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不在场的证据

  听到寺丞派人传来的命令,樊知县也不敢懈怠。本来云阳一直是风调雨顺,政通人和的。

  说句不夸大的话,就是在他的上一任,上上一任,也从未出现过如此大案。就算这次没有韩寺丞,他也必须尽快把案子破了。

  不然真的就不只是仕途不保,连小命都有些堪忧。想到这里,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脖颈处似乎有凉风吹过,冷飕飕的。

  “验的如何了?”没人处,樊知县用帕子捂住口鼻,对着停尸房的三个仵作问道。

  “樊知县,这十二名死者不是溺死,都是被杀害后抛尸入河的。”其中一名仵作道。

  樊知县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个他知道。

  “尸斑呈现暗紫色,眼角出血,鼻腔、颈部、耳朵里都有血点,我们在对尸体进一步剖开查探之后,发现肺部也有肿胀过的痕迹,判定死者都是被什么东西捂死的。”

  被捂死的吗?

  樊知县又接着问道:“那可以辨认出死者的年纪或者什么其他特征么?”

  “年纪应该都在十五至二十岁上下。”

  “可是,我记得你今日所说,死者里面有一名男子是吧?”

  樊知县十分疑惑为何里面会有一个男子。

  年轻的仵作道:“这个,的确如此……但查出命案的原因,就不是我们这些仵作能尽力的事情了,还得仰仗大人的神通。”

  樊知县点了点头,随后将最新的信息传给了韩胥。

  苏聿道:“韩寺丞,现在的情形堪忧,不知道您派出去查黎先生与两个员外以及高主簿的人怎么样了?”

  韩胥皱了皱眉头道:“林员外和丁员外并无异常,都是做玉器生意的,二人也经常在孙二家订酱牛肉和纸灯。况且这次孙二的儿子还为林员外押镖,这三家是早就相识的。而从此次的连环凶杀和剥皮手法来看,不存在临时起意的情况。所以这次的案子应该和二人没有关系。”

  苏聿也十分认同这个说法。

  “至于这个高主簿嘛,平时很讲究,从不在外面的小摊贩手里买牛肉。只不过这次是家里老父亲要办寿辰,孙二的酱牛肉做的好,在云阳已经做成了气候,他就订了一些在寿宴上专供客人食用。”

  这样说,三个人与孙娇接触都是有原因的,不过暂时看来,还是高主簿的嫌疑更大一些。

  “寺丞,那个黎先生情况怎么样?”

  问到这儿,韩胥正了正神色。

  “要真说起来,黎先生最为奇怪。桔梗是昨夜失踪的,死亡时间应该在昨夜给母亲当值完一直到今早被发现之时,而这个时间,黎先生一直在成王府上做皮影的修复工作。”

  什么?

  苏聿在今日听了小菊的描述后,本就将凶手大半的可能性已经归在了这位黎先生身上。此人有着某种特殊癖好,要说为了这个癖好做出一些杀人的行为也是极有可能的。

  可是案发之时,他居然不在现场,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审理案子必须得确认作案人的不在场证明啊。如果黎先生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除非有别的指证,他的嫌疑是可以彻底洗清的。

  韩胥将眉头拧成了川字状:“黎先生是三日前被召去长安的,起因是成王府里的皮影不慎沾了水,这众多皮影在放在一处已经有些串色。所以黎先生连夜赶工,一直到今日午时方才回来。我们的人派去之后,他甚至都不知道桔梗已经死了的事实。”

  见苏聿有些难以置信,韩胥又补充了一句:“我的人也去黎先生平日的作坊查探了,他们的确说先生早被成王召走了。不过为了排除黎先生提前一日回来的可能性,我已经遣人去成王那里确认。”

  现在只要等成王给出肯定的答复,这个黎先生就拥有了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苏聿努力的想了一想,上一世她在听闻这件大案时,只是被案子的骇人程度惊讶异常。

  不过当时还未查出真凶,且韩寺丞的母亲病愈的十分顺利,中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波折。因此寺丞停留的时间不长,很快也就回长安了,没有卷入这个案子里。

  她当时着实好奇,缠了沈绰许久要听案情的发展,可这个案子来来回回拖了两个多月,最后也不了了之。她也只是一个看热闹的旁观者,没有深入其中像如今直面这么惊心,最后也就失去了关注的兴趣。

  想必,当时如果不是身在其中的人,是会同她一样,这个新鲜劲一过,也就慢慢淡忘了吧。

  但是苏聿觉得,此事一定没有如此简单,为什么这么大的命案,在上一世最后却不了了之?不是当时的官员能力有限查不出来,就是中间发生了什么波澜,牵扯进了什么不敢牵扯的人。

  苏聿沉思了一下,道:“如果寺丞您同意的话,我愿意去黎先生那里探一探。”

  “不行!”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韩胥居然没有任何迟疑,一口回绝了她。

  “苏娘子你为人急公好义我能够理解,目前的情势来说是有点棘手,但我这个京官儿就算当的再没用,也万万不可将你牵涉进去!”韩胥疾言厉色道。

  “现在是什么时候?已经连连出了十二条人命,有十一具都是女尸,难保凶手没有某种特殊癖好。”韩胥皱起眉头,看了看眼前的苏聿。

  身姿窈窕,眉目俊秀,皮肤白皙,正是凶手寻觅的对象啊!

  府里的桔梗他是知道的,气度远不如苏娘子。虽从查探到的情况上看,黎先生是能洗脱嫌疑,但他总觉得不那么放心,如果让苏聿去那里,相当于将一只小小的羊羔放入虎狼之地啊。

  绿盈本不该插嘴,但此刻也急急拉住苏聿的衣袖道:“娘子你一定不能去!苏家如今就剩你一个人了,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苏家想一想啊。”

  可是,如果不能亲自去和这位黎先生接触一下,又怎么能深入了解?何况正是因为自己的条件,才恰好可以成为引诱凶手上勾的鱼饵啊!

  

第四十九章 不在场的证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