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看似早有预备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朔明在线阅读

朔明

历史 / 两宋元明

149.7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0-04-22 17:44

书籍摘要: 西北边镇的年轻人,明末的风云变幻,刀弓火器和行商贸易,家国的恩怨情仇,都从戈壁滩上的一次冒险开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Jiuniu.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終於有時間了.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3名:hc1978.
    书友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元末之争霸天下在线阅读
朱子明魂穿元末乱世,他能与朱元璋、陈友谅、张士诚等枭雄争霸天下吗?他能实现一统天下,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百年愿景吗? PS:人的野心都是一步步慢慢培养出来的,其实一开始我也只是刘大帅麾下的一名小小将领,也没想过那么多,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不易。 我失去了很多东西,也得到了很多东西,能来这世间走一遭,能与天下枭雄争天下,我值啦! ——《太祖日记•随笔》
断诀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新书《朱元璋:我成了宋幼帝》发布了,大家去瞧一瞧呀! 我爹,大宋文宗! 我娘,大族薛家女! 我大哥,进士! 我二哥,进士! 我三哥,进士! 所以我混吃等死应该很合理吧? 再不济,凭借老爹的名气找个富家女吃点软饭总没有问题吧? 资深社畜猝死,重生到欧阳修幼子身上的欧阳辩决定再也不努力了。 然而欧阳辩却悲催的发现,凭借欧阳修的薪水,他家在汴京连房子都买不起! 于是小小年纪的欧阳辩不得不被迫营业…… 签约状态已修改,请大家放心收藏!
墙头上的猫1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造宋:从被迫黄袍加身开始在线阅读
公元1225年,华夏大地即将迎来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此时,草原雄主铁木真已经崛起,进行了第一次声势浩大的西征,正式登上了世界历史的舞台;此时,离西夏亡国还有两年,离金国覆灭还有不到十年....... 我赵竑,作为一名穿越客,也是一名被罢黜的南宋皇储,不为身前身后名,只为日后我汉人王朝不至于有崖山之悲,我汉族子民不至于沦为蒙古弯刀下的劣等公民。 所以,我必须要做点什么的,也应该还来的及。 但当务之急,我最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能保住小命。 本书又名《皇子复仇记》,《我和铁木真交往的那些事》,《我拯救了大半个地球》等等。
青椒炒回锅肉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我与朱棣争天下在线阅读
大明永乐盛世,我是朱高煦。 后代史书称我父皇:“再造宇宙,功同开创、故勋业甚盛---是汉唐宋以来英君明主轶,而过之远矣!” 但我就想问问父皇:“当年奉天靖难,我拼死力战,你对我说:“勉之,世子多疾。”到底还算不算数?”
明镜要高悬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小学生在线阅读
南京城里,秦淮河畔,卑微少年站在历史的路口,贫穷人生从遇到富婆开始。 大明的韭菜们并没有资格自称学生,那只好先当小学生了。
随轻风去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元辅在线阅读
身出名门,既有首辅伯父,又陪太子读书,朝野戏言小阁老;  领袖金榜,上承隆庆遗风,下开万历盛世,天下称颂大元辅。  县委秘书出身的小小镇长穿越成隆庆第一重臣高拱的侄儿。  【承诺的100万字免费章节已完成。】  盟主建了个书友Q群,群号:691201920,大家有什么想讨论的可以进群讨论一下,我也会进去潜水,了解大家的看法。
云无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历史从李师师身边醒来开始在线阅读
历史就象轮回,不断重复过往。后人总喜欢将南唐后主与北宋徽宗相提并论,一时风流,亡尽天下。 当这一天清晨,苟富贵从李师师身边醒来时,历史似乎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止剑花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最强族长在线阅读
族长当得好,族人没烦恼, 明末在风雨中飘零的华夏民族,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大族长!
炮兵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共和国高官沈拓,附身在被俘虏的宋钦宗身上,看他如何扭转乾坤,重拾旧山河,复兴大宋,再兴清明上河图所画的盛世。"
淡墨青衫.QD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朔明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看似早有预备

  背风的丘陵处,运货的大车围成一圈,十几匹骆驼用绳索连着跪在地上,护住了只有几顶帐篷的营地。

  营地外,大风卷起的黄沙里不时有黑影出现逼近,还能听到风中传来的吓人怪叫声。

  看守骆驼群的蕃人,缩在一头毛色发白的老骆驼边上,满脸惊恐,仿佛风沙里藏着吃人的妖魔鬼怪。

  正在巡视营地的独眼男人,走到害怕的蕃人身边,脸上露出瘆人的冷笑,一鞭子抽在地上骂道,“那些马贼来了,自有爷们顶上去,你怕个毬囊,是不是想逃跑?”

