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策划

  若是不能从姨祖母这边下手,也不能坐以待毙呀,既然自己这里不行,那就让对方出错好了。

  于是,白青瑶有计上心头来。

  回到白家之后,她立即吩咐自己的丫鬟红杏去永济坊找一个叫胡三爷的人。

  永济坊可谓长安城最大的赌坊,除了赌钱这一项之外,吃喝玩乐可谓应有尽有。

  内室还设有表演席,每逢初一、初七、十五和三十都会请到长安最有名的伶人或者舞姬在此表演,很多平头百姓根本接触不到的一些伶人,在这里都可以有机会看见。

  当然,要想进去看里头的表演,除了交钱预定外,自是得经过这些赌局桌的。

  若是伶人迟来了,无聊的便会在一旁看个热闹打发时间,可任谁从这瞄一眼,都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进去。

  这赌钱嘛,有输有赢是正常的。可永济坊却不一样,它总能让你在裤子都快输的精光,发誓再也不赌的时候小赢一笔,但凡尝到这种滋味的人,都一定会上瘾,总觉得这笔赚了下笔一定能捞回来,自然也不会轻易退出。

  不过,它能屹立于长安城这么多年不倒,靠的不仅仅是做生意的手段,其后的背景也不容小觑。

  因为无论是官衔多大或是多富有的客商,就算赔的精光,也只能愿赌服输。就算一开始有不愿意的,或者准备拿权势压人耍赖的,都最后不得不赔笑脸的把每一个子儿都吐的干净。

  如果说永济坊后面没有天大的背景,任谁都不会相信。

  但它幕后的老板到底是哪位,这个从来没有人听说过。

  不过经常来这里赌钱的人,对胡三爷这个名字到底是非常熟悉的。

  传说此人两道通吃,既有官场的人脉,又有一些江湖势力,但凡遇到大事,只要他一出面,便立马能成。

  白青瑶与胡三爷不是特别熟,但这其中主要还牵扯到一个人,就是安远侯爵之子许敬格。

  许敬格是安远侯的独子,以后顺其自然就能承袭爵位,既不用参加科举,也不用四处打点关系,是从小被捧着长大的。

  他几年前参加蹴鞠时胳膊擦伤,自己本就是个郎君,以前这种小打小伤多的是,从来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于是也就没管。

  可就在中间休息擦汗时,一双纤纤素手伸了过来。

  在旁观看的俏丽的小娘子递了一条丝绢手帕给他,努了努嘴,唇边的小痣看起来十分狡黠,这意思似乎是让他包扎?

  手帕毕竟是女儿家的贴身之物,许敬格有些诧异,不过却对这个灵动活泼的小娘子产生了些许好感。

  然后几番托关系打听到她是没什么身份的白家娘子,当时他觉得与他们侯府相差甚远,许敬格对白青瑶是志在必得,何况他的相貌生的并不差,于是几次差人约白家这个小娘子出来。

  可出乎意料的是,居然一次都没有约成功过。

  他许敬格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瘪?

  后来还是在上元节灯会的时候偶然撞见她,许敬格深刻记得白青瑶那日穿着一袭桃粉色的衫裙,格外的温柔可人。

  只是她那日的声音冷淡疏离对他道:“许郎君,青瑶之前只是怜惜你手臂流血,才把帕子给你一用。后来觉得自己的行为也有些不妥。你我之间身份相差悬殊,若是没有正式的帖子,青瑶以为私自见面并不合适吧。”

  许敬格听了这话,不但没有丝毫不悦,反而深感歉意道:“是我唐突娘子了。”

  在这以后的几年间,他们的往来虽并不频繁,但却没有断过。

  许敬格有几个小妾,没有娶妻,也从没有提过要娶她。

  但每当白青瑶有什么困难的时候,他总是会出手相助。

  他了解她看似活泼的外表下面是怎样的筹谋,也明白她温柔的性格里面藏的是什么样的心机与算计。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两个人慢慢吸引,达成默契,但谁都不会再近一步,谁都不愿意打破这种平衡的局面。

  他有时候自己都不明白,明明也没有获得什么好处,为什么还这么愿意帮她?

  而永济坊的胡三爷就是他们之间担任次数最多的牵线人,他与胡三爷是有过生死的交情。

  胡三爷背后的主子他知道,同时他也知道这种人物是不会为白青瑶要他每次帮忙做的事情太过关注的。

  ……

  ……

  此时,红杏已经到了永济坊。

  她轻车熟路的拐进了赌坊最里面的一个内室外,对着门口的小厮娇柔道:“梧桐哥哥,求你帮我请胡三爷出来一下。”说罢递给了他一锭银子。

  那个叫梧桐的小厮接过银子,暧昧的笑着:“哪里用求的?红杏妹子这样伶俐的人儿,哥哥自是要帮你的。”顺带还摸了一下红杏的手。

  红杏顺从的笑了笑,待梧桐转身进去通报时,用帕子偷偷的擦了一下手,心里直泛恶心。

  待她经过同意进了内室,对着正坐着的那个有着络腮胡子的汉子恭敬道:“红杏见过三爷。”

  胡三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家主子这回是什么事?”

  红杏正经回道:“我家娘子说她的一个远房哥哥经常混迹在这永济坊,之前一直在外面胡作非为,惹下许多风流债。一直也没个能正经看上的,这回我家娘子给他寻了一位貌美的娘子,定能收他的心。只是得请胡三爷把这哥哥找出来,告诉他此事,若是有意,便去白家详说。”

  胡三爷抖抖胡子道:“你那娘子的哥哥叫什么?”

  “白烁。”红杏恭敬答道:“娘子的哥哥不成器,已经离家几年了,但娘子总觉得心里不忍。”

  胡三爷对着站在一旁伺候的小厮芭蕉问道:“有这个人吗?”

  芭蕉快速的思考着,皱了皱头道:“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欠了咱好多钱呢。前些时候不知道从哪得来的银子还了一大部分,现在还有三十两没有还上。”

  “三十两?”胡三爷重复的问了一遍数目。

  红杏赶紧接道:“是这样的,娘子猜他这个不成器的哥哥会欠债,不过她吩咐我说只要三爷您能找到她哥哥,她就替着帮忙把这些钱还了。”

第二十章 策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