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 奉旨出席

  果然如卫凌恒所说一般,第二日李公公就来传话让陆攸宁参与这一次的围猎,陆攸宁也不问为什么,只回了句好,随后收下皇帝如往常一般赏赐的东西。

  “墨竹,把东西收进库房”明月本想伸手去抬,陆攸宁却叫了墨竹,这下轮到明月不开心了,可自己又不能表现出来。

  “明月,来帮我看看,狩猎梳个什么发髻好呢?”

  明月以为主子是不重用自己所以生气,没想到主子让自己给她梳发髻,别提多开心了,便屁颠屁颠的给陆攸宁设计了几款好看的发髻。

  娄景旭过了中秋宴席好不容易缓了口气,没想到这太子又来一出狩猎,而且听说这次的狩猎陆攸宁也在场,娄景旭有些着急,就生怕这那太子殿下指名要陆攸宁去和亲,那日在御花园他便看出来了,那太子什么战神,什么赞誉都是假象,照样是个色字当头的混蛋,看到陆攸宁时那眼睛直勾勾的,陆攸宁本可因为孝期原因不参加这次和亲的任何宴会,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父皇竟亲自让李公公去传话让陆攸宁出场。

  娄景旭虽然不知道其中原因,可也不能贸然去求皇帝收回成命,只盼望着那太子看中别家公主郡主县主什么的。

  不仅仅是娄景旭知道了,几乎宫内外的人都知道了陆攸宁要参加狩猎,而且是皇帝亲自传口谕让去的。

  晨芙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找陆攸宁,她知道自家四哥喜欢陆攸宁,可不能让陆攸宁就这样被那太子要了去做什么太子妃。

  晨芙走得太急,到了栀华殿几乎是有些踉跄的进去,不知道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攸宁啊,攸宁”

  陆攸宁闻声起身出门便看到晨芙的狼狈样。

  “公主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急事吗?”

  “急事急事,大事,我听说这次父皇亲自传口谕让你参加狩猎了?”

  陆攸宁掩面一笑,去扶着大口喘气的娄晨芙。

  “我道是什么大事惹得公主这般着急,就为了这个呀?”

  晨芙一听不乐意了

  “你怎么能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呀,这次狩猎是为汴南的太子选妃,你知道选妃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你要嫁去汴南和亲”

  “公主怎么就知道一定会是我嫁过去了呢?”

  “那不废话吗?你去了大家还挣个什么劲,到时候目光全在你身上了,那太子肯定会看上你,那日在御花园,那太子都不和我打招呼直接就跟你介绍他自己了,真是好不要脸”

  陆攸宁一听笑到停不住,晨芙说得对,卫凌恒确实是好不要脸。

  “公主放心,我尚在孝期之中,就算那太子真的看上了我,我也有办法摆脱这次和亲的”

  晨芙一听便犹如茅塞顿开一般。“对啊,你尚在孝期,那太子就算再厉害再蛮横霸道也不能改了我们邯禹的规矩”

  “好了,这么跑过来累了吧,我刚好在用午膳,我让明月加一双筷子,咱们一起吃,今日刚好煮了你最爱喝的银耳汤”

  晨芙在陆攸宁那用了午膳以后也不回去歇息,继续跑去武德殿找他四哥报喜。

  娄景旭见晨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便又是一顿呵斥“晨芙,你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堂堂皇室公主,简直没有规矩”

  “四哥,我知道我知道,你先别骂我,我是来和你说一个好消息的”

  娄景旭真烦着怎么让陆攸宁逃过这次狩猎,晨芙就跑来说好消息倒是让他一脸茫然了。

  “你且说来听听?为兄听听是什么样的好消息”

  “这个好消息是有代价的”

  “我就知道你这个死丫头没安好心,说吧”

  晨芙一脸得意

  “条件就是,我要去你的校场玩三天,你不允许把我抓回来”

  “一天”

  “成交”

  “说吧,什么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这次攸宁参加狩猎也不必担心会被那汴南太子选中了。”

  “这是为何?”

  “我刚从栀华殿过来,攸宁跟我说了,就算那太子殿下看上了她,她现在正是孝期,那太子殿下也不能坏了邯禹的规矩让她和亲”

  娄景旭一听,顿时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是晨芙还是感觉到了自家皇兄的浑身散发出来的喜悦。

  “四哥?”