  “再瞎张望,仔细你的皮。”也不管那蕃人被吓得没了魂,独眼男人恐吓一番后,走到了外圈的大车前。

  “嗷……呜……嗷……”

  嘶哑尖利的呼喊声中,大约有着十多个骑影逼近营地开弓放箭,风沙中不时有箭矢落在车厢上劈啪作响,不过却没有一根能钉在上面。

  独眼男人随手捡起落在脚边的一根粗糙箭矢,看着上面用牛骨打磨的箭头,一语不发,直到营地外那些骑影退去,才返身走回营地。

  ……

  帐篷里,高进醒来时,浑身无力地连伸舌头添舐干涸的嘴唇都办不到,只能瞅着那旧得发黄的帐篷顶发呆,听外面大风裹着砂砾“咚咚咚”地拍打帐篷,好似马蹄声。

  听着这声音,高进空白一片的脑海里有了画面:少年骑着马,仿佛在追赶什么……少年忽地在马背上伏倒……再后面的画面有些模糊,高进努力回忆,他想知道自己是谁,现在在哪儿……

  “老天有眼,二郎你终于醒了!”

  突然间,昏沉沉的破旧帐篷里进了人,古铜色的脸上只剩下一只碜人独眼,透着凶光。

  “恁这个小兔崽子,偷偷跑出去,你以为那些落单的马贼是那么好杀的……”

  听到进来的男人说话,高进混乱的记忆里有些片段被勾起,原来自己叫高进,高二郎,眼前瞎了只眼的中年汉子叫魏连海,自己管他叫魏叔。

  记忆里,自己跟着商队出塞,在过了最初的新鲜劲后,因为想要证明自己,于是冒失地策马离开队伍,去截杀在附近窥探商队虚实的马贼,结果坠马被人救回了营地。

  ……不,不对,自己明明应该是去乌兰布仑河勘察的地质队员……随着两段不同的人生记忆开始交织,让高进的脑袋疼得厉害……

  父母都是老师,自己从小学习就很好,可是所有的路都被安排好了,他很不甘心……,于是高考的时候偷偷改了志愿,没有去北京,而是去了大西北……

  不对,我是神木堡河口寨总旗高冲的儿子,今年十九,以后要当个百户……赚大钱……

  从小学习骑马射箭,还要拿着大杆子练枪,又或是拿着木刀劈砍,一旦自己不认真,督促练武的父亲便会拿藤条抽打自己……

  不对,我是学地质的大学生,武艺什么的,只是参加过摔跤社,喜欢唱歌,在内蒙支过教,那达慕大会上也能骑马射箭跟谁都是五五开……直到后来去了神木市地质队……

  对,我去了窟野河勘察,船上有人掉进河里,我跳了下去救人……人救到了……可是自己沉入了冰冷的河水中……

  “落水前的地质队员也好,还是这大明朝的边镇总旗儿子,我都叫高进,……对,我就是高进,我还活着!”

  从最后那充满黑暗的冰冷河水的回忆中摆脱出来,高进茫然的双眼重新变得有神,虽然两段人生的记忆重叠,很多事情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但一想到自己还活着,高进心里满是生存下来的喜悦,

  “魏叔,我是从马上摔下来了?”

  高进的声音有些嘶哑,他记得自己从马上摔下去以后,像条咸鱼一样被晒了很久,最后是谁把他救回去都不记得了。

  “恁还好意思说,平时教你的东西都学狗身上去了,那些跑来摸哨的马贼都是软弓轻箭,射箭更是没个准头,他回头射恁,恁怕个球囊,只要不是往脸上招呼,恁身上穿的锁子甲是纸糊的不成。”

  看到高进确实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体有些淤伤,过两天也就能养好,魏连海一下子没了先前的担心,反倒是黑着脸教训起高进来。

  随着魏连海的话,高进看到了床边那挂着的一袭锁子甲,小圈小圈的铁环密密麻麻地缀在一起,在印象里这件锁子甲是父亲高冲花了不少银钱给他备的,锁子甲边上还挂了一张包着蟒皮的角弓,一杆乌沉沉的长矛就竖在一旁,唯一不起眼的便是那口旧仆仆的长刀。

  “魏叔说得是,我当时乱了阵脚,只想着要躲开……”

  高进回想自己追击马贼的一幕,又莫名想起记忆里那段日日苦练骑射和武艺的时光,觉得自己居然会坠马,确实挺丢脸的。

  “行了,恁小子好歹也把那贼球囊的射下了马。”见高进低头,魏连海一怔,然后笑了笑开口道,“俺当年跟你阿大一起在朝鲜和那些倭贼厮杀的时候,那些头回上阵的还有人尿了裤子呐!”

