膳,便想着出去走走,明月这时小跑过来,气都来不及喘匀

  “郡主,听说这宫中进了刺客,您快进屋里躲着”

  刺客?莫不是凶手还贼心不死想来将我灭口,陆攸宁冷哼一声

  “我知道了,你去歇息吧”

  “郡主,不可,今晚得有人守着才行,天冷,郡主把帽子戴上”

  说完便帮陆攸宁把袍子上的帽子戴好,遮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风都透不进去。

  “你这小丫头,你帮我守什么呀,你这武功还不如我呢,若是那刺客来了,你留在殿内反而拖我后腿,再说了,有禁军在抓他,你还怕他伤了我不成,快去歇着吧,明日还要为我收拾行李呢”

  明月还想说什么,陆攸宁微微一笑。

  “行了,我这就回屋里躲着,你去歇息吧,不用管我了,殿外那么多人侯着呢”

  “是,奴婢告退”

  陆攸宁说完便回了自己的屋,一进屋便发现屏风后的灯居然是灭了,刚要叫人便被人拉到屏风后捂住了嘴巴。

  “别动”

  “唔……”

  “放心,我不是刺客,我是来这找人的,你别出声我就不伤害你”

  陆攸宁一惊,这人武功远在她之上,他进去这栀华殿自己竟无半分察觉,跟他打起来自己半分好处捞不到,若此时出去呼救,等禁军过来自己恐怕早就玩完了。

  陆攸宁想了想以后点了点头。

  卫凌恒以为她是被吓到了,便放开了她,没想到这小丫头会武功,一下子跳到屏风外,卫凌恒自觉大意,光顾着躲禁军却没发现这丫头居然会功夫。

  两人隔着一道屏风,陆攸宁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淡定的问到“你是谁,深夜进入皇宫是找谁?”

  “找一个女的,她救过我,还没找到就被你们这皇宫中的禁军发现了”

  “皇宫中找人?你骗谁呢,找人需要带刀的吗”

  说完陆攸宁将手上的匕首举起来,透过屏风外的灯光照过来的影子看,是卫凌恒随身携带的匕首。

  “你还我”

  卫凌恒想跑过屏风过来抢,陆攸宁便跳到另外一边,两人就这样又隔着一个屏风。

  “站住,你若来抢我就叫人,但是,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在这待着,我还能饶你一命,这匕首是西凉的物件,你这深更半夜的,来皇宫之中,如果你不是刺客,难道你是小偷,你告诉我这匕首是用来干嘛的,你来找谁,我就…”

  陆攸宁话还没说完卫凌恒就和她一起在熄灯了的屏风后面了,卫凌恒又一次捂着她的嘴对她说。

  “有人来了,你先别点灯,会把我的影子映射出去,你出去把那些人支走,你别想耍花招,若是你把他们叫进来了,我就跟她们说我是你的相好,特地来找你的,他们走了我就告诉你”

  说完便把陆攸宁腰间的玉佩扯了下来。

  “他们要是进来了,这个就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我看你怎么解释”

  “不过一块玉佩能证明什么,而且谁能给你证明这玉佩就是我的?”

  卫凌恒心想这女人真是个大麻烦。

  “那你就别怪我了”

  说完便伸手在陆攸宁唇上将陆攸宁的唇脂尽数抹在手上,涂在自己的脸上,陆攸宁见他这般作为彻底气懵了,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但还是要压低声音怒吼:“你放肆,你知道我是谁吗?”

  “虽然这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你是哪位娘娘,这手上脸上都是你的唇脂,这你赖不掉了吧”

  “我不过只是清誉受损,而你却是丧命于此,我倒不觉得有个亏损”

  陆攸宁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然后走了出去,项凌恒疼得直跳却又不敢叫出声。

  屋外禁军整齐的脚步声传来,陆攸宁微笑着打开门。

  “赵将军”

  “末将参见郡主,今夜宫中有刺客,末将受命前来搜捕刺客,郡主可遇见可疑之人”

  陆攸宁假意打个哈欠,“我这刚吃了点东西遛弯回来,正打算睡下,赵将军去别处寻吧,我这没有遇到什么可疑的人。”

  “许是这贼人躲在角落郡主没看到,请郡主准许,让末将搜一搜栀华殿的前庭后院”

  搜前庭后院,那应该不会搜屋里吧。

  “也是,现在的贼人狡猾得很,赵将军去搜吧,没有的话我也好安心睡下,省得担惊受怕,怕那贼人躲在我这栀华殿”

  赵将军得到陆攸宁的准许后便让殿外的人进院子里搜罗一番,发现确实没有踪迹。赵将军正打算出去,陆攸宁的房间里咔嗒一声响,虽然声音极小,可赵将军还是听到了,赵将军立马带人冲可进去,还把陆攸宁护在了身后,赵将军得人讲屋子内外都,连房梁都看了个遍野没找到人,陆攸宁松了一口气。

  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对赵将军说:“可能是我这屋子里什么东西掉地上了,赵将军,既然我这没人,那就去别的地方找找吧,别把贼人放跑了”

  赵将军双手作揖“打扰郡主了,郡主好好休息,我派两名身手好的禁军在郡主殿外守着,郡主有事叫他们便好”

  “好的,有劳赵将军了,赵将军慢走”

  “郡主留步”

  说完便带着他的手下走了,陆攸宁回到屋里,蹑手蹑脚的走到屏风后发现确实没人,刚刚赵将军也翻过了,房梁上都没人,难道跑了?

  陆攸宁拿出藏在袖袋里的匕首。

  刚刚那么紧张,说不要就不要了?

  陆攸宁到屋外叫人进来收拾一番便也睡了过去。

  卫凌恒确实是跑了,但是不是在赵将军搜房间之前,而是搜完房之后。

  卫凌恒回到百香坊,墨羽已经把尸体处理好了,前后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

  “殿下,尸体已经处理了,没有任何标记,对方是有备而来,完全没有任何可以探查的线索”

  卫凌恒鞋子一脱,爬上床翘起二郎腿。

  “罢了,那便不查了”

  说完便拿着从陆攸宁那里抢来的玉佩拿着把玩。

  卫凌恒看着看着玉佩突然起身,一脸气愤。

  墨羽看到一惊,忙问他遇到了什么事。

  “没什么,不过是遇到个小贼,丢了一件东西,日后有机会再拿回来便是了”

  “那殿下早点休息”

  说完便作揖退下了。

  卫凌恒仔细查看玉佩,竟是陆云止行军是佩戴的玉佩。

  “看来这邯禹,除了皇室的战争以外,还有更好玩的事等着我去发现”

  说完看了看手上残留的口脂“这是为了保命,日后你可千万要原谅我,我不是故意撩拨其她女子的”

  夜深了,卫凌恒将玉佩放在衣服里,本来想将匕首抢回的,却怕那女子突然反口,便赶了回来。

2夜探邯禹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