  娄景旭本来还在担忧,此时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怎么能不高兴。

  “四哥”

  晨芙大吼一声,娄景旭回了神,尴尬的整理了一番衣袖。

  “这几日天气不错,到时候狩猎,旋风给你骑一下”

  晨芙一脸惊讶

  “四哥你说真的?”

  娄景旭点点头,随后回了书房,赵诚允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们都知道旋风对殿下的意义,旋风是皇上当年征战时战马中的唯一一匹母马所产,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优良的汗血宝马,当年旋风本是由皇帝亲自命人照料,后来因为娄景旭十三岁时参加狩猎在众皇子中所中猎物最多,使其他皇子望尘莫及,又因为他是皇后所生,皇帝见自己的嫡子如此优秀一高兴便将旋风赐给了他。

  那时所有人便都觉得,皇帝赐马给他,便是将皇位传给他的意思。

  后来娄景旭便常常自己亲自照料旋风,就是自己都不舍得多骑,就生怕把旋风骑出点什么问题。

  现在,娄景旭一高兴,竟答应把旋风给晨芙骑,这可是旋风啊,晨芙一激动便拉着赵诚允的袍子甩来甩去的,“赵将军,听到了吗,我四哥要把旋风给我骑”

  赵诚允见着小公主一脸的开心和激动,也顾不上自己的尴尬,便迎合道“殿下心里疼公主得紧,公主平日若是想去骑,想必殿下也是会同意的”

  晨芙一听,便放开了赵诚允的袍子,随后便走了。

  赵诚允以为晨芙是开心得过度便没有管,只是看了一会儿晨芙的背影,随后便小跑跟着娄景旭去了。

  因为要去狩猎,陆攸宁便将自己许久未穿的骑装拿了出来。

  姽祎因为中秋宴席之事,便不再出宫,日日守着陆攸宁,生怕再有什么刺客,见陆攸宁看着骑装发愣便知道了她在想什么。

  “主子过两日便要去参加狩猎,这骑装要不要拿去清洗一番”

  “不了,不穿骑装,就穿平日里的衣裳去”

  “主子不是去参加狩猎吗?”

  “是啊,若是从前,我定会穿着这骑装去好好出一出风头,可现在,出风头就是去送命,谁知道有没有人的箭头是不是对准了你呢?”狩猎时用箭,到时候随便一场刺杀都可以说是狩猎时不小心导致的,皇家狩猎,用的都是统一的箭,箭射到身上,谁也不知道是谁的箭。

  陆攸宁确实怕死,她怕死了自己便没有办法再查出凶手。

  “这次狩猎,不抢风头,去露露脸便可”

  姽祎也同意她的想法,将军府只剩下陆攸宁一个人了,若是陆攸宁再出事,便是谁也查不出真相了。

  准备狩猎的这几天倒是没出什么波折,一切都顺当得很,这些倒是超出了陆攸宁的想象,平日里,栀华殿的刺客比客人还多,若不是赵诚允奉命守卫,加上墨竹姽祎两个高手坐镇,自己早就成一对肉泥了。

  “对了,听说皇后娘娘宴席过后便病倒了?”

  姽祎点头

  “可知是为何病倒?”

  “属下听说是被汴南太子气倒的,属下觉得也是,那汴南太子宴席上丝毫不给陛下和娘娘面子,拐着弯的说宴席上的皇家女子他一个也看不上,皇后娘娘操劳了那么久才弄好的宴席,这太子半分面子都不给,任谁都能被气晕去。”

  陆攸宁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一说,那太子都成什么人了”

  姽祎低头,也不说话了。

  “这几日天热,等会儿让明月备些降暑的点心和汤药,我们去探望一下皇后娘娘”

  “主子进宫以来皇后娘娘一直待主子不薄,主子确实该去探望一下娘娘”

  听到陆攸宁要去皇后宫中,明月便像打了鸡血一般的去准备糕点汤药了,皇后待自家主子好宫内的人都看在眼里,若是不弄好一点,估计宫里的人就会说自家主子是白眼狼了。

  陆攸宁也没带几个人,就带了墨竹前去,明月忙活了大半天连跟班都没混上,生气了大半天,就在那跟姽祎说墨竹的坏话,姽祎虽不喜欢那话少的墨竹,可她更不喜欢这整日争风吃醋的明月,也不理她便自己到楼顶晒太阳去了,留着不会武功的明月在下面气得跺脚。

  陆攸宁主仆二人到了皇后的店内,便见皇后睡在自己殿内的后花园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小太监小跑着去通报“娘娘,云平郡主来看望您了”