  “你好好待着,我去给你弄吃的。”

  魏连海撂下话离开后,高进走到一旁那盆不知道沉淀了多久的清水前。

  没到窟野河前,路上连个取水的好地方都没有,营地里虽然有水源,但那洼子里掘开打上来的哪叫水,也就比泥浆好上那么一些,一大桶打上来沉淀了半天,也就小半桶水能用。

  水里倒映出的是一张年青英武的面庞,高进愣愣地瞧着,过了会儿才回过神,然后把整张脸给浸到水中,冰冷的水刺激着发烫的皮肤,让高进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擦干净脸上水珠,高进才直起身,走到那张摆放着的角弓前,这是边军惯用的开元弓,弓身长,弓弦也长,拉力比普通短弓强许多。

  抬手拿起角弓,握把处传来的熟悉触感让高进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从孩童时便拿着小弓学拉弓,再到年岁渐长一些,开始用力弓打熬力气,练了十年,才被记忆里那位向来严苛的父亲认可,在这次出塞前送了他这张角弓。

  一张良弓在边地价格不菲,光是制成便要费三年之功,最关键的是弓要与人相合。

  高进摸着弓,然后开始试着拉弓,虽然上半身还有些酸痛,但并不妨碍肌肉发力,开弓七分之后他才缓缓收弓。

  “这拉力起码也接近一百磅了。”高进放下手中角弓,自言自语着,按着记忆里这个时代边军战弓拉力分为四十斤、五十斤、六十斤、七十斤四等,自己这张弓便是七十斤的战弓,只不过他更加熟悉用后世的磅数来划分拉力,感觉更合理一些。

  高进记忆里,自己的射术是和商队里一个叫陈同的老兵学的,刚才试弓的时候,肌肉记忆形成的射法也是他熟悉的蒙古式射法,开弓的时候,那种人弓合一如臂指使的感觉让他很陶醉,他曾经在内蒙支教,也经常玩射箭,理论知识知道不少,但终究没法和现在这苦练十多年的射术相比。

  高进没舍得继续试弓,这年头一张良弓制作不易,保养也很关键。放好角弓,高进又拿起那杆比他高出一头还多的乌黑长矛,他掂了掂分量,大约在七八斤的样子,双手握枪,记忆里的画面闪现,身体很自然地沉腰扎马,双手持枪。

  帐篷不大,高进目测差不多也就五米长左右,记忆里这是从军中淘汰下来的旧军帐,按着规制便是幕长一丈六寸,住一舍人也就是十人的样子。

  五米长听着不短,可是在这帐篷里,高进拿起枪比划两下便觉得狭窄,于是索性出去练枪。

  高进演练的枪法很简单,没有任何的花哨动作,就是简单的直刺和收枪动作,若说有什么招式,也无非是出枪方向和角度的变化而已,一连刺了七八枪,高进才意犹未尽地收枪,要不是体力有些跟不上,他觉得自己能一连刺出十几枪不带歇的。

  把长矛放好,高进拿起了自己最后的武器,那是一把旧仆仆的长刀,从刀鞘上看不出什么形制,高进拔刀,然后看到了刀身上“万历十年,登州戚氏”的刻字,长刀完全出鞘,刀型狭长,和高进印象里的武士刀十分相似。

  握刀在手,身体里那种熟悉感再次涌现,高进正要施展刀法时,魏连海端着大碗回来了。

  “看来你小子确实没什么大碍,来,先吃点东西,等会儿才有力气杀贼!”

  粗陶的大碗里装的是发黄的小米饭,闻上去还有股很浓的膻味,不过对于饥肠辘辘的高进来说就是无上的美味。

  “谢谢魏叔!”接过大碗,高进也没客气,商队出门在外,饮食这一块向来都以简单为主,晒干的小米饭配上羊肉干一起煮,便是最实在的好东西,既能充饥又能补充体力。

  看着高进一副饿狠了的样子狼吞虎咽,魏连海瞧着高兴,这吃得下吃得多便代表身体强壮,他先前还担心高进坠马伤了身子,如今瞧着终于能彻底放下心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