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9 皇家狩猎

  狩猎之日,陆攸宁表现得和平日里一般无二,她不能让皇后看出她什么变化,依旧对皇后恭恭敬敬,比竟人还未查出,所以此时她还是尽量的选择相信皇后。

  陆攸宁从马车上下来后,照旧去与皇后行了礼,随后便和晨芙去了女眷入座的地方。

  果不其然,陆攸宁的出席确实是这场狩猎增添了更多的色彩,也多了不少谈论的话题。

  随着皇子和各名门大家的公子们出现,郡主县主们都坐不住了,都想着要去挣上一番。

  晨芙一脸不屑的看着她们。

  “明明是皇族女子,竟如此作践自己”

  “公主何出此言”

  “你瞧瞧这些郡主县主,再不济的也是王侯将相的儿女,那些大家公子们身份还不如她们呢,她们一个赶一个的往上凑”

  陆攸宁低头不语,只是笑了笑,她倒不是跟着嘲笑这些女子,只是突然觉得自己明明和她们都差不多,却和她们活在了两个极端。

  邯禹提倡以武治国,男女实力悬殊过大,所以女子大多都是依附于男子,若你没有显赫的家世,日后的的荣辱都是男人给,即使她们在平常人眼中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和县主,可她们不过光有称呼而无实权,想要过好以后得日子,还是需要她们自己或者家里人给她们寻一门好的亲事,即使她们有着皇族的称呼,在朝堂之中,没有实权的王爷还不如一个手握重兵的统领,所以即使是别人觉得这些主子在倒贴她们也毫不在意,陆攸宁虽也只是郡主,可她不同的是她的母亲是公主,父亲是皇帝的义弟更是邯禹的镇南大将军,殒身后葬入了黄陵,她是皇帝亲封的郡主,是唯一一个住在皇宫里的郡主,就是一般妃子所出的公主也比不上她的尊荣,她现如今虽有着这般显赫华丽的身份,可却像一个被人操纵的傀儡一般。

  那些郡主县主们,虽不如她表面这般光鲜亮丽,可她们却有些选择自己人生的勇气和权利。

  若一直查不出真相,她甚至会一直活在黑暗中探索着。

  “攸宁,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不是不对,就是因为对”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都有些听不太懂”

  “公主再问,我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在陆攸宁的心中,晨芙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心思单纯,好在她有些嫡公主这个名头,不然,以后这性子,定是会被别人欺负陷害。

  “那便不说了,今日四哥说了要把旋风借我的,我都等好半天了也不见四哥”

  玉兰给两位主子准备好了点心便在一旁侯着,听到晨芙说没见到四皇子便上前说道

  “奴婢有罪,忘了告知公主,早些时候赵将军说了,殿下今日出门晚了些可能要公主多等些时辰,眼下应该才去马厩牵马”

  “罢了罢了,你下去吧,我跟攸宁说会话,前些日子被母后关着学礼仪看书,除了前几日见了一面,都好久没和攸宁好好说过话了”

  “奴婢告退”

  陆攸宁心里觉得奇怪,晨芙虽不说才华横溢,可也不应该关着学啊,想着前些日子姽祎和自己说的刺客变多,心里越发奇怪,莫不是皇后担心误伤常常出入栀华殿的晨芙?此时只是猜测,一切都是要等卫凌恒查出皇后与太后宫里出现的那人身份才能下结论。

  看着陆攸宁一张丝毫没有表情的脸,娄晨芙便找了一些上京当下最炽手可热的话题和陆攸宁谈了起来。

  眼看着狩猎快开始了卫凌恒才悠悠的到达猎场,各世家子弟虽有怨言却也不敢说,要钱这人是汴南战神,又是汴南太子,他就是晚到了别人也要等着他才能开始狩猎。

  他一来便四处张望,到处寻找着陆攸宁的身影,看着陆攸宁坐的方向才定神微微一笑,皇族中的女子使尽浑身解数也没得到他的一眼,看着卫凌恒看去的方向大家都以为这太子自己倾心晨芙了。

  娄景旭早知道了太子要举行这场狩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也不能说什么,倒是卫凌恒先开口了。

  “早就听闻四殿下有一匹宝马名叫旋风,赵将军牵的那匹便是吧”

  “太子好眼力正是”

  “这马光看着就非同寻常的马,可也不知上了战场是否真是名副其实”

  “上了场,太子便知道了”

  卫凌恒话里带刺,本来还挺欣赏这四皇子的,可听到墨竹给的消息,说这四皇子想娶陆攸宁自己便忍不住想要生气,就想借着马来讽刺一下娄景旭。

  陆攸宁远远的便能感觉到这两人谁也看谁不顺眼,意外的是麟箬竟然也跟了来,麟箬从前在将军府虽是统领却犹如透明人,除了暗卫和家里的人几乎没人见过麟箬的真面目,而最近,麟箬却频繁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还被许多女子青眼相看。