  皇后一听,便忙着起身,身边的芷芩姑姑连忙扶她起来

  一番行李过后,陆攸宁便坐在了皇后旁边,皇后一脸的不好意思。

  “不知道攸宁来探望本宫,本宫这模样,倒是让你见笑了”

  “娘娘哪里话,自进宫以来,娘娘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攸宁现在才来探望娘娘也没提前通报一声,是攸宁失了礼数”

  “好孩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知道的,本宫心里啊,呃,唉,本宫说这干嘛”

  身边的芷芩姑姑偷偷一笑,自家主子真的是每日都在打着陆攸宁嫁给四皇子的的算盘啊。

  “娘娘对攸宁好,攸宁心里一直都知道的,听闻娘娘这几日身体不适,所以特地准备了汤药过来,也不知合不合娘娘的胃口”

  皇后见陆攸宁这般用心,倒也觉得惊喜,可能是心里想着自己提前享受到了儿媳妇的孝顺。

  一番问候过后,陆攸宁也不多留,便早早的告退了。

  芷芩姑姑在陆攸宁走后在皇后的耳朵边细声说了些话,皇后一脸自责。

  “本宫终究还是自私了些”

  主仆二人出了皇后的宫殿,一路上陆攸宁一言不发,离开皇后宫殿一段距离以后,陆攸宁突然停了下来。

  “竟如此相似?”

  “主子?什么如此相似”

  “回宫”

  墨竹一脸茫然,丝毫听不懂自家主子在说什么。

  两人匆匆回宫,栀华殿内的画像,有一些早已经起了灰了。

  陆攸宁拿起那日去看望太后回来之后所画的图

  “太后?难道太后也在其中?”

  陆攸宁不敢下结论,想着可能是皇后的人去了太后宫中,虽然那人她以前没见过,但往好处想,过于那人是皇后宫内新来的太监也不一定。

  陆攸宁将画卷好她想拿着去问一问娄景旭,可后来又想,娄景旭身边肯定有皇后的人,送去给娄景旭必定会暴露。

  随后递给了墨竹。

  “那去给卫凌恒,让他查这个人,别让别人看到”

  墨竹一惊,这是陆攸宁第一次要查她所画的人,想必定是有了什么发现。

  “奴婢遵命”

  “对了,还有皇后和太后”

  陆攸宁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两人的。

  墨竹一听更是震惊到不行,但也不多问,直接绕开栀华殿一众人的眼睛悄悄走了,皇宫之内守卫森严,可恰好这几日调了一堆护卫去了猎场,所以墨竹出宫顺当了许多。

  放出暗号后,墨羽前来接应,墨竹顺利到了卫凌恒的面前。

  “参见殿下”

  “她可是有话要说?”

  墨竹拿出陆攸宁给的画像递给了卫凌恒。

  “郡主说让殿下查这个人,还有邯禹的皇后和太后”

  “皇后和太后?跟这二人有何关系?”

  “这画像中人,是郡主从太后寝殿回来后所画的人,至于皇后,奴婢也不得而知,不过今日,郡主去见了一趟皇后,在路上说了些话,回宫后便让奴婢前来带话”

  卫凌恒拿着画像细看一番,竟觉得画像中人有些眼熟,却又不记得在哪见过。

  “墨羽,这人你可见过?”

  “殿下恕罪,属下未曾见过”

  卫凌恒拿着画像一番揣摩随后便让墨竹回去了。

  “这人,我好像在哪见过”

  墨竹回宫后一直想问陆攸宁为何怀疑那人,可却又不敢多问,想必陆攸宁也不会和自己多说。

  已经入夜,陆攸宁想着白日里在皇后宫里见到的那人,便觉得不寒而栗,她只期盼着,这人真的是皇后身边新来的人,可那人,分明不像一个太监,她甚至感受得到那人对她有着杀意,她明明可以确定的,可她心里不愿意相信,太后会参与其中。

  卫凌亲自重画了一份画像里面的人给了墨羽。

  “墨羽,你将这个人的画像,传给沈舒志”

  “这人在邯禹皇宫内发现,为何要穿回汴南给沈大人”

  卫凌恒拿着那个画像,好像要用眼睛把画里的人杀掉一般。

  “这人,我在汴南见过,对,我肯定见过他,你传给沈舒志,让他暗中调查,一定要查出这人是谁”

  

18 奉旨出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