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离去

  随着苏聿再次踏入韩府,就好像这好日头也在韩家屋顶上方,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的。

  几个在厨房负责烹调的仆妇有一言没一搭的闲聊着。

  “苏娘子这回过来,五姑娘可是上心的很,今早亲自拟了菜单要我去买羊肉呢。”一个边择着菜叶一边道。

  “咱们寺丞是多么清廉节俭的人,老夫人本也不喜吃羊,一年到头难得吃几回羊肉,这回像是过年一样。”另一个仆妇笑嘻嘻道。

  “可不是呢。老夫人身子好了,一切都高兴,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可不就是过年么。“

  “说起来真是得亏这个苏娘子啊,你说小小年纪,医术这么高明。也不知道她成婚了没有?”一个问道。

  “咱们下人又怎么知道,但是我听说啊……“,一个仆妇挤眉弄眼的低声道:“咱们家主有意想给小郎君相看相看。“

  正说到这里,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

  “羊肉都炙好了么?别忘了还有烩鱼片,鱼要用今早刚买的鲜鲈鱼。“韩萍进来查看厨房这边的进展。

  “五姑娘“,几个仆妇齐声道。

  韩萍点了点头。

  “蜜饯瓜果也要备齐,还有南边送来的蟹黄膏也拿出来,蒸在豆腐上面,滋味最好。“

  仆妇们低声应是,都赶紧眼疾手快的准备着。

  韩萍又看了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走了出去,又回到老夫人院子里,屋子里面笑声不断。

  丫鬟打起帘子通禀五姑娘来了。

  “小五来啦,快些坐。”韩老夫人看起来精神不错。

  韩萍给老夫人和韩胥行了个礼之后,这才看向一旁坐着的苏聿。

  娘子一袭乳白色衣裙,头上只插了一只珍珠钗,很是素净,浅浅笑着。

  她向苏聿行了个平辈礼方才坐下。

  “我们正在说呢,萍儿是个极为孝顺的。这几日一直在我身旁昼夜不停的侍候喂药,同吃同住,也不亏我之前那么疼她。“韩老夫人笑着道。

  “那是孙女应尽的本分。“韩萍低眉道。

  “那今日娘子换的这个方子要吃多久?“韩寺丞看向苏聿。

  “这个方子是三日的量,再吃上三日,老夫人的病就算是彻底痊愈了。以后就注意多吃些水果,不能挑食。“,苏聿说道。

  韩老夫人极为满意的看了看苏聿,又想起之前韩胥为孙子做的打算,说道:“苏娘子不急就在我们府上住上几日,好吃的好喝的都有,云阳除了东苓桥还有好几处盛景,那东山上的怪石更是奇特。昭儿估计也快回来了,对了,你还没见过他呢。“

  她笑了笑,又道:“我们家昭儿啊,是既懂事又体贴,相貌周正,学问也做的好,明年一定能过县试的。“

  韩昭?

  韩老夫人说这个做什么?难道是要……

  苏聿面色有些古怪,但又不好直接言明,只好道:“多谢老夫人,我家中还有事,这次也在云阳逗留了许久,明日就得回去了。“

  “这么着急啊。“老夫人听了有些遗憾,这样岂不是昭儿见不着苏娘子了。

  韩寺丞道:“苏娘子,之前我说过的,只有有人治好我母亲,我便将赏金都给他。这个话还算数的,不过你将此事换作了要我答应你做一件事,是什么事?“

  苏聿对韩寺丞一笑。

  “这个对您来说应该不难的。我需要大约五十斤金花茶叶。”

  这个的确不难。

  韩寺丞听了有些意外,虽然想到了很多种要求,却没想到这个要求竟然如此简单。这个事情,只要他向在云阳的表侄一提便会轻而易举办到。

  只不过她花这么大一番功夫,就真的只是为了这五十斤金花茶?

  不对,虽然这茶叶对他来说很容易弄到,可是数量之大,对于其他人却不一定。

  韩寺丞抬头看了看苏聿志在必得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心道奇怪。

  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可以弄到这些茶叶的?

  “我家就是做茶的,云阳乃产金华茶之地,所以我此次来就是为了寻找这种茶叶。在给老夫人治病之前,我就听说了这里有一个韩姓商人,手上一直有很多存货卖给西域那边。再一打听,也就知道了他和您的关系。“

  苏聿解释道。

  韩寺丞明白过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我当然可以办到,你要送到哪里?三日之内必到。“

  “长安,苏氏茶庄。“苏聿道。

  竟是个商人?

  韩老夫人不明白长安的苏氏茶庄意味着什么,但一听她这样说十分意外,这可怎么是好?

  她看了看眼前端坐着的小娘子,肤如凝脂,眉似刀裁,通身的风流气派,怎么会是一个商人?

  人人都说商人重利,自己的昭儿是个一心读书的,本应配的那些书香门第,她也不是个势力人,即使没有显贵的家世也没关系,哪怕家里贫寒一些,但温顺明礼也是好的。不过,商人的话着实不配啊。

  这样一想,她也就淡了些许撮合说亲的心思。

  不过,苏氏茶庄这四个字对于韩胥的意义却不只是这样简单。

  这个茶庄是当朝红人沈侍郎的啊,谁不知道沈侍郎的妻子是卖茶出身,当年的婚礼办得盛大,直到现在也很难忘记。

  这个娘子姓苏,难不成是沈侍郎妻子家的亲戚?

  那可不行,他的儿子才不要和沈绰成为连襟。

  救命之恩,相助之谊他韩胥是不会忘,但绝不会因为这个就和沈家这个外戚沆瀣一气。沈家平日里的做派也太嚣张了。

  韩寺丞这样想着,也就没有对苏聿多做挽留,只是道:“好。“

  韩萍不知道祖母和父亲在这一瞬间心里转了多少个弯,她心想,做茶也好啊,表哥也是做金花茶的啊,都一样,都一样。

  待晚饭宾主尽欢之后,苏聿告辞,韩胥和韩萍送到府门外。

  苏聿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寺丞不提我都差点忘了问了,给老夫人下毒的人找到了吗?“

  韩胥摇了摇头道:“只是知道毒是桔梗下的,因为桔梗才被害不久,高平玮还有点印象,据他说在桔梗的衣袖里发现了一个瓶子,他没扔,放在和面具一处的暗格里,经过查证就是毒药。但桔梗胆子小,背后应该还有什么人指使。“

  苏聿道:“那还是尽快将老夫人送到长安吧,在这里一个人寺丞也不放心。“

  韩胥赞同道:“这个自然,我会处理好的,娘子别操心了,后面就是我韩家的事情了。“

  苏聿点点头,挥手告别。

第六十一章 离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