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书吏韩四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一旦学有所成,便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韩四不通经史,不谙子集,无缘科举,想光宗耀祖,只能去捐一个官!PS:新书《守捉大唐》上传,欢迎各位书友移步阅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香叹茶.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黑夜0522.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篠毓婉楠.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大人,得加钱在线阅读
汉奸N代的贾大人对大清是真爱。 什么意思呢? 就是让爱新觉罗滚出八旗。 ....... 已有完本精品作品《大流寇》、《司礼监》、《汉儿不为奴》、《大明狼骑》、《恶奴》。
傲骨铁心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我的公公叫康熙在线阅读
都说给皇帝做媳妇难, 其实,给皇帝当儿媳妇也不容易, 尤其是正值盛年的皇帝! 带着我的冤种老公,沉浸式见证“九龙夺嫡”。 (本文日常系,生活流)
雁九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少爷无所不能在线阅读
穿越回清末,本想当个执跨安稳享受,奈何国内外贼寇不断啊! QQ群113282920
阿步布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戏说和珅在线阅读
和珅这个官,清朝这个场,其实就是个封建官场江湖。 和珅那么大个官儿,真的就如清史记载,十天半月就被嘉庆下旨,自缢于狱中了吗? 草民造反,也不至于那么快就定罪正法吧,总要审理一下吧。 这样惩治贪官的速度,匪夷所思,古今难觅,却毫不现实。 新君新天下,更不可能这样,哪怕和珅死一万次都不足惜,也更加要有章有程,有理有据,以理服人,从而警示世人。 就把本书当野史看看吧,说多了也不好。 如知详情,请细细品味戏说并不一定是戏说,即使是改编也不一定是毫无根据的颠覆之作——《戏说和珅》
胤镜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伐清1719在线阅读
回到了三百年前的大清康熙五十八年? 康熙:朕还想再活五百年! 宁渝:去死吧你! 读者群:961378766 进群口令:伐清1719 VIP粉丝群:973851485,加群同学需提供订阅截图哦,感谢支持!
晴空一度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民国匹夫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烽火遍地的年代, 也是一个人命如草的年代。 这里英雄云集豪气干云, 也有美人如玉红颜含泪...... 江湖水,晃悠悠。 清水朝上走,浑水往西流, 述不尽的恩怨、道不尽的情愁! 官方群:855658080(建一个撑门面,群里没人)
射洪市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首席外交官在线阅读
现代外语学院的高材生沈哲再一次西藏腹地的探险性旅游中阴差阳错地穿越回了1868年成为两江总督沈葆桢(时任福建船政大臣)的儿子,一代封疆大吏林则徐的外孙,本来想老老实实熬到老爷子去世就移民美国,但面对灾难深重的中国最终与那个时代的许多人一样走上了救国图强的道路,利用自己的优势与西洋各国谈判桌上迂回周旋,成为大清帝国的首席外交官。
珞骅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山贼票号在线阅读
我是一个山贼,我办了一个连锁票号。 有人的地方就有买卖,有山的地方就有山贼, 客人来了,钱放下,人离开。 敌人来了,要么跪,要么死。 公平,合理,安全,高效是我们的口号。 武力征服是我们的业务拓展方式,刀枪棍棒就是我们的信誉保证。 我们是清末最大的金融连锁机构,我们实现了真正的汇通天下。
爱玛小巴豆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清之我的老爹是太子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穿越到康熙四十五年,成了康熙的嫡孙,太子胤礽的嫡子。 夺嫡? 你当九龙夺嫡是开玩笑?那么多叔叔们呢,轮得到咱嘛! 还是做个太平王爷吧,挣钱,享受为好。 顺便帮帮当了三十多年太子的便宜老爹。 弘皙扇了扇自己的翅膀,从此清朝走向了一条未知的道路。 (非历史正文,考据党慎入)
枯木禅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韩四当官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书吏韩四

  咸丰元年,九月初二,宜嫁娶纳采出行,忌动土安葬,也是走马岗的赶场天。

  走马岗是巴县通往成都府的必经之地,是成渝驿道上的重要驿站,属巴县治下的慈里九甲,因山势酷似骏马而得名,又因其西临璧山、南接江津,素有“一脚踏三县”之称。

  每逢赶场,山门内外和三里长街上便挤满人。

  十里八乡的乡民或挑着自家种的瓜果蔬菜、或提着一筐自家老母鸡下的蛋来换几文钱,或抓药,或扯几尺布,或来岗上的当铺当点东西以解燃眉之急……一些来晚了的乡民和货郎挤不进去,只能蹲在山门外守着自己家的箩兜叫卖。

  街上人头攒动,小贩们的叫卖声、铁匠铺的叮当声、刘胡子饺子和三门口汤锅家伙计的吆喝声以及孩童们的追逐打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热闹非凡。

  泰和绸缎庄后面的一个两进小院儿却格外冷清,一看门上的白色对联就知道这户人家刚办完丧事。

  第一进的天井里有棵不知道哪年栽下的黄桷树,高大遒劲,悬根露爪,蜿蜒交错,枝杈密集,叶片油绿光亮,阳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地洒在树下的两个年轻人身上。

  他们年纪不大,名气却不小!