  皇帝看着眼前这般鲜活的情景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自己明明是一国之主却要任一个太子摆布,来举行这狩猎,可自己要以大局为重,若是惹了这当世战神大怒,引起了战争受苦的还是无辜的百姓,自己始终还是想要做一位明君,不愿意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导致国破家亡。

  整理好了情绪,皇帝一如往常的平静“今日不同以往的狩猎,今日来的都是皇族,即都是皇族,便如同家里人,尽力即可,免了从前那些礼仪,这一次的奖励呢,由你们自己提,李进宝,开始吧”

  “是”

  李公公细长的答了一句

  随后向前一步

  “各位准备吧”

  和家子弟均上马后,李公公拖着尖尖的嗓子“狩猎开始”

  马匹冲出,灰尘扬起,看都看不清楚冲出的人到底谁是谁,过了好一会儿灰尘才慢慢散去。

  “攸宁你瞧瞧,四哥的旋风就是比别人的厉害,比那狗屁太子快多了”

  听到晨芙一句狗屁太子,陆攸宁不经笑出声

  “你笑了?攸宁你知道吗?你好久没笑了”

  “是吗?”

  “是啊,从前,我最喜欢遛出宫找你玩了,就是因为你和宫里的人不同,你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从不会藏着掖着,自从你进了宫,虽不用偷遛出宫找你了,可却见不到你笑了”

  陆攸宁心里暗暗道,真是个傻公主,发生了那么多事,谁还能每天笑出来啊。

  “大概是进了宫,便和宫里的人一样了”

  “我知道你难过,可人总是要往前看的,我记着从前你骑猎可厉害了,四哥都不及你呢,今日难得出来,可要一试?”

  “我没带骑服,再者,今日都是男子狩猎,我去凑什么热闹”

  晨芙听她这么说却还是不赞同

  “父皇可没说今日只有男子可参与,早就猜到你肯定不会带,所以我带了两套骑服,我们俩身量差不多,所以我就让绣娘按照我的身量做了,我们一起去”

  看着晨芙眼睛都放着光,陆攸宁我不好再拒绝。

  看着骑服陆攸宁疑惑

  “公主怎么准备两套一模一样的骑服”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骑服,所以就按照我的喜好做了,我让让丝织阁的做了两套,但其实是不一样的”

  陆攸宁怎么看都还是觉得这两套是一模一样的。

  晨芙见她一脸疑惑指着腰带上的绣花“你瞧,你的腰带上面是桃花,我的腰带上是荷花,这是我秀的”

  看着腰带上歪歪扭扭的绣花,陆攸宁嗤笑“那你可真是有心了,这花我不仔细着点瞧还真看不出来”

  “你看,大家都有随从跟着,赵将军跟四哥去了,我们这也没个会武功的随从,要不带着麟箬将军去吧”

  “麟箬将军?”

  晨芙一脸花痴的说,是啊是啊“带麟箬将军前去保护我们”

  “狩猎不是目的,带上麟箬将军才是吧”

  “哪有,我是想带你去透透气嘛”

  “好了”

  随后明月便前去叫麟箬跟着一同前往,麟箬也没推辞,明月和玉兰不会骑马便留了下来,三人与随从跟着狩猎的人群进入猎场林区。

  卫凌恒看着自己和娄景旭的随从一只又一只捡着被射杀的猎物便不羁的笑了一下,随后一箭射杀了娄景旭瞄准的猎物。

  “四皇子,有些东西并不是想要就能有的,还得看缘分,你瞧,着袍子你瞄了半天,却死在了本太子的箭下”

  娄景旭早就察觉了这个太子的不对劲只是一直不能确定,现下这举动倒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太子说的是,得看缘分,这袍子是小王没盯准让殿下先行了一步,但别的,小王会看好的”

  说完便骑着旋风去了别处,陆攸宁一行人便来了。

  不等陆攸宁开口,晨芙便主动

  开口了“太子殿下果真是威武神勇,您一来这猎场的猎物犹如中邪一般,竟都往殿下箭下去了”

  卫凌恒自然听得出他是奉承的话“晨芙公主说笑了,不过是运气好了些,遇到的猎物多些罢了”

  陆攸宁在一旁觉得奇怪,晨芙一直不想被卫凌恒看上,而现在竟主动和卫凌恒搭话了。

  卫凌恒和娄晨芙客气了几句之后看向了陆攸宁“听说郡主这次是殿下亲旨来狩猎的,在下惶恐,可否有幸同云平郡主一起围猎呢?”

  晨芙尴尬的笑了一下,自己同别人说了那么多人家也没邀请自己,如果陆攸宁答应与他同行,自己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留下来。

  “多些殿下美意,我今日是来陪公主的,所以就不与殿下同行了”

  卫凌恒看着陆攸宁这般拒绝自己心里十分的不快,可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两人的事,看着晨芙一脸花痴的瞧着麟箬。

  “听说你们邯禹的皇子马术都极好,不知道这晨芙公主有没有和你哥哥四皇子学习过?”