  岗上的乡亲几乎个个认得身穿长衫,看上去像读书人的年轻人,是在县衙户房帮闲的书吏韩秀峰,矮矮胖胖的年轻人便是县衙的学习仵作丁柱。

  “四哥,别费劲了,我真不行。”丁柱把书放到石凳上,愁眉苦脸地蹲在树下揪根须。

  韩秀峰拿起他放下的《洗冤集录》随手翻了翻,循循善诱地说:“柱子,我打听过,考起来不难,甚至不用你写。”

  丁柱抬头问:“怎么考?”

  “府台坐在堂上,就像这样翻翻书,随便挑一段问你到底啥意思。歌诀你六岁就会背,这本洗冤录你是倒背如流,书里讲啥子你就说啥子,又不是让你去做文章考秀才,这有啥难的。”韩秀峰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总做学习仵作一年只有三两,要是这次能通过府台的考校,你就能顶上这缺,今后每年都有十二两工食银,这碗饭不光你能吃一辈子,还能传给子孙后代。”

  “我是会背,也晓得啥意思,可我不会说。”丁柱猛地揪下把黄桷树的根须,苦着脸道:“四哥,你是晓得的,我见着大老爷就腿软,就说不出话,更别说去见知府。”

  韩秀峰急了,指着他恨铁不成钢地说:“亏你还是仵作,死人都不怕,怕啥子活人?再说你又不是没见过世面,要不是你帮着张罗,我叔这丧事不晓得会办成啥样,就算能办妥当也不晓得要花多少冤枉钱。”

  “办丧事跟见知府是两码事。”柱子扔下黄桷树的根须,想想又嘀咕道:“要说背洗冤录,四哥你也会,不光会背还会写,要不你去算了。你做仵作,顶这缺,那十二两工食银你领。”

  仵作,那是贱业中的贱业!

  仵作这碗饭虽然没那么好吃,但只要端上几乎不会有人跟你抢,但凡有点办法的都不会吃这碗死人饭。

  高个子少年被搞得哭笑不得,又不想让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感觉像是瞧不起他,起身走到堂屋门口,指指里面天地君亲师神位前的一块灵位:“做仵作有啥子不好,别人全饿死仵作也不会饿着,主要是我叔的事你又不是不晓得,靠仵作那点工食银我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帮我叔把债还上,就算我想慢慢还人家也不会答应。”

  “这倒是,两千两,想想就怕人,我这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银子。”柱子深以为然,连看高个子少年的眼神中都带着无限同情。

  “人死债不消,我叔欠下的债只能由我来还。”高个子少年捧起书,再次躺坐到藤椅上。

  “那可是两千两,你有那么多银子吗?”

  “没有,别说两千两,我连两百两也没有。”

  “这就是了,讨债鬼下午就上门,这一关你打算咋过?”

  “路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韩秀峰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大嗓门:“四娃子,柱子,在不在?”

  “关叔咋来了!”柱子立马露出笑容,忙不迭跑过去开门:“来啦!在呢!”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三十多岁身材魁梧的衙役拄着水火棍一瘸一拐走了进来,边走边看着黄桷树嘟囔道:“四娃子,我早跟你叔说过这是风水树,庙里才能栽的,我们小门小户镇不住。你叔不信,好不容易攒了点钱非要买这屋,买了还不把树移走,现在应验了吧?”

  乡间是有家里不宜栽黄桷树的说法,但在韩秀峰的印象中刚进来的这位似乎从未跟二叔说过院子里有这棵树不好,不仅没说过反倒让常从县城回来给婶娘送东西的韩秀峰多扯点根须多摘点叶子带回去。因为夏天用黄桷树的根须泡茶喝几口,能清热解毒。要是哪儿跌伤了,洗几片黄桷树叶舂茸,敷在伤口上能消肿止痛。据说用黄桷树皮熬水洗澡,还能止痒,治皮肤病。

  不过对韩秀峰而言这棵黄桷树除了根须和叶子能入药之外,还有许多儿时的回忆。

  小时候每次跟二叔从城里回来就会在树下跟早已出嫁的两个堂姐玩耍,直到今天都记得堂姐们绕着黄桷树跑时唱的那首童谣:黄桷树,黄桷桠,黄桷树下是我家,黄桷树上缺牙巴……

  但现在不是触景伤情的时候,见关捕头一瘸一拐,他急忙上前搀扶。柱子也意识到不对劲,急切地问:“关叔,你这是咋了?”

  关捕头的屁股火辣辣的疼,不敢坐只能趴在藤椅上,接过韩秀峰端来的茶喝了一大口,连嘴都顾不上擦就咬牙切齿地说:“不晓得哪个龟儿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偷道台家公子的钱票。老子也倒霉,那天正好当值,大老爷限我七天查个水落石出。”

  “没拿着那龟儿子?”柱子下意识问。

  “要是能拿到人,你叔我能挨这一顿板子?”关捕头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

  PS:新书上传,新的征程开启,恳请各位新朋友和老朋友支持,如果感觉还行别忘了收藏,有推荐票尽管往这儿砸,牧闲拜谢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