  陆攸宁一脸疑惑,搞不懂卫凌恒又在打什么注意,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晨芙便先开口了。

  “那是自然,我的马术可是我四哥教的”

  “既如此,那不如本太子和公主做个赌,你和你这侍卫一队,本太子一个人,我们两队比赛涉猎,如若你赢了,本太子便送公主一份大礼,本太子保证,这大礼在你们邯禹绝对见不到。”

  “还有我们邯禹没有的东西?那本公主倒是好奇得很,不如太子殿下现在就说出来,我看看能否让本公主动心”晨芙表面还矜持着,其实内心早想着赶快和麟箬单独出去打猎了,不过碍着面子不好意思说出口。

  “这东西你们邯禹其实也可以拥有,不过你们邯禹人都比较的粗鲁,直接杀动物来做,我们汴南的绣娘心灵手巧,用丝线便做出了和你们动物皮毛一样的东西”

  “丝线做出来的?丝线做的怎么能出皮毛一样的东西,殿下莫不是在说笑吧”

  “那公主不如来赌一赌,本太子保证,公主绝对没见过”

  晨芙思虑再三过后便答应了

  “那就依太子殿下的,不过我这人也不是贪图便宜的,殿下说你一人敌我们二人这不公平,不如你带上你的侍卫同你一队,我和麟箬将军一队,本公主向来不会白占便宜”

  “我这侍卫骑射可比我厉害多了,我一人便敢和你比,加个侍卫公主你可就得不到这礼了”

  晨芙也看得出来,这侍卫看着就是个厉害的主,要是他参加了,那自己就没机会见到这丝线做的皮毛了。

  “不然,郡主同在下一队?”

  晨芙又慌了,自己可以要帮自家哥哥看住陆攸宁的,这时不能把陆攸宁推到和太子一组,可若不这么做自己又没机会单独和麟箬出去。

  “要不这样吧,我们四人分开狩猎,这深山老林的,路也不宽敞,分开点打猎也能多遇到一些猎物对吧。”

  晨芙说着分开打猎,其实就是想着把陆攸宁和卫凌恒分开,然后自己偷偷去偶遇麟箬。

  陆攸宁沉默半天也开口了“那就如此把,分开猎,最后算总成就好,可太子只说了公主赢的奖励,没说太子赢的结果呢”

  “若本太子赢了,那礼就送给郡主,谢郡主的协助之恩”

  晨芙大笑起来

  “那太子殿下您这赢和输可都亏着呢”

  “亏或不亏,都在心里,旁人又怎知呢?”

  陆攸宁怕他再说出什么话便忙着岔开话题。“既如此那便从现在开始吧”

  说完后几人便朝着不同的方向去了。

  陆攸宁从前和父亲四处游荡,该学的都学得差不多,可就这射猎她从未试过,骑着马射箭就更不会了,想着自己堂堂镇南大将军的女儿竟连骑射都不会,说出来也是有些尴尬。

  跟着陆攸宁的随从是卫凌恒的人,卫凌恒也抱着和晨芙一样的心思,悄悄溜着假装偶遇陆攸宁,于是这随从便一路悄悄做记号,卫凌恒才和陆攸宁分开不久便又“偶遇”陆攸宁了。

  看着陆攸宁空空的袋子便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呢,没想到你竟连打猎都不会,你这样的流落野外可怎么办啊?”说完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陆攸宁。

  陆攸宁想起两人流落山间的事。

  “会打猎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太子殿下不看医书可能不知道,那些害死人的瘟疫可都是这些山间野味造成的”

  两人互怼一番后便并肩齐行了。

  皇家猎场极大,围着猎场骑马一天都未必能跑完,所以陆攸宁想都不用想便知道这卫凌恒是跟踪自己来的,但陆攸宁也不说些什么,因为她确实也是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和他说过话了。

  “对了,你之前让我查的人我查到了,我想单独和你一起走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想和你相处的,还有重要的事情的”

  陆攸宁一听查到了便有些激动,忙问卫凌恒结果。

  “你给的画像我让人画成小像飞鸽传书给了我一个朋友,关于调查这方面他说第二可就没人敢说第一了,他除了脾气差点,查案还是很准的,前后不过三天便查到,这人和董国舅有些关系,在国舅府被他的眼线遇到过”

  (此时的沈舒志打了一个大喷嚏)

  陆攸宁心里咯噔了一下,那就是太后有可能真的是她的敌人“难道,我们两个的敌人会是同一个人?”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啊,不如你早些去汴南与我成婚,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携手调查了”

  说完一脸坏笑看着陆攸宁。

  而另一边的娄晨芙,本想回头重新跟着麟箬的,却怎么也找不到人了,看着越来越密的森林不禁有着心虚,这里虽然是皇家猎场,可占地过大,自己也不清楚这森林里有没有其它的东西,想着想着便分了神,路有些窄马一咯噔娄晨芙便摔下了马顺着斜坡滚了下去,随从被吓得大叫。

  麟箬听到惊叫声便飞身去发出声音的地方,看着那套眼熟的骑服疯一样的跳下斜坡抱起那晕倒的人儿。

  他边跑还边叫着“宁儿”~

  

19 皇家狩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